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投資的進化藍圖:DAO 風投基金是大勢所趨?

買賣虛擬貨幣

風投基金將不得不適應新生事物,其中的人不應成為資本的守門人,而應致力於將現有人脈網路和專業知識移植到 DAO 經濟中。

撰文:Joel John,區塊鏈風投機構 Ledger Prime 投資總監
編譯:Perry Wang

奧地利經濟學家約瑟夫·熊彼特 (Joseph Schumpeter) 1942 年創造了「創造性破壞」一詞。其核心思想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資本主義傾向於推動系統轉向側重於效率。 舊的、過時的工作方式一一被取代。而當前 Web3 及其不斷髮展意味著,這一替代程序會比傳統企業需要幾個世紀完成新老更替的速度要快得多。我認為,過去幾年是風險投資(VC)行業經歷創造性破壞的一個很好例證。鑑於 Web3 和區塊鏈技術尚處於萌芽期的性質,各個專案的創始人和部署技術的個人可以獲得的資金支援,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裡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在下文會詳細解釋如何分為三個階段。

  • 2012 - 2015 - 當時數字資產的風險投資幾乎完全由傳統風險投資家完成。對於 VC 而言,這些是在技術趨勢邊緣進行的高風險投資。區塊鏈投資不是為了「此時此地」,而是著眼於遙遠的未來。
  • 2015-2017 - ICO 位於外圍地位,遠非「公認的」資金籌集方式。像以太坊和 Cosmos 這樣的網路在這幾年間興起,最終導致了 ICO 熱潮。一些 VC 專注於投資數字資產(代幣),但其投資規模和行業地位被認為與傳統 VC 不具有可比性。
  • 2017-2021 - ICO 於 2017 年 3 月左右開始爆發,ICO 籌集了 80 億至 250 億美元(不同來源的統計數字存在差異)。之後市場經歷了熊市,每家基金都在為最壞的情況做準備,至少在去年 5 月之前是這樣。ICO 熱潮為新發現的融資原語騰飛奠定了完美的前戲。這個時代催生了第一代重要的代幣投資基金。還誕生了許多天使投資人,他們在所投資制定的協議專案上市後了結獲利而退出。

2017-2018 年左右推出的多個協議中,透過分期退出(Vesting)機制分配給創始團隊成員的代幣或資產,現在已經逐步退出。這一機制為新一代的資本配置者賦予了權力,這些人在引導幫助其他創始人趟過行業激流方面經驗豐富,同時其財力也很雄厚。數字資產領域的 VC 還必須與對沖基金競爭,後者現在也很激進地向加密領域投入重金。 換言之,我們對數字資產領域風險投資所瞭解到的一切,都在短短四年內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推動變革的部分原因是風投 DAO。風投 DAO 可以被視為過去 3 年新出現的 DeFi 原語,它們可以幫助將資源分配給數字資產領域內的新興企業。還記得 2016 年遭到駭客攻擊的 DAO 嗎? 它的目標是為企業提供資源,同時獲得代幣作為交換。 DAO 是 ICO 時代的一個早期雛形。幾年後,像 Metacartel 這樣的風投 DAO 專案開始與傳統基金一起積極參與風險投資。

瞭解風投 DAO

在傳統的 VC 中,資金的主要來源通常是大型資金池,例如養老基金、捐贈基金和戰略企業投資者。擁有大量資金、需要轉移出口的個人或家族辦公室,一部分也傾向於投資 VC,認為這是早期接觸新興創業公司的絕佳方式。這裡有一個以「基金中的基金」形式存在的中間層,但我們本文不會討論這個問題。從歷史上看,這會帶來「接觸」問題。龐大的資金池通常無法接觸到正異軍突起的最優秀基金經理。另一方面,最優秀的基金經理可能很難找到良好的資金來源。在運營基金時,您從誰手中籌集資金,通常與您投資於什麼標的一樣重要。 這就是 老虎環球基金的朱利安·羅伯遜 (Julian Robertson) 最初給予種子投資的很多基金經理為什麼都能做得很大的部分原因。當考慮資本市場時,「人脈」的概念會變成威力無窮的興奮劑。

來源:《哈佛商業評論》

而風投 DAO 破壞了這種關係。理論上,它允許世界上任何合作社聚集在一起聯手啟動一個 VC。其投資的資產是數字化、可追溯的鏈上資產,其投資業績是可驗證的。與傳統不透明的 VC 相比,這應該是一種更好的 VC 管理模式。為什麼? 對創業者而言,這一方式使得風險投資變得更加全球化。這對於風險投資在特定地域或小眾主題的案例中發揮作用很重要。任何人都應該能夠建立一個基於 DAO 的實體,吸引其背後的決策者並獲得資金支援。早期的風投 VC 變體已經以像 YGG 這樣的企業形式出現。他們不是從外部採購資本,而是採購資產,並將資產連線到勞動力市場。重要的是,當前的風投 DAO 在風險投資領域帶來了幾個關鍵的差異化因素。

  1. 風投 DAO 通常擁有更多元化的成員,通常比傳統 VC 團隊成員更有經驗。DAO 成員通常是可以為企業帶來有意義價值的 VC 操盤手。
  2. 風投 DAO 決策過程理論上應該是透明的。預選出的一個委員會,或開放式的 DAO 投票決定會就是否應該進行投資做出決策。資本分配是透過可以即時轉移的數字貨幣進行的。
  3. 風投 DAO 通常傾向於投資於數字資產。它可以更輕鬆地將所投資的資產分配給成員。釋放投資持股的決定可以在 DAO 層級或個人層級進行。從 DAO 籌集資金的協議可以跟蹤 DAO 何時以及是否選擇退出。類似地,那些向 DAO 提供資金的人也更容易立即看到 DAO 投資組合的具體變化。

在我的理解中,風險投資的世界正在分為兩條路徑。一方面,有行業專家設立自己獨立的、單一。Elad Gil 的 3 億美元基金可能是這一趨勢的最佳代表。另一方面,基金將專門作為獨立部門,肩負企業發展壯大的一部分責任。A16z 幾乎是完美的例子。 與該基金合作的創始人可以接觸到營銷、合規、增長和財務方面的一些最優秀人才,這是他們為企業帶來的附加值的一部分。 DAO 處於兩者的交叉點。DAO 可以同時允許協作和獨立。因此可以大大改善早期天使投資人與他人合作的交易流程,並擁有一個他們足夠信任的人脈圈子來幫助被投企業實現規模化成長。這一切都不會受到中心化基金通常會所強制要求的競業條款的約束。目前有幾個 DAO 風投基金。我們在下文可以看看其中的一些例子。

Metacartel - 生態優先方法

DAO 的成員中包括 Aave、Nexus Mutual、Ocean Protocol 和 Axie Infinity 的 CEO。 該組織孵化了 Raible、Gelato Network 和 DAOHaus。 這就是 Metacartel。DAO 是在 2017 年後的熊市中成立的,旨在建立一個由創始人和建設者組成的生態系統。個人進入該 DAO 的門檻成本約為 10 ETH,機構則為 50 ETH。這為 DAO 帶來了資金,同時策劃管理了誰可以進入交易流。單靠錢是無法進入的。個人應該向 DAO 推銷自己,並獲得足夠的支援才能成為成員。該 DAO 本身很樂意成為早期創業專案的第一個投資者。加入 DAO 是一個需要許可的過程,需要成員們達成共識,但退出是無需許可的。 退出 Metacartel 的個人按比例獲得 DAO 持有的資產份額。成為風投基金只是 Metacartel 所做的眾多事情之一。該生態系統還發放開發津貼,並與為 web3 和社羣組織奠定基礎的企業機構尋求戰略合作。

2020 年一季度公佈的 Metacartel 生態系統圖

The LAO - 從法律角度入手

The LAO 對如何推動 DAO 風險投資進行了法律上的變身。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向大約 30 家企業投資了 5000 萬美元。The LAO 成立於 2020 年 4 月,主體是註冊於美國特拉華州的一家公司,意在與傳統風險投資實體合二為一。LAO 的成員上限為約 99 名合格投資者。DAO 入圍成員應該提供他們的 AML-KYC 檔案。出資額大小從 5 萬美元到 10 萬美元不等,投票期持續 7 天。沒有指定的「普通合夥人」。 作為 DAO 一部分的每個人都有權投票。由 The LAO 支援的被投企業,將受益於目前 The LAO 中龐大的導師人脈網。

Impossible Finance - 去中心化 Launchpad

還記得幣安 Launchpad 嗎?它曾經是在幣安上啟動新代幣網路的一種方式。每當一個新網路啟動時,創始人都會為兩件事而苦惱:代幣分發和合法性。如果你在社交媒體不具備強大的影響力,為新網路尋找早期採用者的成本可能很高。此外,市場參與者發現在早期階段很難找到合法的平臺參與早期投資。幣安透過對風險企業進行盡職調查並透過在交易所出售數字資產進行專案啟動,解決了這兩個問題。 Impossible Finance 為 DAO 模式帶來了相同的體驗。與 DAO 合作的創始人接受孵化資金,由該風投基金協助擴大規模。如果 DAO 成員對專案發展態勢感到滿意,就會在 launchpad 上進行代幣分配。你如何選擇向誰分配代幣?Impossible Finance 有一個用於質押和治理的原生代幣。那些質押資產的人會分配到新專案的代幣,以避免競爭或耗費高額 Gas 費用。可以 點選這裡 瞭解該系統的工作原理。

Syndicate DAO - 投資協作的基礎設施

隨著時間的推移,金融的大眾化採取了不同的形式和途徑。其中一種方式是天使投資和辛迪加的出現 。Angel.co 和 Republic 等平臺使個人可以投資世界任何地方的初創企業。SyndicateDAO 正在構建讓普通人聯合投資 web3 原生生態系統的基礎設施。這一平臺產品使得個人團體可以聚集在一起,為投資、捐贈或積極管理籌集資金。該團隊已聯手籌集了 2000 萬美元以實現這一目標。我申請過其私人測試版,不過在撰寫本文時尚無法訪問,但一旦產品開放,我很可能會成為該產品的活躍使用者。 SyndicateDAO 的核心賭注很可能是資本管理現在正成為一種多人遊戲,而目前使用的基礎設施並未針對它進行最佳化。從購買 NFT (例如:PleasrDAO、PartyDAO)到遊戲加速(例如:YGG),集體行動正在形成。我強烈建議點選這裡閱讀 A16z 關於他們投資 SyndicateDAO 的帖子。

上面並不是對當今生態系統中所有 DAO 的全面概述。還有很多傑出的專案我沒有提到。我強烈建議閱讀 Messari 關於風投 DAO 的文章,你會更全面瞭解到該領域的相關專案。我個人的理解是,我們看到了一種全新的 DeFi 原語的出現,而這種原語在很大程度上被市場忽視了。與借貸市場或 AMM 不同,DAO 風投基金的貨幣流通速度較慢,因為資本分配比資產轉換需要更長的時間。隨著時間的推移,其中一些 DAO 很可能在未來成為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實體。2040 年時的 A16z 可能完全由匿名專家在鏈上管理,可以在鏈上跟蹤他們的工作業績和聲譽。

DAO 的成功案例🐂

從歷史上看,風險投資機構一直依賴於封閉的人際和機構網路。在我看來,與風險相關的 DAO 將對此進行完全解綁。公司將在公開論壇上釋出需求,而不是等待助理或分析師進行介紹,DAO 的個人成員可以以競爭方式出價或提供幫助。它為天使投資人構建了透明的聲譽,同時讓創始人有更多的選擇權。風投 DAO 也可能會與其他公會和 DeFi 協議合作,以獲得最佳效果。一種可能的方法是讓自由職業者聚集在一起,形成提供特定服務的 DAO。我們可能會看到一組律師構建一個 DAO,為協議提供法律服務,或者作家們聯合起來,幫助 DAO 最佳化其所投資企業的公關溝通。這些將是 DAO 對 DAO 的互動,而不是公司對公司的互動。為什麼這很重要? 因為從技術上講,相比公司用工資單招募的人才,DAO 可以向多得多的人開放。這使得供需雙方都可以尋求對自己最有利的東西,而不是讓自己被中心化風投機構提供的任性選項所束縛。

對我來說更令人興奮的是,一個 DeFi 原生風投 DAO 可以選擇使用 DeFi 專案來為自己重新募集資金。使用代幣資產在鏈上貸款以對風投標的加倍投資,並非不可能。類似情況,風投 DAO 可以將其資產配置成指數,將旗下所投資企業的現金流代幣化,或者簡單地使用它進行耕種收益。加密原生風投基金已經透過質押資產來提高回報。在 DAO 模式中,這可能會像注射興奮劑一樣瘋狂發展。更重要的是,風投 DAO 能比中心化機構更好地調整激勵措施。著名區塊鏈投資人 Darren Lau 最近寫了一篇關於 加密風投知識其實集中在全球範圍內大約 100 名分析師 的文章。激勵星探交易和早期輪次的薪酬結構和激勵模型通常是不公平的,尤其是對處於職業生涯早期階段的分析師而言。在 DAO 模式中,carry 和費用可以嵌入到智慧合約級別——對那些投入工作的人來說,幾乎相當於所見即所得,不會存在模糊的誤導。一種已經發生的方式是代幣專案向行業專家提供代幣,以換取早期階段的指導。

來源 : Link

這裡有一個更關鍵的巨集觀經濟問題。風險投資活動歷來集中在矽谷周圍。現在它已經成為一個全球性的遊戲。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像 A16z、紅杉和 Accel 這樣的大型基金都有區域基金。中心化風投基金過於依賴中心化銀行基礎設施和傳統機構,而 DAO 風投基金能以前者所不能的方式吸引、補償和留住人才,在全球範圍更有效地進行投資。在加密原生圈中,使用穩定幣投資新專案已經變得司空見慣。很快這將擴充套件到非加密原生圈子,那裡將是風投 DAO 真正大放異彩的地方。儘管風險投資作為一種資產類別在過去幾十年中取得迅速膨脹式發展,但沒有理由相信它能符合市場的所有資本要求。作為一個行業,這個領域是在共識之上執行。DAO 可以透過將資金路由到被低估的個人和主題,來顛覆風投的上述模式。當你可以擁有 1000 個真正的投資人時,為什麼要把收入渠道限制在 1000 個真愛粉? 在我看來,資本市場正在經歷與創意產業相同的演變。早些時候,作家需要很高的可信度,並經歷一個由知名出版社選中出版作品的策劃過程。Instagram 和 Facebook 等平臺使得這一過程實現了大眾化。鑑於去中心化交易所和無需許可的借貸市場,資本市場也經歷了同樣的進化過程。 我們將在適當的時候觀察一下資本配置經歷這一演變後的成效。

我很清楚,未來與過去將完全不同。風投基金將不得不適應新生事物。實現這一目標的一種方式是透過風投基金直接投資於 DAO。 如今,風險投資公司的成員將發展成為一個不斷髮展網路的節點。相比之下,當前的基金模式本質上是等級森嚴的。風投基金中的人不應成為資本的守門人,而應致力於將現有人脈網路和專業知識移植到 DAO 經濟中。 Not 3Lau Capital 和 EGirl Capital 之類的風投機構專門從事這方面的工作。他們主要是加密原生分析師,透過與多個 DAO 組織合作所賺得的聲譽光環下進行自己的投資。 這種從中心化風投機構到網路化風投機構的轉變,將是風投基金在未來十年所經歷的最重要轉變。 我敢打賭,到 2030 年,我們將有至少 100 億美元的風投資金完全在鏈上執行。其中一些操盤手透過化名處理。看到加密本地資本在未來十年溢位到其他投資不足的新興技術主題,會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免責宣告:作為區塊鏈資訊平臺,本站所釋出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文章內的資訊、意見等均僅供參考,並非作為或被視為實際投資建議。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