鏈遊和元宇宙大熱,網際網路遊戲從業者們如何看待它們?

買賣虛擬貨幣

在NFT遊戲與「元宇宙」徜徉於風口時,傳統遊戲圈的從業者是否豔羨?他們又如何看待當下的區塊鏈遊戲與「元宇宙」浪潮?針對這些問題,鏈捕手近期採訪了兩位遊戲大廠員工和一位網際網路遊戲創業者,聽一聽他們對於NFT與鏈遊的看法。

從專業角度,兩位遊戲大廠員工都對當下鏈遊的可玩性提出了質疑。與此同時,也有受訪者認同NFT可能給玩家帶來更加開放的遊戲體驗。三位受訪者也都質疑「Play to Earn」作為遊戲商業模式的可持續性,但一位創業者也表示「如果當經濟系統看,則有可能成立」。

當下,國內遊戲大廠對「元宇宙」這一火熱概念是如何關注並付出行動的?受訪者也給出了一些答案,供讀者參考。

口述 |陳浩、高睿、Jeff

整理|Richard Lee

01

Jeff (某遊戲創業公司CEO)

產品型別:虛擬社交手遊

Crypto接觸程度:玩過鏈遊

看「Play to Earn」:如果當遊戲看,一定會崩盤;如果當經濟系統來看,有可能成立

「play to earn」這個事,其實跟做CryptoKitties一樣——當頭部的人賺的錢越來越多,供求變得越來越大,但需求越來越少,門檻越來越高的時候,到了某個臨界點,其實很可能就會崩盤,就像Cryptokitties很快就崩盤了。因為最後一棒,交不出去了。

但Axie Infinity的事給了我一些新的思路:它跟cryptokitties很大一個區別就是,它的生態變得很不一樣,這裡面不僅有打金的,有搬磚的,有中間做給大家做資訊互通的,有各種各樣的公會組織,然後也有大佬參與。

有一個行業裡面的人跟我說,play to earn其實就是把現實中的很多工作、很多經濟場景、經濟模型給「遊戲化」了。

所以,如果把它當一個「遊戲」去看它的收入和未來,它肯定就是有很大問題的,就一定會出現擊鼓傳花、最後一棒沒人接的情況,整個產品就會垮掉。但是如果把它當作一個「經濟社會」來看的話,那就是會有人一直打工、賺這個辛苦錢,也會有人去購買各種奢侈品,然後去追求更高的地位,去追求炫耀、展示等等。

所以如果它是做一個經濟系統,只是它披了一層(遊戲的)皮,那這個事就有可能work。但如果把它當作一個遊戲,披了一層區塊鏈的皮,但我覺得它一定不work。因為遊戲這樣做,最後經濟系統一定會崩潰。

可持續性的關鍵在於生態和玩法的無限性

如果這個事能做成一個「無限遊戲」——無窮無盡,你會感覺進來的越來越多,或者說它的生態、玩法越來越豐富,裡面可以有公鏈,甚至有一些DeFi的東西,它變成一個「無限遊戲」的話,其實就不會有人作弊了。

就像我們現實當中,其實人生就相當於一個無限遊戲,所以大部分人還是不太願意公開作弊的。所以我覺得這就是看它最後怎麼去打造這個生態和產品了。

它裡面的價值和資產,肯定不能僅僅侷限於遊戲的展示或者戰鬥,我覺得它一定要有其他屬性。比如現實中你買輛車,它不僅僅是炫耀,它還有代步的功能。

如果是炒這個包,炒這個車,然後把一輛十萬錢的車炒到一個億,那是可以的,但一定是不持續的,所以它一定要賦予其效用。賦予其效用的話,生態的弊端、負面特性就會被稀釋。

即當經濟系統足夠完善的時候,你可以有人買個包花個幾百萬,買輛車花幾千萬,不理性的事情就會被稀釋到大家可以接受,比如土豪每天在裡面有幾千萬的交易、流水、質押。

相信「Play to Earn」是遊戲行業的一次正規化轉變

我很認同(「Play to Earn」是遊戲行業的一次正規化轉變),但沒那麼樂觀。我今天對於幣圈的這些事,都是相信但沒有那麼樂觀,包括NFT、GameFi和Play to Earn。

區塊鏈最近幾年最大的創新其實是DEX,但是你發現這些創新其實都還是基於金融領域、基於交易的。

但我覺得現實世界也好,元宇宙也好,你要獲客到更多的人,你要讓所有人能相對低門檻地參與進來,付出少部分的時間和錢就可以。這個世界其實 99%的人其實都不太適合做交易,大部分人是不合適的,所以如果能讓大部分人參與到這個新經濟、web3.0、元宇宙這種概念的建設當中,我覺得NFT跟GameFi,包括其他很多東西,我是覺得是非常有價值的。但是目前來看,短期內我還是悲觀的,但長期我是相信的。

公司未來一定會在鏈遊領域有所嘗試,但不是近期

我覺得一定會(在NFT、區塊鏈領域有所嘗試)的,但是時間可能沒那麼快。反正在我可預見的一兩年內應該不會。我非常相信,但是沒有那麼樂觀。

02

高睿(國內某排名前三遊戲大廠員工)

職位:技術

Crypto接觸程度:關注區塊鏈,但對Crypto的價值支撐持懷疑態度

鏈遊溢價缺乏實際支撐,泡沫較大

我沒有深入瞭解過一些NFT遊戲,按照我的理解,它還是一個販賣一種獨一無二的token的形式。目前很難說它(Axie Infinity)的遊戲性怎麼樣,但至少它的溢很高,我很難想象它是因為遊戲的素質、投入的美術成本,或者它給玩家帶來的良好的娛樂體驗,並達到這個收入。目前以我的視角,鏈遊本身還是泡沫比較大的。

我覺得我對NFT可能比較悲觀的想法,應該是現在做遊戲的主流群體會顧慮的點:一是政策,二是玩法單調,三是NFT的底層(價值)是沒有支撐的。

目前的鏈遊可能不能稱之為「遊戲」

遊戲是一個娛樂的服務行業,本質上還是要給人帶來一些娛樂和服務。如果你玩這個遊戲就是為了掙錢,那它可能不能叫「遊戲」。甚至可以說這些人在給遊戲公司打工。

Axie火了,那我相信接下來會看到無數個以這個概念做出來的遊戲。你在你的遊戲裡說你的虛擬產品有價值,他在他的遊戲裡說他的有價值,其實到最後,就被無限地稀釋。

像傳統的代練、稀缺資源工作室,其實也是隨著遊戲的更迭去做的。比如說前兩年可能LOL、Dota的代練是最火的,但這兩年可能就變成了王者榮耀,對吧?

因為它賣的就是稀缺性和獨特性。但稀缺性和獨特性這個東西,其實除了 NFT的概念之外,它需要有更多的工作去做,而且它的難度一點不比做一個傳統的暢銷手遊低。

目前國內行業嘗試鏈遊的政策風險較高,大廠尤為不可能

不僅僅是近期,據我所知,其實像之前加密貓出來的時候,可能很多大廠都想要做一些基於區塊鏈交易甚至NFT這樣的玩法,很多大廠肯定都調研過。但從當時到現在,國家針對區塊鏈相關行業的監管力度一直在。國內大廠,我個人覺得投入的可能性不高,除非這方面的風險有下降。

海外註冊的公司或者團隊有海外留學背景的創業公司要做這個,我覺得可能性還蠻高。

當下國內大廠對「元宇宙」,更多的是做技術儲備

「元宇宙」它最底層的價值,本質上還是和遊戲廠商能夠提供的前端體驗有關。它的核心還是類似於傳統遊戲策劃、美工的這一塊,AI、NFT、區塊鏈、引擎、雲端計算、5G、AR,這些其實只是元件。

大廠其實現在更多的,都是在打基礎,做技術儲備。比如說有做雲遊戲的,有做邊緣計算的,有自己整合運營資源的,做VR遊戲的。雖然說風口很大,大家會討論,但我目前感覺應該還沒有哪個大廠願意做一個完整的產品出來。

將來有一些小廠或者創業公司,他們拿出來一個可行的產品之後,大廠可能更願意用自己儲備的引擎這些之前的經驗,去複製這套模式或者最佳化這套模式,實現技術和體量上的碾壓,而不是自己去主動做這些東西。

03

陳浩(國內某排名前五遊戲大廠員工)

職位:運營

Crypto接觸程度:有加密貨幣投資經歷

使用者本質不是想去玩那個遊戲,本質是想獲得那個代幣

區塊鏈這個概念,我是透過股市瞭解到的,後面慢慢地也玩幣。後面區塊鏈發展之後衍生出「區塊鏈遊戲」這個概念,我也是做遊戲的,所以大概瞭解了一下。

Axie Infinity的高收入主要還是因為它對應的虛擬貨幣在二級市場的漲幅會帶來收入,更多並不是遊戲本身帶來的。

現階段的鏈遊其實很簡單,我是根本不會去玩這種遊戲的,太low了。使用者本質不是想去玩那個遊戲,本質是想獲得那個代幣。這個遊戲形成了一個小生態,這個代幣獲得了這個生態裡面所有人的認可,這個遊戲又比較有意思,大家可以去這個遊戲裡面去玩。

認可區塊鏈可給遊戲帶來社交和開放性的提升

虛擬世界玩家有三方面的需求:社交、開放和遊戲體驗。現在正常的手遊,騰訊的(玩家)只能和騰訊的使用者玩,網易的(玩家)只能跟網易的玩。伺服器的限制也是一樣。虛擬世界玩家對於這方面(開放性)的需求還是很看重的。

目前公司內部討論、參與構建「元宇宙」:VR、AR及雲遊戲

在我們公司層面,其實很少聊到區塊鏈遊戲,現在更多的是聊到雲遊戲、VR遊戲這一塊。

我們經常在聊元宇宙,但更多還是一個概念上的東西。因為我們認為,必須要有AR和VR,才會涉及到「元宇宙」。

我們公司很早就關注過AR和VR這一塊。因為我們始終認為,遊戲行業想出現大的顛覆,必須要有智慧裝置即終端的改變,比如從電腦到手機,包括以前玩的遊戲機。現在手機這麼發達了,我們認為下一代終端是VR和AR等可穿戴的智慧裝置,所以我們還是在佈局這一塊, 更多地是去探索結合VR,怎麼把遊戲和線下場景結合起來。

* 應受訪者要求,陳浩、高睿都為化名。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