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央行的禁令對比特幣影響大嗎?

買賣虛擬貨幣

火幣研習社獲悉,根據土耳其官方公佈的法令,土耳其央行將從4月30日起禁止在支付中“直接或間接”使用加密貨幣。土耳其還禁止電子貨幣機構充當向加密貨幣平臺轉賬的中介。另一份宣告顯示,加密貨幣在支付中的使用可能會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對相關方具有重大風險。這是因為加密資產既不受任何監管和監督機制的約束,也不受中央監管機構的監管,其市場價值可能會過度波動,它們還可能會被用於非法行為。

這一則禁令的釋出,和土耳其的貨幣政策有關。3月中旬,土耳其總統突然解僱原央行行長Naci Agbal,新任土耳其央行行長Sahap Kavcioglu一改前任的鷹派風格,將關鍵利率維持在19%不變,同時沒有重申上月的承諾,即“必要時將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這令越來越多的業內人士和土耳其民眾擔心,里拉匯率可能進一步下挫,同時該國的惡性通脹將變得愈發難以遏制。於是土耳其民間迅速颳起了將里拉換成加密貨幣的熱潮,而這無疑進一步增添了里拉的下行壓力。

根據區塊鏈分析公司Chainalysis的資料,在前央行行長被解職後,土耳其市場的加密貨幣交易量不斷飆升。從2月初到3月底,加密貨幣交易量達到了2180億里拉,而2020年同期僅70億里拉。其中,在Agbal被炒引發土耳其市場動盪的3月20日-24日,短短几天內土耳其國內加密貨幣交易量就高達逾230億里拉。

目前,土耳其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BtcTurk,擁有超過100萬使用者在該平臺上交易。該國國內對加密貨幣的狂熱甚至蔓延到了足球領域。BtcTurk如今已成為土耳其男女足的主要贊助商。而土超勁旅加拉塔薩雷和特拉布宗已經推出了粉絲代幣,諸如貝西克塔斯和費內巴切等土超豪門原本也打算在今年效仿。

火幣研習社認為,土耳其的貨幣問題是歷史遺留問題,如今數字資產的興起,使得土耳其面臨著大量資本外流的風險。而這將反過來進一步削弱里拉,這也是土耳其央行會發出比特幣禁令的重要原因。但是,從現實的情況來看,土耳其如果不能禁止里拉的惡性通脹,那麼其加密貨幣的交易需求還是會持續增加,只不過可能會從交易所的場內交易轉為場外交易。因為加密貨幣點對點支付的特性,即使民間自發使用加密貨幣支付,土耳其央行並沒有力量去禁止,甚至可能土耳其司法部門自身都難以將這個禁令貫徹,最終可能這個禁令會成為一紙空文。如果細究這個禁令對比特幣的影響,短期內會使得比特幣的價格構成一定打壓,但是從長期來看,這個禁令可能會促使更多土耳其人去購買比特幣。

BTC日內大幅下跌,成交量明顯放大

根據火幣交易平臺資料顯示,BTC日內持續下跌,目前最低至60384.69USDT。成交量明顯放大。一小時級別來看,日內空方發力跌破高位震盪區間下沿支撐位,重新回落到前期橫盤區間上沿60800一線。日線級別來看,BTC迎來三連陰,反包前幾日漲幅。晚間持續關注下跌行情的延續情況以及下方60000點整數關口的支撐情況。

根據火幣交易平臺資料顯示,ETH日內持續下跌,目前最低至361.17USDT,成交量明顯放大。一小時級別來看,空方日內分兩次下破,跌破前期高位震盪區間的下沿,在前期震盪區間上沿2390一線得到了一定支撐。日線級別來看,ETH今日小幅下跌,基本反包了昨日漲幅的1/2。晚間持續關注下跌行情的延續情況以及下方2340的支撐情況。

合約方面,火幣合約大資料顯示,BTC合約持倉量相對穩定,合約成交量小幅上升,合約市場活躍。交割合約基差小幅上升。

ETH合約持倉量相對穩定,合約成交量小幅上升,合約市場活躍。交割合約基差小幅下降。

USDT在火幣全球站OTC市場的報價為6.72元。

據火幣研習社資料監控顯示,今日DeFi總鎖倉量(TVL)相對穩定達到了946.0億美元,真實鎖倉量相對穩定達到了675.4億美元。其中,Venus漲幅較大,達到了17.59%。今日Defi總交易量小幅上升,達到了43.4億美元。其中,Curve漲幅較大,達到了114.35%。


作者簡介:Cheng zhipeng,火幣研習社負責人。火幣研習社,專注數字資產交易市場深度研究的投研機構,聚合行業KOL。旗下有火幣晚報,火幣觀察,火幣深度等欄目。

Cointelegraph中文作為區塊鏈新聞資訊平臺,所提供的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Cointelegraph中文平臺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如需轉載請聯絡Cointelegraph中文相關工作人員。

來源:https://cointelegraphcn.com/news/turkeys-central-bank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