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A16Z合夥人:我們玩的是長期遊戲,22億美元加密基金將聚焦三個領域

買賣虛擬貨幣

‍‍

誰是目前矽谷最有權勢的女性?

或許凱蒂·豪恩(Katie Haun)稱得上其一,她是矽谷著名風投Andreessen Horowitz(A16Z)的普通合夥人。

此前十年,她曾擔任美國聯邦檢察官,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聯邦調查局和財政部等機構合作,調查欺詐、網路和公司犯罪,她建立了政府的第一個加密貨幣工作組,並領導了對 Mt.Gox 以及絲綢之路的調查。

作為斯坦福大學法學院的榮譽畢業生,凱蒂曾擔任美國最高法院法官 Anthony Kennedy 的書記員,並且是外交關係委員會的終身成員,在CoinbaseHackerOne董事會中任職。

如今,她將和另一位合夥人克里斯·迪克森(Chris Dixon)共同主持安德森·霍洛維茨 (Andreessen Horowitz) 本週宣佈的 22 億美元加密貨幣基金。

這是A16Z的第三隻加密貨幣基,凱蒂於2018年加入該公司,參與領導了前兩期加密貨幣基金,管理規模分別為3億美元和5.15億美元。

目前,加密貨幣迎來了一個牛市後的不確定時期,中國正積極監管加密貨幣,並引發了對加密貨幣的價值和未來監管狀況的質疑。

近日,DealBook創始人Andrew Ross Sorkin 對凱蒂進行了專訪,凱蒂分享了她對於中國監管以及加密貨幣長期發展的觀點,並對新一期22億美元基金的投資方向進行了闡述。

我們有沒有見過像中國這麼大的政府採取過類似的措施?

Katie Haun:實際上,中國在 2017 年也曾採取過類似舉措。它禁止在中國的交易所交易比特幣。當時比特幣的價格一直在4000美元左右徘徊,但在這一訊息的影響下,價格出現了急劇下跌,我很驚訝它沒有早點發生。

中國已經公開表示,他們認為區塊鏈技術是未來十年的五大國家優先事項之一,並且正在開發自己的數字貨幣,即數字人民幣。我們認為,他們計劃出口這種貨幣,將貿易與之掛鉤,激勵世界各地的人們使用這種貨幣,而不僅僅是在中國。

如果比特幣在中國被完全關閉會怎樣?比特幣這個市場是不是就不存在了?

Katie Haun:這方面最好的類比是中國的防火牆和網際網路。當然,這對中國來說更難完全禁止。他們可以做一些事情,比如控制坡道的上下,這是做過的。如果你回顧一下2017年的新聞,它實際上彰顯了像比特幣這樣的去中心化開放系統的巨大持久力。

彼得·蒂爾(Peter Thiel)認為,中國很期待看到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的崛起,認為其會破壞美元的穩定,你同意嗎?

Katie Haun:我不同意這個觀點。我認為中國希望保持對其數字人民幣版本的控制。我認為,他們正在開發一個有效的封閉式許可系統。我確實同意他們非常希望看到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的地位被打破,但不同意Peter Thiel的說法(寄希望於比特幣),我們更有可能看到他們出口他們的版本,透過將激勵措施與他們的數字貨幣掛鉤,讓世界各地的個人使用它。

回到美國,你認為加密貨幣會被監管嗎?

Katie Haun:有一種說法是,加密貨幣專案的創始人希望有一個無人監管的狂野西部。他們真的有點急於讓監管機構說出規則是什麼,要弄清楚,需要在從美國商品期貨委員會到財政部的各種機構中穿梭,需要大量的時間、金錢和資源,更不用說50個不同州的監管機構了。

SEC專員赫斯特·皮爾斯(Hester Peirce)呼籲建立一個監管沙盒,但我不確定這是否足夠,因為它只解決明顯屬於證券的專案的問題。我希望看到的是,在美國聯邦層面上,有一個具有聯邦先發制人的監管沙箱,而為了做到這一點,你首先需要立法。

這將如何運作?

Katie Haun:它將允許專案在一些規則下啟動,但它將提供一個重要的測試場所,以觀察它們在野外的表現。同時,透過幫助對這些新技術進行培訓,它將為監管機構和政府人員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真的沒有簡單的方法可以跟上發展的步伐。我是這個行業的全職人員,周圍都是專家,連我也無法跟上這種變化如此之快的技術步伐。

但是,你如何保護消費者,在這一過程中,更廣泛的公眾顯然沒有得到保護?

Katie Haun:消費者保護真的很重要。然而,人們希望獲得這些產品和服務,如果只是說,好吧,我們不會允許它們在美國出現,這不是答案,因為今天任何人只要有網際網路和VPN,就可以很容易地訪問在其他國家/地區提供的產品和服務。

對於美國來說,要監督海外平臺上發生的事情是非常困難的,甚至是幾乎不可能的。

作為一名前檢察官,您如何看待加密被用於像 Colonial Pipeline(美國最大燃油管道運營商) 那樣的這麼多勒索軟體攻擊?為什麼犯罪分子這麼喜歡比特幣?

Katie Haun:犯罪分子是比特幣的早期採用者,在某些方面他們甚至是新技術的測試者。他們總是在尋找一種繞過監管系統的方法。坦率地說,執法官員實際上真的非常喜歡你用比特幣而非用法幣付款。

我認為這很有趣,因為作為一個前檢察官,我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在使用電匯或傳統金融服務的地方,存在一種真正的虛假安全感,人們認為,“哦,我們知道關於這個的一切。所以我們只要去傳喚,銀行會給我們這些記錄,我們就可以去拿錢”, 這與現實情況相去甚遠。

所以你不相信這些勒索軟體攻擊是加密貨幣的功能?

Katie Haun:我想你問的是,加密貨幣是否是勒索軟體的原因,這絕對不是。我在司法部曾起訴了最大的網路洗錢案。在法幣系統中,99.9%的洗錢要求都能成功,實際上,勒索軟體攻擊真正引人注目的地方——Colonial Pipeline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司法部能夠如此迅速地收回國際犯罪活動的收益,這是前所未有的。(如果是法幣系統),這個時間線通常是幾年,如果有的話。

當你考慮到加密貨幣的風險時,你認為加密貨幣系統的槓桿率有多大?

Katie Haun:就像傳統的金融服務一樣,槓桿當然會起到一些作用,我不否認這一點,但人們可以透過海外的平臺獲得更高的槓桿。所以我認為,在這個國家促進負責任的創新,符合美國監管機構和消費者的利益,我們需要找到什麼是我們可以達成一致的好的規則。

我認為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和立法者開始意識到,中國和其他國家正在向前發展,認識到數字貨幣和區塊鏈是一個真正的優先事項,而我們落後了。這與網際網路不同,Darpa(國防高階研究計劃局)和美國政府在幫助發展網際網路方面有一手。

你如何看待加密貨幣的meme化?當你看到埃隆·馬斯克在推特上談論狗狗幣時,你說這是好是壞?

Katie Haun:介於兩者之間。現在網際網路和文化正在發生一些根本性的變化,我認為加密貨幣正處於震中。人們很容易把一些發生的變化當作遊戲或meme來看待,幾年前,我自己也犯了這樣的錯誤。而且,你知道,我已經被證明錯了好幾次。因此,我努力學習的事情之一是保持開放的心態。

在過去幾個月裡,在圍繞著加密貨幣及未來、NFT、比特幣價格漲到6萬多美元的興奮情緒中,您已經為加密基金籌集超過 20 億美元。您能在這種環境下介紹一下基金和籌資的背景嗎?

Katie Haun:我們早在你剛才描述的哪些興奮場景之前就開始討論籌集第三隻基金,並押注未來 7 到 10 年。

我們感興趣的一個重要類別是基礎設施和可擴充套件性——強呼叫戶體驗,為加密數字資產的投資者、交易者提供工具,使更多的主流消費者能夠使用加密貨幣產品和服務,期待我們在該領域加倍努力。

第二類是NFT和遊戲。很多與我談論NFT的人認為,“哦,是的,數字藝術”, 我認為它不僅僅是關於藝術,不僅僅是遊戲,也不僅僅是商品。它是關於創作者的新型商業模式,併為加密貨幣帶來全新的受眾、全新的型別,如創作者、體育迷和媒體型別。

然後第三類是DeFi,去中心化金融。

這個基金比第一和第二期基金大得多,這說明我們處於哪個階段?

Katie Haun:它的規模大約是我們上一隻基金的四倍,並且我們是超額認購的。我們可以很容易地從我們現有的有限合夥人那裡籌集到更多更大的資金,甚至不需要新的有限合夥人。但我們不想為了更大的數字而募集更大的基金。我幾乎把它看作是幾十年前為網際網路籌集資金,我們為消費者、為基礎設施、為企業、包括為遊戲都有獨立的基金。對於加密貨幣,我們認為其增長潛力與網際網路的潛力一樣大。‍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