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P 高開低走,“鏈上數交所”泡沫速破

買賣虛擬貨幣

大資料DeFi協議Big Data Protocol(BDP)開啟流動性挖礦一天後,它的總鎖倉價值(TVL)超過了66億美元,一度超越了Maker、Uniswpap等一眾知名專案,強勢登頂以太坊鏈上DeFi鎖倉總值排行榜。

最近被交易所公鏈搶了風頭的以太坊終於又誕生了一個現象級應用。處於流動性挖礦階段的Big Data Protocol正在市場資金的加持下,形成了治理代幣及協議產生的「資料代幣」同時高漲的場面。

根據官方描述,Big Data Protocol類似鏈上資料交易所,BDP是協議的治理代幣,協議還會產生各種「資料代幣」。前者除了社羣治理價值,還可用於提交和訪問資料集;後者則可以使用者兌換各種商業資料。目前已經產出了bALPHA資料代幣。

現實世界中,早已有大資料交易所這樣的場景。不過,現有的資料交易市場仍存在資料價值低、資料孤島、流動性差、外部需求不足等問題。用區塊鏈的方式解決資料交易痛點也並不是新概念,對於Big Data Protocol來說,能否將概念真正落地,才是這個應用是否有真價值的核心。

目前,BDP資料交易市場還未正式開啟,兩種暫無實用場景的代幣也正在經歷高開低走,跌幅分別超過80%至90%,協議的鎖倉價值也在一週內快速下降,從60多億美元下降至1.9億美元。BDP這一鏈上數交所快速經歷了泡沫速破的階段。

兩天登頂TVL榜首成爆款

加密資產應用最紅火的板塊被DeFi牢牢佔據。在以太坊之後,幣安智慧鏈、火幣生態鏈相繼接力,將DeFi的火焰持續推高。然而,由於ETH Gas費居高不下,這個此前最為蓬勃的DeFi發源地,一度被低交易費率的交易所公鏈搶走了風頭,出現了鎖倉價值流失的現象。

與此同時,在Compound(借貸)、Uniswap(交易)、YFI(聚合挖礦)、Basis Cash(演算法穩定幣)等現象級應用之後,以太坊上已經許久沒有爆款出現。

Big Data Protocol(BDP)近期的風頭,給以太坊略顯沉寂的生態注入了些新變化。從官方介紹來看,BDP作為大資料協議,可獲取商業上有價值的資料,透過對各類資料進行標記化,並使之具有流動性,讓使用者可在鏈上隨時支付Token購買各種型別的商業資料。

BDP自北京時間3月7日凌晨啟動流動性挖礦,開始分發BDP和bALPHA兩種Token。使用者可以質押WETH、WBTC、USDT、USDC、UNI等12種資產獲取BDP,同時,透過在Uniswap為BDP/ETH及bALPHA/ETH提供流動性並質押LP token,可以挖bALPHA這一資料代幣。

BDP治理代幣的挖礦持續6天,目前已經停產。參與使用者可分得BDP初始流通供應量的100%,這部分佔BDP總供應量的30%。而bALPHA的挖礦將持續3個月,參與挖礦的使用者可獲得 bALPHA總供應量的100%。

幣圈意見領袖的參與的訊息,快速讓BDP獲得了DeFi市場關注度。該協議上線當天,外界傳出,FTX交易所創始人Sam Bankman-Fried(花名SBF)、神魚等人紛紛入場搶挖頭礦。

BDP的總鎖倉價值(TVL)短期內極速升高。3月7日上午,BDP的TVL超過了10億美元,當時,質押USDT獲取BDP的年化收益率達到400%,質押LP Token挖取bALPHA的年化收益率約為6000%左右。BDP高漲至10美,bALPHA的幣價更是超過了3萬美元。

BDP瞬間成了DeFi圈的爆款。根據3月8日歐科雲鏈的資料,BDP 的TVL超66億美元。不到兩天,這個協議就超越了WBTC、Maker、Compound、Uniswap等老牌DeFi應用,強勢登頂DeFi鎖倉量排行榜。

The Block研究分析師Igor Igamberdiev對參與BDP挖礦的地址進行了分析,結論認為,除了SBF、神魚之外,疑似波場創始人孫宇晨及諸多圈內知名機構的地址也都在參與挖礦。

截至3月12日下午3點,它的TVL仍有65.3億美元,排在所有以太坊DeFi專案的第3位。但到了3月14日晚間,這個資料下降至1.19億美元。

3月14日,BDP協議的TVL降至1.19億美元

BDP的火爆程度超越了去年的Yam Finance(紅薯)。它的出現也將以太坊鏈上TVL推向了600億美元的歷史新高。那麼,BDP到底是空中樓閣還是真有價值?

高開低走一週跌落神壇

BDP火了之後,MXC、AEX、BKEX、HOO等交易所紛紛在自家站內上架了BDP代幣,吸引了一波投資者買入。

不過,在流動性挖礦的這幾天裡,BDP和bALPHA的價格都經歷了高開低走。

根據CoinGecko的資料,BDP於3月7日晚8點達到14.1美元的高點,隨後一路下行,於3月11日跌至最低2.5美元左右,跌幅達到82.2%;bALPHA的走勢與其類似,在3月7日達到37870美元的高點後,於3月12日跌至最低2430美元,5天內跌幅達到93%。

3月14日,由於BDP持續6天的首輪挖礦結束,代幣價格回升至4美元上下;而bALPHA還在2800美元的低位徘徊。

和多數DeFi資產一樣,BDP也沒能避免走出「上線即巔峰」的K線。專案參與者Luna認為,代幣暴跌幾乎是可以預見的,因為目前只是流動性挖礦階段,兩個幣除了挖礦外還沒有實際場景可用,「那麼多的資金去挖,市場拋壓很大,不跌才怪。」

不過,在Luna看來,儘管BDP和bALPHA都跌了不少,也並不能說明這個專案就是空氣,畢竟UNI和YFI等熱門DeFi資產,前期也經歷了暴跌,後來還是因為應用有價值,幣價又漲了上來。

那麼,BDP和bALPHA的價值如何體現,它們真的「有用」嗎?

從BDP團隊的公開描述看,大資料是一種非常有價值但流動性很差的資產,他們希望藉助區塊鏈和DEX提升流動性。

BDP團隊在medium釋出的介紹顯示,BDP的聯合創始人Jordan Hauer於2015年創立了資料公司Amass Insights,該公司將14141個專業資料提供商與超過1萬個資料消費者聯絡起來,主要為對沖基金、家族企業和機構投資者提供能夠指導投資決策的商業資料。

BDP似乎想要藉助區塊鏈,把這些具有商業價值的資料Token化,使其具備流動性,使用者也可以透過在Uniswap為資料Token提供流動性來「賺取資料」。

根據官網介紹,BDP代幣主要應用場景是在鏈上提交和購買資料集,使用者必須持有一定的BDP才能訪問資料集並獲得空投的資格。同時,使用者在使用過程中支出的BDP將被銷燬。而bALPHA的用途在於可以購買對應分類的資料集,購買資料集後,bALPHA也會被銷燬。

值得注意的是,bALPHA只是BDP協議中的一種資料Token,按照團隊的規劃,未來BDP還計劃發行名為bBETA和bGAMMA等資料Token,不同的Token可能會用於購買不同分類的資料集。

從介紹來看,如果將大資料定位於一種有價值的資產,那麼BDP和bALPHA就是獲得這種資產的支付手段。不過目前,這些場景還沒有正式執行起來,BDP和bALPHA的代幣價值仍待驗證。這也是BDP高開低走、快速跌落TVL神壇的核心原因。

鏈上資料交易需求仍待挖掘

根據BDP官網公佈的路線圖,BDP資料市場將於今年4月啟動,屆時,該協議將鼓勵使用者釋出優質資料資產,允許買賣私人資料,甚至支援以BDP及bALPHA等資料Token作為抵押,發行穩定幣。

BDP資料市場演示頁面

從路線圖可以看出,BDP更像是一個去中心化的鏈上資料交易中心。理想情況下,使用者不僅可以從中購買專業資料公司提供的商業資料,還可以自行釋出或購買其他使用者釋出的資料,進行點對點資料交易。

類似BDP的資料交易平臺,在現實中早有先例。

以中國市場為例,2015年4月,首家大資料交易所——貴陽大資料交易所正式掛牌,騰訊公司、廣東省數字廣東研究院、京東雲、中金資料系統等市場參與方完成了首批資料交易。而後,武漢東湖大資料交易中心、華東江蘇大資料交易中心、上海資料交易中心等「數交所」紛紛成立。

這些大資料交易所為資料商開展資料期貨、資料融資、資料抵押等業務,資料品種包括醫療、金融、電商、教育、社交等類大資料。

不過,儘管「數交所」很多,但資料交易市場的規模始終比較侷限。分析人士認為,目前資料交易市場主要存在幾個痛點,包括資料價值低,缺乏專業的資料探勘工具;多數企業客戶對資料商用的敏感度低;外部資料由於無法連線形成了一個個資料孤島。

那麼,BDP能否藉助區塊鏈解決這些問題?

在BDP的官方Medium上,倒是列出了兩個解決大資料問題的方向,主要圍繞資料質量和流動性。

BDP認為,資料的價值僅在於可以從中獲得見解。為了使資料具有商業價值,必須仔細地從專業資料提供者那裡獲取資料,進行審查、梳理、處理和分析。在此方面,協議的14141個專業資料提供商的網路,可以提供和整理資料,以確保所有資料集都具有商業價值。

而藉助Uniswap這樣的DEX,可以解決流動性問題,同時,使用者可以透過提交資料,讓資料在區塊鏈網路中連線起來,打破孤島局面。

目前,BDP的官網列出了bALPHA可以解鎖的資料集,其中包括股票推薦平臺ClosingBell提供的7年內的股票價格目標和評級,還有來自Twitter的頂級DeFi Token情緒資料、80多家上市公司季報關鍵績效指標、Glassnode 鏈上指標等。

可以看到,BDP的當前列出的資料集主要集中在金融資料領域,包括股票、加密資產、區塊鏈等方向。由於BDP的資料市場還未正式開放,暫時無法判斷其能否用Token和智慧合約的方式在鏈上實現解鎖。

不過,在Luna看來,鏈上「數交所」雖然能夠解決部分傳統資料市場的問題,但短時間內仍面臨市場需求有限的桎梏。「我想多數投資者都不願去花費代幣去購買這些資料吧,畢竟相比加密資產交易,資料交易不算是個高頻的場景。」

當前來看,BDP在流動性挖礦階段以超高的TVL獲取了市場的關注,但由於其應用場景並未落地,仍無可避免地經歷了泡沫期。代幣價格及TVL的快速回落,說明市場的投機意願高於對資料交易的實際需求,BDP的鏈上「數交所」生意還存在諸多不確定性。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