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虛假的)DAO反而代表開發者獨裁

與pickle合併前,難道不應該徵求一下yearn社羣的意見嘛?

正如yfi運營負責人banteg在提到yfi治理代幣持有者時所說:"yfi持有者現在已經清楚地認識到dao代表的是開發者的獨裁。"

美東時間昨天早上7點左右,andre cronje在推特上向全世界宣佈pickle將與yearn合併。此外,andre還在所寫的medium中,解釋了pickle's jars和yearn's vaults是如何合併的。他還提到,未來還將制定進一步的整合方案。

pickle社羣的許多人對這一訊息感到欣喜若狂,因為他們立即發現自己的pickle上漲了100%以上。但是,yfi社羣的一些人對這次的合併則持有懷疑態度。

因為社羣沒有就合併進行投票,也沒有以任何方式徵求社羣的意見。除了少數內部人士外,pickle和yearn社羣都完全被矇在鼓裡。到昨天中午,yearn代表向社羣證實,pickle的開發人員已經併入了yearn策略組。

yearn不是應該是dao(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嗎?而且,去中心化不是應該是加密技術的基石嗎?去中心化不也是sec等監管機構在判斷一個幣是否是證券時利用的重要原則嗎?這個決定真的是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做出的嗎?

許多社羣成員對這次發生的事情表示了強烈的不滿。其中,使用者0xd3f1還因質疑yearn的決策而在pickle discord上被設限禁言。當他要求對這次設限進行解釋時,他卻被以最奧威爾的形式告知,(因為)他沒有“有效地參與,並且他所做的是在攻擊pickle團隊和yearn正在做的事情。” 注:orwellian(奧維爾),本指《1984》作者喬治奧威爾所描述的社會現象,通常指受嚴格統治而失去人性的社會。

此前,使用者0xd3f1在pickle discord中大肆傳播yearn和pickle團隊在沒有徵求社羣意見的情況下單方面合併專案,只是這一切都變成了徒勞。

(個人認為)0xd3f1的推理是完全合理的,因為即使是我們厭惡的太過獨裁的中心化機構,在進行合併前至少也要得到“股東們”的批准吧。

社羣應該在合併中擁有發言權。因為在實施合併時,存在著明顯的風險,不僅實體技術可能有問題,參與交易的各個運營商之間也可能存在可疑的利益衝突。鑑於pickle技術在三天前就被利用並損失近2000萬美元,我認為yearn dao治理代幣的持有者對此事發表質疑是完全合理的。

然而身為yearn創始人(獨裁者)的banteg和andre顯然不認為與一個高風險專案合併是應該由社羣成員投票決定的事情。他們並不認為有人會關心社羣。

根據banteg的說法,社羣是 "一群被動的持有者,他們只是免費搭乘開發人員的努力,認為快照投票(snapshot voting)賦予了他們任何權利"。

yearn的領導真的是“深深”地尊重和感激他們的社羣呢。

banteg本人目前在yearn社羣的年薪高達15萬美元。那麼這就不禁讓人產生疑問了,是什麼決定讓banteg擁有這份驚人的鉅額報酬的呢?還不就是社羣快照投票的結果!

yearn和大量的“de”fi專案對其社羣毫無尊重可言。defi團隊實際上應該是由社羣提供報酬的,但是他們在沒有社羣參與的情況下對最大問題作出單方面的決定時,他們的行為甚至可謂是比最集權的公司還要獨裁。

什麼時候社羣才會站出來,開始要求權利呢?什麼時候才是頭啊?

使用者們正在被一群匿名的開發商所欺騙,他們並不尊重使用者,只是想要圈使用者的錢。而使用者與被牧養後待宰殺的羔羊沒啥區別。

我們已經厭倦了(虛假)defi中存在的設限、中心化和過度的貪婪。而我們想要的是,讓社羣成員能夠真正自由地表達他們的意見,而不被設限。我們想要的是所有defi專案都是賦予社羣權力,而不是剝削社羣的。

原文作者:the ether

原文連結:https://medium.com/coinmonks/dao-stands-for-developer-dictatorship-a205b1594437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