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整頓潮起,幣圈礦圈強監管時代來臨

買賣虛擬貨幣

文 | 張志偉 張博 餘俊毅

受訪專家指出,比特幣不等同於區塊鏈,要引導區塊鏈技術支援實體經濟發展

5月份,“幣圈”的“風雲起伏”吸引了無數關注。瘋狂的加密數字幣儘管風險巨大,卻也無法阻擋投機者們的賭徒心理。加密數字幣難以監管,容易成為不法分子利用的工具。與此同時,幣價大漲大落又充滿了巨大的泡沫和投機風險。其本身並無價值,對於國內金融系統和經濟體系將帶來負面影響。

在此背景下,5月中旬以來,為防範金融風險,監管部門的政策檔案接連發布,直指加密數字幣市場亂象,進一步加強對加密數字幣的監管和規範。在強監管下,加密數字幣交易、挖礦行為被進一步的規範和整頓。

業內有不少專家認為,5月份接踵而來的重磅監管手段,不僅能讓投資者充分認識到比特幣等加密數字幣的本質和風險,也讓投資者不再盲目參與任何形式的交易、炒作活動,從而更好地維護了金融秩序的穩定。

監管政策頻發

給虛擬幣市場“消火”

今年以來,加密數字幣市場陷入瘋狂,連沒有價值的山寨幣都被頻繁炒作。而“賬面”上幣價的劇增使得狂熱情緒佔據了整個市場,不少新投資者紛紛加入,甚至部分投資者參與高風險的合約交易,但在妄想獲取高收益的背後,正積攢著巨大的泡沫和風險。

猝不及防之間,一場風暴瞬間降臨。從5月13日起,一直高漲的比特幣價格突然迎來斷崖式下跌。業內普遍認為,造成此輪比特幣走跌行情的直接原因是特斯拉叫停比特幣支付。此後,幣價一路下跌,最低下探至3萬美元以下。截至6月7日,比特幣徘徊於3.6萬美元附近,一個月內跌幅超30%;以太坊從今年最高點下跌至2700美元附近,一個月內跌幅超20%。

5月份以來,比特幣等加密數字幣價格震盪的同時,國內採取了多項舉措來減少境內的加密數字幣相關活動,一方面加強對於加密數字幣交易行為的監管;另一方面是對境內挖礦活動的清理。可以看出,國內對加密數字幣以及挖礦行業全面整頓。

5月18日,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協會、中國銀行業協會、中國支付清算協會聯合釋出《關於防範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公告》,給加密數字幣市場“降溫”,明確指出金融機構、支付機構等機構不得開展與加密數字幣相關的業務。同日,內蒙古發改委釋出《關於設立虛擬貨幣“挖礦”企業舉報平臺的公告》,針對四類加密數字幣“挖礦”企業,全面受理信訪舉報。一天內,兩份公告直指加密數字幣,釋放出從嚴監管訊號。

5月21日,國務院金融委罕見發聲,在會議中指出“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堅決防範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再次闡明金融監管部門對於比特幣的嚴監管態度,加密數字幣市場再次應聲下跌。

而在國務院金融委發聲後,內蒙古率先行動。5月25日,內蒙古發改委釋出關於對《內蒙古自治區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關於堅決打擊懲戒虛擬貨幣“挖礦”行為八項措施(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的公告,強化打擊懲戒力度,構建長效監管機制;5月27日,包頭市能耗雙控應急指揮部辦公室印發《關於受理虛擬貨幣“挖礦”企業、個人問題信訪舉報的公告》稱,全面受理關於加密數字幣“挖礦”企業、個人問題信訪舉報。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目前,加密數字幣市場泡沫巨大,5月份以來,監管部門的一系列舉動對於防範金融風險、保護投資者利益和維護正常市場秩序將起到積極作用。

北京特億陽光新能源總裁祁海珅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加密數字幣最大的特點就是去中心化、隱匿性高,可全球流通,這導致很難被監管,無法透過資金流向去追蹤,從而規避外匯監管。因此,加密數字幣很容易成為洗錢、資本外逃的工具,交易價格的大漲大落,充滿投機風險,導致大量資金流入加密數字幣市場。

“比特幣為代表的加密數字幣存在著支付交易低效和挖礦高耗能等方面問題,一直以來廣受詬病;另外,加密數字幣本身劇烈波動性使其難以作為價值儲藏和衡量標尺。”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總體來看,從嚴監管將持續。進入到6月份,海南也釋出風險提示,各部門對“虛擬貨幣”交易、首次代幣發行(ICO)及變相ICO持續保持監管高壓,將綜合運用現場約談、行政調查、封停網站、刑事立案等手段予以打擊。另外,上週末,微博也禁封了交易員小俠、肥宅比特幣等幣圈大V微博。相關頁面顯示,該賬號因被投訴違反法律法規和《微博社羣公約》的相關規定,現已無法檢視。

挖礦企業“出海”

或成大勢所趨

國內對於加密數字幣的監管力度正在提升至一個新高度,這也促使幣圈、礦圈進行了新一輪的整頓。

加密數字幣交易平臺方面,近段時間,BitMart、抹茶、火幣等多家交易平臺宣佈限制中國新使用者參與合約交易。BitMart釋出公告稱,由於中國大陸政策調整,中國大陸現屬於BitMart服務限制地區,BitMart將對所有中國使用者暫停合約交易服務。任何關聯中國手機號,或相關賬號註冊資訊顯示為中國的使用者,在BitMart的合約交易將受到限制。

比特幣家園資料顯示,截至6月7日,最近30個交易日的全網爆倉金額超306億美元。投資者參與加密數字幣合約交易風險極大,極易造成數字資產損失。因此,交易平臺響應監管政策,限制國內使用者參與。

加密數字幣挖礦企業方面,多個礦池及有關企業正在剝離國內相關業務。位元小鹿火星雲礦相繼宣佈,為積極配合相關國家和地區的監管精神,將遮蔽所有中國大陸地區IP,進一步確保平臺不向中國大陸地區居民提供服務。火幣礦池、萊位元礦池等知名礦池也紛紛暫停向中國大陸境內提供礦機託管等相關服務。另外,據多家媒體報道,內蒙古、新疆、四川等地的加密數字幣挖礦已開始被叫停,等待後續政策落地。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挖礦企業“出海”已是大勢所趨。一方面有利於遷出地的節能環保,有利於減少碳排放;另一方面也有利於國內顯示卡、硬碟等配件的價格迴歸。

祁海珅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指出,“國內比特幣的算力達到全球的一半以上(有的礦場偽裝成大資料中心),國內加密數字幣挖礦活動異常活躍。如果國內再不採取應對措施,比特幣所耗費的能源會產生大量碳排放。這不符合碳中和、碳達峰的目標。”

祁海珅進一步表示,此前加密數字幣挖礦者和投機交易者過於狂熱,直接導致了積體電路、半導體行業(包括晶片、顯示卡、硬碟等)的產能錯配,加劇了“晶片荒”,給本來就嚴重缺芯的行業發展帶來了諸多不利因素,已經對市場的環境健康和有序發展帶來了不良影響。

“預計今後國內,挖礦行業基本上會完全消失。之前主要是因為相關監管部門沒有明確表態,導致挖礦行業畸形發展。但到現在其監管方面的態度已明確,再加上數字人民幣即將登上‘舞臺’,加密數字幣在國內的流通和挖礦活動會逐步消失。”全聯併購公會信用管理專委會專家安光勇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周茂華建議,從維護人民幣地位、投資者利益和市場正常秩序,需要加快補齊監管短板,監管部門和金融機構形成合力,提升監管效率;透過加大宣傳提高投資者防範加密數字幣投機炒作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比特幣等加密數字幣脫胎於區塊鏈技術,也有人認為加密數字幣等同於區塊鏈技術。但卻不能混為一談,將其畫等號是一種錯誤認知。

“比特幣是區塊鏈的第一個應用,也因比特幣而為公眾所知。但以比特幣為代表的一眾加密數字幣絕不等同於區塊鏈。”國際新經濟研究院經濟行為與中國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鄭磊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說。

“中國需要重視區塊鏈,把區塊鏈當作一個工程,而不是僅僅侷限於加密數字幣。”北航數字社會與區塊鏈實驗室主任、天德鏈創始人蔡維德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區塊鏈是國核心心技術的突破口,事實上區塊鏈可以改變作業系統、網路、資料庫、應用、相關基礎設施等,未來這將會帶來巨大的改變。

記者注意到,6月7日,工業和資訊化部、中央網路安全和資訊化委員會辦公室釋出關於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應用和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意見提出,到2025年,區塊鏈產業綜合實力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產業初具規模。培育3家-5傢俱有國際競爭力的骨幹企業和一批創新引領型企業,打造3個-5個區塊鏈產業發展集聚區。區塊鏈標準體系初步建立。到2030年,區塊鏈產業綜合實力持續提升,產業規模進一步壯大。

這意味著區塊鏈成為建設製造強國和網路強國,發展數字經濟,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支撐。

鄭磊表示,區塊鏈的價值不在於數字資產價格的高低,而在於以去中心化和共識技術建立信任機制的全新思維模式。對於區塊鏈技術,大家更應該關注的是其平臺屬性。目前區塊鏈已被納入新基建範圍,一旦被推廣應用,將對社會產生巨大價值。要進一步推進區塊鏈創新,監管層就要對其產業和社會大眾的認知有正確的引導,糾正對於區塊鏈的認識誤區,迴歸技術本質,引導區塊鏈技術支援實體經濟發展。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