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hKey 專訪黑鳯李:關於 NFT 的金融創新解讀

買賣虛擬貨幣

本次專訪的專家DEGO China黑鳯李,是圈內資深的Dapp和NFT玩家,在NFT領域有著多年的經驗,在採訪中, 我們透過22條問題,展示了關於NFT的一些金融創新應用並勾勒出了NFT未來發展的藍圖。

“現在絕大部分的NFT是藝術品,但NFT在金融領域有很大的利用空間。”

1.Scarlett: 藝術品交易大多是非常低頻的交易,NFT藝術品普遍都存在缺乏流動性的問題,為什麼現在的多數NFT專案仍然在走藝術品和收藏品路線?

黑鳯李: NFT經歷了2017年CryptoKitties的短暫高光時刻之後直到2020年底才重新回到人們的視野,現在NFT行業還處於比較早期的階段,人們認識和接觸到的第一個NFT專案就是加密貓,加密貓的成功和當時的火爆讓很多人有了思維定勢,認定藝術品就是NFT發展的正確道路,自然而然地把NFT和藝術、收藏品、卡牌、稀缺性繫結在了一起,導致隨後的NFT專案大多數都在模仿這種模式,這是很正常的。

2.Scarlett: 如今不少藝術品和收藏品NFT專案是藉助知名IP來啟動和發展的,您如何看待NFT+IP這條發展路線?

黑鳯李: 我認為IP和NFT的結合,長遠來看存在泡沫,從最近的資料下滑很明顯能夠感知出來。這種模式目前還是以歐美的審美為主,技術難度和壁壘比較低,容易模仿, 有很多機構和個人投資者都有FOMO情緒,這類專案的估值普遍偏高。所以NFT+IP的發展路線未必可以做得久,只是在初期人們對NFT和IP的結合有新鮮感。反觀一些NFT的頭部專案比如DEGO,並不是依靠IP的帶動,而是基於一些鏈上原生的模式,所以是否和IP結合並不是一個NFT專案成功的決定性因素。IP+NFT的突破口是和Dapp結合,NFT目前的應用場景還是太少了,只有解決了這個問題,IP+NFT才會有更好的發展。

3.Scarlett: 除了藝術品領域,知道您對NFT在金融領域的應用前景比較看好,那麼NFT具體能解決金融領域的哪些問題?

黑鳯李:首先在投資方面,區塊鏈領域裡面投資人投給專案方,專案方可以不發幣,即專案方有違約和作惡風險。此外,除了專案方之外,專案代投也可能會拿錢跑路,或者沒有拿到額度的中間人可以謊稱獲得額度進行詐騙,也會出現有投資人購買Coinlist第三方賬號,但賬號被收回的現象。這些現象其實都非常諷刺,因為區塊鏈本身是要解決交易信任和透明度的問題,結果竟然這一領域的投資還是在用手動打幣等一系列非常原始的交易手段,但利用NFT可以解決這些問題。

4.Scarlett: 可以具體解釋一下如何利用NFT解決區塊鏈領域投融資效率的問題嗎?

黑鳯李: 我們可以從一個具體的場景切入,比如個人投資一個區塊鏈專案,在專案額度沒有即刻給到投資人手中時,投資人可以收到一個NFT作為憑證,與此同時投資的權益也已經直接轉移到投資人手中了。假設該專案的代幣約定一年解鎖,在這一年的時間內使用者不可以利用手中的NFT去claim token,只有到了解鎖時間才可以提取token。但又因為權益已經在投資人手中了,投資人若因為某些原因不再看好專案的未來,可以在代幣還沒有解鎖的時候去自行拆分這個NFT,具體例如一個投資人投資了100萬美金的區塊鏈專案,直接轉讓100萬美金的額度是很有難度的,這時投資人可以將自己手裡的100萬美金額度的NFT拆成十個10萬美金或者是更多份NFT在Opensea或者是Treasureland這樣的交易平臺上售賣投資額度,轉讓額度給對手盤,這與現在一些玩家在場外購買Coinlist賬號的方式相比效率要高出很多。這種做法對行業增加了1.5級市場的流動性,對使用者降低了雙方的交易成本,以及信任問題。甚至對專案方而言, 可以降低其做市的壓力,因為1.5級別的拋壓被場外消化了,可謂達到了一石三鳥的效果。

“GameFi”是一個非常好的思維,所有的遊戲都可以往“GameFi”的方向發展。

5.Scarlett: 您如何看待“GameFi”思維,它是一個好的方向嗎?

黑鳯李: GameFi是一個非常好的思維,GameFi的意思是遊戲化金融,即讓玩家在遊戲中賺錢(Play to Earn),這種遊戲金融的模式和過往的傳統金融是完全不同的,與傳統金融的模式搬到鏈上相比較,這是一種原生的商業模式,是值得關注的。Play to Earn的重大創新在於遊戲中的大部分收入不再歸屬於大型的中心化遊戲公司,而是給到了優秀的玩家。Axie Infinity 是區塊鏈遊戲中“Play to Earn”的先行者,玩家需要利用代幣合成Axie精靈(遊戲中的一種NFT資產),Axie精靈可以用於遊戲中的挖礦、做日常任務和競技任務來賺取收益,即玩家透過質押代幣、合成資產、獲得收益,也就是透過GameFi 實現了內部的迴圈。在菲律賓和印度尼西亞,Aixe Infinity 甚至成為了一些貧困的東南亞家庭的主要經濟來源,已經高過了最低工資水平。還有比如YGG協議的工會Yield Guild,招攬和匹配了熟練的NFT鏈遊玩家,派遣他們到不同的遊戲中挖礦或者是競賽來賺取收益。總體來說,我認為GameFi是一個很好的趨勢,所有的遊戲都可以朝著這個方向發展,讓玩家從遊戲中賺錢,甚至可以令到一些優秀的玩家把玩遊戲當成一種職業。

6.Scarlett: 您認為Aavegotchi是一個好的“GameFi”的例子嗎?

黑鳯李: Aavegotchi主打NFT+DeFi,不少玩家也被它NFT+DeFi結合的模式所吸引,我是Aavegotchi的早期參與者,Aavegotchi早期吸引我的原因主要在於它是DeFi借貸龍頭Aave生態下的專案,Aavegotchi和Aave的社羣是非常近的。早期Aavegotchi的概念是利用Aave中的借貸憑證aToken來合成Aavegotchi小幽靈,小幽靈可以在遊戲中互動和競爭,每個小幽靈NFT背後都是一個Aave的借款憑證。但後來Aavegotchi的發展方向和原本宣傳的概念已經有所不同,其中有很多遊戲的承諾和操作,但DeFi的元素並不多。後期的Aavegotchi更多的偏向於一個純消費型遊戲,讓人們只看到了消費,而鮮有回報,更著重於Game,而少了Fi,我認為這不是一個正確的方向,所以Aavegotchi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GameFi。

7.Scarlett: 如何看待GameFi與DeFi之間的關係?

黑鳯李: DeFi是去中心化金融,GameFi是DeFi的一個子集,它們之間是沒有界限的,只是給使用者呈現的感覺不同。DeFi是給使用者提供傳統的金融交易和理財服務,GameFi是用遊戲的方式包裝了DeFi。

8.Scarlett: 您認為有哪些好的NFT+DeFi專案?

黑鳯李: DEGO算是一個好的NFT+DeFi專案。DEGO的特點在於其NFT的估值並不是依靠非常主觀的類似於藝術品的估值,而是每一個NFT的票面價值等於鑄造該NFT的DEGO價值,即NFT有了FT的內在價值作為支撐,為NFT提供了一個保底價值,在保底價值的基礎上有一定的溢價空間,NFT的定價就會被鎖定在一個合理的可議價範圍內。DEGO中的每一個鏟子都具有“票面價值”、“名字”、“效率”等不同要素,DEGO中每一個NFT是一個由多種要素構成的“結構體“,而非稀缺的藝術品。

“NFT碎片化的意義不只是增加了流動性。”

9.Scarlett: 您如何看待NFT的碎片化,可以有效解決NFT的流動性問題嗎?

黑鳯李: NFT的碎片化不單單能夠增加NFT的流動性,也可以降低NFT的門檻。因為大多數投資者普遍沒有藝術品和NFT的鑑賞能力,他們仍然可以透過投資NFT碎片的方式去投資NFT,即降低了NFT的准入門檻。同時碎片化的NFT也可以形成很多新的市場,比如NFT碎片的衍生品、NFT的金融化,即把原本不能定價的NFT變為可以定價的NFT,這是我認為NFT碎片化的重要意義,而不僅僅是增加了流動性這麼簡單。

10.Scarlett: 您覺得目前有比較好的NFT碎片化專案或解決方案嗎?

黑鳯李: 我覺得目前來說沒有。舉幾個NFT碎片化專案例子,比如NFTX、NFT20、DODO、Unicly, 這類專案普遍都沒有解決以下三個問題:1. 到底哪些NFT資產值得被碎片化;2. NFT碎片的流動性從哪裡來;3.NFT有沒有一個好的的買斷機制:由公有制到私有制的過程,我認為目前沒有一個專案針對這三個問題提出了比較好的解決方案。

“原生NFT金融資產+成熟的NFT定價機制標誌NFT到達金融化。”

11.Scarlett: 您認為目前我們到達了NFT的金融化階段了嗎?

黑鳯李: 我認為目前NFT的金融化還為時過早,首先提出一個大的前提,今天99%的NFT都是藝術品,但在現實生活中藝術品和收藏品與大多數人無關,而未來99%的NFT將會是資料、是金融產品,基於這種世界觀,我認為整個NFT世界的資產型別還不夠豐富。

12.Scarlett: NFT金融化怎麼樣才算是完善的,也就是說如何才能到達NFT的金融化階段?

黑鳯李: 我認為NFT的金融化需要一個前提——一個好的定價體系,沒有一個好的定價體系和流動性,金融中的抵押、借貸等行為都無從開始。NFT要同時滿足左腿和右腿兩部分才能夠實現金融化。左腿是要具備原生的NFT金融資產,這種資產需要滿足以下兩個條件:1.必須本身是可以定價的NFT; 2.要有明確的權益。舉幾個原生NFT金融資產的例子,比如Uniswap V3的LP token;DEGO的INO,即把專案待解鎖的token打包進NFT中作為一個期權;DEGO的合成資產“鏟子”。這三個例子有一個共通的特點,就是很容易去評估他們的價格,因為這些NFT的價值有FT作為支撐。右腿則是透過某種定價方式,將某些原本不可定價的NFT,變成可估值、可定價的NFT。同時具備了左腿和右腿,NFT金融化才是有可操作性的。至於現在一些關於NFT借貸和抵押的問題,在到了行業基礎設施、定價系統發展到足夠成熟的時候,這些問題都將迎刃而解。

“NFT+DAO的重點在於DAO而不在NFT,NFT只是一個工具。”

13.Scarlett: 現在很多出圈的以及有著超高售價的NFT單品都是出自本身已經積累了一些名氣的名人或者藝術家(比如Beeple),那麼NFT真的能為長尾藝術家帶來紅利嗎?

黑鳯李: NFT是可以切實服務長尾使用者的。首先從傳統藝術市場的經營模式出發,傳統藝術市場(比如畫廊)的大部分盈利收入進入了中介的口袋而不是藝術家,藝術家必須要依靠中介機構才可以展出作品並且從中獲利。但NFT解決了藝術家的門檻問題,給了有才華的藝術家一個平臺,雖然市場的運作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但NFT至少給長尾藝術家一個展現的機會,並且不需要依靠任何中介和對第三方機構的信任。第二,交易平臺Superare首創了藝術家可以獲得藝術品在二級市場交易銷售金額的10%的收益機制,獲得被轉賣的被動收入,交易在完成時由智慧合約自動執行付款給創作者,這是現實世界中無法完成的商業模式,只能在區塊鏈世界中做到,藝術家真正擁有了二次銷售的權益,真正擁有了作品的版權。最後,NFT從2017年開始,直到2021年才正式有出圈的跡象,現在之所以有人覺得NFT只是一個名人的遊戲是因為整體的時間線還是太短了,若放眼未來五十年,可能會出現更多有價值的作品,到時候會有更多的人參與到NFT中。

14.Scarlett: 您認為NFT+DAO可以為NFT的去中心化做出貢獻嗎?

黑鳯李: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需要思考的是NFT本身到底是什麼,於我而言NFT只是一個基礎設施,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和FT一樣,就像現實生活中的標品與非標品。NFT不應該作為一個獨立的賽道來看待,它應該是一個更大範疇的概念,現在的NFT被人們當成獨立的賽道主要因為NFT還比較早期,主要侷限在藝術品和收藏品。我認為NFT只是作為服務DAO的基礎技術手段,重點在於DAO,而不在於NFT。而NFT+DAO的主要應用可以表現為NFT是一種權利、義務或者是身份的象徵,即將權益和資料加入NFT中形成個人身份結構體,作為輔助和服務DAO的一種技術工具。

“和資產上鍊相比,鏈上原生資產的價值捕獲更高。”

15.Scarlett: 請分別解釋一下數字資產化和資產數字化概念。

黑鳯李: 數字資產化和資產數字化是鏈上資產傳遞路徑的兩個階段。數字資產化指的是區塊鏈世界中原生的數字資產,例如BTC、ETH,這些數字資產的應用價值從早期的交易媒介發展到後續隨著DeFi衍生出的借貸、理財等金融功能。資產數字化指的是現實資產上鍊,即所有現實世界中的資產都可以在區塊鏈中流通。

16.Scarlett: 這兩個階段之間的辨析關係是怎樣的?

黑鳯李: 數字資產化指的是搭建一個鏈上的封閉金融體系,這個金融體系獨立於現實世界,可以實現自身的內迴圈,這個鏈上金融體系的價值天花板就是加密資產的市值,這個體量是無法和傳統金融市場比擬的。資產數字化可以透過資產上鍊,使現實資產轉移到鏈上,也就是說有機會將傳統世界的經濟體量全部轉移到區塊鏈上,在發展方向上來看是由前者到後者。

17.Scarlett: 既然資產上鍊可以將現實世界的經濟體量轉移到鏈上,為什麼現在資產上鍊專案還沒有成為熱點?

黑鳯李: 資產上鍊雖然一直是區塊鏈領域的熱點,但到現在取得的進展都不大,因為現在還是太早期了,缺乏一個資產上鍊的中間層。對於資產而言,現在並沒有出現有效的資產評估方案,現實世界和區塊鏈之間是完全孤立的,沒有一個橋樑。預言機方案也沒有足夠成熟,人們並不能找到完全可信的預言機來傳遞上鍊的資訊。若是依靠傳統的中心化監管機構來驗資,也會衍生出一系列問題:誰來監管監管機構?如何用一套去中心化的的治理方式保證監管機構不做惡?如果做惡了是否有一個好的反饋機制,甚至是替換的規則等等。所以目前我不看好所有的資產上鍊專案,研究資產上鍊的意義不太大,鏈上原生資產的機會更多。

其他:

18.Scarlett: 如何看待粉絲經濟與社交代幣的發展潛力?

黑鳯李: 從現實世界出發,現實世界中的idol與粉絲關係普遍非常不對等,大多都是idol單方面的從粉絲那裡獲得收益,也有一些粉絲頭目透過經營粉絲社羣或者提供資訊向經濟公司獲得收益,但大多數粉絲群體都沒有參與的機會。而利用區塊鏈可以使更多的粉絲參與融入進來,實現粉絲和明星之間的經濟迴圈,idol和粉絲之間的關係也會更加穩固,所以粉絲經濟是有存在的價值的。再來看社交代幣,我認為未來所有的個人都是自己的信用體系,貨幣的發行並不一定是要按照傳統世界中的金融模式,即透過政府和中央機構組織發行貨幣,過去所有的金融經驗不一定是完全正確的,或許在區塊鏈世界中可以實現貨幣的非主權化,每個人都可以發行自己的個人貨幣或者是個人債券,也就是社交代幣。

19.Scarlett: 如何看待近年來逐漸進入人們視野的元宇宙Metaverse?

黑鳯李: Metaverse是一個過去資本市場前所未聞、聞所未見的領域,現在資本圈的各個賽道已經非常內捲了,而Metaverse可以帶動硬體、內容、文化、基礎設施,Metaverse這個賽道可以讓資本市場的空間進一步增大,有進一步的投資空間。

20.Scarlett: 目前哪一個Layer1或者Layer2基礎設施最適合NFT專案的佈局?

黑鳯李: 我認為BSC最適合NFT的佈局。BSC一直以來都把自己定位成以太坊的競爭者,我認為這個定位是有問題的,BSC是一個以太坊的擁有更低成本的測試鏈,而不是競爭鏈,它可以作為一個測試網路充當以太坊的外溢器,而這個外溢器吸納了以太坊上很多優秀的開發者,開發者永遠是一條公鏈上最重要的,而不是資產。此外,BSC的龐大的生態系統可以為NFT專案的佈局提供更好的支援,包括DeFi和各類基礎設施,對於NFT專案而言,公鏈生態的繁榮程度也是一個重要的考量指標。

21.Scarlett: 如何理解Web3.0的意義?

黑鳯李: Web1.0時代,網民只能被動地接受網際網路中的內容。Web2.0時代,網民可以自主建立網際網路中的內容,網民同時可以做到產出內容和消費內容,也誕生出了UGC的概念,但主要的內容輸出仍是被網際網路巨頭公司壟斷。而Web3.0的重要命題是打破網際網路巨頭的壁壘,消除網際網路中的隔閡。NFT可以被看做是Web3.0的重要基礎設施之一,未來NFT不僅侷限於藝術品,而更多的代表一種是身份資訊則金融類憑證,使得使用者不再受制於中心化的網際網路寡頭,實現了內容的去中介化,以及資料資訊真正屬於自己。

22.Scarlett: NFT未來還有哪些領域有投資機會?

黑鳯李: 現在各類NFT的基礎設施、基礎協議、基礎的遊戲規則尚在一個非常早期的階段,還不夠完善,但NFT本身是一個非常大的賽道,就像現實世界中的非標品交易要遠遠大於標品交易,NFT的應用場景要比FT多,利用NFT可以將現實世界中的很多商業模式套用在區塊鏈世界中,這個領域的潛力是巨大的。就目前所處的階段來看,DeFi+NFT、DID(身份ID和NFT的結合)以及NFT+DAO,都是比較值得關注的方向。

NFT是HashKey Capital近年來關注的重點賽道之一,HashKey Capital 團隊認為NFT有著廣闊的發展前景,重點關注的方向包括NFT基礎設施、NFT+DeFi、Metaverse、創作者經濟、Web3.0等等。

本次專訪由HashKey Capital研究員Scarlett完成,她在過去半年內專注於在NFT領域內發力,釋出過以下三篇NFT行業研究報告:

  • 全景式解析NFT生態應用、發展前景與投資機遇
  • 縱覽NFT基礎設施發展現狀:公鏈、側鏈與 Layer 2
  • 縱覽Metaverse在區塊鏈領域應用現狀及發展趨勢

宣告:以上僅代表受訪嘉賓的個人觀點,僅供參考,不代表HashKey Capital以及關聯公司的任何立場,並且以上內容不構成任何行動建議。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