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與秩序:加密貨幣的短期與長期信條

在幣圈,不管是多頭還是空頭,有幣的沒幣的,挖礦的種地的,開門做生意的還是悶聲發財的,幾乎所有人,都認可比特幣長期來看,會很值錢。(少部分可能認為以太坊會更值錢,anyway)

只要在這個行業,或者說整個相關領域的投資者,幾乎都對比特幣的長期價值保持認可,哪怕是最堅定的空軍,喊出“空到歸零”的口號的時候也是毫無底氣的,因為他知道他做空做多到幾千就要止盈了,比特幣不可能歸零的。

做空者歸零的概率比比特幣歸零的概率大了無限多倍。

事實上,人們在趨勢面前,的確不應該太高估自己的努力,比如在比特幣這十年五年三年乃至今年以來,其實大部分人折騰都跑不贏直接拿比特幣。

更何況很多人都在反向努力。

拿比特幣似乎是幣圈的長期信條,至少是口頭上的。大家都是這麼說的,但是沒有幾個人是這麼做的。

沒幾個人有比特幣,有50%以上倉位的更是鳳毛麟角。

就像是個人 ,都不需要懂股票市場的人都知道買茅臺肯定賺錢,但是炒股的群眾裡有茅臺股票的同樣鳳毛麟角一樣。每個市場,都有差不多的事情發生。

在金融市場,人們總是打著長期的旗號做著短期博弈。

其實這裡現象背後是在心裡放大了長期確定的趨勢夾帶的不確定性,但是縮小了短期不確定性的風險預估。

上面那句話說成人話大概就是:一年後確定給10%收益和兩小時後可能會給100%收益,很多人會選擇後者,哪怕完全不知道可能性是多大。

時間拉長的確放大了不確定性,時間本身就是不確定性裡的一環,並且很多人 在心裡更加放大了時間這個影響因子。

人們不願意等,短期信條貫穿著散戶的全部投資,越來越快,越來越短。以前的財富神話是一天10%,現在的神話是一晚上十倍。

持有現貨只能靠上漲才能賺得點滴利潤,合約多空能在上漲下跌中都賺得盆滿缽滿。

於是比特幣的長期信條被大家貢在了心裡,需要的時候拿出來拜拜,不需要的時候完全都不會想到它。

畢竟所有人都會說這麼一句話:

“比特幣賺錢太慢了”。

那麼到底什麼是比特幣的長期信條?

“我們現在看到的是,我們目前在國內和國際上的支付機制都沒有效率。正是這些低效率推動了比特幣的崛起。”----Jay Clayton,SEC(美國證監會)主席。

是國際支付的低效率,是跨境支付的高成本,是網際網路時代需要新黃金,是人們信賴科技大過於人性,等等等等。

同理你也可以套到DeFi和以太坊上,為什麼今年這麼多加密貨幣和“全都是空氣”的ICO時代不同了?因為以前是人性和狂熱驅動,現在是科技和落地驅動。

人們真的需要DeFi嗎?我在去年年底剛開始被傳播的時候問好朋友這個問題,就像別人經常問我:“這個世界真的需要比特幣嗎”?

顯然,需要的。

DeFi邏輯很清楚,如果你不信任交易所,但是又有交易需求、借貸需求和理財需求,那怎麼辦呢?顯然去中心化金融一個系列就是這麼衍生出來的。

有人信交易所,自然有人不信,這就是為什麼DeFi有市場。

同樣,你類比到比特幣上也是一樣。

你信銀行,你信美聯儲,你信大機構,你信信託信基金信保險,可總有人不信吧?

這就是為什麼人們需要比特幣。

比特幣很難被國人理解的原因有一個,就是國內金融體系太穩了,至少在表面上,和人們的認知上,沒有出過事情。

而美國人經過了幾百年金融業的波瀾,早已不信銀行家們那一套了。

有些事,就是得經歷過,受過傷,才知道痛,才知道要改變。就像很多比特幣老人們,真正開始不信交易所只信自己的私鑰,都是從門頭溝暴雷開始的。

所以到底是什麼推動著整個加密貨幣生態的崛起?

原因很簡單,基本上所有行業都在網際網路上“翻新”了一遍,唯獨金融行業因為種種原因,被保護著一直沒被“翻新”,但是該來的遲早回來,只不過時代選擇了中本聰和比特幣來打響這一槍罷了。

當然,我對所謂“去中心化”仍然是比較嗤之以鼻的,所謂去中心化金融到最後無非是“新中心化”,比特幣這樣的去中心化是天時地利人和,真的很難複製。

為什麼很難去中心化?沒有一個富人願意革自己的命做慈善,也沒有一個窮人革完命之後對財富不心動,所以中心化是必然的,我們要接受,不要排斥。

因為你排斥也沒用,何必自找難受。

不過加密貨幣目前來看,還是遠好過於傳統行業的根深蒂固中心化和盤根錯節的利益糾葛,簡單得多。不過未來五年左右吧,應該會形成新的利益固化,到時候再說吧。

短期來看仍然是好的,長期來看,你們就看當年革命一切的網際網路,現在發展成什麼樣了吧。

打破壟斷者,總會形成新的,更可怕的壟斷。

所以當有人嘲諷比特幣說當年中本聰刻在創世區塊上的是“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為什麼現在比特幣這麼受到銀行家的歡迎?

其實這很自然,世界仍然是他們的,比特幣已經給了普通人十年,銀行家們手上的比特幣成本高過早期比特幣的所有參與者,高過80%的所有普通參與者。

並且再往後比特幣價格突破新高之後,還有多少普通人在買呢?

只有他們仍然還是會用很高的成本收購比特幣,最終基於比特幣形成新的壁壘,新的“壟斷”。

不流血的革命,總是不徹底的。但是比特幣做到了很大的改變,讓他們付出了很大的成本,夠了。

在未來註定形成的新的金融固化體系中,早早地以較低的成本攢夠未來市場博弈的籌碼,這也是比特幣的長期信條之一。

這個市場上的散戶表面上崇拜長期信條,實則盡是崇拜短期信條。

看似很亂的市場,實則十分有序。

人們所有投資行為不過都是在比特幣的基礎上用各種姿勢,加滿了槓桿。

整個市場的聖盃是加密貨幣市場整體市值上移,以及這個過程中比特幣市值佔比上漲下跌所帶來的價值輪動,流動性在不同板塊中間穿梭,帶來源源不斷的財富效應。

但是長期來看,流動性最終都會彙集到比特幣和其他優質專案上,長期來看市值佔比應當在70%左右,並且市值平臺主要也由比特幣打破。而另外30%將會很快上升到一千億美金、兩千億美金甚至更高,能容得下千億美金規模的優質頭部加密貨幣,以及許多百億美金的優質專案。

很多人看完這一段,最會忘掉的就是長期二字,記住了後面的所有內容和數字。

比特幣的價格已經接近歷史最高點,在過去十幾年時間裡只有三天時間買入會虧錢,從比例上來講千分之一都不到。

但是在比特幣投資上賺到錢的人絕對沒有千分之九百九十九,這就是短期信條狠狠壓制住了長期信條的表現。

在這個市場聊長期有些扯,畢竟人們都是來追求一夜暴富的,誰是來陪比特幣幾度春秋的呢?

有一個算一個吧,希望大家在這個看似混沌但是有序的市場中,擁抱長期信條,做個少數派。

以上。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