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 的革命:大眾與核心

買賣虛擬貨幣

2016年4月,眾籌達1.5億美元,史上首個去中心化的組織The DAO出現,其作為開源的分散式軟體存在,開展風險投資基金。但在2個月內,該公司卻被駭客入侵併解散。此次的失敗並未熄滅後人探索的熱情,近幾年,海外DAO組織形式已經初步形成規模。作為一種企業組織形態的創新,DAO受到了不少關注,但同時,對其可持續性以及安全性的質疑不絕於耳。在巨頭企業紛紛尋求變革的轉折點上,DAO又將該何去何從呢?

“顛覆性的力量“都是躡著貓步而來”。

——前英特爾CEO Andy Grove

一、DAO的定義

DAO即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s,中文意思為去中心化的自治組織。理解這個概念,需要從其三個組成成分進行分析。

1.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

與現在常見的組織管理形式相比,DAO存在明顯的去中心化特點。但中心化與去中心不是非此即彼的,許多的DAO組織也或多或少的依靠中心化開啟或者維持,並未做到絕對的去中心化。因此,從自由度的角度來理解更加準確,即展現出明顯具去中心化尺度的組織。

2.自治(Autonomous)

與傳統“自上而下”的管理模式不同,DAO的“平面管理”和“自治”屬性更加突出。所有代幣持有人都能夠參與提案和投票決策。從所有權的角度來說,DAO屬於投資者、開發者、使用者、供應商、合作伙伴等所有利益相關方。從這個角度上理解,自治指DAO屬於能夠為其創造價值的所有人。

3.組織(Corporations)

通常,DAO被視為一種去中心化的公司。固然,從公司的層面去理解DAO更具商業和現實意義,但我們需要明確DAO並非某個具體的組織實體,而是一種通用的組織形式。DAO不僅可以是公司,還可以是任何需要人類參與的組織,如合作社、網路平臺、社羣等。

二、DAO的構建與生態

瞭解如何構建DAO,我們需要了解以下五個要素。

觸媒式人物:每個去中心化組織都存在同樣的模式,即一個觸媒式人物使一個去中心化組織運轉起來,然後又將組織的控制權交還給成員。

信仰:不只是自由和信任,能把一個去中心化組織凝聚在一起的力量是信仰。

平臺:中心化組織依靠網際網路提供開展工作的平臺。

圈子:去中心化組織會形成特有的圈子並將權力授予全體成員,該圈子對革新活動有極強的適應能力。

鬥士:區別於組織者或聯絡人,鬥士更像是銷售員,並會圍繞當前的議題專職展開工作。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DAO的產生不是簡單的對公司制的改良,或是公司權利的下放。而是需要技術水平作為基礎條件,需要特定時代湧現出來的追求和信仰,以及幫助實現變革的觸媒式人物與維護的鬥士。因此,每個特定的DAO,我們都能從技術、文化以及歷史等維度找到特定時代的背景故事。

目前,各類DAO組織已經初步湧現,並開始了生態系統層面的擴張。參考《DAO:吸收網際網路》(The Generalist)一文,篩選出目前已經構建出強大產品團隊的組織後,DAO能夠被分為以下8類:

協議 DAO:以去中心化為特點,透過構建和執行協議進行運作的公司

社交 DAO:以共同的理念為基礎,旨在建立一個強大的社羣

投資 DAO:類似基金,透過聚集資本和投資者,部署投資計劃

資助DAO:激勵開發預先存在專案之外的專案,旨在構建更廣泛的生態系統

服務 DAO:類似“人才聚合器”,將可用於某些專案的人力資本聚集在一起

媒體 DAO:協作製作公共內容,包括涵蓋的主題類別以及資源管理等

創作 DAO :類似粉絲群體,為支援偶像、創作者或藝術家的組織工作

收集 DAO:圍繞某些資產或者收藏品將收藏家聯合起來,常見如NFT

三、大眾與核心

參考《人機平臺:商業未來行動路線圖》,該書指出了數字經濟時代下三組正在轉變的關係,即機器與人、平臺與產品、大眾與核心。人工智慧的出現解放了我們的雙手,且開啟了自動進化的模式,並已經參與到生產、設計、決策等全過程。商業模式上,產品轉向平臺也成為一種趨勢,社交、購物、音樂、地圖等各種應用以平臺和網路的方式成為主流,亞馬遜、騰訊等平臺公司在“無形”中成為巨頭。而數字經濟時代的下一個潮流正向我們湧來,即大眾與核心。透過去中心化的組織模式,公司屬於每個貢獻者。

DAO的出現同時代表了機器與人、平臺與產品、大眾與核心這三組關係的轉變。透過寫入程式碼與自動執行的智慧合約,DAO有一套自己的執行邏輯與自動執行的能力。透過建立平臺的模式,DAO支援各參與者參與決策與執行。但其中,去中心化的變革是最引人矚目的。

對去中心化的嚮往發自我們內心深處,人類對自由與民主的嚮往是與生俱來的,解脫自然的束縛過程中我們見證了科技的日新月異,追尋平等和民主的浪潮減少了種族、性別、階級帶來的束縛。以公司為代表的現代組織經常被視為剝削者,而當越來越多的利潤越來越集中於越來越少的大公司,一場企業組織形態的革命已經開始了。

在探討中心化組織與去中心化組織的區別時,《海星式組織》一書中給出了精妙的例子。“乍看之下,蜘蛛與海星外觀很像,都是從中央的軀體長出幾條腿。但是兩者截然不同:砍掉蜘蛛的頭,蜘蛛就死了;但如果把海星切成兩半,你會看到兩隻海星。”

將去中心化組織比做海星,我們能夠看到DAO組織區分於傳統企業的特點:

與傳統企業相比,DAO的凝聚力更強。依託網路的無邊界合作打破了時空限制,DAO組織有更加廣泛的人脈和視野;企業以公開軟體的形式存在,組織透明度確保企業不存在內部欺詐的現象,組織內的信任度被大大提高;參與者擁有所有權的無層級的組織模式使得每個人都是公司的所有者,這種與自己的利益掛鉤的組織形式更能夠激發參與者的熱情;參與者作為企業組織節點,在通證的激勵機制下,更願意發揮個人的優勢,這帶來了強大的協同效應。

另一個明顯的優勢是成本低。新的籌資機制,即代幣發行的機制籌資具有快速和準確的優點,投資者即所有人的模式吸引了大量認可專案的投資者;代幣執行的機制同時支援無信託基金管理,這意味著信託成本的大大減少;組織的治理、激勵與收益分配機制都按照演算法所有權分配,且規則透過區塊鏈置於鏈上,這在保證內部公平競爭的同時也減少了傳統企業分配利潤的時間和金錢成本。

四、駭客、去中心化與民主

談到去中心化、自由、程式碼執行的DAO組織時,人們總是感到焦慮與不安。確實,在公司制組織仍然在擴充套件與壯大的同時,DAO組織形式存在讓人無法忽視的缺陷。

駭客風險

The DAO的失敗還歷歷在目,在駭客盜取了其三分之一的以太坊後,其選擇了透過以太坊硬分叉的方式告終。有意思的是,駭客是“公開合法”地作案,即在透明的執行模式中,透過程式碼合約的漏洞拿走資金。如今,The DAO的宣言仍如雷貫耳,“這個實體不存在於任何地方,同時又無處不在,並依照不可改變的程式碼的毫不動搖的鋼鐵意志行事”。啼笑皆非的是,駭客並沒有違反這種鋼鐵意志,反而是“硬分叉”的做法違反了其執行的規則。

DAO以程式設計演算法和智慧合同作為其公司執行的邏輯和規則,但無論多麼具有預見性,一套完整和演算法和一份完美的合同是不存在的,而沒有感情的演算法和合同更容易成為駭客攻擊的物件。“不完美合同”的悖論使得如何解決駭客風險成為DAO模式必須要克服的問題。

去中心化

去中心化是DAO最具創新的突破,但實現去中心化似乎與人類喜歡控制和干預的天性互相沖突,代幣治理的理想模式在現實中也備受質疑。一方面,DAO的本質還擺脫不了股東制,即大股東具有更高話事權,DAO的投資者能夠透過購買代幣形成凌駕於他人之上的優勢,從而在組織發展的過程中享有更大的話語權,從這個角度上來說,去中心化是難以實現的。

另一方面,以The DAO為例,其創立和結束的方式是充滿矛盾的,以去中心化為旗號在歷史中脫穎而出,而在面臨駭客攻擊時卻採用了人類最擅長的“中心化模式”收場。做到絕對的去中心化,我們似乎還缺乏勇氣。

烏合之眾

“群體只知道簡單而極端的感情;提供給他們的各種意見、想法和信念,他們或者全盤接受,或者一概拒絕。將其視為絕對真理或絕對謬論。”

——《烏合之眾》

DAO的本質就是一個由許多個人組合起來的群體,在討論公司制不民主的種種弊端前,請捫心自問,民主群體做出的決策就一定是好的嗎?事實是,群體中的個人會表現出明顯的從眾心理,更甚,道德和法律往往在狂熱的群體活動失去約束個人的能力。

從民主群體到烏合之眾,大多數人的糊塗在歷史上並不少見。當將民主的理想進行偏執和專橫的宣揚,烏合之眾會將現有的秩序打亂。因此,民主的追尋需要以現實為基礎,如何在民主與專制之間尋求一個最佳的平衡,比單純的理想主義更有意義。

駭客、干預與偏執,在這種種缺陷暴露後,仍有無數前赴後繼的人為打造一個平等的組織形式繼續做出努力。而DAO在未來會是呈現出怎樣的形態,這個問題在今天更具現實意義。在數字經濟時代,區塊鏈已經成為不可或缺的底層技術基礎,NFT作為一種數字形式的通證正在被廣泛接受和探討,元宇宙的世界正在被開疆擴土。而DAO,作為一種去中心化、依靠網路和數字發展的組織,不免存在太多的想象力。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