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陽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

買賣虛擬貨幣

憑什麼?

有一天去參加藝術品展覽會,會場裡的人大多安安靜靜地站在各類藝術品前仔細鑑賞,或三五成群低聲討論其作品表達出的人文意義。逛了片刻,我發現展廳裡不起眼的角落,有個掃帚立在那裡,對著它看了好久,想理解這個作品表達的中心思想?「是謳歌勞動人民嗎?」「是掃去生活的煩惱嗎?」直到一位保潔阿姨把它拿走,我心中才有了答案......

當我看到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以 $69,346,250 價格(起拍價 $100)拍賣成功的訊息,腦海中便閃出了上面這個笑話。

佳士得拍賣圖

是的,沒錯。我認為荒誕的 NFT 拍賣紀錄再次被打破,在此之前分別是:

CryptoKitties Founder Cat#18 成交價為 11 萬美金。

NBA Top Shot 詹姆斯球星卡以 20 萬美金成交。

Nyan Cat 以 300 ETH(約 60 萬美金)被買走。

Twitter CEO Jack Dorsey 首條推文以 250 萬美金拍賣成交。

…...

Nyan Cat 彩虹貓

有人和我說現在的大多數區塊鏈從業者看待 NFT,特別像行業外的人看區塊鏈,就是三個字 - 看不懂。Beeple 的大作,讓我的微信朋友圈徹底炸裂。我不禁開始調侃「比蒙娜麗莎更值錢的,是正在燃燒的蒙娜麗莎」,結果話音剛落,就有人這麼做了。讓人不禁感嘆,「都怪世界變化太快,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

著名街頭藝術家 Banksy 作品 Mornos 被燒燬,將鑄造為 NFT 在 SuperFarm 拍賣

NFT 簡史

NFT 出圈了 - 從 NFT 圈出到幣圈。最近關於 NFT 的科普文章特別多,所以對於基本概念我們不再贅述,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閱讀 OpenSea CEO Devin Finzer 的 The Non-Fungible Token Bible: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NFTs[1](被譽為《NFT 聖經》),雖然屬於比較古老的文獻,但在科普方面做的還是比較全面的。

不過開宗明義,這裡還需要明確一點:

NFT(非同質化代幣) ≠ CryptoArts(加密藝術品)

現在一些文章經常將其混為一談,但區別理解它們的概念,對於開啟我們看待 NFT 的視野尤為重要,因為我相信萬物皆可 Tokenized,所以 CryptoArts 在某種意義上是 NFT 的子集。

思想啟蒙

既然 CryptoArts 是 NFT 的子集,那麼瞭解 NFT 的思想啟蒙,就從藝術文化與加密貨幣的最初結合開始說起吧。

雖然一些人認為 NFT 萌芽於 Colored Coin(2012 年),但我認為 CryptoArts 思想最具有標誌性,且最被廣泛接受的應該是 Dogecoin(2013 年)。雖然這隻柴犬的圖片起源於 2010 年左右,但它成為「網紅」是源於 2013 年的一次 4chan 「爆吧」事件。這期間,BTC 恰好從十幾美金漲到一千多美金,由於當時在 Adobe 任職的 Jackson Palmer 發現在這個牛市期間很多山寨幣層出不窮,於是在一個「閒的蛋疼」的晚上,他註冊了 Dogecoin.com 的域名,並且後來和 IBM 的軟體工程師 Billy Markus 一拍即合,挖出了狗狗幣的創世區塊。[2]

最近很多人都看到世界首富 Elon Musk 一直在喊單狗狗幣,殊不知它和 CryptoArts 還有這樣一段淵源。

Dogecoin Meme

數字貨幣老玩家或者是資產大戶現在都開始習慣使用像 imKey 這樣的硬體錢包。其實在 2015 年之前,紙錢包還是比較受歡迎的,因為在安全方面,它做到了真正意義上的物理隔絕。由此 Cryptoart.com(2014 年) 一個將紙錢包和藝術作品結合在一起的想法應運而生。現在我們開啟這個網站還可以看到許多優美的畫作,將這些畫印到紙錢包上,作品的身價也能隨著 BTC 的漲幅一路高歌了。

雖然這兩件事與當前 NFT 的實現思想相距甚遠,但我相信正是這種探索式文化在悄無聲息地影響著後續 NFT 故事的發展。

踐行:加密遊戲

目前可追溯的最早的,以及最貼近現在 NFT 理念的是一款加密遊戲(也是最早的加密遊戲),名為 Spells of Genesis(2015 年)。他們不僅是將遊戲資產上鍊的先驅,據說還是最早推出 1c0的一批人。雖然在此之後還有很多加密遊戲嘗試,比如 Rare Pepes,但讓 NFT 走進大眾視野的當屬 CryptoKitties - 加密貓。

這裡插句題外話,我本人是在 2012 年就開始接觸比特幣的,實際從事區塊鏈行業的工作是從 2016 年開始,很多人稱這一年為「區塊鏈元年」。怎麼解釋「區塊鏈元年」呢?就是往前一步你就是「幣圈 OG」,往後一步就是「跟風韭菜」。因為 17 年經歷了一場大起大落,而加密貓正好抓住了那波牛市的尾巴,人們意識到不光要關注那些山寨幣,連區塊鏈遊戲都可以「賺快錢」。我想也正是這樣的時代背景造就了一代傳奇,也讓 CryptoKitties 團隊於次年獲得了 1200 萬美金的融資(CryptoKittiies 原是由 Axiom Zen 推出的,後獨立運營)。

大眾的瘋狂,資本的注入,讓一些人開始認識到 NFT 與遊戲結合的魔力。雖然在 17 年末,加密貓的交易量斷崖式下滑,但不可否認,它是成功的,並且這種成功是「可複製」的,因為它形成了一套「可複製」的行業標準 - ERC721。

NFT 帶來了什麼?

在上文中我講了很多 NFT 發展過程中精彩的故事,但其實在 2020年 8 月份之前(甚至更晚的幾個月內),它還是一個寂寂無名之輩。

視野拉回到多舛的 2020 年,疫情肆虐,讓整個世界經濟狀況彷彿回到了二戰結束後的那段時光,各國採取貨幣寬鬆政策以求帶動全民經濟復甦。對於股市和數字貨幣市場,牛市必然到來,區塊鏈行業孕育了無數新鮮的「生命」,這其中最顯眼的當屬 DeFi,它幾乎吸引了幣圈 80% 人的眼球,瘋狂的 APY 讓 NFT 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剩下 20% 的人則在關注 Polkadot,Eth2,Layer2…...社羣幾乎無人討論 NFT。而現在,彷彿整個行業都在討論 NFT,最近有不少 NFT 公司開始籌措融資或者已經融到了一筆可觀的資金,用來度過下一個資本寒冬。

看到網上很多人在分析 NFT 「出圈」的原因,其實我認為 NFT 的火爆,不是行業內的人將它帶到行業外,反而是行業外的人將 NFT 帶入行業內。NFT 擺脫了區塊鏈帶給人們的極客、技術、晦澀難懂的刻板印象,因為它是那麼的顯而易見。光靠行業內的早期從業者是無法使 NFT 達到如此高度的,比如它對視覺要求更高(藝術家),對金融專業知識要求也更高(比如票據),它需要故事,需要場景。NFT 給行業帶來了無限的生機和更多的可能性,拓寬了區塊鏈的道路,讓區塊鏈落地更進一步。即便是炒作,也變得更有趣,而不僅僅是對著一堆數字麻木地買入賣出。

NFT 美麗的陷阱?

事有對立面,有人看好就會有人看衰。Akimbo 的創始人 Seth Godin 在他一篇名為 NFTs are a dangerous trap[3] 的部落格中表達了對 NFT 不一樣的看法。他從兩個方面駁斥了 NFT 在藝術品方面的發展價值:

NFT 創作者會花更多的時間在稀缺性上做文章,並想方設法使其增值,而並非從藝術角度進行創造。所以 NFT 和藝術品不同,它本身並不具備耐人尋味的美感,只能膚淺地表達一些內容。

NFT 耗電。浪費!

如果僅用上述觀點來駁斥 NFT 在 CrypoArts 方面的價值,我本人無法贊同。我認為 NFT 給藝術品收藏界帶來了一場革命。相信大家都有看過諾蘭最新導演的一部電影《信條》,裡邊的反派人物將收藏的藝術品放在一個名為「自由港」的地方,那裡專供很多富人避稅。

在物理世界,藝術品交易流通會產生十分高昂的稅費。以美國為例,其藝術品進口實行的是 0 關稅政策,只對賣方徵收作品申報價值 0.21% 的海關使用費。但藝術品在美國被定義為資產,發生在美國境內的藝術品交易,首先需要賣方繳納資本利得(低買高賣資產所獲收益)稅,而且根據畫商、投資者、收藏家身份不同稅率分為淨利潤的 28% 、35% 兩種。

除此之外,購買者還需要按照美國各個洲的情況繳納 4% - 11% 不等的消費稅。比如,投資者在紐約從畫商手裡買下一幅價值 50 萬美元的畫,幾個月後再轉手按 100 萬賣出去,他獲得了 50 萬美元的利潤,但其中的 14 萬都需要作為稅款進行繳納!而最後購買的人還需要按 8.875% 的稅率繳 8.875 萬美元的消費稅。一幅畫僅一次流轉交易增值了 50 萬美元,卻產生了 22.9 萬美元的稅款![4]

說到這裡你可能就明白了,NFT 具有怎樣革命性的意義。隨著數字化的普及,加密藝術品相較於傳統藝術品在交易方面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電影《信條》自由港

除了收藏,從更直觀的角度看,NFT 也將會給遊戲行業帶來巨大沖擊。僅 2019 年,中國遊戲市場營收規模就達到了 2884.8 億元人民幣 [5],不難想象未來 NFT 會在這裡分到巨大的一杯羹。很多人認為一旦 NFT 打破了遊戲裝備充值的割裂性和壟斷性,反而會造成盈利縮水。

我不太贊同這樣的觀點,我認為這屬於行為經濟學或者博弈論的討論範疇。我本人就是一名資深遊戲玩家,從《紅警95》打到《王者榮耀》,也充值了不少「信仰」。但對我來說,每次充值我都會有顧慮,這個遊戲會持續多久?有多少人和我一起?萬一不玩了,豈不是白充值了?因此我就會嘗試少充值一些。但如果在該平臺上充值的錢或裝備,在其他遊戲中也可以使用,使得容錯性變高,那麼我一定會充值更多資產。並且打遊戲是有「審美疲勞」的,很多時候都是換著玩,所以資產的壟斷性並不能完全「圈」住使用者,更開放的平臺反而會贏得更多遊戲使用者。

不過受困於當前薄弱的基礎設施,比如公鏈吞吐量,資料儲存能力等,NFT 還未迎來爆發期。但 Layer2 也好,Arweave 也罷,總會有更好的解決方案幫助 NFT 突破當前的瓶頸,區塊鏈遊戲落後於中心化伺服器遊戲只是暫時的。

陽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

2020 年的牛市,為區塊鏈行業注入了大量資本,並贏得了幾乎所有傳統投資機構的關注。但整個行業仍處於早期階段,NFT 更是如同還在襁褓中的嬰兒。絕大多數潛力巨大的行業在早期都會出現泡沫,股市、網際網路、房地產、數字貨幣皆如此,NFT 也不例外。

但不能因此就抹殺了 NFT 的潛力和存在的意義。哪怕 7000 萬美金的加密藝術品物非所值 ,給 NFT 行業帶來了巨大的泡沫,我也相信這個泡沫是「彩色的」,因為它博得了幾乎所有人的眼球,讓更多的人願意去了解 NFT。

我便是這其中一員。

相關資料:

[1]《The Non-Fungible Token Bible: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NFTs》

[2]《NFT#1-淺談你不知道的加密藝術史》

[3]《NFTs are a dangerous trap》

[4]《收藏一幅畫要納22.9萬的稅,但在這裡卻0上稅,揭秘富人們的避稅天堂》

[5]《2020年中國移動遊戲行業發展研究報告:高質量產品與精細化運營助力中國遊戲市場跨越寒冬》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