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在國際貿易領域應用的法律問題



來源: 金杜律師事務所 作者: 王峰、戴夢皓、虞豐楨

數字貨幣的監管

目前對於數字貨幣的法律監管主要體現在對超主權類數字貨幣的合法性風險管控。各國對於超主權數字貨幣的認可度各有不同。

目前在中國,對於主權數字貨幣和超主權數字貨幣均存在一定的監管要求。對於主權數字貨幣,也即央行發行的dc/ep,我國持積極推動的態度。由於dc/ep由中國央行發行,是現有法定人民幣的數字化,因此,只要技術層面能夠足夠保證安全,dc/ep並無合規或法定地位的障礙。

但是,對於超主權數字貨幣,尤其是比特幣,我國持限制性發展的態度。2013年年底,央行、工信部、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五部委聯合釋出了《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該通知中明確比特幣不能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而應當視為特定的 “虛擬商品”進行收藏或者資產投資。各金融機構和支付機構不得直接或間接為客戶提供與比特幣相關的服務。同時,中國人民銀行的各分支機構應當密切關注比特幣的洗錢風險。

無論是央行數字貨幣或是區塊鏈等虛擬貨幣,目前我國從司法和立法層面確認了產權保護措施。2020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召開新聞釋出會,釋出《最高人民法院、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關於為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其中強調,為“加強產權司法保護,夯實市場經濟有效執行的制度基礎”,“健全以公平公正為原則的產權保護制度”,將“加強對數字貨幣、網路虛擬財產、資料等新型權益的保護,充分發揮司法裁判對產權保護的價值引領作用”。同時,《民法典》第一百二十七條規定:“法律對資料、網路虛擬財產的保護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

美國法下,負責加密貨幣的監管沒有單一的機構,也沒有針對加密貨幣統一的監管規則。聯邦層面的法規主要集中在反洗錢和制裁合規、金融機構和市場監管等方面。

美國財政部下設的兩個機構-fincen和ofac,直接負責監管加密貨幣。2014年,fincen釋出的特定規則,根據美國反洗錢的監管規則,特定處理加密貨幣的業務可能會被認定為金融機構,應符合美國反洗錢要求。尤其是,負責管理或者交易加密貨幣的機構,需要去fincen進行註冊,遵守美國《銀行保密法》關於反洗錢相關規定。從fincen的執法要求來看,其監管範圍不僅涉及美國企業,也包括在美國境內從事服務或交易的非美國企業。同樣,從事icos的公司也需要在fincen處進行註冊。ofac已經發布了法令以阻止美國人參與委內瑞拉政府發行的加密貨幣petro相關的交易,同時也對兩個伊朗人使用比特幣錢包的行為進行了制裁。

美國期貨交易所cftc認為比特幣以及其他虛擬貨幣都是《美國商品交易法》下的商品。cftc有權對虛擬貨幣進行反欺詐、反操縱執法。

美國證券交易所sec對加密資產進行監管,尤其是對icos下發行通證進行監管。同時,sec對加密貨幣交易平臺進行監管,對持有加密貨幣以及加密通證的投資賬戶進行監管。

智慧合約的法律問題

如上文所說,智慧合約的出現使得區塊鏈作為底層技術,不僅僅可以用來儲存資料,而是可以透過在區塊鏈上構建應用而在各種領域實現廣泛的。但是,如何理解智慧合約的法律定性是一直以來備受爭議的問題。

從本質上來說,智慧合約是利用特定程式語言寫在區塊鏈裡的程式,負責管理和執行合同的一段程式碼。智慧合約與傳統的合同最大的區別在於,智慧合約的自動執行。在傳統的合同中,合同的履行依賴當事方進行,比如在國際買賣合同中,買方的付款需要實際透過銀行電匯或者信用證的方式去銀行辦理付款手續。但是,如果將國際買賣合同中付款的環節作為智慧合約自動執行,則當觸發自動執行的條件之後(比如貨物報關進境之後),則該智慧合約自動執行付款的程式。

由於智慧合約不具備傳統合同法下完整合同的定義,比如合同的生效條件、救濟方式、合同的解釋,因此我們更傾向於認為智慧合同本身不能構成完整合同或協議,而是一份合同或協議中負責履行或執行的程式。因此,如果一旦智慧合同相關問題出現爭議,我們還是應該回到傳統的合同法領域,對合同的效力、履行、解釋、爭議解決等問題按照合同法的規定進行處理。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