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轉型,入華受挫,USDC 發行方背後的資本局

買賣虛擬貨幣

一個人生命中的最大幸運,莫過於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強時發現了自己生活的使命。

茨威格在《人類群星閃耀時》中如此寫道。

每個人一生中總要翻過幾座山,淌過幾條河,才能找到相伴一生的使命所在,公司同樣如此。

2021年7月8日,USDC發行方Circle宣佈,它計劃與一家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合併上市,估值45億美元。

回顧Circle2013年創立以來的發展歷程,一路坎坷,做過錢包支付、OTC、加密貨幣交易所、穩定幣……付出過沉重代價,熊市估值一度下跌75%,大幅裁員,割肉出售核心資產,最後終於找到了長期使命與方向所在——USDC。

Circle是幸運的,危機時刻,總有貴人相助,Jim Breyer、 General Catalyst、IDG資本一路扶持,才有Circle的今天。

這是區塊鏈世界中一個關於成長與資本的故事。

連續創業者擁抱比特幣

2013年,傑瑞米·阿萊爾(Jeremy Allaire)和Adobe首席科學家肖恩·內維爾(Sean Neville)共同創立了Circle,總部設在波士頓,這是他第三次正式創業。

在此之前,他分別於1995年和2012年締造了兩家上市公司,軟體公司Allaire和線上影片平臺Brightcove,並積累了深厚的人脈資源。

Circle成立之初,便獲得900萬美元A輪融資,創下了當時加密貨幣公司有史以來的最高融資額。

投資者包括Jim Breyer、 Accel Partners 和 General Catalyst,都是阿萊爾上一家公司Brightcove的投資者,與此說是投資Circle這家公司,不如說,他們就是投資傑瑞米·阿萊爾這個人。

當時的Circle,被譽為“美國版支付寶”。

Circle最初的產品形態就是一個數字貨幣錢包,主要提供加密貨幣(比特幣)的儲存及法幣兌換服務,利用比特幣實現資金的快速轉移。

比如,國際間轉賬使用SWIFT需要3-5個工作日的確認,但使用Circle,可以依靠“現金——比特幣——現金”的路徑快速轉賬,這個過程中,比特幣成為了中間通道。

此時的阿萊爾是一個堅定的比特幣信徒,認為實現跨國界的支付系統只是時間問題。他想讓使用者像使用郵件,短訊息一樣,沒有太多阻礙就能實現轉賬支付。

隨後,Circle一路高歌。

2015年8月,Circle獲得高盛集團和IDG資本領投的5000萬美元融資,從此,IDG資本成為了Circle的成長路上的“貴人”。

為什麼IDG資本會參與領投Circle?

這離不開Circle的早期投資者Jim Breyer,以早期投資FaceBook聞名,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IDG在美國的投資合夥人。在Jim Breyer的推薦下,IDG資本參與投資Circle。

9月,Circle拿到了紐約金融服務局頒發的第一張數字貨幣許可證BitLicense,這意味著Circle可在紐約州持證提供數字貨幣服務。

同樣在這一年,中國的移動支付市場戰火四起,微信依靠微信紅包快速擠佔支付寶的市場份額,大洋彼岸的Circle不止於觀望,也在年底推出了社交支付。

當時來看,這是一次大膽的創新嘗試,如今來看,這或許源自自身定位不清晰,為後來的多次轉型埋下了伏筆。

入華

2016年,Circle命運轉折的一年。

4月,Circle拿到了英國金融服務監管局頒發的電子支付牌照,這也是英國監管機構首次向經營加密貨幣和數字資產業務的公司頒發許可證。

6月,驕陽似火,Circle 成功牽手中國資本,宣佈完成 6000 萬美金 D 輪融資,由 C 輪的領投方 IDG 資本繼續領投,此外,百度、光大、宜信、萬向、中金甲子等中國企業紛紛跟投。

其中,IDG資本連續領投Circle C輪和D輪,並進入其董事會,IDG資本創始人合夥人熊曉鴿曾如此評價該筆投資:

現在國內投資網際網路公司,基本都在投應用,而不是技術。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目前國內看到在商業模式方面的創新比較多,而技術創新相對較少。IDG資本所投資的美國技術,例如 Circle 的比特幣區塊鏈技術,基本都屬於“美國能做,而中國目前做不了,或者說做得沒有美國好”的型別。

然而,技術雖然投在國外,IDG資本的初衷還是有一天能夠將前沿技術帶到中國,並獲得落地的長足發展,這是我們投資一家美國公司的“中國角度”。

Circle之所以引進眾多中國頂級資本,和他當時的入華計劃有關。

2016年初,Circle 組建成立了獨立運營的 Circle 中國公司——世可中國,主體為天津世可科技有限公司,意為“可以通行於全世界的支付”,公司 CEO 由 當時 IDG資本的 EIR(入駐企業家)李彤擔任,萬向集團肖風任董事。

左起:世可中國 CEO 李彤、Circle 創始人 Jeremy Allaire、IDG資本創始合夥人熊曉鴿

創始人阿萊爾表示,Circle 將在中國的監管框架下開展業務,在未取得政府許可情況下,不會貿然上線產品。

此外,Circle一直在同中國的監管層、銀行等機構進行溝通、分享資訊。然而我國高度重視金融安全,在國內開展支付業務需要第三方支付牌照,因此,Circle在華業務長時間處於停滯狀態,有名無實。

據企查查資訊顯示,2020年8月15日,天津世可科技有限公司申請簡易登出,並於9月7日正式登出,退出中國。

有意思的是,Circle並未在中國開展實際業務,卻一度影響了A股上市公司的股價。

或許是 IDG 對於 Circle 的影響力太大 ,2018年,A股市場一度瘋傳,IDG要將Cirle注入其控股的上市公司“四川雙馬”,引來深交所發函詢問,四川雙馬不得不澄清,此為無事實依據的猜測,公司不存在發展區塊鏈業務的計劃。

轉型:交易所和穩定幣

2016年,伴隨著比特幣分叉、擴容之爭愈演愈烈,阿萊爾逐漸對比特幣停滯發展不滿,“三年過去了,比特幣的發展速度放緩了很多”,阿萊爾此前接受採訪時曾這樣表示。

12月7日,Circle釋出公告,宣佈“放棄比特幣業務”,保留比特幣及美元等法幣的轉賬業務,但使用者無法進行比特幣買賣,並表示,“Circle會把業務重心轉移到社交支付上”。

但事實上,Circle的整體發展思路卻是從支付轉移到了交易,“阿萊爾淡化了比特幣(支付)在Circle業務中所扮演的角色,開始做更多關於賺錢的工作”,Coindesk曾如此報道。

在加密貨幣領域裡,什麼業務最賺錢?交易所。

2017年,Circle對外表示,儘管取消了APP中直接買賣比特幣的功能,但其依舊為大型交易所做市,並推出為機構客戶提供大額加密資產OTC服務的Circle Trade。

2018年2月,Circle宣佈以4億美元收購加密資產交易所Poloniex,正式進軍加密貨幣交易所領域,此次併購的融資由其大股東IDG資本主導。

5月,Circle繼續公佈融資訊息,宣佈獲得1.1億美元融資,由位元大陸領投,IDG資本、Breyer Capital等繼續老股東跟投。

值得注意的是,領投的位元大陸同樣由IDG資本投資,據深潮 TechFlow 瞭解,正是IDG資本出面聯姻,才促成位元大陸領投,此時,IDG已是Circle最大的機構股東。

這筆投資對於Circle非同一般,一方面這是按照投後30億美元的超高估值進行融資,不到一年之後,其估值下跌75%。

其次,18年下半年即將迎來慘烈的大熊市,無論是Circle還是位元大陸都將面臨生死考驗,有了這筆錢,一定程度上幫助了Circle度過難關。

有了資本注入,Circle開始四處出擊,試圖全面開花。

2018年7月,Circle推出了錨定美元的穩定幣USDC,回頭來看,這無疑是歷史性的一刻,Circle做出了對於其而言最重要的決定。

除了最核心的交易所和穩定幣業務,Circle的佈局也開始向外延伸。

2018年10月,Circle收購股權眾籌平臺SeedInvest,並建立Circle Reseach 輸出加密貨幣行業訊息和報告。

至此,在資本的推動下,Circle成為了業務多元的加密貨幣集團:Circle Pay提供轉賬;SeedInvest用於籌集資金;Circle Trade提供場外交易服務;Poloniex提供交易業務;USDC為美元穩定幣。

一切看起來很美好,殊不知,寒冬已至。

灰色2019,斷臂求生

2019年,Circle灰色的一年。

2月,Cointelegraph Japan 率先披露,在SharesPost的股票交易平臺上,Circle公司估值為7.05億美元。9個月前,Circle獲得位元大陸1.1億美元投資後估值高達30億美元,不到一年,估值大跌75%。

5月,Coindesk報道,Circle已裁員30人,約佔員工總人數的10%,後來接連又走了3位高管。

但最讓阿萊爾頭疼的或許還是重金收購的Poloniex遭遇滑鐵盧。

2019年5月13日,Poloniex宣佈將在美國使用者的頁面中下架9種加密貨幣。因為根據美國法律,這些代幣已接近證券的概念,但它們卻並未在SEC被註冊,有違規風險。10月,再次下架6種加密貨幣,損失大量利潤。

為此,阿萊爾數次公開表示對美國監管機構的不滿,卻又無可奈何,只能將Poloniex的業務主體轉移至監管環境更為寬鬆的百慕大。7月23日,Circle宣佈P網將獲得百慕大數字資產業務許可執照。

但這依然無法阻止 Poloniex 不斷喪失市場,從2017年一度接近60%的市場份額(合規交易所中),到2019年9月,市場佔比僅有1%。

估值大跌、核心業務受挫、人才流失……Circle再次站在了命運的十字路口。關鍵時刻,Circle選擇斷臂求生,從2019年下半年陸續剝離非核心業務,專注於穩定幣USDC。

6月,Circle宣佈從7月8日起,Circle Pay服務將逐步取消對使用者支付和收費的支援,並最終於9月30日完全取消對Circle Pay的所有支援。

9月25日,Circle在釋出公告稱暫停Circle Research專案。

10月,在眾人的驚愕聲中,Circle 出售了交易所業務 Poloniex ,從屬於一家亞洲投資公司運營的“Polo Digital Assets ”,背後的參與者為波場創始人孫宇晨。

據最新的SPAC檔案顯示,Circle在其收購併隨後出售Poloniex的過程中損失了超過1.56億美元。

12月17日,Circle向交易所Kraken出售其OTC服務檯Circle Trade。

到了2020年,Circle旗下的加密投資交易應用 Circle Invest 以股權方式出售給 Voyager Digital。

至此,經過一系列瘦身,Circle從一個多元化的加密貨幣集團變成了專注於USDC的穩定幣發行商,直面挑戰Tether。

終尋使命——USDC

在穩定幣江湖,USDT一直處於無可撼動的霸主地位,不過到了2021年,情況開始出現些許變化。

根據TheBlock資料,年初至今,整個穩定幣市場增長從289億美元,增長至1094億美元,增長超過。

其中,USDT發行總量從216億美元增長至642億美元,增長296%,而USDC發行總量從42億美元增長至258億美元,增長614%。

在USDC的衝擊下,USDT的穩定幣市值佔比從年初的74%,降低至如今的58%,而USDC市值佔比從15%增長至23%。

在市場看來,這就是合規與DeFi的勝利。

根據加密貨幣專家Ryan Watkins的說法,Tether衰落的一個主要原因是由於DeFi協議越來越多地採用USDC,使用者可以透過使用USDC與DeFi協議互動而獲得高收益。

今年,Circe推出了DeFi API,使得機構使用者接入API即可訪問各種DeFi協議,由此成為了連線傳統金融市場和DeFi的橋樑。

Compound、Coinbase相繼推出USDC儲蓄收益產品,收益率都在4%左右,遠超傳統金融市場美元收益率。

而這一切又得益於USDC的合規與透明,創始人阿萊爾引以為豪:

USDC既受監管,又經過審計。這很重要,來確保穩定幣和美元是一對一掛鉤的。因此,我們有來自世界上最大的會計事務所的月度報表,這就確保了流通中的資金一比一地由美元儲備,而且我們在一個世界上最大的美元銀行機構的獨立賬戶中儲存這些美元資產。因此,它可以給USDC持有者很大的信心。另一點不同的是,你可以去Circle和Coinbase隨時把它轉換成美元。

目前已有超過 250 億美元的 USDC 在流通,阿萊爾相信到 2023 年底將有 1900 億美元的 USDC 流通。

發行穩定幣只是第一步,Circle 的壯志是利用 USDC 的普及來建立利用基於 USDC 的金融服務體系,為此,未來USDC將更加積極行動。

(1)多鏈擴充套件。

6月30日, Circle 釋出公告草案稱,預計在未來幾個月內在Avalanche、Celo、Flow、Hedera、Kava、Nervos、Polkadot、Stacks、Tezos 和 Tron上發行USDC,這將極大地提高USDC的轉賬效率,同時降低成本。

(2)擴寬商業應用。

據阿萊爾介紹,USDC增長最快的用途是作為借貸資產,此外,USDC也在用於數字遊戲、網路遊戲、電子商務等市場。2021年3月,信用卡公司Visa表示,將允許使用USDC在其支付網路上結算交易,USDC出圈正在路上。

2021年5月,Circle 宣佈完成4.4億美元融資,吸引了來自富達(Fidelity)、FTX、DCG、Marshall Wace、Valor Capital Group、Pillar VC、Interp Fintech Ventures、Atlas Merchant Capital 和 Willett Advisors 等機構參與。

此時,Circle 已然開始為SPAC 上市做準備,臨門一腳,靜待鐘聲。

總結

和Coinbase從一開始就堅定自己的使命和方向,從一而終不同,Circle在數字金融世界經歷了一系列的探索,走過彎路,付出過沉重的代價,也曾瀕臨生死抉擇的邊緣,最終在“年富力強”之際,找到了自己的使命。

在遍佈荊棘探索之路上,Circle應該感謝它的貴人們。

Jim Breyer、 Accel Partners 和 General Catalyst 三家機構從始至終支援傑瑞米·阿萊爾(Jeremy Allaire)和Circle。也是因為Jim Breyer的推薦,IDG資本與Circle聯姻,併成為其成長之路上的堅定支持者。

IDG資本多輪下注,不僅成為Circle最大的機構股東,更是在其關鍵時分,多次出手相助,幫助收購Poloniex ,吸引中國資本投資……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沒有IDG,就沒有Circle的今天。

當然,這一切或許離不開傑瑞米·阿萊爾連續創業成功的履歷以及人格魅力,畢竟投資的終點,還是投人。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