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發“妖氣”的“妖幣”瑞波

來源:星球日報


xrp 突如其來的瘋漲讓不少區塊鏈投資者嘖嘖稱奇,然而這一切在 xrp 投資者眼裡都不足為怪。在多位行業人士看來,xrp自誕生初始,就散發著“妖氣”。 

過去一週裡,xrp(ripple 旗下代幣,中文名為瑞波幣)漲了約 57%,上漲幅度在前5大主流幣種中排在首位。


5 月 14 日,比特幣突破 8200 美元那天,xrp 憑著猛烈漲勢冠領百幣,成為絕對主角。從 14 日早上 8 點開始,xrp持續走強,接連突破三大高點,1 日之間實現漲幅 37%。成為 14 日漲幅最高的前百幣種。


xrp 突如其來的瘋漲讓不少區塊鏈投資者嘖嘖稱奇,然而這一切在 xrp 投資者眼裡都不足為怪。


“xrp 價格現在依然屬於幣圈產物,xrp 價格隨供需平衡來走,沒有脫離幣王(比特幣)掌控。”知識星球“ripple 之星” 的主理人 ricky liu 向 odaily星球日報表示。


而 xrp 這一波上漲在其過往經歷面前,可能只是一波小浪花。此輪大漲前,xrp 經歷過五次大漲。


“妖幣”瑞波


首次大漲出現在兩年前的 2017 年 4 月 29 日,這次行情一直持續了 20 天,讓瑞波這個不斷增發(貶值)的幣種漲了整整 11 倍。


此後的幾輪上漲也是以接近 1 倍甚而數十倍的漲幅。


也因此,當在行業裡跟人聊起瑞波,常聽到的感慨是:“真是一代‘妖幣’啊!”


瑞波“獨秀”


5 月 14 日晨間,比特幣吸引了世界的目光。一夜之間,比特幣從 7000 美元開始攀升,突破 8000 美元阻力位,在年內高位上繼續實現 13% 的漲幅。


與此同時,第三大主流幣 xrp則在醞釀自己的“獨秀”行情。


(xrp 的 7 日價格走勢,圖片來自 coinmarketcap)


從 14 日 8:00 開始,xrp 持續走強,接連突破三大高點,1 日之間實現漲幅 37%。成為 14 日漲幅最高的前百幣種。


“末日戰車瑞波又開始了。”14 日當晚,一位加密貨幣投資人陳慶星(化名)在社群裡驚歎到,瑞波搶了比特幣的“龍頭”。


“瑞波要麼不開,一開就是擎天柱。”在一個 eos 投資者群裡,陳慶星說。但是一週前,比特幣跨出突破 6000 美金的臨門一腳之際,這個群裡“瑞波還是 2 塊,為何如此的穩”、“梭哈(什麼)不好,要去碰瑞波”、“滿倉瑞波,踏空牛市”等聲音還不絕入耳。


“瑞波幣太難熬了。”陳慶星稱,本輪大漲前,瑞波已經“橫盤” 5 個月。他在朋友圈發出一張 xrp 上漲超過 30% 的行情截圖,如釋重負。


“玩瑞波得特別有耐心。”陳慶星補充道。他還記得去年有一天,瑞波“一日拉了100%,一週翻了 5 倍”,他據此得出的經驗是“培養耐心”。


ricky liu 從 2018 年開始囤 xrp,“我覺得 xrp 會是好專案,我會定投。”


本輪大漲沒能激起 ricky 太多情緒,在他看來,xrp 在未來還有更大價值。


“可惜我自從(xrp)0.8(美元)後都沒割過。”他說


機構加倉


當然市場上也不乏冷靜的分析。


ricky liu 自 2017 年開始研究並投資瑞波。在 ricky 看來,xrp 的價格主要隨供需平衡來走,而左右供需的“大頭”又是瑞波的大客戶們。


由此可以從過去一季度中這些機構的市場行為看出反彈訊號。


根據瑞波公佈的 2019 q1 的市場報告,按照計劃,其一季度預備釋放 30 億代幣(每個月 10 億),被銷售和專案使用的代幣共 7 億枚,總銷售額對比上季增加了 31%,xrp 的機構銷售總額為比上一季度增加 54%。


不管是零售還是機構銷售,都達到了瑞波銷售紀錄以來的第二高,這說明機構對 xrp 沒有因為幣市低谷而失去興趣。在以投機指向明顯的散戶市場,xrp 的受歡迎度亦有所增加。


此外,拉長時間線來看, xrp 的玩家們或許在更早的時候就開始佈下了此次上漲的基礎。


先從 xrp 的機制說起,其在一開始制定的鎖倉計劃是,每個月釋放 10 億枚代幣,55 個月共釋放 550 億枚代幣,當其釋放了但沒被使用和販賣的剩下代幣會被迴圈鎖倉。


xrp 的銷售渠道主要有 2 個:機構/批發銷售、零售/散戶銷售。零售主要透過交易所,而機構銷售則主要給予銀行、匯款處理商、交易所和大型投資者等。


“這些提供給機構的 xrp 通常涉量大,可作為公用事業需求和投機需求的晴雨表,因為它在實質上表明瞭市場構架的需求變化。“ ricky liu 表示。


與ricky liu不同,分析師鄭迪則認為,瑞波此番飆升是由比特幣滯漲之後,流動性擴散引發。


比特幣自近日突破 8000 美元之後,就一直在此附近上下震盪。


鄭迪判斷,本次幣價上漲主要是場外資金拉動,而今比特幣價格已升,追漲的資金進入觀望階段,相對而言,其他山寨幣的行情還未跟進,入手山寨幣是更為實惠的選擇。


另一派的觀點則是補漲,自春節過後,比特幣就開啟了一輪接一輪的上漲行情。但同為主流幣的 xrp, “之前一直沒有怎麼漲,所以反彈幅度大點也是正常的。”bitglobal ceo jack 表示。


(xrp 的 3 個月價格走勢,圖片來自 coinmarketcap)


從上圖可以看出,三個月以來,xrp 的價格一直波瀾不驚,且相對於幣價頂峰來看,價格已經跌去了 90%。


一代“妖幣”


在多位行業人士看來,xrp自誕生初始,就散發著“妖氣”。


xrp 於 2013 年 3 月發行,次年 4 月開始交易,發行總量為 1000 億枚,發行價 0.0000007 元。


xrp的價格曾在去年 1 月 8 日突破 23 元,較發行價上漲 3000 多萬倍。


在加密貨幣圈一個廣為流傳的說法是,在 2014 年用 1 元錢買入 xrp,如今就是千萬富翁,這是媲美比特幣暴富的神話。


2013 年是 xrp “大撒幣”的一年。


據公開資料,當年 2 月 9 日 瑞波團隊在 bitcointalk 向使用者送幣,5 月 9 日針對於瑞波幣官方老使用者,每人贈送 2000 個瑞波幣。


2013 年 10 月,xrp 曾在新浪微博聯合開展活動,只要使用者具有新浪微博帳號,並且微博的註冊時間是在 2013 年 10 月 1 日之前,就可以免費獲得 888 個 xrp(按當前市價,摺合人民幣約為 40 元)。888 個 xrp 如今摺合人民幣約 3000 元。


如今,xrp 突如其來的行情令人措手不及。老幣民金政感嘆,“xrp 真是一橫橫半年,一漲漲一年。”


“xrp 一直不按常理出牌。”另一個加密貨幣投資人說。


瑞波還會漲嗎?


在此次大漲之前,瑞波也曾經歷過五次大漲。


“妖幣”瑞波


首次大漲出現在兩年前,也就是 2017 年 4 月 29 日,這次行情一直持續了 20 天,讓瑞波這個不斷增發(貶值)的幣種漲了整整 11 倍。此次“大捷”可以看作是隨大盤而漲,包括此後數次上漲也可以歸因於此。


但去年 9 月份的那次大漲不同。當其他主流虛擬幣種陷入橫盤或者大跌時,xrp 逆風上漲,在 9 月 13 日至 9 月 23 日的短短 10 天內,xrp 從 1.84 元上漲至 3.87 元。


“xrp 有莊,這個從幣王飛到 6000(美元)以上,xrp 依然被打壓在 0.30(美元)以下,可以看出來,而其間沒有壞訊息,全部就是利好。”rikcy 表示,最近幾個月有很多譬如匯豐聯營等新客戶對 ripple net 感興趣。


加密貨幣分析師 peter brandt 在自己的推特上釋出了一張 xrp 價格的走勢圖,並配文說:“莊家的動力在這個巨大的下降三角中發揮了作用,這說明市場是被操縱的,操縱者將價格維持在了一個相對穩定的水平。”


(圖片來源:peter brandt 推特)


“莊在打壓幣價,很長時間維持低位,接近底部再放量拉昇,(xrp 一直)跌不下 0.28(美元),在 0.28(美元)和 0.30(美元)之間徘徊那麼久。”ricky 稱,xrp/btc 貼近 0.00004030 後飛速上漲,莊家拉盤的跡象十分明顯。


無論是否有莊,ricky 依然看好 xrp 的長期價值,“我是一個實用主義者,我不是比特幣信仰者,一直都不是。”


ricky 身上或許代表了 xrp 投資者的一種特性:實用主義。


對於今年 2 月摩根大通發行 jpm coin 是否對瑞波公司產生威脅,他如是迴應:“首先 jpm 和 xrp 目的性不同,jpm 依然是自用業務轉賬 1:1 美元穩定幣,xrp 是過橋貨幣,這是業務針對性上不同。基本上 jpm 是 jpm 夥伴數字化法幣。事實上這不應該是大銀行第一次試圖製造數字資產,之前三菱銀行和 hsbc 都有嘗試。”


截止發稿,xrp 還維持在 0.45 美元的較高位,能否參考上述瑞波基本面分析做投資判斷?


“你真的覺得幣圈有基本面?”投資人並茂向 odaily星球日報表示,“基本面都是騙人的,a股都沒啥基本面”。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