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活400萬,Web3.0應用的大幕正在緩緩拉開

買賣虛擬貨幣

譯序

3 月 25 日,去中心化音樂流媒體平臺 Audius 宣佈月活使用者達到 4 百萬。Audius 月活使用者數從 3 百萬到 4 百萬僅僅用了 22 天,呈爆炸式發展,協議通證$audio 的流通市值也突破 4 億美元(流通率僅為 12%)。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在加密資產交易之外,Audius 是第一個也是唯一越過關鍵規模(Critical Mass)的 Web3.0 應用,進入「自發」式發展的快車道。也許用不了太長時間,Audius 的使用者量和市值就能達到與 3 大唱片公司、騰訊音樂相當的量級,屆時我們甚至可以據此宣告 Web3.0 時代的到來。因為在一個重要行業,Web3.0 平臺超越了傳統的和 Web2.0 的中介。

為何 Audius 能一騎絕塵?我認為源於創始人及團隊對於音樂和加密協議的雙重深刻理解。使用 Audius 應用,無論是網站、手機 App 還是桌面 App,其體驗完全是 Web2.0 式的,沒有私鑰管理、Gas、等待交易確認等等麻煩。可能有人會質疑:這還能算是 Web3.0 應用嗎?託管錢包如何保障資產安全,防止平臺作惡?等等。我想這正是 Audius 給 Web3.0 應用開發者們最大的啟示:你必須做出好用的應用,才有可能讓使用者逐漸接受並享有去中心化帶來的價值。也就是說,去中心化可以折中,可以漸近,使用者體驗不可以打折。

在當前的加密市場,DeFi 和 NFT 風頭正勁。但是不必因此就否定或忽視其他 Web3.0 應用領域。社交、遊戲、DAO、廣告、IoT、創作者經濟(音樂、影片、部落格、小說)...Web3.0 有太多方向值得探索,是時候思考「The Next Big Thing」了。本文由律動 BlockBeats 根據 Audius 創始人 Roneil Rumburg 在 Open Web Collective 播客的訪談聽譯整理,並採用第三人稱敘事。推薦給中文加密社羣的朋友們閱讀。

——Octopus Network 創始人 劉毅

初識加密世界

Roneil 是在斯坦福校園中第一次聽說到比特幣以及區塊鏈這種自由型科技。在校園中有一群人探討什麼樣的技術可以讓人們重新找回失去的能量和自由。

當時 Roneil 還是計算機專業的學生,由於學業與區塊鏈重合度很多,這也給了 Roneil 完美的機會去深度探究這項技術。隨後 Roneil 與其 Audius 合夥人 Forrest 開始挖礦,2013 年,他把賺來的錢創立了加密貨幣轉賬工具 Backslash。

隨後 Roneil 參與了許多加密領域內的風險投資。但最終決定還是迴歸到產品搭建這條路。

Roneil 與 Forrest 對於 Audius 這個想法的思考長達四五年,他們一直想做一個社羣執行、去中心化的、且藝術家一旦完成作品就無法篡改原定規則的平臺。最終在 2017 年,他們認為最底層的基建已經足夠支撐想要做的應用了。這次他們無須再重新搭建一條區塊鏈,也無需再搭建一個儲存系統。

如果需要重新搭建這些系統,對於一個 12 人的團隊來說很困難。由於 Roneil 與 Forrest 都是電子音樂的忠實愛好者,他們看到了現有平臺的許多問題,這些平臺對不同藝術家的差別對待,以及對長尾藝術家的不公,導致他們喜愛的藝術家作品漸漸消失,Roneil 和 Forrest 感到十分痛心。

著手準備 Audius

2018 年中旬,Roneil 和 Forrest 創立了 Audius,在募資之前,他們先做出了 PoC(概念驗證)版的 Audius,以說服自己他們所想的一切都是合理且成熟的,證明這種透過 IPFS 進行點對點流媒體播放不再需要超長的延時等待。

沒有前期資金的支援,去完成一個去中心化產品的確十分困難,但最終他們還是做到了。在完成了 PoC 後,他們開始融資並組建團隊。

2019 年,第一版 Audius 開始面向市場,隨後開始著手與各類藝術家溝通,讓他們註冊 Audius 平臺。對於招攬藝術家來說,雖然可以透過一一攻克協商頭部藝術家來完成,但這太低效了,Audius 需要一種能批次招攬藝術家,尤其是長尾藝術家的方法。

所以 Audius 決定主攻社羣,並在社羣內不斷做市場工作,這也是 Audius 獲得首批使用者的方法。讓他們印象十分深刻的是透過「冷郵件」活動宣傳平臺內容的轉化率竟高達 20%-30%,但由於使用者暴增所導致的問題也讓他們十分煩惱。在初期,雖然 Roneil 和 Forrest 都是技術背景,但他們更多的經歷都投入到了宣傳運營方面,技術工程工作則交給了團隊中的其他成員完成

Audius 的融資之路

Audius 融資的時點是在以太坊創新高後的兩個月中,在當時火熱的氛圍中,整個矽谷都在瘋狂尋找加密領域的專案,整個融資過程十分順利且高效,一共只花費了大概一週的時間共募集到 550 萬美元。

當然,Roneil 和 Forrest 曾身處風投圈,這些經歷及人脈資源對他們尋找合適的資金也有極大的幫助。如今,Audius 已經擁有 10 萬個使用者每月會來收聽音樂,超過 40000 首歌曲在平臺上被分享。

Audius 現在最在乎的是藝術家的參與度及他們的感受,因為如果藝術家認為平臺在乎他們,他們將會更加願意在這個平臺上分享他們的作品,更多的作品將為 Audius 獲得更多的使用者。

但對於去中心化應用來說,一大弊端就是平臺會遇到問題需要更新迭代。

由於平臺是由去中心化的節點執行的,所以問題的延時解決會使問題不斷疊加。解決此問題的方案需要利用協議中加密經濟學的代幣激勵,例如使用罰沒機制,在一段時間內,若大多數節點都進行了更新,而少數節點未完成更新,則少數節點質押代幣將會被罰沒。

最令 Roneil 感到愉快的事情就是,曾經他關注喜歡了多年的藝術家發現了 Audius,並在這個平臺上發表作品。當藝術家們在 Audius 上開始發表作品後,他們會透過他們的社交媒體渠道進行傳播,這會讓更多的粉絲和藝術家知道 Audius,以此形成增長正迴圈。

讓更多的人瞭解並進入加密世界

如果想讓使用者們接受區塊鏈技術、加密資產,最重要的是讓使用者們感受到去中心化產品給他們帶來的好處,當然,前提是不打破使用者與產品互動正規化。

例如,當你想與一個音樂流媒體應用進行互動時,你應該不需要具備任何程式設計背景。然而現在的加密世界不是這樣的,正面來看加密世界中的互操作性造就了像 DeFi 這樣的神奇應用,但負面來看,使用者被迫只能與同一正規化的產品進行互動。

一個恰當的比喻是,讓使用者交出口袋裡的錢包,他們可能會同意,但如果讓使用者交出銀行密碼,他們一定會拒絕。但現在在加密世界中,你在與任何應用互動時,你都需要提供(類似)銀行密碼的資訊,使用者卻毫無選擇。但其實,不同應用需要使用者提供的資訊應該是不同的。

所以,應用的可用性問題,需要根據不同應用的不同場景來進行解決,不會有一個通用解決方案來解決可用性問題。

好的產品團隊必然能夠根據不同產品的需求來提升產品的可用性。對於 Audius 這種極其注重使用者端的應用,需要做到的就是在使用者無感知的情況下讓使用者享受到去中心化應用的優勢。在宣傳時,團隊不應將去中心化技術作為宣傳亮點,加密技術僅僅應是產品技術棧中的一個可選項。相比於產品是如何搭建的,使用者更關心產品能夠為他們帶來什麼。

社羣運營平臺的未來

Roneil 自身對音樂很感興趣,他發現了音樂領域的痛點,所以決定從音樂領域進行產品切入。

然而其他領域同樣存在需求,尤其是對傳播需求極高的領域。

人們依賴於平臺去進行傳播,類似於 Twitter、Facebook。Roneil 相信,平臺應該屬於為這個平臺提供價值的人。現在,使用者卻成為了平臺的產品,平臺將使用者這個「產品」,賣給廣告商,這也導致,平臺的利益和使用者的利益就永遠無法一致。

但加密經濟能夠利用經濟激勵機制讓平臺和使用者的利益保持一致,就像 Audius,平臺是由社羣所控制的。同時,無許可以及透明化等其他的二階優勢,讓平臺無法進行「抽毯子」(強行撤走資源)和修改規定,這對於連線商家和消費者的集市型平臺(像 Uber 以及 Airbnb)來說尤為關鍵。

但也有人會說建立起這種多邊平臺成本極高,平臺需要從零開始建立供給和需求的連結,若平臺沒有任何控制權,這一切將是難上加難。

在 Roneil 看來,雖然音樂領域的集市型平臺與其他平臺略有不同,但他相信存在著不同的冷啟動需求和供給的方式,並讓雙邊的利益一致化,平臺利用代幣來傳遞和分配價值就是一個很好的方式。

例如,當 Uber 司機在平臺完成前 100 次行程,他為 Uber 網路貢獻了司機流動性等價值,但法律的限制讓 Uber 無法授予這些司機 Uber 的股權,而且 Uber 的運營模式也不可能是這樣的。但在加密世界中,平臺可以建立全新的、更好的商業模型,平臺可以鑄造新的價值承載物來幫助市場擴張,而不必再需花費過多資金在市場增長上。代幣有著十分反常識的機制,代幣分散到越多使用者的手中,就能為底層平臺產生越大價值。平臺的價值增長與使用者手中代幣所能捕獲的價值是一致的,這樣也就保證了平臺與使用者的利益一致,也就省去許多使用者增長所需的支出。

Web2 與 Web3 世界的隔閡

關於加密行業新血液流入速率過低以及行業缺乏多元化的問題,Roneil 認為,問題主要出在加密社羣對新晉使用者不夠包容。社羣需要做的是向新人傳達核心思想,並對新人進行耐心教育。

Web3 原生的人們其實可以從 Web2 領域的人們身上學到許多專業性的東西。所以 Audius 傾向於招聘那些曾經在 Web2 世界中工作的人。Web3 企業應該從 Web2 生態汲取其優勢,而不是認為 Web3 是一個全新正規化,所以需要拋棄 Web2 世界的所有模式,這是十分誤人的想法。尤其 Web2 的社羣建設模式是十分可取的。

最後,Roneil 分享了 Audius 近期在社羣開展的活動。Audius 會定期為音樂製作人舉辦比賽,並請到音樂界業內人士作為裁判。Discord 是 Audius 社羣交流最密集的聚點,超過 2000 位藝術家會在 Discord 頻道中分享經驗,商談合作。

*律動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資者防範追高風險,本文所提觀點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作者:0x88,來源:區塊律動BlockBeats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