擺在跨境支付面前的頭號難題

買賣虛擬貨幣

貼心專業的區塊鏈百達通

在國際之間進行資金轉移可不像我們傳送電子郵件那麼簡單和快速。跨境支付通常比國家支付的成本要更高且速度更慢,其主要原因是政治因素所影響的,而並非是技術的限制。

事實上,在技術方面,許多央行和商業銀行都參與執行了更加順暢的即時支付網路。即使在支付方面較為保守的美國,自2019年末以來,即時支付也變得愈加普遍。美聯儲(fed)將於2023年推出FedNow服務,屆時也會推動即時支付的採用。

在國際層面,銀行在處理跨境支付時使用的資訊服務提供商SWIFT也一直在努力提高資金轉移效率,更快的支付技術已經存在並且在世界各地使用著。然而,如果你或你的公司最近要把錢匯到國外,你就知道這個過程遠不像點選一下按鈕這樣簡單就能完成的。

既然技術不是問題,那是什麼呢? 答案是主權。除極少數情況,對一個國家來說,控制資金與擁有軍事力量是一樣重要的:即行使錢袋和刀劍的權力。因此,大多數國家選擇擁有由地方政府發行的自己的主權貨幣,並擁有償還主權領土內任何債務的不可撤銷權力,也就是法幣地位。

在一些國家中(例如巴西),更進一步的規定了在國家交易中使用除主權貨幣以外的任何貨幣都是非法的。但即使在法幣規則允許個人團體就其首選的支付形式達成一致的國家,如美國,其實用性也會更青睞於官方貨幣。

解決這些問題的一個最直接的辦法就是使用一種用於跨境支付的超國家貨幣,比如比特幣(BTC)。比特幣沒有發行者,因此它無關於任何的司法管轄區,而且擁有自己的記賬單位,不涉及任何主權貨幣或得到任何主權貨幣的支援。一枚比特幣可以從日本使用者的錢包中無縫轉移到巴西使用者的比特幣錢包,然後再轉移到美國錢包裡。

法幣的多樣性以及每個主權領土國家在法律或實踐上對官方貨幣的偏好,是人們認為跨境支付效率低下的根本原因。每一次國際支付都至少需要將一種主權貨幣兌換成另一種主權貨幣,從反洗錢、KYC到資本控制,不可避免地需要不同的中間機構和多種監管要求。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可能會遇到這樣的狀況:巴西進口商要求當地銀行將其賬戶中的雷亞爾兌換成韓元,以便交付給韓國製造商。由於巴西和韓國之間的貨幣交易並不頻繁,巴西銀行不會與韓國銀行建立聯絡,但可能會在美國有一家代理銀行。

因此,巴西銀行會將從進口商那裡收到雷亞爾,從其在美國代理銀行的預付賬戶中先兌換成美元,再將提取的金額髮送到韓國。如果美國代理行與任何韓國銀行都沒有關係,那麼它將不得不尋找另一家有關係的美國銀行。然後,美國代理銀行將從巴西銀行收到的美元轉移到另一家美國銀行,最終將其在韓國代理銀行的預融資賬戶(美元)中提取韓元來下令支付。因此,巴西和韓國之間的一次支付可能最終涉及兩種貨幣兌換、四種銀行轉賬以及三個不同國家的五家銀行機構。而且在這個過程中,有些銀行可能需要從他們的中央銀行購買外匯,以補充他們在外國代理銀行的帳戶餘額。

降低與跨境支付相關的交易和機會成本將變得更加困難,因為我們有180種貨幣在世界各地流通,每種貨幣都受制於大量的當地法規。多國政府承諾在短期內使用通用貨幣進行國際交易似乎並不可行,跨境支付將繼續昂貴、緩慢和低效。直到一種不受主權貨幣控制的去中心化發行的加密貨幣獲得關注——可能是星巴克幣或麥當勞幣。到那時,各國政府要做出反應就太晚了。

作者:Sophie,來源:財女知女和大美女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