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度人物:DeFi Degens

去年9月28日,為加密投資者帶來了鉅額收益的defi巨頭yearn.finance知名創始人andre cronje在推特(非廣告)上轉發了一張圖片。

此推文是由一個名為eminence.finance的新賬戶發出,上面寫著——“斯巴達”(spartans)。

當時,一個yearn finance代幣價格超過28,000美元,cronje在去中心化金融領域封神,他讓加密交易者賺得了豐厚報酬。該推文是cronje正在推進中的一個遊戲專案,這無疑是對交易者知曉下一件大事的一次 “暗示”。

24小時後,價值1500萬美元的加密貨幣湧入了eminence(enm)。不過,只有一個問題:它並不存在。

“沒有u / i,只是一堆未經測試的智慧合約,卻在推特上掀起浪潮。”一位defi農民eth maximalist告訴decrypt:“我們必須挖掘智慧合約,並弄清楚如何獲得代幣。這說明當時的一切都是多麼瘋狂。哪怕有一點風聲,人們也競相奔走。”

第二天,事件急轉而下。由於程式碼缺陷,駭客盜走了1500萬美元(儘管後來有800萬美元退還給了cronje)。不過,最瘋狂的是什麼?defi degens幾乎置若罔聞。

鉅額回報意味著等價的風險。2020年加密貨幣故事圍繞defi展開,經歷了動盪不安且混亂的一年。三月曆經了幾乎毀滅性的打擊,大多數defi degen都遭到“伏擊”;隨後的夏天,迎來了“defi熱潮”,市場值呈指數增長,年均100%的貸款回報率隨處可見。defi泡沫(如果可以這樣稱呼)尚未破裂。

eth maximalist(像許多同時代人一樣,更喜歡使用假名)說道:“defi充滿了試驗性。在某些方面,最聰明的人正嘗試在以太坊這樣的去中心化區塊鏈上重建金融系統。存在許多瘋狂的槓桿押注,但我們也看到了一些真正的金融產品出現。”

waves association戰略顧問sten laureyssens最近對decrypt表示:“defi意味著,我們可以向土耳其、越南、突尼西亞、巴西等法幣遭遇更高波動的國家提供一些產品。這裡的人們通常無法使用銀行,更沒有高利息。”

yfi創始人andre cronje

如此崇高的目標很難不吸引人加入,更何況還可以賺得大把錢財。

例如,cronje的yearn.finance代幣於7月推出,到8月底從31.65美元飆升至32345美元,增加了77,000%。儘管cronje本人稱yfi “無價值”,但它現在位於20,000美元以上。

aave,compound,uniswap等其他defi專案也取得了類似的成功,他們像一群獨角獸,躊躇滿志,市值超過5億美元。比賽似乎才剛剛開始。在撰寫本文時,defi鎖定的總價值為138億美元,略低於其12月19日創下的紀錄高點140億美元。




decrypt(非廣告)年度人物


“defi degens”一詞用來形容有著自我風格化的賭徒式交易者和建構者,他們正助推去中心化金融挑戰極限。它是decrypt評選的首個年度人物。我們認為,degens代表了2020年加密貨幣中最重要的決定性運動。

如果想向加密貨幣新手解釋“degen現象”,首先要解釋defi(有時也稱為“開放金融”)本身。defi涵蓋構建在區塊鏈之上的一系列金融產品,而區塊鏈提供了一個不變、加密安全的交易賬本,人們無需財務中間人就可以直接向對方匯款。

defi透過網際網路實現資金融通:它取消了中間媒介,釋放了新價值,創造了新商機,同時打破了傳統格局。

defi依靠被稱為智慧合約的計算機程式碼,而非銀行和西裝革履的華爾街精英。這些程式碼獨立執行,不受人為干預。它的diy(do it yourself,自己動手製作)、點對點性質減少了成本開支,不再需要向傳統金融機構收繳納大量費用。此外,defi繞過監管機構和政府,挑戰價格極限,但也可能給交易者帶來巨大的風險。

鑄造自己的代幣的能力意味著,任何人似乎都可以透過按鍵建立新價值。與傳統金融相比,它有賺取鉅額財富的空間。

“傳統金融很無聊。”前華爾街交易員defidegen.eth告訴decrypt。“我不會回去。”

相較銀行,人們透過defi更快、更輕鬆地獲得貸款。它不僅可以貸款,還可以超出傳統市場利率收取利息;你可以用已有的加密貨幣換取儲蓄利息,或用它來購買其他加密貨幣,而無需提供社會保險號。

defi是金融科技的前沿。它是基於以太坊區塊鏈的核能。如果有一天它發展到足夠強大,其崩潰將需要數年時間來化解。但是,在這之間會存在著大量機會。




degens誕生


並非所有defi使用者都是degens。去中心化金融世界的使用者習慣可分三類:一邊是長持使用者,他們把錢投入到一個專案中長期持有,也不會強迫性地檢查賬戶;中間是積極賺錢的交易員;另一邊則是degens。

“degen”這個詞源自“degenerate gambler”(墮落的賭徒),暗指存在金融破產潛在可能的一個群體。不過,許多degens會反而將自己稱為“交易者”。他們可以“實驗”、“推測”或“冒險” ,但是絕不會因任何潛在損失而失眠。

the defiant投稿人和defi rate編輯cooper turley告訴decrypt:“degens是以遠超正常風險偏好來交易垃圾幣的人,他們願意將多到荒謬的資金投入耕作、購買或交易剛剛上線的代幣,而這些代幣往往具有極高風險,但也可能蘊藏更高回報。”

這實際上是一件好事。“degens透過將defi推到極限來幫助測試它的附帶用例。這鼓勵了開發和試驗,有著積極作用。”

degens類似於北極探險家或醫學實驗中的志願者。不過,turley警告:有一個弊端,鉅額獎勵會導致缺乏經驗的人投資於他們甚少研究的專案。

eth maximalist認為這與行業領域有關,“這些人知道這是一個新領域。”

根據分析網站defi market cap資料,去中心化金融代幣佔6,250億美元加密貨幣總市值的約3%(188億美元)。然而,正是defi透過方式創新來產生、節省、投資或損失資產,從而推動了發展。它有可能給那些沒有資格購買證券的人帶來投資渠道,將貸款提供給那些努力爭取銀行賬戶的人,併為揹負沉重債務壓力的一代積累儲蓄。




瘋狂的“金錢積木”遊戲


去中心化金融專案具有 “可組合性(composability)”特徵,即可以把一大堆不同協議或與其他計算機通訊的系統混合、匹配,構成新產品。

在最佳情況下,它像“金錢積木(money legos)”,資產可以像樂高積木般拼組。在最壞情況下,它就像將多米諾骨牌堆疊在積木塊上般危險。線上保證金交易平臺fulcrum的故事很好地詮釋了這種金融新業務模式的最佳和最差局面。

去年2月中旬的一個星期五晚上,tom bean接到電話時正走進丹佛市中心的一個投資者會議。作為總部位於亞特蘭大的fulcrum的創始人,該公司正經歷著由低到高的增長,他感覺還不錯。

fulcrum創始人和執行長tom bean

該公司是defi生態系統的活躍部分。根據bean說法,fulcrum構建的bzx協議已與kyber和uniswap之類的去中心化交易所(dex)以及dex協議0x整合,因此人們甚至可以利用套利來實時下注和交易一系列數字資產。截至2月14日,使用者已在該協議中鎖定了價值1,660萬美元的加密貨幣,創歷史新高。

他對decrypt表示:“當時是距離融資結束的前幾天,我們對fulcrum受到的關注以及風投前景非常激動,直到駭客發起攻擊。

bean與團隊通話,回到了在丹佛的酒店房間,部署控制以防止可能摧毀他們苦心建造的去中心化金融初創公司。

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裡,他們發現bzx協議已丟失掉價值35萬美元的以太坊,幾天後又消失了645,000美元的以太坊。

兩次攻擊都源於一系列極為複雜的套利交易,讓人懷疑是不是平臺建立者的智力不敵交易者。但不得不承認,正是defi(首先構建了fulcrum / bzx)使之得以實現。

使用者資金是安全的:
1 / *所有使用者的損失為零*。正如媒體廣泛報道的那樣,昨晚我們遭受了攻擊。從協議的角度來看,有人簡單地借了一筆錢。從貸方的角度來看,這筆貸款與其他任何貸款一樣。
— bzx-fulcrum&torque(@bzxhq)2020年2月15日

bzx攻擊者不僅使用一種協議,而且還使用了與之互動的其他多種協議(compound,kyber,uniswap和dydx),借錢購買其中一項以抵押另一種,並做空並互換價格,導致價格下跌,以便獲利。

無人知曉,此時一場完美風暴正在醞釀,世界將在幾周後陷入崩潰。當時,人們以為新型冠狀病毒只存在於中國,而實際上它早已在全球傳播。義大利於3月9日在全國建立隔離區。3月17日,加利福尼亞州成為美國第一個被封鎖的州,三天後美國金融首都紐約也被迫封閉。

儘管defi遠離傳統金融和技術,但也無法倖免。大多數去中心化金融工具構建於以太坊區塊鏈上,以太坊價格從2月13日(bzx遭到攻擊的前一天)的283美元暴跌至3月11日的111美元。

結果,使用defi協議的代幣總價值減少了一半,而持有者瀕臨財務破產邊緣。

像許多交易員一樣,fulcrum勉強維持了下去。bean說,最初的融資失敗了,但是在完善安全措施後,又達成了協議。今天,有超過1800萬美元的資金被鎖定在bzx協議中,略高於2月水平,並且使用者沒有損失任何資金。

不只是bzx,它代表了defi市場的一小部分。所有使用者都受到致命打擊。defidegen.eth對decrypt表示:“許多人在3月的一波急速暴跌中損失慘重。”

在defi中,如果想借一種貨幣,則可以將資金投入另一種加密貨幣中,這樣它就可以成為一個不受監管或自成體系(至少法定上)的生態系統。為了確保價格下跌時的系統性“安全”,許多協議要求defi交易者“超額度抵押”,或投入比貸款價值更多的錢。

假設你想借入一筆1,000美元的新數字資產且確保資產安全,以283美元/個價格購買了2,500美元的以太坊作為抵押。

隨著covid-19危機出現,以太坊價格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下跌了60%。3月11日,所持有的以太坊價值只剩980美元,比使用者欠款低20美元,使用者的以太坊將被清算以償還貸款。

defidegen.eth說:“也許使用者認為自己還算安全,但事實並非如此。”




高風險才有高收益


為什麼有人會持有高額抵押品?因為那裡聚集著“degens”。

defidegen表示同意:“我來自傳統金融業,加密行業和 defi的風險非常高。不過,其伴隨而來的收益也是引人注目的。”

事實證明,degens蜂擁聚集流動性挖礦,收益像一口源源不斷流淌著的“油井”撲面而來。

流動性挖礦是指借出加密貨幣以換取利息。人們在不同代幣池追逐加密貨幣獎勵,將資金鎖定在一個池中,直到新亮點出現。

waves association戰略顧問sten laureyssens告訴decrypt:“過去兩週,年收益率(apy)一直在10%至11%之間波動。”這就是人們透過持有waves的neutrino穩定幣獲得的利率。“如果繼續增加收益率,那麼我認為,在不久的將來,就純收益而言,市場上基本沒有其他競爭者。”

waves association戰略顧問sten laureyssens

相較而言,銀行利率很低。傳統的儲蓄帳戶可以獲得最高0.5%的年收益率,只有這種加密貨幣的二十分之一。

waves在defi行業比較知名,但10%收益率並不高。

根據bzx bean的說法,“新進者願意提供4000 +%回報率。簡直太瘋狂了。”




漫長而火爆的“defi之夏”


defidegen.eth解釋了瘋狂是如何蔓延整個市場:“三月時,人們受困於低迷的行情。突然, ‘defi之夏’(defi summer)降臨。一些去中心化金融資產經歷了非常強勁的價格上漲,市場過度擴張,‘degen文化’出現。”

那麼,“defi之夏”是如何發生的呢?

它始於流動性挖礦的興起,存幣生息的compound協議起到了極大的推動作用。6月,compound釋出了治理代幣(governance tokens),使用平臺或協議的任何人都會收到代表投票特權的數字資產。這與持有上市公司股票沒有太大區別。股份越多,權力越大。

defi協議中鎖定的總價值。來源:defi pulse

然而,二者邏輯原理並不同。compound創始人robert leshner告訴decrypt:“comp代幣為協議去中心化建立了一個劇本(playbook),行業中大多數團隊都在使用和改進此協議。”

自comp釋出到 2月以來,defi沒有發生太大變化。6月1日,defi市場總價值(透過協議中的使用者投資而非defi代幣市值衡量)仍約為10億美元。6月,它翻了一番,然後7月又翻了一番,八月再次翻番。換句話說,短短三個月,defi成長為一個價值80億美元的產業。現在,它已經接近140億美元。

framework ventures風險投資公司(compound投資機構)聯合創始人michael anderson表示:“回顧這一光輝時刻,它掀起了流動性挖礦狂潮。2020年向我們證明了,如果有適當的收益激勵,那麼引導使用者參與就不會難題。”

framework ventures聯合創始人michael anderson

defidegen.eth說:“每天都有新的defi代幣推出。” 它們提供了“非常有利可圖的流動性挖礦機會,年化回報100-1000%,大多數完全不可持續,有時甚至是騙局。”

大蕭條過後,淘金熱來襲。

defi協議aave創始人兼執行長stani kulechov表示,其協議使使用者能夠用自己的資金賺取利息。他認為,人們居家隔離刺激了流動性挖礦,引發相關代幣價格高企。“人們被迫居家,想要尋找新事物。不過,更重要的是,今年夏天各國政府推出了一系列量化寬鬆政策,這些政策註定會導致通貨膨脹。”

aave創始人兼執行長stani kulechov




硬幣背面


目前,defi處於魚龍混雜的“wild west”時期,有合法專案和風險資本支援的團隊,如compound;有未經稽覈的專案,如cronje尚未釋出的eminence;也有釣“愚”的不可信代幣。交易者要明白分類。有的用“瘋狂收益”支撐專案實現,而有的則背離極端常識。

對於defi研究員chris blec而言,bzx只是冰山一角。當時,人們以為攻擊事件只限於bzx。但他認為,套利和價格操縱發生頻率高得令人恐慌,達到每週數百萬美元,以至於人們認為這是整個行業正常預期。

“在某種程度上,defi已經退化成為賭博。明知風險和潛在損失,但人們仍願投入。它不再是存幣生息了。”

他說,相反,人們在想“本月如何獲利10倍?面對可能的損失,如何調整風險?如何將風險分散到10個專案中?如果其中兩個失敗,仍然可以在另外8個專案上賺錢?”很多人認為,這些人是漏洞的受害者,但事實並非如此。他們是自願參與超高風險博弈,他們清楚自己的所作所為,他們只是在‘defi賭場’玩一把。”

defi研究人員chris blecblec

blec是拉響defi警報的人之一,但其他加密貨幣風險預言者多是實際交易者。

“我遭遇了無數次rug pull。”waronrugs成員說道。waronrugs是一群由開發者、審計師和交易者組成,自稱致力於揭露defi騙局並挽救“業餘”degens免於財務破產。

“rug pull”是指一些專案透過包裝自己來騙取使用者質押和投資,隨後立刻捲款逃跑。它與市場操縱並列為defi行業的“害群之馬”。騙局之所以有效,是因為人們常常不認識打交道的物件。

當waronrugs公開曝光了一個騙局時,他們說:“大多數情況下,人們並不高興,因為他們是該代幣的持有人。到目前為止,大多數騙局都是匿名進行的。”

“明智的defi使用者同時尊重,並且拒絕信任任何匿名開發者。”
——chris blec 2020年12月26日

sushiswap算是最著名的rug pull事件。一位名叫chef nomi的匿名開發人員建立了sushiswap,它完全複製了uniswap,但增加了一個代幣sushi。任何向該專案投入資金的人都將獲得sushi代幣獎勵。表面上看,sushi代幣對於對協議變更進行投票非常有用,但這本身就是投機性資產。sushi代幣總價值從8月27日的600萬美元飆升至僅五天後的2.85億美元。

幾天後,chef nomi從專案中套現了1400萬美元代幣。

然後,他透過推特將程式碼管理金鑰交給了科技界年輕新星sam bankman-fried。

bankman-fried告訴decrypt:“我當時只是在閒逛,突然辦公室裡有些騷動。可以說,我完全沒有想到。”

中心化交易所ftx執行長sam bankman-fried

sushi在bankman-fried手中重新成為第二受歡迎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僅次於uniswap。然而,一人掌控意味著,它仍然沒有完全去中心化和信任認最小化,這兩點也是許多人質疑defi之處。

blec指出:“在加密領域,如果第一次接觸的是比特幣,他們會認為一切都像比特幣,存在信任最小化原則。但對於defi,情況根本不是這樣。”

defi交易員limzero對decrypt表示:“有時,顯而易見的騙局和rug pull讓人感覺,使用defi像走在雷區一樣。不過,我不會說這些會毀了defi。你只需要謹慎行事即可。”


挑戰無序發展 迴歸行業自律


如果2020年是defi亮相派對,那麼2021年可能是defi degen的最後機會。騙局和肥皂劇戲碼所在之處灑滿金錢,催生行業從150億美元狂奔至1500億美元。

framework ventures聯合創始人vance spencer認為,法規將有助於將defi技術推向大眾。他說,可能還會有需要賭徒和暗網使用者的平臺。“但是,當defi成長到一定規模時,將受到監管。”

blec表示贊同:“無趣的東西可能會演變成一個新系統。”他們並不僅僅關注不可持續的收益,因為aave等正規軍在機構投資的幫助下仍會存在。

framework ventures聯合創始人vance spencer

blec指出,這會引發更多監管,如遵守“瞭解您的客戶”政策,而這些政策會破壞加密使用者的匿名性,加大與銀行的協同並相悖於比特幣自由主義精神的商業模式。

spencer認為:“誰會在乎這些?我們致力於將這個行業打造成為一個實體,讓行業變得更好,而不是迎合某些比特幣最大化主義者。”

defidegen.eth則更理想主義:“我們正在建立一個優越、開放、包容、透明、公平和自主的財務系統,它無需徵得任何人的同意。”

無論degens的存在是對是錯,他們終究是defi行業的推動者。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