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H硬分叉,又一場“權力的遊戲”

分叉是目前去中心化幣解決社羣爭議的方法之一。11月15日晚 22:13,BCH區塊高度達到661647,BCH硬分叉升級正式開始。

本次BCH分叉源於社羣內部矛盾,BCH開發團隊BCH ABC堅持在11月升級中引入“基礎設施融資計劃”(IFP)。IFP旨在將礦工8%的區塊獎勵分享給BCH技術團隊,以解決BCH全職開發者資金問題,但該方案遭到社羣部分成員反對,且矛盾不可調和。

最終,分叉將BCH分裂成BCHA和BCHN兩個代幣,同時ABC開發組放棄了BCH的名字,並將繼續維護BCHA、BCH這兩條鏈。

11月15日晚19:00,BCH分叉在即,巴位元“8問大事件”對話BTC.com CEO莊重、自由共識發起人劉昌用,就BCH硬分叉進行了一場對話並進行直播,以下為直播要點摘錄:

1

本次分叉兩年前就埋下伏筆

賈小別(巴位元8問主持人):我瞭解到BCH分叉醞釀已久,最早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原因除了利益分配還有哪些?

劉昌用:其中最主要的是BCH去中心化程度較強,導致其缺乏有效治理機制,當出現分歧時很難達成一致。上次BSV分叉的時候,社羣差點被奪去整個生態。那次之後大家就更加感覺到一個去中心化的生態需要治理機制,而治理基金直接目的是解決開發者報酬問題,因為如果開發者沒報酬的話,就會出現像比特幣上次不擴容所導致的問題。如果核心開發者不得不去做一個公司去融資,那麼融資後他就有自己的利益,會跟公共利益有矛盾,所以核心是一個治理基金的問題。這個問題其實也不嚴重,還沒有嚴重到分叉。這裡面感受到最困難的實際上是ABC團隊,他堅持了三年的核心開發付出了大量精力,但這一輪熊市下來,它出現了資金困難,所以他急需開發者激勵,而目前的捐助模式已經出現了一些問題。因為捐助後,捐助者希望開發者滿足他們的一些開發需求,而開發者更希望獨立。

另外,本次分叉實際上有一定的偶然性,本來是社羣裡面支援做治理基金的人是不少的,但是國外的開發者對於治理比較反感,尤其中心的治理基金,他們喜歡比較強的無政府主義,所以這裡面就有一些分歧,但是大家希望能夠在達成共識的情況下解決這個問題。2018年年初的時候,吳忌寒提出來礦工抽稅方案來解決開發者基金問題,當時很多人反對,所以他沒有強推。今年江卓爾再提出,已經是兩年後的事情了,經過上次BSV分叉攻擊,看看大家是不是對這個問題有更迫切的需求。

雖然今年8月份的時候,在沒有完全達成社羣共識的情況下,開發者已經把治理基金8%的抽稅程式碼加進去了,並公佈說要在11月15號升級,就覆水難收了,所以直接導致了分叉。

莊重:站在礦工角度,特別是一些長期只挖BCH這些人,在機槍礦工面前已經屬於劣勢,如果再出8%的話,實際上就是越死忠粉傷害越大。我個人覺得 IFP這個方案其實最早提出的時候,中國社羣大家反對程度好像還沒有那麼大,這是一個可以承受的代價。

但是在整個執行過程中,今年就有一些操作上值得商榷的地方,還有溝通的問題,這些地方讓人失望。因為本身應該是一個大家來投票的事,而不是說你先強制我投了票。

2

ABC團隊分叉過程中的表現不成熟

賈小別:這次分叉的爭議是IFP協議,開發團隊要分走礦工8%利益,具體來說是什麼?

莊重:其實就是直接把挖礦獎勵12.5乘以0.08。BCH剛開始扣8%。我相信機槍肯定會去挖BTC,直到難度調整下來達到均衡。但在此之前,對於死忠粉來說,挖BCH損失會比較大。調整過來就好了。這個方案其實最早出來的時候是12.5%,後來改成了5%,之後又改成了8%。頻繁地改動,強制大家進行捐贈,通常大家是不樂意的。我不是說這樣不行,只是覺得這波操作有點“風騷”,降低了大家的信任。還有包括後續的基金管理問題,前期也說會有好幾個地址,有白名單,最後就成了一個人在管理。那麼當一個基金管理高度中心化的時候,生態會萎縮,也慢慢中心化,其他公鏈已經出現過這樣的問題了

賈小別:我好奇BTC.com什麼時候開始站隊BCHN?

莊重:對我們來說主要影響還是0.21.0這個版本的時間節點。我們發現幣印礦池已經不小心投了一票。通俗點說,我們人為應該要有個開關,開啟後才能開始投票,而不是已經被關掉了。實際上它強制我們已經投了。我們比較擔心,因為我們礦池會擔心我們執行的軟體出現問題,雖然這個程式碼改動可能不復雜,我們還是希望儘量不要有問題。所以當時我們採用了兩種節點都會同時使用這樣一個方案。

3

本次分叉分歧無前次激烈且雙方實力相差懸殊

賈小別:昌用老師當年是BTC硬分叉BCH的老兵,從歷史上來說,本次BCH分叉和當年BTC硬分叉及BSV分叉有什麼不同?

劉昌用:差別很大。激烈程度,這一次沒有以前那麼大,第一次分叉有將近三年的時間,因為擴容之爭損耗非常大,只不過當時處於一個牛市,大家沒看到分叉帶來的損失,但如果不是因為分叉,比特幣當時的表現肯定會好很多。BSV那次,其實是有個專門策劃的團隊,想要掌控整個BCH社羣的主導權,他們挑起了事端,算力大戰就非常激烈,可能分去了一半的社羣資源。這一次分歧並不是很大,主要矛盾其實和開發者團隊缺乏經驗有關係。

賈小別:有使用者問,和BSV相比,現在分出的BCHABC這一支有什麼價值?

劉昌用:BSV實際上樹立一個新的旗號,明確要回到中本聰的白皮書1.0,把一些有懷舊情懷的人帶出去了。原教旨主義的人在前進路上其實會產生一些問題,影響程序,很多人還是會想要回到早期創始人那個時代。所以BSV後面的策劃團隊,是很專業的團隊,加上資金支援,建立了比較大的社羣,實力比較強。這次BCHABC團隊實際上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政治上很單純,沒有有效地去組織分叉、建立自己的生態。但是我認為發展到現在,這兩支分叉出來是有各自價值的。他們有個較為專業的團隊不斷地去釋出我們接受的捐助、接受了多少、花了多少、到哪方面去了,比以前要好很多。應該說BCHN主導開發設計,沒有那麼強的權利,也使得他比較能夠跟生態裡面的意見領袖或者企業、礦池建立比較好的關係。這邊完全可以按照原來的BCH發展方向去發展,可以不用做太大的調整。

相反的就是BCHA這邊,你既然已經做了這麼大的一個調整,加進去了基金並且你的體量也不算很大,其實它非常適合做實驗。

我的具體建議就是說 BCHN這邊下一步程式碼就不要再半年升級一次了,你改成三年升級一次,儘量保持生態的穩定,不要做硬分叉的升級了,不要再製造這樣的分裂機會了,然後大家就安心在鏈上去做應用、做開發就可以了。相反的 BCHA你就保持半年一次硬分叉升級,那麼大家整個生態裡面有什麼設想、重大改進、重大實驗,我覺得可以首先在 BCHA上去做,比如說像雪崩,比較複雜的一個系統,其實是應該慎重考慮的,但是既然分出來一個 BCHA,那完全就可以在BCHA上實現雪崩。如果實驗沒有問題,那麼三年以後我們放到主流的鏈上。我覺得社羣不需要分裂,分裂代幣沒關係。

賈小別:現在是19:40左右,BCHN價格是0.94/bch,BCHA是0.06/bch。BCHN接下來的開發問題怎麼解決?經濟模型怎麼設定?

莊重:通常來說可能大家會覺得捐贈的方式會比較好,但是捐贈其實也是有問題的,通常來說對一個專案剛開始的時候大家熱情很高,可能一下就捐了不少,但是後續可能當團隊真的缺錢的時候,大家開始不樂意了,所以我覺得IFP本身不是問題,而是執行問題和策略問題。可能大家現在希望這邊能穩定一點,不要再做太多更激進的開發了。

目前來說,我覺得可能他們需要在一個合適的時間和社羣多交流一下,可以公佈一下更具體的路線圖,或者社羣也可以想一想,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樣去推進。之後的表現看開發能力、管理、社羣佈道,需要時間沉澱。

劉昌用:我基本BCHN應該會按照原來的模式,短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保持程式碼穩定,那麼所需要的創新也不是那麼緊迫了,更大的風險或者創新的東西放到BCHA上來做。

賈小別:有使用者問BCHN分叉後挖礦收益將會如何?

莊重:很多算力不到最後一刻不會切走的。切的話,礦池可能會去挖BTC,導致BCH算力降低,使用者收益會提高。這是短期的。一切都是動態調整的。BCHA可能會有很多算力切過來支援他,現在無法下判斷,後續存在反轉可能性。交易所方面肯定是看誰價格高支援哪一個。

賈小別:有使用者想要聊一下,莊總,我們有多少算力目前分配到BCHN上去了?

莊重:我宣告下我們不可以分配算力。這是一個能,但是我們不可以做的事情,要尊重使用者的意願。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