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 CEO?限槓桿?建總部?幣安 CEO 趙長鵬正面迴應一切

買賣虛擬貨幣

作者 | Hegal

編輯| 門人 運營 | 小石頭

7月27日,趙長鵬連發數條推特,就幣安將擁抱監管、加強合規進行闡釋。

“我們剛舉行了一個小時的新聞釋出會,分享了幣安採取的積極措施和相關努力,以表示我們為獲得更多本地監管者合規方面認同的決心。”

限制槓桿?推出報稅工具?建設總部? CEO換帥?

就連此前“沒有計劃IPO,計劃做更多去中心化工作”的說辭也變成了“一旦這些結構到位,就更容易進行IPO”。

一系列重磅訊息的披露讓不少加密貨幣的從業者和投資者嗅到一絲危險的氣息。

對於幣安而言,現在可以說到了避無可避、不得不積極應對合規與監管的重要時刻。

而趙長鵬在推特的發言,則是對近期全球監管機構紛紛“圍剿”幣安的正面迴應。

「 CEO換帥?」

上週SCB 10X活動結束後,就有媒體報道稱,幣安正在尋找強監管背景人士接替趙長鵬成為新任CEO。對此,趙長鵬多次予以否認。

“我們正積極招募具備監管合規背景的領導人才。當然,現在還沒有直接計劃要換掉我這個CEO。很多記者都報道錯了。”

趙長鵬還強調,無論現在是在幣安內部,還是外部,都可以申請這個職位。CEO替代計劃(contingency planning)其實從幣安創立之初就已存在了,並且也適用於其他角色。

這或許與趙長鵬對公司組織管理的觀念有關。

“CEO在任時間不宜超過10年,最理想的時長就是5年。當今世界瞬息萬變,我們需要保持思考。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國總統一屆也只保留了四年任期。”

趙長鵬還特別澄清,自己從來沒考慮過離開幣安。

“我們一直在招聘CEO。我不必擔任CEO,但這也不代表我會離開幣安。幣安的logo已經紋在了我手臂上,我會一直用合適的方式為社羣做貢獻。能成為幣安生態系統的一員,我十分自豪。”

鑑於媒體錯誤報道氾濫,他又專門寫了條關於CEO問題的推文,宣告道:“幣安現在還沒有直接換掉我這個CEO的計劃。我/我們都非常願意聘請一位具備強合規背景的CEO,來表明我們以合規作為組織首要目標的決心。”

「 限槓槓?」

早在7月26日,趙長鵬就在推特上提到了“限槓桿”。

“我們也不希望這是真的,但是為了做好消費者保護,我們將把這項政策在接下來幾周逐步推廣到現有使用者群體中。”

此前不久,FTX創始人SBF也在推特上表示FTX要把合約槓桿降到20倍以內。

7月27日,趙長鵬也提及了幣安關於限制槓桿交易的計劃:

自7月19日起,新增使用者在最初30天內,最高槓杆不得超過20倍;自7月27日起,新增使用者在最初60天內,最高槓杆不得超過20倍。

而且這項措施具有回溯效應,意味著在公告發布前60日內新開的合約賬戶也必須遵守這項新規,不得使用超過20倍的槓桿。

具體而言,公告發布前已經持有合約倉位的使用者,如果槓桿超過20倍,目前仍可以保持原有倉位不變。如果要修改槓桿,不允許提高倍數,只允許降到20倍以下。

公告發布前60日內註冊的使用者,如果還沒有合約倉位,新增倉位同樣不得超過20倍。

也就是說,超過20倍的槓桿依然可用,但前提是使用者以20倍以下的槓桿開倉60天以上,具備了一定經驗,才允許逐步提高槓杆上限。

目前,幣安官網僅有英文版公告。

除此之外,趙長鵬還在推文中提到,針對完成了基本認證的賬戶,每日提幣上限會從2BTC降到0.06BTC(約2000美元)。

「 報稅工具?」

在推文中,趙長鵬也專門提到了新增的報稅工具API。

這項工具將於北京時間7月28日中午12:00正式上線,主要目的就是幫助使用者追蹤加密貨幣交易活動,從而保證各國使用者都能履行監管機構要求的報稅要求。

趙長鵬分享的公告表示,透過報稅工具API,幣安使用者可以:

1.生成只讀的使用者交易歷史、資本收益及損失記錄,併傳送至第三方報稅工具。

2.實時檢視本地稅務要求。

幣安會透過整合稅務報告工具到第三方的形式,動態抓取一個財年的交易記錄,生成報稅單。

推出報稅工具,也是幣安改進同監管方溝通交流的一大方案。

在此前的SCB 10X會議上,趙長鵬坦言,幣安還不太擅長同監管部門打交道,相關合規需要本地化。

因此,正如他在自己推文下面回覆的,“幣安已準備好幫助全球監管者,共同努力找到最佳解決方案,保證行業公平競爭。對所有從業者而言,消費者保護一直都很重要。我們致力於建立可持續的生態系統,促進區塊鏈技術進步。”

「 建總部?加強合規建設?」

作為一家區塊鏈行業頭部組織,趙長鵬不太喜歡說幣安是一家“公司”,儘管幣安確實在開曼群島註冊過,而且運營管理採用的就是公司治理方式,他本人的頭銜也是“CEO”。

幣安的“總部”在江湖上一直有很多傳聞,這幾年歷經多次波折。起家於中國,2017年因國內政策原因搬到日本。2018年遷往金融監管相對寬鬆的馬耳他,但在2019年也被馬耳他當局下了逐客令。

從註冊地址來看,幣安是一家開曼群島的公司,商標、公司名稱和logo都與開曼群島的地址繫結。但今年7月初,開曼群島也開始對幣安進行調查。

彭博社曾提到,趙長鵬本人住在新加坡。但至於新加坡是不是事實上的“總部”,趙長鵬也從未迴應。

今年5月,Decrypt舉辦了以太坊全球峰會,趙長鵬在會上表示,在過去三年半,他一直居家辦公、全球旅行,整個團隊沒有固定的辦公點,所以從”總部”的傳統定義而言,他沒法說到底幣安的總部在哪裡。

但是,在7月27日迴應CNBC記者Ryan Browne提問的時候,趙長鵬卻說:

“我們在轉向另一種結構,這種結構會更容易得到監管部門的理解。”

上週SCB 10X會議中,他也提到,Binance US正在考慮IPO路線,由於大多數監管方都更熟悉總部、辦公室、法人實體等傳統結構,因此幣安也在建立這種機構。

“一旦這些結構到位,就更容易進行IPO。”

除了建總部,幣安也在加強合規建設。儘管不會直接換掉CEO,但幣安對合規人才可謂是求賢若渴。

在7月初的公開信中,趙長鵬還承諾要擴大國際合規團隊和顧問委員會,在年底前把合規團隊規模擴大一倍。

不久前,幣安還聘請了前eToro(e投睿,獲英國合規授權的社交交易經紀公司)的Jonathan Farnell擔任幣安合規總監。

在推特上,趙長鵬轉發了路透社的報道《幣安表示希望獲得全球合規牌照》並表示:

“在有加密貨幣交易所法律框架的地區,我們已開始著手準備牌照審批事宜。這項工作涵蓋亞太地區、歐洲、中東、非洲和拉丁美洲。我們會同有關方面積極合作,以應對更多更為具體的監管框架。”

除此以外,他還提到幣安在加強KYC(瞭解你的客戶)工作,以鞏固這一領域的優勢地位。

關於合規發展的問題,去年趙長鵬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幣安一直在合規地發展,只不過在監管非常強、合規要求非常多的地區,幣安會在發展初期會避一避,因為合規的成本太高了,準備的過程可能需要一年,律師費要上千萬美金。

成立四年,躍居全球最第一大交易所之後,面對凌厲的全球監管攻勢,如今的幣安到了避無可避、不得不做出積極應對的重要時刻。

而這或許只是一個開始。

參考文獻:

1.趙長鵬推特https://twitter.com/cz_binance/status/14200569750946652262.Binance and Coinbase Say They Have No Headquarters—That's True and Untruehttps://decrypt.co/70330/binance-cz-coinbase-say-they-have-no-headquarters-true-and-untrue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