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禮輝:應確保數字人民幣在高併發市場中的規模化可靠應用

11月18日,以“金融科技點亮未來”為主題的2020金融發展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辦。在論壇上,中國銀行前行長李禮輝發表了主題為《數字貨幣替代或顛覆》的演講。演講中,李禮輝探討了法定數字貨幣的潛在的好處與存在風險和問題,並分享了他對超主權的數字貨幣是否會重構全球貨幣體系的思考。他表示,在數字金融全球建設中,中國應主動參與並積極爭取話語權,監管的協調,促進達成監管共識,努力建立數字金融國際監管的統一標準。

發行數字貨幣,要保持其可靠性和安全性

“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穩妥推進數字貨幣研發”,數字經濟是全球經濟增長日益重要的驅動力。今年10月,深圳市政府聯合央行開展數字人民幣(央行數字貨幣)紅包試點,以抽籤的形式,面向5萬名市民發放數字人民幣。首次亮相的數字人民幣,設計上與紙鈔相似,上方左右兩處印有“國徽”和“中國人民銀行”的圖樣。

數字貨幣試點測試已一步步走進人們的生活,也成為大家高度關注的熱門話題。11月18日,在澎湃金融峰會上,李禮輝對此表示,“這是全球第一個進行投入試點的國家級的數字貨幣,並且是中國這麼大一個經濟體的法定數字貨幣,因此受到各方面關注。”

數字人民幣是由中國人民銀行發行的數字形式的法定貨幣,具有法定地位而且國家主權背書,由指定運營機構參與運營並向公眾兌換,以廣義賬戶體系為基礎,支援銀行賬戶松耦合功能,與紙鈔和硬幣等價,具有價值特徵和法償性,支援可控匿名。

法定數字貨幣到底會不會替代傳統的貨幣和支付工具?這是當下大眾熱議的數字貨幣話題之一。李禮輝表示大家可能要進一步討論法定數字貨幣的潛在的好處,以及可能存在的風險和問題。

與我國現行貨幣政策管控體系不同的是,透過法定數字貨幣,中國人民銀行可以實時地把握結構性貨幣發行的情況,全程跟蹤數字貨幣資金流資訊,令反腐敗、反洗錢、反逃稅等工作得到更好效果。

法定數字貨幣的潛在好處可歸納為四個方面:第一可以節省成本,第二可以強化支付系統的公共屬性,第三可以確保金融交易的可靠性,第四可以精準地調節貨幣的供應、加強貨幣市場的管控。

至於法定數字貨幣存在的風險和問題,李禮輝歸納了三點:第一,法定數字貨幣可能削弱商業銀行初始信貸比例,因為央行可以透過法定數字貨幣直接吸收存款,那商業銀行就要相應提高利率水平,保證資深存款及信貸。第二,法定數字貨幣更容易觸發系統性金融風險,在數字貨幣的狀態下,一旦某一個金融機構發生問題可能造成更大影響。第三,央行擁有貨幣市場調控優勢的權力,也會因此承擔更多責任。當金融危機發生時,央行必須向市場提供更大流動性支援。

我國人口數量和金融市場規模居全球之最,我國發行數字貨幣,應該保持數字貨幣可靠性和安全性。對此李禮輝解讀:第一,採取間接發行數字貨幣的模式,這種發行的模式即雙層運營結構,這種結構最大好處跟現在貨幣發行架構完全一致,能夠更好地管控風險、管控市場。

第二,採用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即央行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國內一些權威的專家認為,區塊鏈技術發展到現在,儘管已經得到了各個方面的應用,但是這種技術仍然不能滿足超大市場規模化運營的要求。所以央行不依賴單一的區塊鏈技術,而要保持技術的中性。更重要的是保持央行中心化管理的模式,以保證貨幣政策視窗機制可靠性,和貨幣調控的效率。

第三,採用所謂的賬戶松耦合方式。目前微信、支付寶等一定要跟使用者銀行帳戶緊緊繫結在一起,實行賬戶的實名制。數字貨幣採用賬戶松耦合+數字錢包,實現端對端轉移,可以實現可控的匿名支付。更重要的是,不在中國銀行開戶外國人到中國以後,可以申請數字錢包從而獲得連結支付的便利。現在設定中的數字人民幣,它會替代流通中的現金。

李禮輝表示我國法定數字貨幣實現路徑有必要進一步完善,特別是完善它的底層技術架構和應用場景的設計,確保高併發市場中的規模化可靠應用。“我們要考慮在數字貨幣人民幣溢位情況下怎麼樣保證其系統執行的可靠性。同時應該有必要進一步研究,發行中國主導的全球性數字貨幣的可行路徑和實施方案。”

虛擬貨幣很難進入大眾化交易與支付場景

比特幣也催熱了數字貨幣大眾關注度。其目前市場價格約為1.8萬美元/個,像比特幣這樣的虛擬貨幣正在升為投資或投機的工具。

虛擬貨幣會不會進入大眾化支付與交易場景?總體上李禮輝認為,虛擬貨幣還有其生存土壤:一是在公域區塊鏈的社羣,虛擬貨幣是它的計價工具。二是虛擬貨幣可以匿名、可跨境,它可以成為資金非法流動的工具,也可以成為交易的工具。全球大市場需要值得信賴、管控的工具。

虛擬貨幣有兩大缺陷:一是技術缺陷,來自去中心化的區塊鏈的架構,在這種架構下需要超大規模資料同步,它的效益比較低,運算思路比較慢,比特幣現在無法解決輸送的問題。二是它的統計性太重,很難看到以實體作為支撐。最高時接近2萬美元,最低時跌了84%。未來發展趨勢怎麼樣,投資或投機都存在很大風險,需要十分謹慎。

保護投資者的利益,防範系統性的金融風險,應該是成熟國家金融監管的底線。我國禁止做非法的證券交易和非法集資,李禮輝覺得,從目前的情況看,虛擬貨幣還是很難進入大眾化交易與支付場景。

努力建立數字金融國際監管的統一標準

去年10月18日臉書(Facebook)推出的虛擬加密貨幣Libra受到全球關注。Libra由21家聯合創始機構共同發起的的,這21家聯合創始機構都是全球性的移動支付和服務平臺,在全球有超過21億不重複的客戶數。Libra分散式的對等架構和隱私計算技術,透過這個建立覆蓋全球各個角落點對點、端對端的交易平臺。Libra用資產做支撐,以維護獨立的數字貨幣的價值。

以Libra為代表的超主權數字貨幣會不會重構全球貨幣體系?李禮輝認為任何機構數字貨幣要做到可信賴必須具備這一些品質:一是具有公共信任機構的信任背書、二是具有商業價值的客戶規模、三是具有可靠高效的金融交易和支付平臺、四是具有可審計的金融資產做支撐、五是有行政的許可的市場準入。

今年6月17日,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舉行了聽證會,聽證會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說,“數字美元作為世界美元對我們有利,我們必須付諸於行動,不能因為錯過一次技術變革而錯失美元數字化的機會,導致美元失去世界儲備貨幣的地位。”由此看來,美國很有可能會批准Libra,以在數字貨幣領域加強變革。

國內的金融業數字化變革呼喚創新,數字金融市場監管、法定數字貨幣發行等制度正逐步建立完善的數字金融機制。在數字金融全球建設中,中國也應主動參與並積極爭取話語權,透過協調促進達成監管共識,努力建立數字金融國際監管的統一標準。(來源:澎湃新聞)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