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證監會新規將虛擬資產納入監管 比特幣合法化邁出第一步

買賣虛擬貨幣

導讀:市場人士指出,虛擬資產納入監管將其合法化,這是全球監管的一個大方向。OSL行政總裁Wayne Trench向媒體坦言:“香港證監會的新規無疑是將比特幣這些數碼資產變為主流資產的重要一個步驟,有助於進一步鞏固香港作為財富管理中心的地位。” OSL是亞洲主要的數字資產經紀行之一,每週7天每天24小時無休運作。

繼新加坡、美國等地對ICO(首次代幣發行)納入監管後,香港對於虛擬資產的監管也開始破冰。

10月31日是比特幣(Bitcoin)面世10週年。次日(11月1日),香港證監會發布了針對虛擬資產的新規,將虛擬資產投資組合管理公司及虛擬資產基金分銷商納入證監會的監管範圍,要求超過10%資產規模(AUM)屬虛擬資產的基金,僅可針對專業投資者銷售,任何投資虛擬資產的基金和經紀機構,均需要向證監會註冊。

同時,香港證監會為虛擬資產交易所推出“監管沙盒”計劃,探索虛擬資產交易平臺是否適宜受到規管。此舉的目的在於為那些願意接受證監會監察的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營運者,探索一個合規途徑,並考慮日後是否進行發牌監管。

“這讓業界在管理虛擬資產、分配基金收益以及建立交易平臺時,有一個更為清晰的指引。這也顯示了證監會願意支援,讓加密貨幣及區塊鏈生態系統實現可持續發展。”某虛擬貨幣投資公司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近年來,一些虛擬資產的價格上升,令投資者對相關投資產品的需求增加。據上述人士介紹,目前香港已吸引到包括Bitfinex在內的虛擬貨幣交易所入駐並開展業務,但這些交易所尚處於監管的真空地帶。

按照香港現有的監管制度,如果虛擬資產不屬於“證券”或“期貨合約”的法律定義範圍,則不受證監會監管,而投資者亦不會得到《證券及期貨條例》的保障。而此次釋出的新規將改變這一局面,根據香港證監會新規的定義,虛擬資產以數碼形式來表達價值,包括“加密貨幣”、“加密資產”及“數碼代幣”。

市場人士指出,虛擬資產納入監管將其合法化,這是全球監管的一個大方向。OSL行政總裁Wayne Trench向媒體坦言:“香港證監會的新規無疑是將比特幣這些數碼資產變為主流資產的重要一個步驟,有助於進一步鞏固香港作為財富管理中心的地位。”OSL是亞洲主要的數字資產經紀行之一,每週7天每天24小時無休運作。

同時,香港科技大學資訊、商業統計及營運管理學系副系主任許佳龍坦言,區塊鏈技術在長期獲得健康的發展,適當的監管政策必不可少。

香港有望成為區塊鏈中心

儘管目前對於區塊鏈、加密貨幣技術的質疑的聲音此起彼伏,但是在香港,越來越多的市場共識認為這種新的網路分散式賬簿技術,或許會最終重新定義金融系統和供應鏈。

區塊鏈業務與金融領域有重疊的地方,因此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之一,具備發展區塊鏈中心的先天優勢。事實上,目前香港也湧現了一些早期的區塊鏈創業公司,比如比特幣衍生品交易所BitMEX,區塊鏈跨境匯款平臺Bitspark以及區塊鏈投資公司Kenetic Capital等。

同時,區塊鏈的應用正在不斷增加。11月14日,香港科技園培育的初創公司智信鏈金融科技在香港推出首個應用區塊鏈技術及交易所繫統的鑽石實物交易平臺EverCarat。該平臺利用區塊鏈技術,全面追蹤鑽石來源地、認證資料、成交倉儲記錄、交易流向等資訊,並支援各種交易記賬及核實交易,內容難以篡改,解決了鑽石行業長期以來透明度低、產品真偽難辨等痛點。

10月31日,香港金管局宣佈推出區塊鏈貿易融資技術平臺——“貿易聯動”(eTradeConnect),該平臺由香港貿易融資平臺有限公司(HKTFPCL)管理及擁有,最終控股實體為香港銀行同業結算有限公司。“貿易聯動”是一個基於區塊鏈(Blockchain)、由香港十二家主要銀行組成的聯盟共同開發的貿易融資平臺。該平臺還將與歐洲的同類平臺we.trade對接,為亞洲和歐洲的跨境貿易走廊數碼化提供準備條件。

更早前,去年2月,香港證監會宣佈加入R3國際區塊鏈聯盟。透過合作,香港證監會將與R3組織的成員包括若干銀行和技術開發人員對區塊鏈技術在證券及期貨交易的記錄及結算方面的應用進行測試。

大多數區塊鏈投資專案徒有其表

毫無疑問,區塊鏈是近年來受風險資本追逐的主要風口之一。根據創投資料平臺烯牛資料釋出的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在投融資總體環境不佳的情況下,區塊鏈成投資新寵,共有199個專案獲投,融資金額比去年同期激增363%。

種子投資機構500 Starups的合夥人Bonnie Cheung對於區塊鏈領域的投資過熱直言不諱,“這無疑是去年市場上最言過其實(overhyped)而市場理解最少的投資領域之一,作為投資者,幾乎95%的區塊鏈專案毫無意義。”

Cheung坦言:“一些專案將公鏈與私鏈進行劃分,並設立所謂的permission chain(許可鏈), 但這其中並無任何技術性的突破。同樣,很多專案就是將供應鏈上各方的龐大數量的檔案電子化,這與區塊鏈毫不相關。判斷一個區塊鏈專案是否具有投資價值,必須迴歸最基本的問題。區塊鏈最大的價值在於將互不信任的各方連線在一起,省去了諸多的中間環節,這才是區塊鏈的核心所在。”

“以中國內地的大宗商品行業為例,每當商品的價格發生波動時,相關行業的貿易融資活動就會明顯增加,而供應鏈上的企業80%是中小企業,他們很難獲得融資,這就是區塊鏈應用的最好場景。”她表示。

她向媒體透露,由於投資者的熱情有所消退,最近三個月一些區塊鏈相關的創業團隊的方向變得更加精準,“比如一家美國的企業專門為韓國最大的鋼鐵廠浦項(POSCO)提供貿易融資,比如在票據產生的起點就加入區塊鏈的元素,從而可以省去很多客戶資料驗證的環節。這樣可以成立一個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公鏈來提供貿易融資。”

實際應用前景廣闊

上海萬向區塊鏈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杜宇在參加香港數碼港論壇時透露,目前公司已經在全球投資了超過80家區塊鏈初創公司,並於今年年初在數碼港正式設立辦公室。

2015年開始, 中國萬向控股有限公司在區塊鏈技術領域開始了戰略性佈局,萬向區塊鏈實驗室是中國分散式總賬基礎協議聯盟(ChinaLedger)的秘書處及發起單位之一。逐步打造了集萬向區塊鏈實驗室、萬向區塊鏈商業創新諮詢、萬向新鏈加速器、萬雲等業務於一體的區塊鏈生態平臺。

他坦言:“儘管比特幣已經誕生了10年,但背後的區塊鏈技術仍然處於十分早期的階段,尚未可以進入很多應用場景。我認為比特幣的價格就是區塊鏈領域一個很好的風向標。比特幣出現在2008年,經過5年的時間,價格達到了1000美元的高位,這一輪熱潮的推動力主要在於比特幣本身;第二波熱潮則伴隨著以太坊(ethereum)的出現,推動比特幣的價格在去年一度達到20000美元的高位。”

杜宇認為,目前區塊鏈正處於第三輪熱潮的醞釀期,隨著EOS、Polkadot等不同區塊鏈平臺的湧起,“但目前這些平臺均無正式成型,我們預測最早要到2019年底或2020年這些平臺才會更為成熟,並需要額外兩三年的時間,才能看到更多的應用場景。”

在杜宇看來,區塊鏈未來有兩大主要應用領域,其一是在不同行業進行遞進式創新,幫助各行各業降低交易成本、提高效率;其二則是顛覆式的創新,例如基於數字資產建立全新的金融系統,這將成為一個新的藍海。

區塊鏈投資服務公司Standard Kepler董事總經理David Tang則坦言:除了區塊鏈技術本身以外,將其應用在金融領域還需要相應的基建、託管機構、監管等一系列配套設施,“去年很多的基金都設立了虛擬貨幣投資分支,但基金經理們逐漸意識到證券型代幣發行(Security Token Offering,簡稱STO) 這類熱門話題,仍然缺乏一系列配套元素的支援,因此變得更為謹慎。”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