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歲比特幣富豪溺亡,持幣量成謎

買賣虛擬貨幣

「41歲的外國人在加拉比託的赫莫薩海灘溺亡。」6月23日時,刊登在哥斯大黎加當地媒體的這則事件新聞並未引起注意,直到新聞中溺亡的「41歲外國人」被證實為是比特幣的早期投資人、MPEx交易所(已停運)創始人Mircea Popescu。

在比特幣圈內,Mircea Popescu被視作最大的單個比特幣持有者之一,他曾聲稱擁有100萬枚比特幣,但圈內保守估計其持有量上萬。以當前比特幣3.6萬美元的市價計算,1萬枚BTC價值3.6億美元。

除了是比特幣的早期投資者和一家歷史久遠的加密資產交易所創始人之外,Mircea Popescu是當之無愧的比特幣佈道者、原教旨主義的捍衛者,他從2012年開始就在他的部落格上撰寫有關比特幣的文章,支援開源專案,甚至曾以「拋售100萬枚比特幣」威脅開發者,以阻止2016年風靡一時的Segwit2X分叉。

不過,Mircea Popescu的比特幣家底從未得到證實,他的意外身亡也讓這些比特幣的數量和去向成謎。假如他真的持有天量比特幣,那麼,私鑰在誰手裡將決定這些資產的「死活」。

比特幣佈道者遊海泳溺亡

Mircea Popescu出現在哥斯大黎加本地媒體報道中時被稱為「41歲的外國人」,當地時間6月23日上午8時30分,他加拉比託海域游泳時被水流捲走,當場身亡,司法機關確定他的身份為「波蘭裔的Mircea Popescu」。

或許正是「波蘭裔」這個資訊干擾了海外幣圈,因為在那個圈子裡,比特幣名流Mircea Popescu一直都是羅馬尼亞人,他於2012年最開始撰寫有關比特幣的文章時,用的都是他的母語羅馬尼亞語,後來才改用英語。

但隨著死者3名女性友人及業內人士的證實,他的身份確定了。溺斃於哥斯大黎加海洋中那位「41歲外國人」正是比特幣的早期佈道者、投資人、MPEx交易所創始人Mircea Popescu。

公開資訊顯示,Popescu在羅馬尼亞長大,畢業於Avram Iancu大學,曾在美國、墨西哥、哥斯大黎加和埃及等國家生活過。2007年,Popescu在羅馬尼亞創辦過一家企業資源規劃公司。

Mircea Popescu的部落格頁面

Popescu開始涉足比特幣大概可以追溯到2011年,因為次年年初他開始寫關於比特幣的文章,支援以安全為重點的開源專案,並致力於保持比特幣網路不變。那時正值比特幣白皮書面世的第三年,比特幣價值不及100美元。2012年4月,他還創立了一家名為MPEx的交易所。

在2016年以前,Mircea Popescu至多是一位加密貨幣圈的活躍人士。直到比特幣網路計劃以Segwit2X方案升級擴容時,這位「比特幣原教旨主義者」反對改變比特幣1MB的區塊大小,甚至宣稱,如果比特幣區塊大小發生變化,他將在市場上拋售100萬枚比特幣。

也是在那個時候,圈內開始注意到這位「比特幣巨鯨」。最終,那場可能導致比特幣網路分叉的Segwit2X計劃「流產」,網路也保住了1MB的區塊大小。

Popescu到底有沒有100萬枚比特幣至今沒有得到資料上、證據上的支撐,但業內從他涉足比特幣領域的時間、當時低廉的幣價及其創業經歷推測,他手上的比特幣上萬枚。如果僅以1萬枚計算,按照當下3.6萬美元的單價,Popescu的比特幣身價在3.6億美元左右。

誰也沒有想到,如此身價的比特幣富豪最終隕落於哥斯大黎加的海域中。

生前言行激進 身後幣量成謎

以拋售威脅開發者足見Popescu的「豪橫」,而他的激進之舉並不止於此。

Popescu創立的MPEx和現在人們經常使用的加密資產交易所不同,2012年推出的這家交易網站,需要使用者以比特幣開戶,支援使用者拿比特幣交易股票、債券、期權和其他型別的證券。幣圈知名的賭博網站Satoshi DICE(中本聰骰子)曾在MPEx上發行股票。

網路公開資訊顯示,當時使用者開戶需要30 BTC。北京時間6月29日,Popescu過世的訊息傳到國內幣圈時,有圈內老玩家在微博上稱,當初平臺開戶費就要25 BTC,「烤貓股票也是在上面交易的。」(烤貓原名蔣信予,國內第一批Asic比特幣礦機的天才開發者,曾以批次製造礦機為由眾籌資金,但於2015年與圈內中人失聯,至今下落不明。)

放在現在看,MPEx交易所經營的範疇及以比特幣為結算方式的做法也頗為激進。2014年3月,Popescu透露,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要求他披露MPEx使用者和至少一家證券發行人的詳細資訊。果不其然,由於提供未獲監管機構批准的證券上市、交易,MPEx成為SEC調查的物件,後來的停運大概率與此有關。

Mircea Popescu 被推測持有的比特幣數量以萬計

儘管如此,Popescu對開源專案的支援行動仍然讓他受到了業內的尊重。當上世紀90年代問世的開放原始碼作業系統Open BSD遭遇到資金問題時,Popescu在2014年捐贈了2萬美元,以維持該軟體背後的非盈利基金會的執行。這套操作也是MPEx採用的技術之一。

「Popescu是比特幣技術領域最早、最具雄心的企業家之一,他因創辦MPEx而聞名……而他公開削弱SEC的權力也不乏樂趣。」Bitcoin Magzine的編輯Pete Rizzo在一篇文章中回憶,Popescu自那時起成為第一批公開打擊詐騙的人,是瑞波和「比特幣儲蓄與信託」(Bitcoin Savings & Trust)的公開批評者,後者後來被發現的確是一個金字塔騙局。

Pete Rizzo認為,這種新穎的行為為Popescu贏得了早期的追隨者,後來他身上的標籤被定了調,「一種激進的、毫無悔意的比特幣佈道,這使他的影響經久不衰,儘管有記錄表明他存在性別歧視、偏執和反猶太主義。」他評價,Popescu同樣有影響力的是,他認為軟體必須保持向後相容,避免硬分叉,他斷言比特幣必須最終由使用者的軟體選擇來定義,而不是任何一個開發團隊。

從比特幣佈道者的角色評價Popescu,他既保守又激進,或者說以激進的方式固守著比特幣白皮書的原教旨。如今,他身故了,外界將更多的焦點匯聚在他持有的比特幣去向上。

結果無非兩種,如果Popescu始終私密且安全地保管著他的比特幣私鑰,那麼他控制的這些資產將隨著他的身故永遠「沉睡」在網路上;假如另有其他人掌握著這筆財富,出售的可能性將成為衝擊市場的危機。

Popescu的身故再次給比特幣世界留下了一個謎。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