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數字人民幣最佳化我國貨幣支付體系

買賣虛擬貨幣

從2014年著手研發工作到2020年進行公開測試,中國版的法定數字貨幣即數字人民幣漸行漸近。這既是貨幣形態演變的必然趨勢,也是數字經濟發展的內在需求。數字人民幣將以一種全新的姿態,解構並重構我國貨幣與支付體系。

數字經濟的快速發展,對貨幣形態數字化的要求越來越迫切。在全球,數字經濟已經成為經濟重要驅動力和新的增長點。在中國,報告顯示,2019年數字經濟增加值規模達到35.8萬億元,佔國內生產總值(gdp)36.2%。在這種情況下,逐步實現法定貨幣的電子化和數字化,有助於滿足數字經濟發展對貨幣和支付體系的更高要求。而網際網路和資訊科技蓬勃發展,金融基礎設施不斷完善,為數字貨幣產生奠定了堅實的技術基礎。

從國際形勢看,有兩個趨勢是數字人民幣必須面對的:

第一,形式多樣的虛擬貨幣正在加速滲透,或將對我國貨幣體系構成衝擊。在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價格屢創新高的同時,天秤幣(libra)等所謂的穩定幣也在興起。雖然這些虛擬貨幣(穩定幣)無法承擔法定貨幣的職能,但在一定範圍和場景內受到追捧,以去中心化的模式在網路上大規模交易。如果不加以防範,將可能侵蝕我國貨幣發行權。

第二,多個國家正在開展數字貨幣研究,或將搶佔法定數字貨幣先機。目前,已有不少國家在央行數字貨幣研發上取得實質性進展或有意發行央行數字貨幣,包括法國、瑞典、沙特、泰國、土耳其、巴哈馬、巴貝多、烏拉圭等,美國近期也表現出對數字貨幣的濃厚興趣。如果我國不開展前瞻性部署,將難以在數字貨幣這場競賽中獲得先機。

從國內情況看,較早研發數字人民幣,與我國支付結算體系現狀密切相關。一方面,我國移動支付市場規模巨大、增長迅速,支付方式和產品推陳出新,支付服務水平不斷提升,成為全球範圍內一道獨特風景線。目前,廣大使用者已經養成使用電子支付工具的習慣。另一方面,非銀行支付市場形成雙寡頭格局,大型支付機構壟斷資料和場景,大量交易在其體系內封閉迴圈,難以有效實施監管,不但侵害客戶合法權益,更不利於公平競爭和金融風險防範。在這種情境下,發行數字人民幣具有重要性和緊迫性。

數字人民幣將在解構國內外諸多挑戰的基礎上,重構我國貨幣與支付體系。

一是提供幣值穩定、無限法償的數字貨幣。數字人民幣由央行依法發行,具有人民幣現金所具有的全部特性,發揮價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工具等功能,將有助於規範貨幣交易行為,節約社會成本,使現代金融和經濟活動更加便捷、高效和安全。數字人民幣發行後,拒收現金行為或將減少。

二是增強貨幣與支付體系公平性和普惠性。數字人民幣不向使用者收費,是面向全體公民的公共物品。作為法定貨幣,數字人民幣打破支付壁壘,在全部所支援的銀行和支付工具間實現流通;使用數字人民幣不用繫結銀行賬戶或支付賬戶,還可以在沒有網路的情況下使用,使用場景和範圍更廣。

三是更好地維護金融穩定和防範金融風險。數字人民幣中心化管理、“可控匿名”等特性,在保護使用者資訊和隱私安全的同時,將支付活動置於有效管理之下,交易資料留存金融管理部門,解決現金交易中資訊不對稱問題,有助於打擊洗錢和反腐敗等,有助於金融風險監測和防控。

此外,我國較早啟動數字人民幣研發工作,如果在法定數字貨幣方面開展國際合作,與世界各國及國際組織加強數字貨幣研發、監管等方面資訊共享和經驗交流,將有助於更好地推動數字貨幣服務全球,也有助於我國更好地參與國際金融治理。

2020年10月開始,以發放數字人民幣紅包等形式,數字人民幣先後在蘇州、深圳等地開展多輪有公眾參與的測試活動。此外,北京、上海、雄安等地也對數字人民幣進行內部測試。上述測試活動進展順利,但仍處於從封閉測試到公開測試的過渡階段。下一步,應在安全性、穩定性和可靠性得到進一步驗證的前提下,可以在全國範圍開展大規模公開測試,並在條件成熟時正式發行數字人民幣。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