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t 發起人 Dom 的心聲,未來通往遊戲之路

買賣虛擬貨幣

‍‍

今天我們來談談一位Vine聯合創始人Dom Hofmann的最新專案Loot,他是如何從web2創業者走到這一步,Loot未來通往遊戲之路在何方?

作者:Casey Newton

編譯:深潮TechFlow

通往 Loot之路

我三月份寫過關於NFT的文章,並列舉了當時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銷售資料:Nyan Cat meme 60萬美元,Grimes的藝術品580萬美元,NBA Top Shot的累計2.3億美元。

而在這之後發生的事情已經遠遠超越了上面提到的那些數字。本週四,最初持有doge meme相關NFT的所有者在6月以400萬美元的價格買下該作品,然後透過代幣出售部分所有權,眾多買家搶購該代幣,現在該NFT的單個價值為2.25億美元。

雖然NFT已經離開了主流媒體的頭條新聞,但是創造、收購、交易NFT的人數仍在不斷增加。

這使得我們注意到了Dom Hofmann。

Dom Hofmann最出名的身份就是擔任了Vine的共同創始人。Vine幫助人們在移動裝置上瀏覽短影片,並在這一過程中成為了令人難以置信的meme文化引擎。

之後,Dom Hofmann又建立了彈出式社交網路Peach。Peach有過短暫的高光時刻,淡出公眾視野後依然廣受使用者喜愛。雖然Vine在早已被出售,但他正致力於將Vine恢復為一款名為Byte的應用程式。

由於加密貨幣的世界在過去十年中不斷髮展,Dom Hofmann也像許多軟體工程師一樣關注著這個領域,偶爾會購買代幣以便更好地瞭解它們的工作原理。

在過去十年中,人們主要關注區塊鏈的原生專案,但如今開發者傾向於在以太坊上構建應用,Dom Hofmann就是其中之一。

他自去年12月開始自學以太坊智慧合約語言Solidity,並把自己創作的一件藝術作品作為NFT出售,並且享受整個過程。

創作過程中,他對使用NFT來激發去中心化的創意專案越來越感興趣。

3月,他建立了Blitmap,他把它描述為一個“社羣創造的幻想宇宙”,它最終成為了Loot的一種藍圖。

Dom Hofmann與16位藝術家合作,創造了100張32×32畫素的影象,這些影象結合了科幻小說和幻想小說元素,然後把這些影象 "重新混合 "成1600個 “兄弟姐妹”。

我們的想法是將Blitmaps作為一種區塊鏈版本的漫威電影宇宙的基礎,然後將人物變成商品、遊戲,該專案已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如今最便宜的Blitmap價格約為9.8萬美元。

更重要的是,它為今後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Loot誕生

Dom Hofmann近年來另一項副業是建立一個基於文字的冒險遊戲Loot。作為開發過程的一部分,他編寫了一個隨機物品生成器:一個可以返回各種武器、盔甲和配件名稱的軟體。

自Blitmap推出以來,Dom Hofmann一直在思考是否有其他新的方法促進基於區塊鏈的藝術創作、培育社羣。

他有一個想法,讓人們根據他的隨機專案生成器免費創造NFT。

“很多人一直想要一個發生在幻想世界或科幻世界的遊戲”,他告訴記者,“他們希望它能與其他領域相容。他們希望能夠在此基礎上進行建設。他們渴望自己擁有的物品將永遠伴隨著他們。(我)在這個方向上進行建設。這是一個實驗。”

上週五晚上,他在一條推特上宣佈了Loot的誕生。

Dom Hofmann提供的7777個bags很快被搶購一空。

據Coindesk報道,Loot在隨後五天內被以4600萬美元的價格轉售,市值達到1.8億美元。週三,最便宜的Loot包可以賣到約2萬美元,現在的價格超過了4.6萬美元。

到目前為止,這似乎與任何其他NFT故事一樣——奇怪的藝術作品釋出出來,價格迅速上漲,但Loot的不同之處在於圍繞它的專案數量和種類正以驚人速度增加。

當然,首先,人們開始繪製Loot bags,有些是手工繪製,有些是人工智慧生成的畫素藝術。

然後他們開始根據袋子裡的物品建立公會。“神聖長袍”(divine robes)的擁有者(Loot中只有396件)建立了自己的社羣以及一個購買長袍的店面(最便宜的價格是169142美元)。

然後他們使用智慧合約,讓人們從他們的Loot包內出售個別物品,用建立者自己的話說就是“升級你的冒險者”。

我覺得有必要指出,Loot中沒有冒險家,沒有遊戲,這裡有的只是各種物品和物品對應的圖片,以及數以千萬計的、打賭這一切會以某種方式變成更多的物品的參與者。

正如一條推文所說,“Loot是NFT的即興表演”。

現在的問題是,Loot是否會以某種方式從一組遊戲中的物品向後發展,成為一種實際的、可玩的遊戲。如果是這樣,誰將開發它?以及如何開發?到目前為止,實際上無人知曉這些問題的答案。

Dom Hofmann說:“顯然,遊戲的參與度很高,還有待觀察,但這絕對是一種可能性,我認為這將是非常酷的。”

他感興趣的一件事是看Loot專案是否可以跨越不同人建立的不同遊戲,這個概念是今年元宇宙的關鍵。

實現這一目標的一個關鍵方面是使人們能更容易獲得Loot,絕大多數人都不願意花費數千美元來參與其中。週三,Dom Hofmann宣佈了“合成Loot”——這個本質上是一個仿製的Loot包,任何人只要免費設定一個以太坊錢包即可領取。

“建立在Loot之上的創造者可以選擇承認合成Loot作為一種允許更廣泛的冒險者參與生態系統的方式,同時仍能輕鬆區分'原始ʼLoot和合成Loot,”他在推特上說道。

未來的遊戲

那麼接下來是什麼呢?Dom Hofmann說他並無計劃全身心地投入到Loot的工作中。由於專案的分散性,即使他真正想引導社羣,也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做到(他現在仍是該專案最大的股東,因為他還有幾百個bags沒有釋出出來用於鑄造NFT)。

他說:“我不是在領導這個專案,只是在需要的時候提供指導。”

他表示,大多數情況下,他只會想看看社羣接下來會做什麼。

我有一個問題,你是否可以透過這種方式建立巨大的虛構世界。現在,NFT市場充滿了投機者,他們希望透過他們的收購以獲得快速利潤。在加密貨幣論壇上,你可以看到更多的狂熱浪潮,正是這種狂熱助長了今年meme股票的熱情。

這些人最終會願意為建設一個世界做出多少貢獻呢?

但是,很多人是在不擁有基礎智慧財產權的情況下深入參與虛構的世界,這也是事實。

Dom Hofmann說:“歸根結底,這些只是清單上的專案。這只是人們如何看待它、如何賦予它價值。而價值不一定是一個用美元計量的金額,它可以是許多東西。”

當然,它也有可能會跌落谷底。繁榮的Loot市場會變得無法自我維持。也許從長遠來看,擁有這些人為的稀缺物品並不會之前那樣對收藏家那樣有吸引力。

但這一直是區塊鏈的熊市案例:對它的熱情終會消退,每個人都會損失金錢。我自己從未沒這樣看空過,但我明白對普通人來說,他們仍然不清楚人們會什麼需要區塊鏈。

阻止我認為加密市場會進入熊市的原因是,每年我會認識到越來越多正在開發區塊鏈的聰明人。你賭以太坊會失敗,那每個月和你想法相反的人群都在不斷擴大。如今,我覺得這個賭注賠率並不高,而且一直在跌。

透過Loot專案,我們可以開始看到一些新的東西進入人們的視線:一個開源的……具有潛在的廣泛吸引力的東西。

遊戲公司的創始人Kyle Russell在他的部落格上提出了一個設想,Loot這樣的專案中會出現漫威電影宇宙的繼承者。

假設專案的發起人順著Loot潮流的方向走,所有這些都將是“智慧財產權”,可以被任何人重新使用和重新混合。這可能聽起來很瘋狂,擁有它的意義不在於此,在於控制它的使用方式?

而這就是迪斯尼的現狀。

在一個像Loot這樣的專案的世界裡,你會想加強你所擁有的NFT的價值,這種價值反映了NFT的聲譽和名聲。

猶如前人所說,“所有的媒體都是好的媒體”,“所有的翻唱都是好的翻唱”,被引用就是仍然具有文化相關性。

因此,如果你擁有描述《蛛網人》(Arachnid Person)的NFT,就要為這個物品的環境做出貢獻,讓儘可能多的人想把《蛛網人》納入他們的作品中,這樣《蛛網人》第一號就會成為值得擁有的物品。

同時,對於那幾千個已設法獲得Loot的人來說,Loot已經改變了他們的生活。Jackson Dame是加密貨幣錢包Rainbow的內容和社羣經理,他告訴記者,他是八個月前才開始關注加密貨幣。

28歲的Jackson Dame密切關注著Dom Hofmann的工作。他喜歡Blitmap,並且能夠獲得一些最初發布的Loot bags。

“與大多數NFT專案相比,他正在做一些非常不同的事情,有很多創造性的深度,所以我感覺到它有更持久的潛力”,Jackson Dame說道。

Jackson Dame得到了兩件神袍以及其他東西,他在價格飆升後以六位數的價格出售了他的部分收藏品,並將其所得用於償還個人債務、安排家人的的退休生活。

至於Dom Hofmann,他還繼續在多個專案上工作。他說,Blitmap很快就要釋出了。他還在開發Supdrive,努力在區塊鏈上建立一個幻想的遊戲機。同時,他說他將“作為另一個建設者在Loot上工作,尋找迭代和擴充套件Loot的新方法”。

他做的事情並不是籌集一堆風險資本,做一個傳統的創業公司。

他說:“公司很難搞,我現在很享受這種喘息的機會。”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