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鴻飛對話區塊鏈服務網路BSN:公鏈如何實現破局?

買賣虛擬貨幣

此前,達叔同其他區塊鏈行業特邀嘉賓一起

參與了由區塊鏈服務網路BSN組織的線上討論

圍繞「公鏈如何破局」的主題

對公鏈格局的確定與否

國內外公鏈監管層面的注意事項

公鏈亟需的技術突破

NFT能否使公鏈實現突圍

等問題進行了詳細探討

以下是此次線上討論的詳細內容

目前,公鏈已然成為區塊鏈行業未來發展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塊重要拼圖。大量基於公鏈的創新應用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驅動整個行業快速發展,尤其在溯源、DeFi、政務、數字資產等領域更是如此。

但與此同時,公鏈自身發展也暴露出一些效能不足,以及因監管因素,不同國家表現出不同監管態度,擴充套件不足可透過技術創新解決,監管則依據各個國傢俱體國情和情況而決定。

未來世界會由一條公鏈而聯接在一起?還是因不同領域不同公鏈進行連結?公鏈和公鏈之間是否會有競爭?又有何不同呢?

Q1:您認為目前公鏈格局是否已經確定?如果沒確定,還有哪些可能性?

達鴻飛:我是公鏈創始人,所以我有立場,肯定會說沒有結束,無論哪個公鏈創始人都不會說已結束,以太坊一家獨大了。我得出這個結論是有理由的,並且這是我發自內心的想法,並非因為我做公鏈才這樣想。

首先,以太坊提供的是什麼?提供的是一個公共的、可信的、計算的服務,你可以在上面進行記賬或者記錄程式程式碼,然後對它進行計算,對狀態進行切換。現在這臺計算機能夠做到每秒鐘處理20筆左右交易,已經到頂了。

我們看過去一年以太坊TPS,它是滿格狀態。所以就有溢位至BSC,溢位至Heco,溢位至各種各樣其他公鏈上。可能大家會有一個討論,以太坊2.0,效能會有多大提升?目前看,可能數量級會提升到幾百,這樣一個數字已經相當不錯了。

即便是這樣,它作為脈衝性的一次性提升,然後保持相當長時間恆定的TPS,滿足不了我們這樣線性,甚至是超線性的需求增長。

今天只有大金額金融業務能夠跑在以太坊上。如果沒有幾十萬美金就別在以太坊上搞yield farming(高回報)了,去其他鏈。未來有更多,比如:NFT,甚至是遊戲操作。如果這些狀態轉換都要上鍊的話,以太坊是不可能承載這樣需求的。所以從需求和供給角度看,以太坊不可能一家獨大。

另外一個討論是以太坊可以搞layer2, layer2之後還是以太坊天下,我不這麼認為。關於layer2,第一體驗上有諸多問題,進入跟離開layer2是一件花很多錢和花很多時間的事情。

第二layer2之間互操作性,樂高積木之間互操作性是存疑的。第三,如果所有人都進入了同一個layer2,大家可以互操作的話,我還要以太坊幹什麼?layer2就變成了事實上的以太坊。就像微信和支付寶本質上是銀行系統側鏈,這個側鏈在今天大有吃掉主鏈或者吞噬主鏈大量業務的可能性,我覺得對於公鏈來講充滿機會。

最後講一點,如果這個世界只有EVM、Solidity這一套智慧合約體系,我也不覺得是一種健康現象,不論從審美,還是從事物發展規律上,我都覺得不會只有一個這樣的系統。

Q2:您認為從監管層面而言,國內和世界其他國家對於公鏈的定義有何不同?如果基於公鏈生態開發應用,在國內需要注意哪些問題?國外又需要注意哪些問題?

達鴻飛:我倒也沒有很特別的意見,因為公鏈本身挺難管的,是一個沒有非常清晰的邊界主體。比如我們說以太坊不合規,我們如何對它進行規制?比較難。把以太坊基金會的人都囚禁起來,並不會影響以太坊網路本身的生存空間。

所以單個國家對公鏈監管,往往是能對公鏈相關人或者涉及的人,涉及和法幣相關資金來進行管制,但對整個公鏈存在是比較難直接給完全禁止性規定,這也是現狀。

它非常像我們一些人的基本能力,這些基本能力的使用,事實上是沒有辦法直接從發生的時候來對它進行直接管理的,更多的是從更高邏輯層面,當你產生這樣什麼樣後果之後再進行管理。我對於公鏈怎麼監管沒有特別好的想法,但這一定是一件全世界主要法律聯合起來才能做好的事情。大概就這些想法。

Q3:您認為目前公鏈最需要的技術突破有哪些?除Layer2之外,還有其他方向嗎?

達鴻飛:公鏈還有可以進化的地方。

第一,是治理。公鏈如何進行治理這些技術決策,一些商業決策到底是怎麼做的,實際是一個非常不透明,並且是一個不知怎麼運作的過程,對絕大部分公鏈來講,這需要改進。

第二,在密碼學上有一些可以進展的地方。如果今天密碼學運算效率能夠提高1000倍,今天很多困難,很大程度上被解決了,也會帶來效能的一個極大提高。效能極大提高後,並不是說交易更快了,更便宜了,並不僅僅是這樣,它實際上是會對行為產生完全不同的催化劑改變,我覺得這兩點是比較重要的。

Q4:您認為NFT能讓一些公鏈實現二次成長或者突圍嗎?

達鴻飛:收藏是人的一個天性,這種行為偏好從遠古時代已經開始了。如果從文藝復興之後來看,這類行為在人的價值拼圖裡所佔比例相對比較穩定的。

我們既不可能把自己安身立命的50%財富都拿去搞藝術品收藏,但也不可能小到一個極小數字,它是一個相對穩定的數字。

今天我們在做的事情,如果是純藝術artwork型別的NFT,我們做的是把原來物理世界藝術品用數字化形式來呈現而已,或者它完全是一個原生的數字化形式。

如果帶有投機性質收藏品,它很像潮鞋。有一些人收集潮玩,帶有投資成分在裡面。在原來世界中都大量存在這種行為,只是現在數字化發生,我們是在向一個數字化社交,數字化生存的過度大潮流當中,這是必然的一個潮流趨勢。

Q5:國內一些落地專案主要以聯盟鏈為基礎,比如BSN就推出「開放聯盟鏈(OPB)」,您認為公鏈、聯盟鏈、開放聯盟鏈相比有哪些優勢和劣勢呢?

達鴻飛:公鏈跟聯盟鏈的主要區別,第一,是治理。鏈上發生還是在鏈外發生,第二,是激勵。鏈上發生還是鏈外發生。在鏈上發生的激勵和治理,它更容易形成透明統一規則,它更容易讓參與者能夠很快加入或者是很快退出,它會形成自己社羣。這些社羣有很強凝聚力,它非常符合人性。

從這個層面上來看,公鏈是更開放的系統。聯盟鏈更多是為符合我們當前這種經驗,這種法律法規要求,兩者都有美好未來,但最終大家都會合並。



作者:Neo,來源:Neo智慧經濟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