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以太坊核心開發者 Tim Beiko:以太坊最新進展如何?一年之後的以太坊會怎樣?

買賣虛擬貨幣

撰文:Matthew Leising,DeCential 聯合創始人

編輯:南風

Tim Beiko 一直是一名建設者,無論是在高中開始的 T 恤生意,還是在以太坊自 2015 年上線以來最大規模的改革 (即過渡到 PoS) 過程中組織其他以太坊核心開發者。Tim 在加拿大魁北克省的一所大學獲得了商學學位,在 T 恤生意失敗後經營一家房屋粉刷公司時經人介紹認識了比特幣。然後他見證了 2016 年 The DAO 事件的爆發,當時他剛剛進入以太坊。然而,他注意到,在 2017 年 1CO (首次代幣發行) 熱潮期間,人們真的想使用以太坊——即使它不是很友好,且交易成本也可能會飆升——並決定幫助使以太坊底層基礎設施儘可能健全。

在本次採訪中,Beiko 闡述了有關當前 (PoW) 版本的以太坊轉移到新版本 (PoS) 的計劃 (這個過程稱為“合併”) 的最新進展。以太坊的當前版本被稱為 ETH 1.0,並由工作量證明 (PoW) 共識機制保護,這與比特幣區塊鏈使用的共識機制相同;新的以太坊版本被稱為 ETH 2.0,將切換為權益證明 (PoS) 系統,該系統依賴於使用者 (驗證者) 質押 ETH 來保護和管理這條區塊鏈。以太坊的基礎層被稱為 L1 (第一層),當前的以太坊 L1 層緩慢且昂貴,但非常安全。為了緩解這一問題,以太坊社羣已經開發了所謂的 L2 (第二層) 協議,這些 L2 協議要比 L1 更快、更便宜,並且有著與以太坊 L1 相同的安全性。

本位為 DeCential 聯合創始人 Matthew Leising 近期採訪 Tim Beiko 的內容實錄。以下是本次採訪的主要內容:

Matt Leising:首先,我想很多人都想知道你們正在進行的事情的最新進展,因為你正在負責協調以太坊社羣中致力於 ETH 2.0 工作的開發者們。這本身就是一項艱鉅的任務,能否說說最新進展嗎?

Tim Beiko:當然。今年 10 月初,我們已經完成了有關以太坊向 PoS 過渡的規範,因此我們把 ETH 1.0 和 ETH 2.0 團隊的所有人召集在一起,用了一週的時間完成了此次過渡的原型。我們從 PoW 開始並過渡到 PoS。這給了我們很好的信心,即總體的規範是可行的,總體方法也是合理的。但顯然,我們在此期間發現了所有這些小的邊緣情況並進行微調,從而使其能夠投入生產中。

我們在 11 月正在做的事情是嘗試搭建這些短期測試網。透過這種方式來檢查一切是否正常,然後將它們拆除。我們希望在 (聖誕) 假期之前,我們能夠有一個持續時間更長一點的測試網,以便應用程式工具、基礎設施和其他東西可以使用它,看看它是如何工作的。

與此並行進行的一件事情是,我們已經開始向 (以太坊) 社羣伸出雙手,試圖向他們解釋 PoS 的變更對於他們意味著什麼,試圖讓人們理解其中的影響以及應用程式等方面的東西,從而確保當相關的程式碼準備好時,我們不會讓任何人措手不及。

Matt Leising:好的。目前正在進行中的從 ETH 1.0 向 ETH 2.0 的過渡被稱為「合併」(the Merge)。你知道合併什麼時候會發生嗎?

Tim Beiko:肯定是明年。實際上,如果我們在今年年底擁有一個測試網,可能會有一些我們想做的小調整,我期待大約在明年 2 月份左右我們可以完成程式碼。

如果我們在明年 2 月份完成程式碼,那麼你可以預計的是,幾個月後就可以合併了。可能是明年 4 月份,也可能是 5 月份。現在還很難給出一個具體的日期,因為如果我們發現了一個大的 bug 或其他需要我們花三週時間去修復的東西,那麼顯然這會耽誤三週的時間。

Matt Leising:在我看來,合併是以太坊自 2015 年上線以來最大的變化。你是否也這麼認為?

Tim Beiko:是的,完全同意。可以透過此連結來緊跟以太坊核心開發者們的工作:

https://hackmd.io/@timbeiko/acd/https://tim.mirror.xyz/sR23jU02we6zXRgsF_oTUkttL83S3vyn05vJWnnp-Lc

Matt Leising:現在,ETH 1.0 鏈每天每分鐘都在執行,而你們正試圖將其切換到另一條鏈上。

Tim Beiko:我認為這是非常有趣的。以太坊網路不僅是實時執行的,而且上面還有著數千億的資產價值,或者如果你將所有在以太坊上構建的代幣計算在內,那麼可能是數萬億。同時還有一個非常大的驗證者集合。這些驗證者的數量要比其他 PoS 系統多出一個或兩個數量級。所以由於 (PoS 信標鏈) 系統已經上線了,而且我們想讓儘可能多的人參與進來,因此事情並不簡單,且由於我們需要在更多的人之間進行協調,這顯然會讓事情變慢。

Matt Leising:退一步說,你是如何成為了負責協調以太坊的這場巨大變化?你在加拿大長大,能否說說你成長的事情以及你小時候的生活是怎樣的?

Tim Beiko:當然。我在加拿大長大,我來自蒙特利爾,但我最近剛搬到美國西海岸。我一直都在做新的事情。我十幾歲的時候開始做 T 恤生意,然後我經營了一家房屋粉刷公司幾年時間。然後我意識到這種粉刷房子的實體服務不能擴大到很大規模。你自己也許可以管理 10 到 20 個粉刷個人,但如果需要僱一名經理,那麼你無法獲得很大的規模。在某一時刻,我對技術產生了興趣,部分原因就在於此。

朋克搖滾 T 恤男孩

Matt Leising:你賣的 T 恤上寫了什麼?是什麼樣的 T 恤?

Tim Beiko:我曾經是朋克搖滾的超級粉絲,所以那是一個 T 恤品牌——我們會贊助樂隊之類的。

Matt Leising:你能說出幾個樂隊名字來嗎?

Tim Beiko:他們都是小型的地方樂隊。我不認為他們中的任何一個到今天還存在。

Matt Leising:所以你沒有賣 Iron Maiden (英國鐵娘子樂隊) 的 T 恤?

Tim Beiko:沒有,很遺憾沒有做到那麼大。

Matt Leising:你成長的過程,你父母在做什麼?

Tim Beiko:我媽媽是名醫生,全科醫生。我爸爸以前是,現在也還是個工程師,以前是在光纖銷售公司工作。他不太喜歡,他總是喜歡蓋房子,所以後來他辭職了,現在他在蓋房子。

Matt Leising:所以你意識到庫存型企業的規模並不會很大。確實很難。你小時候也喜歡玩電腦嗎?電子遊戲?

Tim Beiko:我很喜歡網路遊戲。我在這款名為《AdventureQuest》或《BattleOn》的遊戲中位列前 100 名。我在《Neopets》的排名也很高。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早上 5 點起床,然後去玩電腦遊戲。我也會想辦法黑進去。我記得當《Animal Crossing》(動物之森) 遊戲登陸 GameCube (任天堂第四代家用遊戲機) 時,你可以改變 GameCube 上的日期來加快速度。所以我會去種一些莊稼,然後關閉遊戲,進入設定,將日期向前移動一週,然後就可以收割莊稼了。

Matt Leising:這很有意思。你在學校有被什麼吸引嗎?你當時是個好學生嗎?

Tim Beiko:我還好。我能夠擦線而過。我並沒有被什麼特別的東西吸引。我喜歡做生意和做專案。

Matt Leising:你幾歲開始做 T 恤生意的?

Tim Beiko:大約是 15 或 16 歲。

Matt Leising:幾年之後你就開始進入房子粉刷領域了?

Tim Beiko:是的,當時我 17 歲,因為我記得 18 歲是魁北克的法定年齡,如果不滿 18 歲,很多事情都很麻煩。

Matt Leising:你當時是想要上大學了是嗎?或者你的計劃是什麼?

Tim Beiko:是的,魁北克 (省) 很奇怪,基本上高中比加拿大的其他地區和美國地區少一年,大學也少一年。你有兩年的時間上個獨立學校,如果你想成為一名護士或職業培訓之類的,這是非常好的。但對於那些想上大學的人來說,這是一種很奇怪的過渡階段,環境就像是在大學,但你實際上是在高中,也沒有大學那麼嚴格。當時魁北克發生了大規模的學生罷工,我們的學校關閉了 6 到 9 個月。那時我基本上從線下學校退學了,在網上註冊完成學業。但這很酷,因為沒有超高的要求,並且能夠線上上完成作業要好得多。

Matt Leising:你接受過電腦科學的中等教育嗎?

Tim Beiko:我起初沒有學過電腦科學。直到很久以後,我才選擇了電腦科學。所以我完成了那兩年的學業,然後去了大學的商學院,我和我的一個朋友決定想開一家科技公司。我自學程式設計,她自學設計。所以我們這樣做了大約一年。公司失敗了,沒有成功,但我學到了足夠多的程式設計知識,知道自己知之甚少。所以在公司倒閉後,我決定回去做電腦科學而不是經商。

從伊拉克 Dinar 到比特幣

Matt Leising:你以前接觸過加密貨幣嗎?還是透過這門課程瞭解到加密貨幣的?

Tim Beiko:向我介紹加密貨幣時實際上是之前為我工作的一名粉刷工人。這是他的暑期工作,他總是熱衷於一些奇怪的計劃。美國顯然入侵了伊拉克 (2003年入侵),伊拉克貨幣受到了貨幣制裁。所以他會在 E-bay 上大量購買伊拉克Dinar(伊拉克的貨幣單位),並把它們藏在他的床墊下。他會購買並儲存它們,希望有一天當美國離開伊拉克時,它們會升值。他總是有這些奇怪的計劃,而另一個在當時感覺同樣奇怪的東西是比特幣。

所以他就是告訴我比特幣的人。他告訴我的時候我買了一個比特幣,那應該是在 2014 年,價值大約 1000 美元。我只是買了比特幣,然後忘記了這件事。

我和那個人保持了兩年的聯絡,他會提起加密貨幣,但在我和他談話的時候,我不會去想加密貨幣。他在很早的時候就跟我提到了以太坊,我不知道具體是在以太坊上線之前還是上線之後。

我當時並沒有太關注以太坊,它給我的感覺是太過複雜。然後當我再次聽說以太坊時,是在 The DAO 專案的時候,當時 The DAO 處於籌資時期,還沒有發生攻擊事件。我在 The DAO 被攻擊之前買入了 ETH,因為我想要為 The DAO 做一些貢獻。

在 The DAO 攻擊發生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感覺這個專案已經失敗了。在某種程度上,要知道,我的 ETH 價值如此之低,甚至不值得賣掉它們。因此我並不是

Matt Leising:所以你並不是“鑽石手”,而是覺得太過麻煩。

Tim Beiko:是的。所以我仍然有點關注以太坊,但非常鬆散,直到大約 2017 年底,我開始看到一些基於以太坊的專案。我記得的專案有 Golem 和 Melonport,還有其他幾個。現在有專案正在使用以太坊,從那時起,我又開始緊密關注它了。

Matt Leising:價格顯然也創下了新高,對吧?

Tim Beiko:這是在那之前。我大概在 20 美元左右買的,然後在 2017 年 3 月又漲回到了 20 美元左右,我記得我當時想,我終於沒損失了。

當時我在學習 CS (電腦科學),我專注於人工智慧,並且當時仍然認為人工智慧是一條比加密貨幣更安全的職業道路。在那一刻,人們仍然覺得以太坊可能會直接消失。對吧?好像不能保證這東西會一直存在。

Matt Leising:我完全同意。還有它在 2018 年達到初創紀錄的 1400 美元,但隨後出現了一場巨大的崩盤。在那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它下降到大約 100 美元。

Tim Beiko:事實上,那時候我參與得更多。在 2017 年夏天,有很多 1CO (首次代幣發行),我想的是,即使大多數 1CO 都行不通,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騙局,但這表明對以太坊有著巨大的需求。對吧?

當時使用以太坊是一種可怕的體驗。當有這些 1CO 時,交易池會擁堵好幾天。Gas 價格飆升,人們認為這很糟糕,因為費用太高了,而且是完全不可預測的。這是我當時意識到的,然後我真的很想從事於以太坊協議本身的工作。

Matt Leising:所以你當時想要為以太坊系統工作,確保其基礎設施的穩健。

Tim Beiko:沒錯。然後我還意識到,我在技術上還不夠好,無法編寫程式碼。當時充其量我只是一個初級程式設計師。所以在接下來的一年裡,我有興趣花更多的時間為它做貢獻。

“我現在對以太坊感覺很好”

Tim Beiko:最終,ConsenSys 為他們的協議團隊尋找一名產品經理。所以這感覺這很適合我。我喜歡做一個產品經理,負責非常技術性的事情,但我自己不喜歡做工程師或研究人員。

Matt Leising:所以,考慮到這些年你的概況,從 2018 年到 2019 年在 ConsenSys 的情況到現在,你如何比較幾年前和現在的以太坊技術在進化和創新等方面的情況?

Tim Beiko:我將先講協議層,然後是應用程式。就協議層而言,我認為 2017 年的狂熱讓每個人都大吃一驚。我們在 2018 年和 2019 年花了很多時間來加以補救,讓事情順利進行,讓客戶端執行得更加可靠。直到 2019 年底和 2020 年,我們才開始考慮大的新功能。

特別是在 ETH 1.0 方面,有這樣一種想法,“哦,ETH 2.0 將解決我們所有的問題,我們不需要做這些激進的事情。”我記得那是在 Devcon 會議 (2018年11月在布拉格舉行) 時期我們對此進行了討論,我們意識到即便 ETH 2.0 到來並交付了所有東西,但它仍然需要幾年的時間,因此我們可能需要做一些相當重要的事情來保持以太坊的可持續性。

我們當時計劃做的許多事情,今天仍然在進行中。EIP-1559 就是我們完成的其中一件事情。另一件大事情就是無狀態性 (statelessness)。由於以太坊的狀態在無限增長,這使得節點將更難執行。第三件事情是處理歷史資料。當前以太坊節點必須永遠儲存所有資料的事實顯然對網路造成了很大的壓力,考慮到這些資料不會再變更,有更好的方式來處理它們。

Matt Leising:你目前對以太坊最大的擔憂是什麼?

Tim Beiko:我現在對以太坊感覺很好。同樣,我的觀點是針對以太坊協議層。我們面臨的大問題是如何轉變為 PoS。我對此很有信心。在處理狀態增長方面,我認為我們正走在正確的軌道上。雖然不是明天就會實現的事情,但許多聰明的人正在致力於此。

如果有什麼是需要加速的,我想應該圍繞 L2 更好的工具和遷移。我認為當前以太坊網路的費用很高,但對於像我這樣的人來說,這並不是我們工作的一部分,因為這並不是協議本身的問題,而是網路供需的問題。但我真的想確保我們盡我們所能把儘可能多的東西推向 L2s 網路,並讓人們在使用 L2s 時有一個平穩的體驗。

Matt Leising:你最近聽說了 ConstitutionDAO 嗎?

Tim Beiko:是的,我聽說了。

Matt Leising:我本來考慮加入,我原本打算給他們 20 美元的 ETH,但 Gas 費用高達 85 沒有。我只好放棄了。

Tim Beiko:是的,我實際上進行過幾次轉賬,Gas 成本要比實際轉賬的金額還要高。的確,這很糟糕。

Matt Leising:你對此不感到擔憂嗎?你認為 L2s 和 ETH 2.0 會極大地緩解這種情況嗎?

Tim Beiko:會的。我的意思是,現在 L2s 已經在執行中了。上週末我使用了 Optimism 和 Arbitrum,在這兩個網路中轉賬都只需幾美元。重要的是,在以太坊協議層方面,我們在繼續致力於實現分片 (sharding)。我不太擔心這項技術的可行性,我更關心的是其部署和採用,以及確保人們使用更加合適的方式。比如,如果有人想使用以太坊 L1,可以自由地使用,但我們應該明確的是,如果你傳送的金額不是 10 萬美元這麼高的話,那麼你應該使用 L2。我們應該讓應用程式很容易地部署到所有的 L2s 網路上,並確保它成為一等公民。

Matt Leising:太棒了。你預計以太坊在一年之後會如何?

Tim Beiko:如果屆時我們轉到了 PoS,我會很興奮的。如果 L2 上的交易量要高於以太坊 L1,理想情況是高出 10 倍甚至 100 倍,或者不一定是轉移價值,也可以是使用量,因為我認為以太坊 L1 可能仍然會是大額價值轉移的主要場所。如果在 2022 年底時,大多數交易使用量是發生在 L2,並且我們已經轉到 PoS,那我是再高興不過了。

Matt Leising:好的,Tim,真是太棒了。非常感謝你抽出時間和我們分享你的背景故事。

Tim Beiko:感謝你們邀請我。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