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頭正在“壟斷”世界,我們如何避免成為“奴隸”?

買賣虛擬貨幣

我是一個反壟斷主義者,所以這幾年來我一直在思考如何、以及為什麼要透過反壟斷立法,來分拆大型科技公司。正是因為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拆分大型科技公司,然後限制其規模的具體細節,我最近才意識到整個XaaS(X as a service:一切皆服務)應用技術棧,即將被區塊鏈,以一種非常特殊,且未被充分認識到的方式,大規模顛覆。

從小型B2B基礎設施雲服務,到面向消費者的SaaS巨型平臺(比如臉書、谷歌、亞馬遜等),每一個大規模的軟體公司,都將面臨被炒魷魚的命運。

這就是即將到來的:公共區塊鏈,相當於整個網際網路的一個統一的超大型的使用者資料表。下一波分散式應用程式,將建立在它之上。這對市場和政治,有著各種各樣的影響。

01為什麼使用者資料表很重要

作為一個社會,我們很久以前就意識到,如果我們讓銀行業完全不受監管,那麼我們最終將面臨這些巨大的、搖搖欲墜的實體,從一個危機走向另一個危機,把我們所有人都拖下水。因此,當我們著手對銀行實施監管限制時,我們使用了一些簡單的、不容易作假的數字,作為衡量銀行規模和系統性風險的指標。

儘管對於這些指標——例如一級資本比率、總資產、總收入等——究竟能告訴我們多少關於銀行的整體系統性風險,人們仍有很多爭論。但我們有一些關鍵的監管數字目標,這一事實曾讓我們有可能在過去的時代,限制大型金融機構,當時我們認為這樣做很重要。

那麼社交網路或其他XaaS產品的類似指標是什麼?我認為答案顯然是這個平臺的使用者資料表(使用者資訊收集)的大小。

每個web應用程式,從最初的MVP一直到谷歌,都有一個使用者資料表。它的功能就是儲存使用者登入和使用軟體的資訊——電子郵件地址或電話號碼和(加密的)密碼,是你在這個表中能找到的基本資訊,但是你也會在那裡和連線的表中,找到大量的個人隱私資料。

你的使用者是透過社交登入按鈕註冊的——比如,他們是透過谷歌、臉書和亞馬遜等整合登入——你仍然有一個使用者資料表,如交易歷史,聲譽標記(經驗值、徽章和使用者評分),社交連結圖和活動資訊流等,記錄使用者使用的具體細節,你可以用這些資料來賺錢,比如銷售廣告,籌集新的投資,等等。

使用者資料表能為你所做的最關鍵的是,它幫助你獲得網路效應,而這些網路效應為你提供了平臺鎖定。你的平臺擁有的使用者越多,它對任何一個使用者的價值就越大(參考梅特卡夫定律) 。它對任何一個使用者的價值也就越大,那麼a)吸引新使用者越容易,b)任何一個使用者離開越難(因為離開意味著放棄所有的價值)。

因此,整個線上注意力經濟,是建立在專有使用者資料表的基礎上的,不同的應用軟體會小心翼翼地保護這些專有使用者資料表,並不斷努力增長。

在這種情況下,這個資料表的大小,直接衡量了一個技術平臺的大小。它也不是一個代理性的衡量標準。它是真正直接的。因為它實際上是同樣的數字,不管平臺使用的內部數字,還是合作伙伴和投資者使用的外部數字。

如果你想限制一個平臺的大小,那麼你就要做一些事情,來限制它的使用者資料表的大小。

如果我要把谷歌拆分成搜尋引擎和youtube影片的兩大元件,我會讓這兩家公司保持完全獨立的使用者資料表。然後,我會禁止這兩個實體,透過非公共介面訪問彼此的使用者資料。因此,如果youtube影片想服務谷歌使用者,那麼它必須像其他所有服務一樣,啟用谷歌整合登入。

02獨立的使用者資料表意味著什麼

在目前的web體系中,所有這些獨立的使用者資料表,都強制執行一種特定的互操作性體系結構,即使對希望公平開放自己使用者資料的應用也是如此。即每個第三方應用程式如果想要訪問使用者資料,都必須呼叫API。

其結果是一個由訪問控制API連線的分散的孤立資料表網路。根據網路中任意兩個節點之間的關係,它們可以透過這個臨時的、分散的系統,以不同的方式訪問彼此的資料。

我們以領英為例,實際看看這意味著什麼。如果我透過領英整合登入按鈕,註冊了你的新網站,你的網站不會自動知道我的使用者資訊。為了瞭解我的身份,網站必須使用領英提供的API來獲取這些資訊。(我不確定領英是否真的透過API公開了這些資料,但這不是重點)。

這種安排有幾個關鍵的影響:

我只能訪問領英選擇透過API釋出的使用者資料。

領英可以隨時取消任何資料的API訪問許可權,所以對我來說,建立一個以訪問領英資料為前提的業務是不安全的。

對我來說,如果我做了這樣的業務,激怒領英也是不安全的,因為我對他們的使用者資料產生嚴重的依賴,而他們可能會撤銷我對這些資料的訪問權,而不去撤銷我的競爭對手的訪問權。

如果領英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比如谷歌可能會收購它,然後以典型的谷歌方式關閉它,然後那個API和它背後的所有支援都消失了。

我將永遠無法在領英使用者資料表中寫下我自己的資料,讓其他人看到,除非領英給我寫入資料的許可權。再說一次,即使這樣的話,我仍然可以失去這個訪問許可權,因為它被撤銷了(對所有人或者只對我),或者因為領英沒了。

上述要點的基本內容是:領英對其專有使用者資料的持續控制,使該公司對該資料的所有使用者具有影響力,並使該資料的所有使用者,都面臨各種領英特有的商業風險。

這種槓桿效應和風險暴露的結合,極大地限制了每個創業者,依賴領英管理的資料來構建應用的能力。

03作為網際網路使用者資料表的區塊鏈

代替由API連線的孤立的使用者資料表,區塊鏈有一個透過開放協議和儲存節點網路訪問的統一的去中心化使用者資料表。所以身份託管區塊鏈,代表了資料儲存層的去中心化,以及資料訪問層的再中心化。

我將以BitClout(加密社交平臺)的區塊鏈為例來說明我所說的,我最近因為各種原因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有了BitClout,我在區塊鏈上就有了一個身份,任何執行開源BitClout節點的人都可以公開訪問它。繼續舉領英的例子,如果他們在BitClout上重建自己,他們在BitClout區塊鏈上,實現整個使用者資料表並開展評價操作。而這些資料,就會出現在每個BitClout節點上,供其他BitClout節點訪問或增加新記錄。

如果領英或其內部對在鏈上提供公眾認可資料價值的評估出現任何問題,公眾仍然可以不受限制地永久訪問舊資料。

此外,我可以很容易地建立一個服務,讓BitClout使用者(現在也是領英使用者),在原有身份之下,繼續互相認可對方的各種技能(這是領英的核心功能)。我甚至可以在領英已有的選項之外,新增新的技能和認可選項。

當然,即使領英的使用者資料表,實際放在BitClout區塊鏈上,領英也可以繼續要求,透過私有API才能訪問其使用者的評價資料。

但是決定以這種方式保持資料孤立,就要付出代價的。我的猜測是,利用規模化區塊鏈網路效應(梅特卡夫定律)的誘惑,將是如此巨大,以至於公司將預設把使用者資料放在鏈上,而不是將其封閉起來。

想象一下,領英、Reddit和Github等,都將他們的使用者資料表(以及他們的許多私有資料,如評價、積分和活動歷史)移植到BitClout。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每個Github使用者也是Reddit使用者、領英使用者和BitClout使用者。

同樣,每個Reddit使用者也是 Github使用者、領英使用者和BitClout使用者。我可以繼續說下去,但是你已經明白我的意思。

每個建立在同一個虛擬使用者資料表上的公司,都可以直接訪問該表上其他創業公司的資料,這就產生網路效應。每當一家鏈上公司加入一個新使用者,那麼你的服務也會有一個新使用者。(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可能還沒有積極使用你的服務,但是他們實際上已經有了一個賬戶)。

相反,基於使用者資料表的網路效應,不再是一個經濟護城河,不再給任何人任何種類的防禦或投資優勢。

這種安排的博弈理論如下:

所有現有的大公司一開始都希望保持使用者資料表的專有性,因為這是他們的護城河,這給他們帶來了網路效應,帶來市場和投資者看重的鎖定效應。

然而,在某種程度上,區塊鏈使用者資料表(加上建立在此基礎上的生態系統)將發展到現有企業無法獨自競爭的規模。當BitClout的虛擬使用者資料表在規模上,超過推特的專有使用者資料表時,推特要麼加入區塊鏈,要麼被甩在後面。同樣情況會發生在谷歌和臉書身上。

最終,將會有一個區塊鏈使用者資料表,比專有使用者資料表的總和還要大。當這種情況發生時,這些巨型平臺要麼會拋棄他們的專有資料表,圍繞區塊鏈重新配置他們的業務,要麼就會進入一個厄運迴圈。

想象一下,在這樣一個世界裡,每個初創企業的使用者數量,都與最大的現有企業一樣多。沒有使用者上手或註冊時的摩擦——至少摩擦不像現在這樣是強制性的(你可以重新引入它)。如果你是建立在大型的身份區塊鏈上,那麼每個區塊鏈錢包已經是你的服務的一個(不活躍的)使用者,他們已有一個無縫的方式與你進行金錢和數字商品的交易。

企業需要花費一些錢,才能接觸到他們的使用者,並將他們從不活躍轉變為活躍使用者,來使用企業的特定服務。我認為任何一個鏈上,都會有需要付費的收郵件服務,因為否則垃圾郵件將使整個系統無法使用。但是公司可以查詢這些區塊鏈,確定目標使用者的一個子集,然後以他們負擔得起的任何方式,與他們溝通,或為他們提供服務。

如果你想建立一套能讓你的公司特別受益的網路效應,僅僅培養一個龐大的使用者資料表或電子郵件列表,是不夠的——你必須提供一些其他人也有動機使用的鏈上服務,這樣你所提供的服務才能傳播開來,成為一種貨幣。

例如,如果我是唯一一個提供特定憑據的服務(例如透過推特進行使用者驗證的鏈上服務),那麼越多的使用者在他們的交易中使用該憑據,我的鏈上網路就越大。

憑證提供者如何從中獲得價值?我不知道,但是想出一些隨機的可能性並不太難。例如,如果您接受我的憑證,那麼也許您不得不接受我的營銷資訊,為收取我的資訊的付費,提供大幅價格折扣;我可以使用這個折扣直接與您交流,或轉售它。這是我隨機想出的一個例子,而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確信市場會提供更多。

04小結

把身份移動到鏈上,從而消除以使用者資料表為中心的網路效應的可能性,完全顛覆了目前網際網路所建立的基於API訪問控制的互操作性的整個格局。所有的圍繞使用者資料表大小、槓桿作用和風險的非技術的市場和政治的動態變化,突然消失了。

我不知道結果會是什麼樣子,但是我很確定,我們現在還不清楚。我們現在正在進行的關於技術整合和審查制度的對話,在一個只有一個使用者資料表的世界裡,根本沒有意義。

換句話說,現在除了政府之外,還有另一個龐大的、不斷成長的實體,可以對抗大型科技公司。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