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行取消區塊鏈債券發行,背後有什麼隱情?


媒體界一般有個傳統,新聞越大,字越少。

 

比如上週的大訊息“建行發 30 億美元區塊鏈債券,允許比特幣購買”

        


短短 19 個字像一劑興奮劑扎進了幣圈,群友們順著字面意思做起了閱讀理解:

 

“比特幣終於合規了?建行要持幣了?比特幣的應用場景出現了······”

 

      

你看,人一興奮,就愛浮想聯翩,一浮想聯翩就忍不住想買點幣。

 

可幣還沒買完呢,建行又發文了:不好意思,我推遲了。

 


10天之後,又出反轉,這次更猛,直接說:不發了······



對於忽然停牌這事,官方沒有給出任何迴應。


有人猜測是媒體們的過度宣傳把建行推上了監管的風口浪尖,所以建行寧可不做,也不敢做錯。


畢竟,早在比特幣剛剛傳入中國的 2013 年,銀保監會、證監會、人民銀行和工信部便聯合釋出了《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嚴禁任何平臺及機構從事法定貨幣與代幣、“虛擬貨幣”相互之間的兌換業務,或者買賣或作為中央對手方買賣代幣或“虛擬貨幣”,或者為代幣或“虛擬貨幣”提供定價、資訊中介等服務。


這一大段說白了就是告訴所有機構:都離比特幣遠點!


也許,建行本意也不想靠近比特幣,只是想嘗試下區塊鏈技術,討個首家創新銀行的好名聲。可誰知道,訊息一出,比特幣要合規之類的炒作,把很多人都帶跑偏了,以為建行要持幣了······



這條新聞為啥帶跑偏了那麼多人?建行真的要持幣了?比特幣合規了?


債可以不發,但事還是要搞明白的,接下來,鑑叔就來好好扒一扒這則新聞。

     


此“建行”非彼“建行”


新聞中“建行”這倆字誤導了一批人,讓人以為這個建行就是家門口經常取錢那個建行。


其實,這裡的“建行”指的是中國建設銀行的納閩分行



納閩在哪?它根本就不在國內,它是馬來西亞東邊的一個小島,佔地面積只有 92 平方公里,還不到北京海淀區的 1/4 大。


島雖小,公司可不少,光中國的公司就有300 多家。

 

為啥?因為它是“避稅天堂”!在這個島上開公司,基本不用交稅!!!

 

什麼印花稅、消費稅、進出口稅、增值稅通通沒有,就連股東分紅都不需要交個人所得稅。所以世界各地超過 70 家金融機構在納閩設立了分支機構,建行的納閩分行就是其中一家。


既然設在了海外,業務規範和法律限制自然也參照海外,國內不接受加密貨幣銀行交易,但馬來接受。

 

19 年10 月,馬來政府把首塊數字銀行牌照頒給了建行。



這意味著什麼呢?

 

說明在這樣一個“自由港"裡,建行可以充分進行貨幣數字化的實驗。

 

所以,新聞裡的這個”建行“其實是建行在納閩這個小島上設立的一個“區塊鏈技術試驗田”。



建行違法了嗎?


發行主體搞明白之後,我們再來看看新聞裡最勁爆的點——允許比特幣購買。


怎麼個允許法?納閩分行直接持幣?建行違法了?


針對這個疑問,納閩分行給出了官方澄清宣告:

     


大意就是:我只是牽頭做這件事,我不參與債券發行,我只負責美元資金清算和結算。我行不接受比特幣在內的加密貨幣銀行交易。

 

一邊說不接受比特幣銀行交易,另一邊又允許比特幣購買。


那怎麼買?找誰買?



其實這裡有個很複雜的商業結構,像澄清宣告裡說的一樣,納閩分行確實不經手比特幣,它作為委託方,委託龍證有限公司來發債券代幣,然後所有債券代幣是在一個叫 fusang 的交易平臺進行交易的。


所以,比特幣合規方面並沒有什麼突破,依然不允許銀行交易,建行也沒有違法,因為整個債券發行過程中所涉及的主體和參與者都是合規的,包括這個 fusang 交易所也是拿了馬來政府牌照的。



新聞裡說允許比特幣購買的意思,跟上面的“建行“一樣,都屬於偷換主語。


真正允許比特幣購買的是 fusang 交易所,它透過實時行情把比特幣兌換成美元,然後再去建行購買債券。所以,最終到建行手裡的是美元,不是比特幣。債券到期之後,建行也是透過美元跟 fusang 交易所清算。


包括髮 30 億債券這個數字,也是個噱頭而已。首批區塊鏈債券的總量只有 1400 萬,代幣總量 14 萬個,名稱是 lbfeb21,但為了讓利使用者,1 個 lbfeb21 幣= 99.7970 美元。



允許歸允許,但你會買嗎?


說完了發行主體和發行邏輯,再來看看這個債券的收益。


fusang 交易所官網披露的資訊顯示,該數字債券的年化利率為倫敦銀行同業拆息(libor)加 50 個基點,也就是年化利率大約為 0.75% 。


跟目前銀行存款利率(約0.25%)相比,確實挺高的。但要把參照物換成比特幣呢?



可以看到,年初受疫情影響,比特幣單價跌到 3350 美元,而最近的價格最高漲到 18966 美元,還不到一年,比特幣的價格快翻 6 倍了。


好,如果你按照比特幣年初價格 3350 美元去買這個債,年化利率按 0.75% 算,一年之後,你的收益是 25.125 美金。


一年時間,拿著比特幣不動,它幫你翻 6 倍,拿去買債,收益 25.125 美金。


且不說現在停牌不發了,如果恢復發行,你會買嗎?          



比特幣是怎樣一種存在?


建行虛晃了一槍之後,很多人在疑惑:


“國家對數字貨幣到底是支援還是不支援啊?比特幣到底好不好啊?”


投機者才談好壞,投資者都看利弊。

 

比特幣不需要中心、轉賬交易快,手續費低廉,還解決了各國之間貨幣流通的問題,對使用者來說,確實有利。


但對任何一個國家來說,比特幣剝奪了他們最重要的權力——貨幣的發行權和控制權。

 

畢竟,只有控制住了錢,才能管理住人。


所以,從國家層面上看,它支援區塊鏈技術,但對於比特幣,它在找一個利弊權衡點。


從這次建行的發債邏輯也能感受出來,比特幣無法直接買債,這其實是在否定比特幣的貨幣屬性,不允許它具有支付功能。但又允許比特幣購買,這其實是在肯定它的商品屬性,允許它有像黃金一樣的價值。


於是,所有國家唱起了同一首歌:


“我左手指著月,右手取紅線”


一邊允許比特幣價格 to the moon,一邊守著貨幣這條紅線不讓過。你可以炒作、可以收藏、可以購買,但你不能用比特幣買東西!



世界的虛擬化,是一種必然


說到這,到底是不是比特幣的敏感性讓建行取消發債,鑑叔還不是很肯定,但可以肯定的是:


比特幣已經開始把真實世界的錢,逼進虛擬世界了。


注意,可千萬別以為這個虛擬世界是遊戲裡那種虛假的畫面,它不是虛構的,也不是幻想出來的,而是真實世界的對映。



什麼意思?


就是透過一個小小的晶片,把所有真實世界裡的東西 1:1 傳遞到虛擬世界裡。


如果你帶上這個晶片,你就瞬間進入了這個虛擬世界,這一秒你可以在北京爬長城,下一秒你也可以調頻,去夏威夷海邊曬太陽,所有的感覺、氣味、畫面和這一路上你遇到的人,完全跟現實世界一模一樣······


這個腦洞不是鑑叔開的,而是耶魯大學計算機學家大衛·格勒恩特爾(david gelernter)在1991年提出的。


他還給從真實世界對映出來的虛擬世界起了個新名字,叫”映象世界“。有一部叫《末日重啟》的電影就是根據”映象世界“這個腦洞發散出來的,大家感興趣的話可以看看。



本來吧,映象世界這個概念並沒有引起什麼人的關注,直到 2018 年 9 月10 日,江湖人稱“網際網路預言家”和“未來學家”的凱文凱利又在這個概念的基礎上,提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觀點,他說:


映象世界已經在開發之中,雖然映象世界尚未完全存在,但它正在撲面而來。誰主宰了映象世界這個平臺,誰就能躋身於歷史上最富有、最有權勢的人或者企業的行列。


前半句充滿魔幻,後半句誘惑滿滿。


如果世界的虛擬化是一種必然,那比特幣的出現就不是一種偶然。


它順著網際網路的浪潮擠進大家的視野,用獨特的屬性暗示大家“不僅知識、資訊、社交關係可以虛擬化,錢也可以!”


直到它出現後的第 10 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終於坐不住了,跟各國央行說:


“消滅比特幣是不可能了,唯一能夠抵抗它的方式就是發行自己的虛擬貨幣,各國央行,你們快發自己的數字貨幣吧”



於是,各國央行像賽跑一樣,紛紛投入數字貨幣的研發和測試中······



映象世界到底會不會來鑑叔猜不到,但爭奪映象世界貨幣主宰權的“戰役”貌似來了。


作為未來映象世界裡的公民,你想把票投給誰?


  
我是鑑叔

  
一個北美新金融研究學者

  
比特幣血汗礦工

  
空氣幣高速套路收費員

  
區塊鏈東亞非官方打假專家

  
我想從一個程式設計師的角度

  
把各種區塊鏈專案拆碎了拿給您看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