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業監管重壓下:頭部礦企“出海”不易,中小礦工集體觀望

買賣虛擬貨幣

進入5月,風頭正盛的挖礦熱潮迎來了重磅打擊。

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發文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四川、新疆部分地區“暫停向礦場供電”,內蒙古設立虛擬貨幣“挖礦”企業舉報平臺……挖礦行業開始進入緊張時期。

當下,大量礦場停擺,算力大跌;礦機價格滑落,接近腰斬。而海外挖礦市場卻迎來了新春天,大型礦場尋求“出海”,礦場託管一位難求,一些礦企開始尋求合資或獨立建設礦場。

與此同時,大部分中小礦工仍在觀望,“出海”風險難測,加之實力欠缺。風雨飄搖之中,他們能做什麼?

監管政策接踵而至,中小礦工暫未考慮“出海”

5月21日,隨著國務院金融委“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的一聲令下,針對加密貨幣挖礦的監管力度更上一層樓,各地打擊挖礦熱潮的行動拉開序幕。

5月25日,內蒙古出臺打擊懲戒虛擬貨幣“挖礦”行為八項措施(徵求意見稿),旨在進一步清理虛擬貨幣挖礦行為;6月2日,四川召開虛擬貨幣“挖礦”座談會,為充分了解四川虛擬貨幣“挖礦”相關情況。

而在此之前,四川、新疆部分地區都出現了“暫停向礦場供電”的情況,內蒙古更是設立虛擬貨幣“挖礦”企業舉報平臺,以全面清理關停虛擬貨幣“挖礦”專案。

眾所皆知,國內的礦場大多分佈在電力資源充足而電費便宜的地區,如內蒙古、新疆、四川、雲南等都是礦場的聚集地。隨著這些地區監管政策接踵而至,一時間礦業從業者們進退維谷。

政策最直接的影響除了幣價暴跌,其次是礦機價格的波動。

“礦機價格比4月的高峰期至少下降了30%,並且還在持續下降。” 加密貨幣礦池Sigmapool執行長Jahon Khabilov告訴巴位元。他表示,部分礦機的價格甚至接近腰斬。

同時,隨著大量礦場停擺,可以看到的是,比特幣全網算力顯著下降。

歐科雲鏈OKLink資料顯示,5月30日,比特幣全網難度下調15.97%至21.05 T。在整個難度週期內每天算力都在下跌。相應地,比特幣礦工的收入也出現縮水。5月比特幣礦工收入14.66億美元,環比下降了14.09%。

另一方面,為響應監管政策,多個知名礦池及有關企業也正在剝離國內相關業務。萊位元礦池等知名礦池紛紛暫停向中國大陸境內提供礦機代購、託管等服務;礦池服務商位元小鹿、火星雲礦則遮蔽了中國大陸境內IP訪問。

與此同時,礦機出海成為了礦圈最熱門的話題。“出海”其實並非是新興趨勢,自2018年以來,國內礦圈一直有礦工在嘗試出海,加拿大、美國、俄羅斯、伊朗……不乏中國礦工的身影。他們逐電而居,哪有便宜的電,哪裡就會有他們。

但是,時至今日,對於大部分礦工而言,礦機出海依然不是大的趨勢。

“沒有考慮過出海的問題,能繼續就繼續,實在不行就停一段時間。”雲南某礦場負責人陳捷(化名)告訴巴位元。他表示,目前許多中小礦場都仍在觀望中,等待監管政策落地。資深礦工楊濤(化名)在接受巴位元採訪時也表示,“礦圈和幣圈都是無序的資本市場,資本才是主宰者。政策目前對我來說,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如果將來出現實質性的嚴打,可能會選擇出海。”

正如他們所說,事實上,目前礦機出海或許更多是大型礦企和部分中型礦場的選擇。Sigmapool執行長Jahon Khabilov告訴巴位元,目前只有大中型礦企正在哈薩克尋求礦機託管或建設礦場,並沒有小型礦場。

遠在美國的資深礦工Martin則直截了當地表示:“大多數中國礦工不具備出海能力,體量太小了。”

顯然,由於“出海”面臨著政策變更、礦場實力不足等諸多風險和難題,它仍未成為一種大勢所趨。

未來的情況無從得知,但目前“出海”的先行部隊只會是擁有雄厚資本優勢的中大型礦企。

Martin認為,“挖礦最終會寡頭化。”正如其所言,挖礦行業資本集聚,頭部效應越發明顯,而算力去中國化程序或已不可逆轉。

海外挖礦崛起

“總的來說,中國監管政策造成了中國礦工對俄羅斯和獨聯體國家(CIS)礦場的巨大需求。”Jahon Khabilov說,“幾乎所有知名礦場都已滿員,沒有閒置產能。”

相比國內礦工的躊躇和焦慮,國外的礦業從業者則顯得樂觀從容,他們甚至將中國打擊挖礦的行為視為一個機會。

“目前我們可以看到,一些中國礦工正計劃將他們的礦機轉移到其他國家或地區,這可能會成為外國資料中心增加其挖礦平臺上託管的中國客戶數量,並使BTC全球算力分配更加去中心化的一個好機會。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預計將出現一些算力的遷移。”某知名海外礦池負責人Antony(化名)告訴巴位元。

出於風險方面的考慮,加速“出海”的中大型礦企更多會選擇美國、俄羅斯和哈薩克。

“大型礦業公司尋求安全合法的礦業業務,因此他們更傾向於與上述地區最大的託管公司進行談判。據我所知,俄羅斯和哈薩克可以給出一個公平的挖礦價格(比四川高一點,但比較穩定),並且這些地區的氣候非常適合挖礦(氣溫較低,可以節省礦機散熱成本)。”Antony說。

據其表示,俄羅斯和哈薩克每臺礦機的平均託管價格約為0.047-0.049美元(約0.3-0.31元),包含管理和維護費用,但不包括維修費用。

至於美國等北美地區,一方面是政策穩定,合規化程度高。另一方面,一些礦企如位元大陸之前在那裡就有其他業務,因此將其礦機和產業轉移到北美會相對方便。

然而,縱使是大型礦企現在想要“出海”,也並非易事。

Antony坦言道:“事實上,大多數礦工只是在尋找可用的容量,這本身就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因為絕大多數資料中心都已經超負荷運轉,完全沒有託管機位。”

他表示,這就是為什麼礦工轉移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資料中心目前無法接受如此大量的挖礦裝置,因此他們急需擴張。據悉,一些資料中心已經提前出售了未來1-3個月的機位,甚至更多。

即便仍有一些平臺擁有託管機位,他們在礦機和客戶的選擇方面也會變得更加挑剔和嚴苛。

例如,他們很難接受像Antminer S9這樣的老一代挖礦裝置,更青睞於Antminer S19 pro等新一代礦機。

對於託管提供商來說,主要原因是機位有限。託管商對向礦工出售電力很感興趣,貨架上的一個位置可以放一臺Antminer S9或S19,但S19的耗電量更大,因此他們顯然更願意接受後者。

另外,維護老一代礦機更加困難,相比之下,Antminer S19礦機大多數是新的,更容易維護。當然,事無絕對,託管提供商也可以接受老一代礦機,但前提是有大量的裝置。

“但是這類礦工的電費價格可能會更高。”Antony補充說。

在哈薩克,其實有一些較小的託管平臺還具有閒置機位,甚至可以提供更低的電費。但這些平臺帶來的風險也會隨之提升。

Antony說:“在哈薩克,仍然有一些非法工作的公司,客戶可能會被低廉的電價所吸引。但實際上,服務提供商可以竊取電力,這可能成為礦場關閉甚至入獄的原因。”

由於存在種種限制和風險,一些有能力的礦企正在尋求在海外建立屬於自己的礦場,部分礦企會選擇與當地礦業公司建立合資公司。

5月24日,位元礦業(原500.com)宣佈,已與一家哈薩克公司合作,將在哈薩克共同投資建設礦場,計劃投入6000萬人民幣(約合 933萬美金)建設和運營負荷為100兆瓦的礦場。

6月2日,嘉楠科技也在分析師電話會上宣佈,將在6月上旬在哈薩克啟動自營挖礦。

擁抱監管,期待未來

雖然政策陸續推出,大部分從業者們仍對行業抱有希望。在認同監管必要性的同時,他們也期待政策還有緩和的餘地。

6月2日,嘉楠科技董事長張楠賡在電話會上表示,對比特幣及其礦業的監管更多指向金融欺詐等擾亂正常市場秩序的行為,以及避免個人投機風險向社會傳遞。所以金融監管對比特幣礦業是建設性的,而非破壞性的。

他認為,從長期而言,金融監管政策有利於加密貨幣行業的健康有序發展,推動加密貨幣背後的區塊鏈和ASIC晶片設計技術的成熟。

四川昨日召開了眾所矚目的虛擬貨幣“挖礦”有關情況調研座談會。據澎湃新聞報道,四川能監辦一位工作人員強調,“只是先小範圍瞭解一下情況,對於後續的動作目前還沒有形成具體的傾向和想法。”

對此,一位四川資深礦工認為,“目前總體來看沒有訊息就是好訊息,這次會議四川主要是討論電站棄水的嚴重性和損失等問題。此外,新華社文章提到的‘有序退出’也給了很大的想象空間。目前來看,至少基於四川實際情況,豐水肯定是能過渡過去的,當然電價方面也會有成本增加的必要性,所以目前對於是否能繼續挖礦和礦機的安全方面還是確定的。”

而對於中國的監管政策,大部分國外礦業從業者也持有認可的態度,贊同合法合規的必要性。

“加密貨幣市場風險很高,它就像是狂野的西部——沒有規則,沒有原則。一些投資者不明白為什麼他們可以在一天失去所有的積蓄。政府這麼做是想要保護他們。”Khabilov告訴巴位元。

據悉,早在去年6月,哈薩克創新和航空航天工業部長宣佈,計劃在三年內吸引7.38億美元的數字貨幣挖礦投資。9月,哈薩克又計劃籌集超過7億美元用於加密貨幣開採。今年5月,哈薩克則制定了有關加密行業和區塊鏈技術發展的路線圖。

哈薩克已經走在了合規挖礦的道路上。雖然兩國對挖礦的立場不同,但Khabilov依然對中國實施監管的行為深感認同。

他表示,中國作為《巴黎協定》的成員國,有能力降低其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據我所知,在旱季,比特幣挖礦大多透過燃煤火力發電廠獲得電力。中國政府將氣候和能源原則整理妥當,明確表示包括加密貨幣挖礦在內的所有行業都將遵守這些規則。顯然,這一切理所應當。”

在此之前,MicroStrategy執行長Michael Saylor也表達了相似的觀點:“對中國礦工的打擊將從根本上減少比特幣挖礦的碳足跡,減少中國的FUD(恐懼、不確定性和懷疑),支援ESG(環境、社會及企業管理)目標的進展。”

另一方面,Khabilov稱,儘管監管原因導致礦機價格暴跌,但目前挖礦裝置的需求仍然很大,哈薩克大多數資料中心都在中國訂購礦機(它們幫助客戶購買或是客戶自帶裝置)。

“中國的礦池算力正在下降,但其佔據的份額仍然強勁。我不認為中國會在不久的將來失去第一的位置。”他表示。

Antony則認為新的監管政策出臺在盈利方面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政策致使比特幣價格暴跌,部分礦場被關閉,但隨之而來的比特幣挖礦難度下降,無疑讓礦機挖礦利潤開始增加。

正如上文提及,比特幣全網難度下調15.97%至21.05 T。BTC.com資料顯示,在預計9天15小時後,比特幣挖礦難度還將下調12.84%至18.34 T。

“礦商可以在一段時間內享受較低的難度,併為新的價格上漲做好準備。”Antony說。

Antony的態度非常樂觀。他表示,即將出臺的新政策可能導致另一次價格波動。但從長遠來看,比特幣肯定會創下新高。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