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貨幣波動劇增,DeFi 期權平臺迎來增長

作者 /LongHash Joe Wang

來源 / LongHash

2020 年 11 月,隨著比特幣價格創 2018 年以來新高掀起整個數字貨幣板塊劇烈波動,近日市場貪婪指數也達到了 2020 年最高點,據報告 2020 年 11 月 19 日該數值為 94 (極度貪婪)。

比特幣 30 日年化歷史波動率從 10 月初至今進入明顯持續上升通道,加上 Covid-19、美國總統大選等諸多不確定因素影響著市場情緒,市場的波動更加劇烈。

使用期權衍生品可以進行波動率交易,隨著市場進入波動週期,中心化比特幣期權總持倉量不斷突破歷史新高,目前報約 38 億美金,較年初增長近 10 倍。衍生品需求的激增代表著市場參與者(機構、散戶)的日漸成熟。

數字貨幣期權 – 對沖風險的工具

與數字貨幣領域最流行的衍生品 -掉期合約不同,期權類衍生品更為“立體”,代表著買方在規定時間按約定價格(行權價)購買或出售一定數量的標的資產的權利,買方為獲取這個權利需要支付賣方費用,稱為權利金(premium)。

相較於數字貨幣常見的期貨類衍生品交易中雙方只能對現貨價格和時間進行博弈,期權則可以對不同行權價格間距,以及不同到期時間進行權利義務互換,非常靈活。

市場參與者可以透過期權策略來實現自己的預期,例如,在無法判斷漲跌方向時,可以組合勒式期權進行波動率交易,而無需像期貨交易必須判斷方向,尤其在近日“不確定性事件”頻發的時期。

也有許多以太坊 DeFi 使用者使用期權來保護自己的 ETH 兌 USD 的價格,他們會購買 ETH 認沽期權來防止價格下跌,這種情況在前段時間的 Yield Farming 流動性挖礦中很常見。由於使用者在 DeFi 生態使用服務需要在一段時間內持有大量以太代幣,有些使用者通常會選擇用等量認沽期權來對沖 ETH 價格下跌。

DeFi 期權 vs. CeFi 期權

相對於中心化 CeFi 期權,近日 TVL(總鎖倉價值)大增的去中心化 DeFi 期權生態則更為多樣。

根據 DeFiPulse 資料顯示,衍生品總 TVL 達近 9 億美金, 目前較為活躍的 DeFi 類期權產品如 Hegic 鎖倉 5 千萬美金、 opyn 250萬 美金,近 30 日Hegic 鎖倉增幅翻了 2 倍。

2020 年下半年相繼出現了著名 VC 投資機構佈局 DeFi 期權類產品,DeFi 生態進入下半場。

目前 DeFi 期權類產品眾多,據 DeFiPulse 的衍生品 TVL 鎖倉排名顯示,前十的期權平臺為 Hegic ,Opyn 和 Opium,其中 Hegic 是目前最為活躍的期權平臺,鎖定了近 5 萬 ETH 在其流動池。

傳統期權分為美式期權和歐式期權。歐式期權只能在到期時行權;美式期權可在到期之前的任何時候行權。

DeFi 期權通常設計為美式期權,原因是方便 DeFi 使用者更加靈活得執行合約,不需要等到規定的行權日期。

而每個產品都各具特點,這與中心化平臺如 Deribit、CME 推出的歐式期權不一樣,DeFi 類美式期權更為複雜且權利金通常高於歐式期權。

DeFi 類期權產品與傳統金融的報價方式完全不同,例如 Hegic 可任意建立行權價(strike price),如帶有小數點的(在其它平臺不被允許的),定價根據 Black-Scholes 模型;而 Opyn 可支援多 DeFi 幣種/指數期權,抵押幣鑄造的 oToken 可流通 Uniswap 交易,目前為美式合約但 Convexity 協議也可能擴充套件後支援歐式,V2 或加保證金交易,多幣種抵押等。

所有的 DeFi 期權都必須在到期時手動執行,Opyn 與 Hegic 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設計思路,就目前 TVL( DeFi 類期權的未平倉量 )來看,Hegic 大於 Opyn。

鏈上借貸、AMM 交易及衍生品逐漸成為去中心化金融三大支柱,而期權作為衍生品中的”明珠“,其競爭變得日益激烈。雖然 DeFi 參與者們使用期權管理風險變得普遍,近日期權平臺 TVL 也出現了大幅增長,但是智慧合約漏洞、頻發的駭客攻擊及晦澀的互動介面卻阻擋了大規模使用者使用。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