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回撥+監管風暴”,加密市場該何去何從?

買賣虛擬貨幣

文︱胖墩兒

“2021對散戶來說,是比較艱難的一年。”幣股雙料玩家於博感慨道,在這個血腥而慘烈的市場生存真的不容易。

3月26日,韓裔對沖基金經理Bill Hwang管理的基金Archegos Capital所持高槓杆股票爆倉,被執行賣出總金額達190億美元,創下單個投資者“最大單日虧損”紀錄。

4月18日與5月19日,在比特幣暴跌超1萬美元的極端行情下,加密市場集體大跳水。合約帝資料顯示,這兩日全網合約爆倉金額分別達到了69億美元和52億美元,數十萬投資者的加密資產瞬間灰飛煙滅。

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高槓杆既是財富快速增長的“雲梯”,也是財富大廈崩塌的致命禍根,福與禍往往在一念之間。

與之相對應的是,加密市場的瘋狂達到了頂峰。5月20日,谷歌趨勢(Google Trends)資料顯示,“加密貨幣”的全球查詢數量超過了2017/2018年的峰值,已飆升至歷史最高水平,並正在邁向另一個歷史高點。

為此,引發了市場擔憂以及監管者注意,國內嚴監管訊號頻頻釋放。5月18日,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協會、中國銀行業協會、中國支付清算協會聯合釋出《關於防範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公告》,禁止三家協會所屬的金融機構開展與虛擬貨幣相關的業務;5月2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的第五十一次會議指出,強化平臺企業金融活動監管,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堅決防範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

在此監管高壓態勢與市場動盪不定的背景下,加密市場正經歷著2017年“94”以來最為尷尬和困難的時期。

加密市場迎新一輪監管潮

從表面上看,比特幣自59500美元附近深跌至最低29000美元,其重要導火索為:一是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基於比特幣不環保而“反水”以及比特幣期權到期;二是山寨幣的暴漲特別是動物幣的瘋狂上漲以及新入場投資者的高漲情緒是市場變盤的重要訊號。

然而,於博卻並不以為然。“這是由加密市場的博弈邏輯決定的。”他認為,加密市場經歷了8個月的上漲,獲利盤太多,槓桿太大,下跌是市場清洗和盤整的必要步驟。只不過,由於美聯儲議息會議、國內三家協會聯合釋出公告等監管層面利空訊息的影響下,引起了加密市場的恐慌性暴跌。

5月19日暴跌當天,衡量比特幣市場當前情緒的指標“恐慌與貪婪指數”已轉為自2020年4月以來從未出現過的“極度恐慌”水平。挪威分析公司Arcane Research的報告顯示,該指數目前為21,低於上週的“貪婪”水平73。由此可見一斑。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國內釋放出嚴監管、防風險的圍堵訊號,投資者普遍看衰後市。

5月18日,三協會聯合釋出《關於防範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公告》,禁止三家協會所屬的金融機構開展與虛擬貨幣相關的業務。

三協會聯合釋出《關於防範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公告》。圖片來源: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協會

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合夥人、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肖颯撰文指出,公告中特別提到不得“間接”為客戶提供虛擬幣服務,這說明:一是穿透式監管,表面文章不影響定性;二是謹防金融機構與其他公司合作進行虛擬幣業務,防止牌照亂用;三是增加會員單位的合規義務,篩查涉幣服務。

她認為,我國三大重量級協會發布的防範炒作風險公告,斷掉了國內居民虛擬幣頻繁交易的基礎設施,對於控制內地居民炒幣起到了正向引導作用。

5月2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第五十一次會議要求,“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21世紀經濟報道援引一位業內人士的話說,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可能的原因有多個,包括防範“熱錢”資金利用比特幣違規進出境、清理規範數字貨幣概念和範圍、碳中和趨勢下比特幣挖礦過於耗電等。

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第五十一次會議要求“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圖片來源:中國政府網

另據吳說區塊鏈報道,針對“金融委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新聞,分析人士指出,這是第一次國務院層級公開明確提出打擊比特幣挖礦,或對中國礦業產生極大的影響,後續落地措施尚有待觀察。此外,會議明確提出打擊交易行為,但重點放在防範社會影響,重點或首先落在針對圈外散戶的違法行為。

事實上,從全球來看,美國、日本、韓國、瑞士、新加坡等多個國家承認並允許比特幣交易,中國也是比特幣交易最為活躍的地區之一。同時,我國自2013年對比特幣的法律定性是“特定的虛擬商品”,今年其施行的《民法典》也承認比特幣的財產屬性。

不過,肖颯指出,雖然持有比特幣並不違法,但是比特幣與法幣的頻繁交易嚴重影響了經濟管理秩序,非主流數字貨幣的操作也讓老百姓的財產權受到威脅,此時有必要及時干預,防止炒幣過熱造成幣價崩塌,引發群體性事件等。

比特幣挖礦或遭強監管“打擊”

自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打擊比特幣挖礦”的訊息一出,很多礦圈人士對此表示震驚,甚至有人認為國內礦場要“涼涼”。

受其影響,整個“礦圈”對此無比謹慎小心,不少礦企迅速作出了反應。

5月22日,萊位元礦池(B.TOP)創始人江卓爾在其微博發文稱:一、雖然 B.TOP 未收到相關部門的監管要求,但考慮到最新監管精神,以及 B.TOP 中國大陸境內業務僅佔自營挖礦的較小份額,沒有必要繼續對中國大陸境內公眾提供礦機代購服務,併為此承擔額外的監管風險,因此 B.TOP 決定停止為中國大陸境內客戶提供礦機代購服務;二、對已代購付款,未執行礦機,可選擇全額退款,請聯絡您的對接商務處理;三、對已執行礦機,雖然此情況屬於合同免責條款中的不可抗力“政府幹預、限制、禁令”,但B.TOP 負有維護客戶利益的責任,B.TOP 將出臺措施,確保客戶不發生虧損。

BitDeer官方公告也顯示,近期,為積極配合相關國家和地區的監管精神,支援挖礦行業合規化發展,BitDeer將進行升級調整,自北京時間2021年5月26日22時起,BitDeer將遮蔽所有中國大陸地區IP,進一步確保平臺不向中國大陸地區居民提供服務。

與此同時,地方政府對比特幣挖礦也開始出手整治。

5月25日訊息,內蒙古發改委組織起草了《內蒙古自治區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關於堅決打擊懲戒虛擬貨幣“挖礦”行為八項措施(徵求意見稿)》。

5月27日訊息,國家能源局四川監管辦公室釋出關於召開虛擬貨幣挖礦有關情況調研座談會的通知。通知稱,根據國家能源局有關要求,為充分了解四川虛擬貨幣挖礦相關情況,我辦決定組織召開研座談會,將於 2021 年 6 月 2 日9:30-11:30 進行。參會人員包括電網企業、交易中心以及售電公司有關負責人。關於具體會議內容,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四川省能源投資集團會分別回報各自供區內虛擬貨幣挖礦有關情況及相關建議、關停虛擬貨幣挖礦對今年四川棄水電量的影響分析;四川電力交易中心回報水電消納示範區內大資料企業參與市場交易有關情況及相關建議;售電公司彙報代理大資料企業參與市場交易有關情況及相關建議。

對此,江卓爾在其微博上表示,目前許多加密貨幣挖礦地區,例如西北與西南地區,地方債務與棄電非常嚴重,比特幣挖礦對於貧困地區的財政、就業、居民收入等都有不小的幫助,也有助於新能源設施獲得收益,進一步擴大規模。相信類似的理性分析與研究,各類行業人士會不斷透過各種渠道進行反饋。

據證券日報報道,對於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會議要求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北京尚光律師事務所刑事部主任丁飛鵬表示,這必將對虛擬幣行業生態產生深刻影響。他認為,國內挖礦被全面禁止後,礦機商等將面臨轉型或內銷轉出口的壓力,部分模式幣的礦機商,可能面臨倒閉或使用者維權的風險,礦場或將出現新一輪的“出海潮”。

交易所承壓下疑雲重重

在一週之內,加密市場遭遇了來自三大金融行業協會、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重拳”打擊,在打擊比特幣交易行為之下,交易所亦成重點物件。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從使用者與火幣客服聊天截圖來看,“目前火幣合約暫不支援中國使用者開戶,以前認證透過的火幣賬戶但未開通合約賬戶的使用者現在也開通不了合約賬戶。”同時,火幣方面迴應稱,因為行情波動較大,為了保護投資者利益,針對部分國家和地區新使用者暫時不開通合約、槓桿、ETP等服務。

此外,據Bybit官方公告,Bybit將於2021年6月15日北京時間16時正起限制中國大陸IP地址訪問API介面,進行行情以及賬戶資產查詢、下單等操作,包括第三方交易工具。

從交易所的反應來看,均對中國大陸使用者暫停或限制了部分交易服務。

分析人士認為,從本輪監管潮主要是對2013年12月中國人民銀行等五部委釋出的《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的再次進行了重申和強調,並沒有新的內容。

孫俊律師解讀稱,從三大金融行業協會發布的公告內容來看,首先,正確認識虛擬貨幣及相關業務活動的本質屬性,虛擬貨幣是商品,不能作為法定貨幣流通使用;其次,有關機構不得開展與虛擬貨幣相關的業務,網際網路平臺企業會員單位不得為虛擬貨幣相關業務活動提供網路經營場所,商業展示,營銷宣傳,付費倒流等活動;第三,消費者應提高風險防範意識,謹防財產和權益損失;第四,加強對會員單位得自律管理,否則會受到相應得懲罰。

丁飛鵬表示,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要求“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這對虛擬幣行業生態將產生深刻影響。他認為,以挖礦為名的代幣發行融資,可能被全面叫停,涉嫌非法集資、非法發行證券或非法發售代幣票券等犯罪的線索可能會被移送司法機關。同時,虛擬幣交易平臺的合約交易,恐怕無法繼續執行,甚至不排除有被進一步追責的可能。

總之,在當前監管高壓態勢之下,交易所如履薄冰,不敢懈怠。

相形之下,美國正試圖透過規範加密資產交易所達到更好的監管目的。

近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Gary Gensler對民主黨國會議員Mike Quigley表示,有許多加密代幣符合證券法要求,我們的機構正在努力執行該法律。但是,當前有成千上萬種代幣,我們目前僅能執行75項行動。

Gary Gensler在其準備的證詞中寫道,SEC在與市場參與者的溝通中始終保持一致,用ICO募集資金或從事證券交易的人必須遵守聯邦證券法。同時,他還重申了與國會合作以規範交易所的意圖。Gary Gensler稱,最近幾周,每天的交易量從1300億美元到3300億美元不等。但是,由於代幣是在未註冊的加密資產交易所交易的,因此這些數字未經稽覈或報告給監管機構。這只是這些加密資產市場中的許多監管空白之一。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