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虛擬世界“炒房”?元宇宙的想象力究竟在哪?

買賣虛擬貨幣

作者| 陳麗姍 編審| 照生 排版|王紀瓏琰

“在人類的面前有兩條路:一條向外,通往星辰大海,一條對內,通往虛擬現實。”

---劉慈欣

一、元宇宙的虛擬地產:“風口上的豬”

歡迎來到這個由程式碼、畫素、模擬形象創造的虛擬世界:這裡是光怪陸離、是故障沮喪、同時也是刺激未知的。元宇宙這個詞源於1992年尼爾·斯蒂芬森的《雪崩》,這本書描述了一個平行於現實世界的虛擬世界,Metaverse,所有現實生活中的人都有一個網路分身Avatar。

元宇宙並沒有創造數字世界的概念,相反,虛擬世界的白板上早就充滿了各種天馬星空的塗鴉。電影《頭號玩家》中早就描繪出了這副場景,帶上VR眼鏡時,人們可以從千瘡百孔的現實世界穿向虛擬世界。現實生活中的沮喪和失望,讓虛擬世界成為人們心中的“烏托邦”。

Minecraft,一款沙盒遊戲,一個由方塊組成的3D世界。玩家能夠探索、互動和打造這個專屬的虛擬世界。類似的遊戲包括第二人生、Facebook Horizons、Fortnite以及Animal Crossing。這些遊戲受到當代人的熱烈追捧,似乎很多人都需要這樣一個自由發揮和想象的虛擬世界。據《虛擬現實遊戲市場規模預測》,2019 年全球虛擬現實遊戲市場規模為 115.6 億美元,預計從 2020 年到 2027 年將以 30.2% 的複合年增長率增長。

資料來源:grandviewresearch

元宇宙,這個建立在區塊鏈之上的虛擬世界,去中心化平臺讓玩家享有所有權和自治權。透過沉浸式的體驗,讓虛擬進一步接近現實。目前虛擬世界專案包括The Sandbox、Decentraland、Somnium Space、Dream Card、Axie Infinity和Cryptovoxels等。其中前兩個發展相對比較成熟。The Sandbox 由 Pixowl 於 2011 年推出,透過引入 SAND 實用代幣,允許使用者以遊戲的形式建立、構建、購買和銷售數字資產。Decentraland是一個由以太坊區塊鏈提供支援的虛擬現實平臺,以MANA為代幣,允許使用者建立、體驗內容和應用程式,並將其貨幣化。

與現實中,土地長期被視為最重要的生產要素一樣。在這些依舊處於發展早期的元宇宙世界中,虛擬土地也開始被關注和“炒作”:

2021年6月,Axie Infinity中9塊虛擬土地以888.25ETH,約合150萬美元高價出售。

2021年6月9日,Boson宣佈以時價約704000美元的市價在Decentraland中的維加斯城區購買虛擬地產,並計劃建立一個虛擬購物中心。

2021年6月18日,數字房地產開發商Republic Realm以129.5萬枚MANA,約91.3萬美元的價格美元,購買了259塊數字地皮,即66,304 虛擬平方米。

元宇宙地塊在2021年以來似乎成為了雷軍口中“風口上的豬”。站在區塊鏈熱點高漲的風口上,元宇宙的虛擬地產也“飛”起來了。

從The sandbox 和 Decentraland 兩個市場中,能直觀感受到虛擬地產的火熱。The Sandbox 的交易數量較為平緩,2021年以來交易主要集中在二級市場,價格的高開使得成交數額達到頂峰。雖然如今逐漸迴歸,但整個市場的交易額仍然高於往年。

Dencentraland 在2018年交易數量和金額都較高,這個階段主要在一級市場發售。2020年也曾出現較大的交易規模。而2021年以來,雖然成交數量不高,但交易金額隨著價格的高漲也產生可觀的上漲幅度。

資料來源:nonfungible、coinmarketcap

資料來源:nonfungible、coinmarketcap

二、在Decentraland的一次探險

面對虛擬世界,我們有很多的期待、需求和想法,區塊鏈為此提供了技術實行的可能性。當這些想法變成現實,元宇宙生態多元化變成一個必然的趨勢。用真金白銀買虛無飄渺的地,元宇宙會怎麼構建其上面的建築,虛擬地產又究竟如何打造多場景的互動。帶著這樣的疑問,我決定在Decentraland中進行探索。

(一)藝術沉浸式體驗:“感覺即真實”

在Decentraland中的伏爾泰藝術區的黃金地段(52,83),坐落著蘇富比的拍賣畫廊。在畫廊入口,倫敦專員“漢斯·洛穆爾德”會親切的和你打招呼。

走進展廳,是以倫敦建築風格打造的五個畫廊空間。當你走到一幅畫面前,畫面會智慧的亮起並展示藝術畫或播放影片,彈出來的小視窗中會顯示作者等相關資訊。你還能夠點選參與競價。伴隨著悄然響起的音樂,彷彿置身於畫廊。蘇富比,這家擁有超過250年曆史的古老的拍賣行,展露出數字資產化時代的野心。

點選“Lobsteropolis”,來到的是一個充滿卡通和繽紛色彩的城市,各種卡通人物來來往往,使這個城市忙碌起來。這是由菲利普·科爾伯特(Philip Colbert)建立的,一位酷愛以龍蝦形象創作藝術的“新流行超現實主義者”。

在科爾伯特的首個全數字藝術展廳內,你能看到各種波普藝術風格的畫,龍蝦城賭場內可以玩老虎機和21點遊戲、唱片店裡DJ播放著動感十足的歌。城市裡面還有加油站、咖啡館和摩天大樓等。

龍蝦樂園還推出了混合藝術作品和音樂表演,其中包括與美國傳奇藝術搖滾歌手Devo合作的名為“LOBSTER DE-VO”的音樂表演。與數字藝術市場 SuperRare 和經銷商 Simon de Pury 聯合舉辦的 NFT 拍賣會等。

(二)在虛擬商城購買現實商品

一個名為Metajuku的購物區佇立在座標(94, 21)。這裡以日本原宿風格建造,目前已經有商店在裡面運作,比如一家名為DRESSX的服裝店。透明的櫥窗吸引視線,LED廣告屏滾動著琳琅滿目的商品資訊,你能夠在店裡面“逛街”,點選櫥窗內的商品就能夠跳轉到對應的網站。建築外還有許多商場,你能夠在那邊購買卡片、畫作等NFT收藏品。

2021年3月12日,一位使用者透過遊戲中的售貨亭成功下達了達美樂比薩的訂單,披薩能夠以$ETH或$MANA支付。這是Decentraland內部第一個真正的食品訂單。可惜的是目前只有美國地區支援配送。當我來到這個位置並沒有出現期待的比薩店。但我卻充滿期待,不禁想象著下次在虛擬世界購買現實披薩的場景。

(三)3D遊戲場景

路過(113,-5),我驚喜的發現這是一個迷宮遊戲。爬上高處,用心記住迷宮方向和路線,信心滿滿的準備通關。但當一頭扎進綠牆迷宮,橫平豎直的滿目高牆與相差無幾的轉角通道讓我瞬間迷失了方向。最後在迷迷糊糊中從入口出來。遊戲到此結束。

來到Moonshot Stadium 足球場(60,10),在全場觀眾的注視下步入球場,與守門員打完招呼後,我開始表演拙劣的足球技術。左右手操控鍵盤和滑鼠的不協調讓腳下的足球不受控制。當我成功進球,全場熱心觀眾沸騰起來。這裡還能夠觀看足球比賽,喜歡足球比賽的朋友可要記得關注賽程。

(四)更多互動場景正在載入中···

國盛區塊鏈總部坐落在(-55,142),走進這座簡約的高科技風格建築,國盛證券的吉祥物會在一樓歡迎你,各種標識牌羅列在建築內,在這裡能夠學習關於區塊鏈、NFT、元宇宙等最新知識。只需要點選連結跳轉,就能夠閱讀券商報告。你還能夠透過掃碼關注,瞭解國盛證券的最新動態以及活動程序。二樓是路演大廳,巨幕上正播放著BBC對區塊鏈技術的講解。

這是一個名為Atari Casino的賭場,是Atari與加密賭場建設者Decentral Fames合作開展的虛擬賭場,該專案基於其加密貨幣$DG。面對極具渲染力的賭場空間和神秘氛圍,我卻由於囊中羞澀,不能夠參與到刺激的賭博遊戲中。在與服務員青蛙佩佩面面相覷後,我只能悻悻離開。

在Decentraland的冒險就此告一段落,但這些都只是Decentraland的冰山一角,更多精彩的未知空間還等著我探索。

此刻我的心情是複雜的,這裡有很強的藝術氛圍,各種建築和藝術品讓我流連忘返。我驚歎於各種商業模式,從網路購物、觀看影片到券商報告服務,甚至能夠外賣送餐。但同時,長時間專注電腦螢幕帶來的失重感和眩暈感讓我稍顯疲倦。

許多建築還未開發,各種遊戲和互動空間顯得粗糙,稀少的人流和冷清的世界讓我覺得孤獨。卡機和載入讓探索過程變得拖沓。但各種超乎想象的體驗讓人充滿信心,不禁期待接下來更多商業模式在這片虛擬土地上進一步發展。

三、虛無、泡沫與階級

這些天,當我嘗試著向身邊人解釋元宇宙與虛擬資產這個概念時,絕大部分人是拒絕接受這些新事物的。給一個虛擬的網路空間冠以一個所有權,就能夠價值百萬,這不是“皇帝的新衣”嗎?神秘的區塊鏈更像是在販賣一個概念,一個需要用意念去說服自己接受的商品。大部分人難以改掉現實世界定義價值的“習慣”,也不會為一個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買單。虛擬世界轉變為大眾所接受的世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虛擬地產有著加密市場的“通病”,即市場泡沫。今年以來突然一路走高的價格背後少不了投機主義的參與。泡沫逐漸堆起,當其破滅時可能將是一地狼藉。虛擬世界Cryptovoxels的創始人Ben Nolan看到了虛擬世界的未來,但對於其價格卻表示,“我預計未來幾個月將出現一個加密冬天,整個 NFT 繁榮將爆發,然後所有價值將絕對崩潰。”“將 NFT 作為一種投資或一種賺錢的方式進行交易真的是不明智的。”

非同質化通證技術讓數字世界有了資產的概念,但所有權和交易也帶來其固有的階層差異和貧富差距,且匿名性更是放大這種差異。真正參與元宇宙的構建和交易目前依舊有較高的技術和金錢門檻,在虛擬場上“群雄逐鹿”的都是資本家和巨頭公司,大多數人只能作為一個遊客“走馬觀花”。一塊虛擬土地的所有權買賣意味著其他人創作權的喪失,這樣一個世界最終也不會是“大部分人的世界”。

目前元宇宙還在初始階段,進入這樣一個世界,需要有良好的電腦硬體設施與網路連線,否則緩慢的載入速度和頻頻掉線的“常態”會讓你喪失耐性。此外,目前元宇宙還是冷冷清清,缺乏生活氣息。光靠各種建築和藝術品是不足夠吸引玩家駐足的,社交功能略顯單調,互動式場景還有待完善。

四、數字藝術的殿堂、冉冉升起的虛擬文明

元宇宙的虛擬地產承托起了數字資產,各種數字藝術能在這個空間大放異彩。3D建築空間精心打造出氛圍感,從經典的倫敦建築、東方的涼亭和石獅、到復古未來的霓虹燈和懸浮裝置,這些空間讓人身臨其境的享受“沉浸式藝術”,感受“超現實”的體驗。這打破了傳統藝術“陽春白雪”與“下里把人”的隔閡,遊客們能夠流連在這些藝術的殿堂內,感受各種數字藝術的獨特魅力。數字藝術創作者更是迎來了創作的春天,各種藝術品能夠在展覽和銷售中不斷增值,激發出一個“百家爭鳴”的時代,數字藝術或許即將迎來屬於它的新時代。

“我們將像 Decentraland 這樣的空間視為數字藝術的下一個前沿領域,藝術家、收藏家和觀眾都可以在這裡與來自世界任何地方的彼此互動,並展示從根本上稀缺和獨特但任何人都可以觀看的藝術。”蘇富比專家兼銷售主管邁克爾·布哈納 (Michael Bouhanna)表示。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這是人類文明發展的規律。當今的法律制度、商業模式和組織設施都依靠經濟基礎。而當元宇宙引入“經濟基礎”,虛擬土地能夠作為資產,經濟活動能夠依託於這些虛擬土地發生時,元宇宙向著“復刻版世界”邁出了一大步。這一大步不全是美好的,各種逐利和攀比也伴隨而生,但引入“經濟基礎”對這個虛擬宇宙來說卻是高階和成熟的轉變,伴隨而生的是另一個平行於現實世界冉冉升起的虛擬文明。

“理智、正義和平等都沒有足夠的力量統治地球上的人類,唯有利益有這種力量。”——約翰·亞當斯

“世界上有兩根槓桿可以驅使人們行動——利益和恐懼。“——拿破崙

當我們落後時,我們追求溫飽;當我們富裕時,我們追求精神愉悅;當我們的精神被現實生活填滿時,我們需要一個虛擬世界來寄託。

巧妙的是,元宇宙將虛擬與現實交融在一起,更多的想象和創造會逐漸融入元宇宙,現實與虛擬之間的無縫切換成為可能。無數先輩們對於虛擬世界的想象在區塊鏈技術下變成了現實,感謝時代的巧合讓我能夠見證元宇宙的成長。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