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安區塊101丨幣安智慧鏈NFT收藏品系列之Realy

買賣虛擬貨幣

長按識別關注公眾號

-這是#區塊101-S2#的第40對話-

2021年4月14日,幣安臺灣社羣負責人Zora對話REALY Founder George。George在直播中分享了傳統企業入局NFT領域的看法,介紹了Realy在NFT收藏品賽道的未來規劃。

George認為傳統企業和品牌想要進入NFT領域需要有稀缺價值和歷史價值的點,發行虛擬NFT會更具備NFT的價值感,NFT是連線加密市場和傳統世界的媒介。有兩種NFT藝術品展現形式,第一原生數字藝術,第二是實物藝術品透過NFC晶片連線NFT提供防偽憑證和追蹤繫結。

在區塊鏈的世界中,NFT代表“物”,DeFi代表“金融產品”,金融和實體經濟必然結合且相互賦能共同促進,NFT未來會與DeFi實現深度結合繫結。在NFT收藏品領域中,一些稀缺NFT交易過程中使用者可以同時享受NFT增值和DeFi場景中的金融收益,一個健康的NFT經濟必然需要DeFi。



區塊101嘉賓觀點之George





“把trading history做成NFT,我覺得還有一定的道理,因為它畢竟屬於有它的限量稀缺價值和歷史感存在的一個點,但是如果把一些比較普通的商品或者大眾消費者做成一個NFT,它某種程度上就沒有太大的意義。”

“NFT必然代表著未來整個虛擬世界的物品,那這個物品怎麼來?它有兩種,一種是原生的,Crpyto原生;另外一種就是把傳統品牌和實體要麼直接搬到鏈上來、搬到NFT領域來,要麼讓傳統品牌和實體進入虛擬世界去發純虛擬的一個商品。”

“區塊鏈是底層基礎,而NFT是裡面很重要的協議和標準幫助整個區塊鏈跟傳統的網際網路去做一個深度的結合。”

“我們想要讓大眾消費者大規模使用這個技術,應該再降低他們的使用門檻,所以我們採用中心化結合去中心化的一個模式,中心化錢包的模式。這是所謂Web2.0向Web3.0必經的階段,我們認為NFT的存在正在逐漸改變消費者在購買決策時候的一些點。”

“從更長期的角度來說,區塊鏈和NFT一定會深入到大家日常生活當中,因為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一定是慢慢融合的。”

本期影片回放連結(複製到瀏覽器開啟)

https://tokenclub.com/mobile/#/room_video/11288


本期MC Zora
嘉賓 George

正文共11322字
預計閱讀時間:29分鐘

1

幣安 Zora:Hello歡迎大家來到《區塊101》直播節目,今天很榮幸邀請到了NFT收藏品專案REALY的Founder George,George跟大家打個招呼,然後自我介紹一下?


George(左)Zora(右

George:大家好,我叫George,是REALY的Founder。REALY是大家之前沒有碰到過的專案,我們目前是一個主要專注於實物資產上鍊的專案。另外一個層面,我們專注的行業其實是潮流產業,那可能大家都聽說過得物,所以我們的品類就包括限量球鞋、潮流玩具、潮牌服裝等大家可能都會比較熟悉一些的產品。

我們的做法是跟品牌官方合作,透過NFC晶片方式把它植入這個實物當中從而把整個商品做成NFT,透過NFT的方式去做收藏去做交易鑑定,幫助傳統品牌和渠道方提升效率,這是我們目前做的一個事情。

但是我們最大的一個點在於我們擁有比較好的品牌、IP和一些明星和KOL的合作,我們使用者體量會比其它的NFT專案會大很多。同時我們整個的模式也是屬於用Saas模式幫助這些品牌去做技術運營的一個方式,那整個我們會透過收取他們交易佣金的方式做整個專案。

在未來我們也會幫助這些品牌去發行他們的虛擬的NFT,那包括像digital fashion,或者我們可以看到虛擬的sneaker,甚至一些藝術品以及一些潮流音樂潮流藝術這樣一些產品,所以這個會是我們的一個未來。

幣安 Zora:我想先就目前的一個實時熱點話題跟George討論一下,在前陣子法國的麥當勞把他們的這些漢堡然後麥克雞塊明星商品發行成NFT,還有甚至是紐交所有六間公司首次在他們那邊上上市的IPO的狀況紀念時刻也發行成NFT,今天主題是NFT收藏品,所以想要了解一下George怎麼看待這個看法?

George:這個說明傳統企業和品牌想要進入NFT領域的一些動作和熱情,尤其是在這個前幾天佳士得拍了Beeple的一幅加密藝術作品以後,我們確實深刻體會到非常多傳統藝術家、藝術經紀機構、畫廊都來找到我們,想把他們的藝術家和作品做成NFT去銷售。

那不僅是藝術,那傳統的一些遊戲,它也看到了這麼一個行業,想要利用NFT改造它的商業模式。更不用說我們一直在的潮牌領域,甚至說其它的一些感覺跟這個毫不相關的領域傳統的品牌都進來了。

把trading history做成NFT,我覺得還有一定的道理,因為它畢竟屬於有它的限量和稀缺價值和歷史感存在的一個點,但是如果把一些比較普通的商品或者大眾消費者做成一個NFT,它某種程度上就沒有太大的意義。

我們做潮玩但是我不做盲盒,因為盲盒本身屬於大量的普通的一個消費品,它的價值又比較低。那潮玩不一樣,潮玩在傳統市場裡邊它的發售價都是一兩千整個跟NFT的交易也是一樣,它有自己的二級市場有溢價,那都是在3、5千甚至一萬兩萬甚至更高的價格。

我們不會做大家在市場上平時穿的那些普通的球鞋,那還是會做一些限量的一些球鞋,這些本身市場有收藏價值,那我們是有價值把它做成NFT,透過NFT的方式能夠幫助他們更好去做收藏去做交易去做展覽,我們覺得有價值的單品適合做成NFT。

在未來有價值的品牌和單品基礎之上發行它的虛擬NFT,其實更具備原生NFT的價值感,所以這個確實也是說明傳統的品牌和IP它能夠透過NFT然後進入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市場,NFT是連線加密市場和傳統世界的媒介,這也說明NFT在未來整個空間還是很大的。現在只是剛剛開始,大的品牌還是在試水或者在詢問和猶豫的階段,還沒有大規模開始做,我們也長期看好NFT這麼一個賽道。


2


幣安 Zora:其實剛剛George提到有一些可能它比較稀有的東西比較適合拿來做成NFT,我就想到前陣子有一個藝術家叫Banksy,他本來就是一個離經叛道的一個藝術家,他之前發行了一個作品叫《傻子》,他發行了500幅。

但很有趣的是,有一群來自美國布魯克林自稱自己是藝術愛好者的一群人,他們買了500幅中的其中一幅並且把它銷燬發行到NFT上。

我特別好奇說George怎麼看待這樣一個狀況,當然有某一些觀點說這群燒燬Banksy實體作品的這群人他們的表現,就是燒掉實體作品發行到NFT的鏈上其實也是一個非常符合這位藝術家離經叛道性格的一個行為,我覺得特別好奇,George做這種藝術收藏品、潮玩收藏品,你會怎麼看待以下這樣子的狀況?

George:其實在我個人的一個觀點,這些藝術家本人的行為其實是藝術家的一種方式,他把這個認為是一種藝術,這是他們的一個價值觀和一個方式。但是這個藝術家他的作品,比如說像類似於油畫這樣的產品,它本來就是屬於實物性質的,你把它銷燬了,然後再做成NFT,那這件事情就有一點違背整個NFT或者說這個藝術品本身的一個邏輯了。

比如說油畫本身,正是用油畫這樣一種創作方式讓它有了藝術價值,而你把它銷燬以後其實這個藝術價值某種程度上就消失了。那你再把它做成NFT這件事情本身,那它可能就喪失了本身這個藝術作品它自身的一個價值。

所以我們說,即便是我們要把藝術品做成一個NFT,那其實有兩種。一種它本身是數字藝術,就是說原生本身就是屬於數字產品,所有數字產品都可以用NFT去做,不管價值高低。這是第一。

第二,如果它是以實物藝術品本身價值更高,比如說像我們採取的方式把實物藝術品透過一個NFC晶片的方式做一個連線,NFT在這件事情上只是這個實物藝術品所有權的一個憑證或者一個追蹤繫結和防偽的一個技術工具,它不能夠去替代這個藝術品本身甚至超越這個藝術品本身,所以這個是我們認為正確的做的一種方式。

前幾天中國也有一個藝術家,我不知道是他本人的行為還是別人的一個行為,把他的藝術作品燒燬以後做成NFT去做拍賣,還賣出去了,那本身這件事情我們認為不是一個正常的一個做法。

那你只是為了有一個NFT的噱頭甚至你只是為了蹭這波熱度做這件事情,我們認為並不是好的方式,所以我們跟傳統品牌去做合作的時候,那我們也是先透過一種將區塊鏈和NFT作為一個技術去協助他們的一個方式然後去做,並沒有說要替代或者說革新甚至說讓他們拋棄原有來做這個純虛擬,這並不符合他們的一個邏輯。

但是先跟他們在傳統的業務上有一個技術合作,讓他們瞭解到這個技術和市場以後,那接受這個虛擬的商品和虛擬的NFT的這個邏輯,它自發和自願去發這個虛擬NFT,那是另外一件事情,那才是一個合理的一個事情。

幣安 Zora:那再來的話,其實關於加密資產的所有權這件事情本來的幣圈裡面的小夥伴覺得理所應當,可是其實在圈外還沒有進到幣圈裡面的那些人來說,他們還不理解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

我自己覺得特別有趣的一點,我們可以看到不管是從NBA Top Shot的這個NFT的發行,然後到之前有一些女優NFT的發行和藝術家NFT的發行,我們慢慢可以看到NFT這件事情逐漸在幫幣圈出圈,我也很想了解最後NFT來幫助幣圈出圈?

George:其實NFT幫助幣圈出圈的概念其實是幣圈的人自己去說的一些詞彙,那確實之前的Crpyto是比較小眾的範圍,但我們回顧網際網路發展歷史,它整個技術基礎也是逐漸去規模性擴充套件和讓大企業去應用的一個方式和趨勢。

那NFT本身就像我們剛才說的,我們認為整個區塊鏈其實代表著虛擬世界,不管是在網際網路還是說在遊戲領域,我們認為未來虛擬世界會是很大的趨勢,因此區塊鏈就是很大的一個趨勢。

從這個邏輯上,區塊鏈是底層基礎,而NFT是裡面很重要的協議和標準幫助整個區塊鏈跟傳統的網際網路去做一個深度的結合。我們認為Crpyto Currency,數字貨幣在虛擬世界裡面的錢,那你有了錢,那第二步就是去年火起來的DeFi,繼續圍繞錢去玩,把能玩所有的方式方法都玩遍了,但是你發現仍然是隻在玩錢玩金融。

從傳統的邏輯來說,金融它必須要跟實體經濟去結合,甚至說推動實體經濟的發展,金融才能夠更大規模的發展,所以現在所有的DeFi就缺乏所謂的虛擬世界裡面的實體經濟。虛擬世界實體經濟是什麼?NFT代表著虛擬世界的物品或者說貨品,只有NFT本身產生了NFT的經濟,使用Crpyto Currency去做交易,使得虛擬世界的經濟體系得到完善。

NFT必然代表著未來整個虛擬世界的物品,那這個物品怎麼來?它有兩種,一種是原生的,Crpyto原生;另外一種就是把傳統品牌和實體要麼直接搬到鏈上來搬到NFT領域來,要麼讓傳統品牌和實體進入虛擬世界去發純虛擬的一個商品。這件事情其實就是我們目前正在做的,也是大家所理解的NFT要去破圈,帶著區塊鏈破圈的做法。

反過來說傳統的品牌和IP能夠把網際網路大規模的使用者帶到區塊鏈領域來,那它的工具就是NFT,所以我們認為NFT它未來是虛擬世界所有的物品,如果說實體世界有這麼多的IP和品牌,同樣在虛擬世界有對映的關係一樣有這麼一個虛擬品牌。所以說NFT因為是虛擬世界的實體經濟,能夠代表著區塊鏈去破圈,讓更多傳統的IP來使用,讓更多的使用者進來使用。


3

幣安 Zora:我有看到說REALY這個平臺上面有一些非常有趣的設計,包括是說星球大戰這樣的限量版NFT。我記得LV的集團他們也說,好像是Gucci要發行NFT,這些主流大的精品品牌進入到Crpyto領域推出NFT的獨家設計。George能不能跟我們透露之後REALY會跟哪一些很特別的設計合作伙伴合作,設計一個全新的東西?

George:我們做傳統生意的時候很明顯看到這些傳統品牌它已經在做什麼了,已經在做虛擬商品這件事情了,其實是這些傳統的領域慢慢在冒頭的一個點。

那舉個例子,就像你提到的Gucci,他們在過往已經很很多的遊戲平臺,像《模擬人生》類似的換裝的遊戲平臺合作,發了一些虛擬的服裝,然後《堡壘之夜》中很多像漫威、迪士尼都已經在他們遊戲場景裡發了虛擬的商品,虛擬的道具。

那像國內的《王者榮耀》、《和平精英》大規模的遊戲也有傳統的品牌或者動漫IP跟他們合作去發面板去發裝備的一些聯名的一個商品。

我們也看到像巴黎世家,其實在去年的時候好像是2020年秋冬款的服裝專門做了一款虛擬世界的遊戲,用虛幻引擎去開發的虛擬的3D的一個遊戲去展現它整個的服裝,那裡面的角色穿的衣服就是他們發的虛擬的服裝。

也就說傳統大的品牌和IP,他們本身做虛擬商品。前天Dior在上海時裝週期間他們舉辦了一場線下的走秀,這場線下的走秀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它把楊穎的虛擬人形象搬到線下秀場,就用虛擬人身3D和全新的方式做一個展現。這個也說明即便沒有區塊鏈沒有NFT,傳統品牌已經在做虛擬的這件事情了。

他們還沒有意識到的只是說它的虛擬資產需要利用區塊鏈和NFT技術做確權防偽做交易,甚至去創造一種純虛擬商品的商業模式,然後讓使用者去購買去交易,這個是他們還沒有意識到的點。

我們跟他們合作的時候也在給他們傳達這樣的一些思路,他們也覺得蠻有意思的,所以我們可能在未來透過我們的一種方式會把這樣一些大的品牌引進進來,把他們已經做的虛擬商品這件事情利用區塊鏈和NFT技術給做得更加好,這是我們未來認為的一些趨勢。

所以就像你提到的,我們合作的品牌,比如說像我們目前已經跟華晨宇火星空間站這個潮玩品牌做了官方合作,他們本身IP形象也有做虛擬形象的想法和動作,包括他可能跟一些大型的遊戲去出聯名的面板,去跟其它的一些品牌去出虛擬的商品。

這件事情其實也是他們計劃當中,那我們在這個過程當中就會去幫助他們去做這種有意思的產品,比如說跟藝術家聯名款,把它做成純虛擬的NFT去做。

另外我們也透過遊戲領域去跟日本的一些大型動漫的IP去談合作,就幫助他們,因為他們本身在做這種新的決策的時候是比較保守和猶豫的,那我們就透過他們能夠 聽得懂的方式然後去合作,比如說透過遊戲的方式,那這樣的話也能把大的IP帶進整個市場裡邊來。

幣安 Zora:從George剛剛分享的這些內容,我們可以看到是很多大型的品牌他們可能其實在NFT被炒作起來之前,就已經在做虛實整合的線上營銷或者試圖影響使用者的購買決策。

我也特別想問George的觀點,NFT是不是更能夠更好虛實整合,因為它畢竟對映你現實世界中的東西,你在鏈上會有一些更不一樣的東西,有一些附加的價值,這些東西影響傳統消費者他們的購買過程,甚至品牌方他們的商業模式?

George:還是回到我們合作案例中,其實會體現比較直接一些。火星空間站這個潮玩品牌跟明星華晨宇本身有比較緊密的關係,他的粉絲就會來買一些他的作品。在傳統商業模式裡面,品牌方,商品賣完就結束了,使用者其實買完也結束了,即便是有粉絲效應這種很強的黏性交易也是這樣。

但是當我們把NFT技術跟粉絲經濟去結合,我們讓粉絲收到這個商品以後,掃描這個晶片,去獲取商品的所有權獲取它的NFT,讓他跟這個產品、這個品牌及明星Idol本身有一個很緊密的連線感,這個好處對於品牌方來說,在商品銷售以後能夠進一步跟他的使用者和消費者做互動,獲取他們的一些反饋。

對粉絲來說,他們也把這種行為感覺有更加的一個忠誠度和緊密感,他的復購率就會更強。很重要的一個點,每次當他們買了商品以後都會確權,把NFT把所有權把更加關係緊密連線這件事情看得非常重要,無形當中使用了區塊鏈和NFT的技術。

以後同樣的一個商品如果沒有NFT的話,反而感覺不太習慣或者感覺缺少了什麼,這個是我們認為這些在無形的使用當中會讓傳統的消費者個使用者去接受甚至渴望擁有這樣的技術。

同樣來說,之前我們在遊戲裡面買一個裝備買一個道具買一個面板,買完就結束了,如果我不玩這個遊戲或者這個遊戲不是那麼知名了,其實對我來說就已經消失了或者無所謂了。我們小候玩過很多遊戲,我現在想重新去拾起來的時候都會發現這些東西已經丟失了。

但如果說把所有的遊戲裝備和道具變成NFT,假設你不玩這個遊戲的時候直接把它提到你自己的去中心化錢包裡面,這個裝備、角色、形象它會永遠屬於是你的一個資產,這兩個遊戲去對比或者現在的遊戲跟之前的對比,就可以體現出來這個NFT的優勢,消費者當使用和體驗過這種產品以後,就會接受這麼一個技術。

比如說像Dappers做NBA Top Shot本身也是一個很中心化的一件事情,它整個賬戶是屬於中心化的賬戶,可以用Paypal用USD支付,它提現需要KYC需要很強的限制,但是它最重要是什麼?最重要讓75%它的交易都是屬於傳統的使用者去做的一個交易,是能夠把傳統使用者引進這個區塊鏈領域。

也就說當我們想要讓大眾消費者大規模使用這個技術,應該再降低他們的使用門檻,所以它採用中心化結合去中心化的一個模式,中心化錢包的模式。我們並不認為這件事情就違背了區塊鏈去中心化的邏輯,因為一旦當這些使用者瞭解到這個去中心化錢包的優勢,他就會主動學習和研究去中心化錢包。

這個時候它可以從中心化錢包裡面轉移到去中心化裡面去,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先讓使用者大規模使用起來,然後再帶他們接受去中心化的理念,這是所謂Web2.0向Web3.0必經的階段,我們認為NFT的存在正在逐漸改變消費者在購買決策時候的一些點。


4

幣安 Zora:再來我蠻想討論一個議題,如果你是在遊戲裡面這些面板都變成NFT資產,我自己想到一個更有意思的一點,我覺得這個東西不只是會幫你在遊戲裡面加持,你同時可以把這個NFT資產裝備抵押到某一個平臺上面,在這個平臺上面你可能做NFT挖礦的這件事情,等於你的NFT不只是它本身就有它既有的價值,而是它持續能繼續幫你賦能繼續為你創造價值。

很想了解一下,George會怎麼看待這些東西的玩法,畢竟George是做潮玩出身,潮玩本身具有收藏價值,這個東西隨著時間越久會越來越貴,價格越來越高,如果在NFT上做這樣事情,除了它具備的價值跟它隨著時間推移的這個價值之外,它還能去幫你做增強收益賦能的部分,很想了解一下George的看法?

George:假設區塊鏈是一個虛擬世界,那Crpyto Currency是屬於這裡面的錢,NFT屬於裡面的物,DeFi屬於這裡面的金融產品,金融和實體經濟必然要去結合,而且相互是能夠賦能和共同促進,NFT必然未來會去跟DeFi做深度的一個結合和繫結。

就像你剛才提到現在DeFi完全基於錢的基礎上玩了一套金融體系,它會有一些風險或者不是那麼恰當的一個模式,可能它的底層資產可靠性甚至它抵抗市場波動的有效性都會有一定的點。

我們看到MakerDAO或者其它DeFi都在尋找一些,尤其是穩定幣相關的專案,它可能尋找更加穩定的一些資產或者說波動沒有那麼大的一個資產,NFT本身會去起到的作用。我們認為把NFT作為基礎資產跟DeFi結合,它肯定對於雙方都是有好處的。

NFT挖礦本身其實為了吸引Crpyto的使用者來接受NFT專案而做的比較生硬的玩法,你到底是不是NFT,其實對這件事情來說不是那麼重要。但對我們做經濟體系的一個立場上來說,我們的球鞋交易和潮玩交易以及限量品的交易,像一些簽名的球衣或者稀缺性的實體商品有收藏價值,收藏價值是什麼意思?

你hold住它總會升值,在hold的過程中你有很多DeFi的玩法結合進去。我們那個做法把這些有收藏價值的商品託管在我們的倉庫,這個NFT可以自由流動和交易,你可以做交易,可以去做抵押挖礦,可以去做其它DeFi相關的產品,一旦你想贖回NFT,透過贖回NFT再贖回實體的商品。

這個過程中你也享受到了NFT的增值,同時也把NFT帶到更多DeFi場景當中獲得了金融的收益。所以我們認為一個健康的NFT經濟它必然需要DeFi,而DeFi一定要去找正常現金流的NFT經濟去做一個結合。

舉個例子,在球鞋領域,大家可能認為是炒鞋,對我們來說其實是一個商家一個賣家。對於他們來說最大的一個核心痛點是什麼?就是交易效率,因為它需要更快的資金週轉的效率,從一批貨轉移到下一批貨,這個過程當中,交易平臺它的一個交易效率不是那麼高的時候,它就可以採用DeFi的方式。

比如說我把這個NFT先抵押出來獲得我需要的流動資金,然後再慢慢去銷售它的一個實體商品,對它來說是兩個方面都能夠兼得的一個點,我們認為DeFi跟這種形式去結合,會給傳統經濟領域不管是買家還是賣家都帶來比較優勢的一些金融利益。

因為傳統的銀行不會做這件事情,銀行也不懂這個球鞋的價值,我要抵押球鞋給你貸款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在DeFi就可以這麼去做。我們是認可DeFi+NFT的玩法,可能未來也會跟一些DeFi協議去合作,我們提供優質NFT資產和NFT的交易平臺,跟其它協議結合對雙方都是有益的。

幣安 Zora:謝謝George,既然George提到REALY未來跟DeFi專案合作,能不能透露一下REALY未來的規劃,或者你們正在進行中的振奮人心的好訊息,有一些可以提前讓我們知道的嗎?

George:首先我們自己的平臺其實已經可以去使用,大家也可以看到上面有一些NFT的產品,同時我們客戶的一些平臺其實也會在這個月底也和下個月的時候分別上線,因為我們會有不同的APP,不同的平臺,但是他們統一使用的都是REALY的一個系統。

所以在他們的平臺上線的時候我們會帶來更多的一些限量的商品,包括我們在海外合作的,像Travis Scott的品牌,當然也會有Travis Scott和耐克限量聯名的球鞋,包括像Yeezy ,一個限量的球鞋,可能一些限量的簽名的球衣這樣收藏品都會帶到我們平臺上來去做交易,這是一部分。

另外一部分在這個交易上線的時候我們也會去給大家做代幣的一些激勵,因為我們也會在接下來的大概一個月左右發行我們自己的一個代幣,整個就是這些計劃。今年還有一個比較重要的專案就是我們也在開發自己的這些虛擬世界的一個遊戲平臺,那這個平臺,其實它更加偏重傳統的大的IP和現實世界的一個結合。

我們會把這些傳統的品牌帶進這個世界裡面去,甚至可能會跟一些rapper去合作,幫助他們發行他們的音樂的NFT,甚至幫他們舉辦類似於Travis Scott在堡壘之夜做的虛擬演唱會這樣的一些事情。

其實這樣的一些做法,不管對於區塊鏈的專案還是說在傳統網際網路的領域,都是非常具有創新性的一些事件,這樣會讓傳統市場和使用者更加理解NFT,也讓整個NFT帶著幣圈做更大規模的破圈,所以我們認為在這個場景當中我們能夠帶來更多更好的一些品牌和IP的產品。


5

幣安 Zora:謝謝George。那最後這邊就想要請George跟我們分享一下你覺得在未來不管是半年內或是一年以後,NFT能夠製造的一些光景會是什麼樣,你可以暢想一下NFT在未來的一個狀況?

George:從半年到一年的一個週期中,雖然它很短,但其實我們在這個過程當中會深刻體會到,可能大家會在未來半年到一年當中會看到非常多的傳統的大的品牌和IP,透過各種各樣的方式進入這個市場,那不管它是衝著Crpyto的價格Bubble一個點進來的,還是說本身它的業務就是跟這個相關,並且把新的NFT業務當成它很重要的賽道來去做經營和運營。

總歸在未來半年和一年中可以看到相當多事件的發生,可能現在看到哪個明星哪個IP,比如說在Nifty Gateway發行NFT是一個很爆炸的事情,但是可能在未來的時間發現越來越多人都進來了,帶來越來越好的一些作品,它可能跟現在NFT圈的比如說Crpyto Art或者說現在的一些遊戲比起來都會在質量上有一個很大的提升,這是我們可以預見未來半年到一年的變化。

從更長期的看法,就像我們剛才提到虛擬世界它一定是未來的一個趨勢,這個趨勢它可能都不是屬於區塊鏈領域帶來的趨勢而是傳統網際網路和遊戲本身,就在帶著現實世界向虛擬世界進軍和轉變。

我們可以看到騰訊投了Epic,最大的虛幻引擎就是他們開發的,並且剛剛完成了10億美金的融資準備來做Metaverse這個遊戲專案,包括像英偉達這些大型科技公司都已經進入這個領域。也就說傳統網際網路它已經朝著虛擬世界Metaverse這麼一個方向發展。

未來就像我說的,凡是虛擬世界,凡是Metaverse,它一定都是區塊鏈的一定都是NFT的,所以從更長期來說,區塊鏈和NFT一定會深入到大家日常生活當中,因為這個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一定是慢慢融合的,它不會純虛擬也不會純實體的,一定在虛擬世界就有現實世界的東西。

可能再過三五年,整個AR和VR技術成熟,包括蘋果和臉書推出一些硬體裝置可以把我們現實世界跟虛擬世界拉得更加緊密,那個時候大家已經不會區分兩者之間的關係了,NFT已經深入到大家生活當中的方方面面,所以我們長期看好整個NFT它的一個發展方向。

幣安 Zora:好的,謝謝George。我這裡想要詢問George的問題已經問完了,想問George想問REALY平臺都可以,如果你們有疑問在留言區上打上你們的問題。我覺得大家應該之後對於REALY這個平臺發幣的計劃特別感興趣,不知道George能不能詳細說一下這個計劃?

George:發幣這一塊我們目前還沒有做公開,但是應該會在未來的一個月之內肯定會看到這個訊息,我們種子輪和私募輪就已經Close了,也是整個Crpyto圈比較知名的基金來參與的。大家都看好傳統品牌IP甚至明星KOL資源的一些專案它能夠幫助NFT和區塊鏈走向更廣的一個世界。

這對於我們來說就是最大的一個優勢和機會,其實在幣圈其它專案他們可能更多都是專注於幣圈,他們可能很難有破圈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很難有大規模體量的使用者,這個是我們的一個優勢。

那再加上我們本身所做的這個NFT交易這件事情,我們所擁有這樣一些品牌和資產跟其它的專案比起來也是比較優質的,我也提到我們今年會去做的一些專案,它本身在傳統網際網路裡面也是非常火的一些賽道和領域,包括我們合作技術夥伴和這種公司,也是業內技術最好的一個平臺,他們也看好我們未來把這些傳統的IP帶進虛擬世界。

我們做的虛擬世界的遊戲,可能跟現在大家看到的Sandbox或者Decentraland有很大的不同,他們是比較原生Crpyto的專案,照顧全球的領域,透過web端去訪問,更加匹配大家使用的場景,但是當我們需要把傳統大的品牌和IP帶進來的時候他們就會追求非常高的視覺效果創意和設計的能力。

我們利用的創意團隊技術團隊和邏輯開發能力比他們要好很多,我們覺得透過這樣的一些專案能夠讓我們整個REALY的發展會更加快速,所以我們還是比較有信心說,我們這個專案大家可以逐漸看到我們所披露的一些合作伙伴,會去披露的專案以及我們上線以後它的使用者體量。它都會是比較亮眼的資料。

發幣這一塊,大家關注REALY的推特或者加入我們telegram的社羣甚至關注我們的公眾號可以看到我們接下來的一些動作。當然關注幣安關注BSC也可以看到這樣一些新聞,我們現在整體就是發在BSC上面,後面在BSC上面帶來更多的一些交易和活動。

幣安 Zora:好的,謝謝George。今天就非常感謝George跟我們分享關於REALY平臺,還有關於NFT相關的。大家如果後續對REALY有任何的疑問或者你對一些計劃很感興趣的話,歡迎上到REALY的官網上面。再次感謝George,我們今天的直播就先到這邊結束了。我先跟大家說拜拜了,拜拜。


「免責宣告:本文嘉賓觀點不代表幣安《區塊101》立場,且不構成投資建議,請謹慎對待。」

作者:Zora,來源:區塊101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