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X 融資9億美元解讀:出圈,從交易所向金融巨頭邁進

買賣虛擬貨幣

7月21日,加密交易平臺 FTX 宣佈完成 9 億美元 B 輪融資,包括紅杉資本、軟銀、Ribbit Capital、保羅·都鐸·瓊斯家族辦公室、Coinbase VenturesParadigm等超 60 家投資方參與投資,投後估值高達 180 億美元,創業內最大融資記錄。

另據福布斯對趙長鵬的採訪,幣安已不再持有 FTX 股份。

2019年5月正式成立,FTX用了2年多時間完成了從0到180億美元的飛躍,融資9億美元后,FTX下一步走向何方?為何幣安不再持有FTX 股份?

一切為了破圈

加密貨幣世界很小,金融世界很大。

當有著麻省理工和華爾街背景的Sam Bankman-FriedSBF)踏足交易所領域,或許就意味著華爾街精英對傳統幣圈降維打擊的開始。

2019年,眾多加密貨幣交易所還在為上什麼山寨幣/模式幣而內卷,FTX從一開始選擇了不一樣的道路,依靠產品創新驅動市場。

錨定一攬子代幣的指數合約(山寨幣指數、神龍(中國專案)指數等)、特斯拉等股票代幣、槓桿代幣、指數代幣、美國大選等預測類產品……讓FTX擺脫了高度同質化的競爭賽道,走上了依靠衍生品出圈的道路。

此外,在營銷宣傳上,FTX積極贊助冠名了NBA邁阿密熱火隊球館、LOL戰隊TSM、美國職棒大聯盟(MLB),不斷開拓加密貨幣的邊界,嘗試擁抱更廣泛的投資者。

FTX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為了更廣泛的出圈,邁入更大的市場,此次融資也不例外。

在接受彭博社和福布斯採訪時,SBF明確了此次融資的兩個用途:

(1)找到幫助FTX發展的戰略盟友,與投資者建立合作伙伴關係;

(2)有更多的併購資本,可能是非加密貨幣公司、交易商店、NFT平臺……收購可能是私人市場交易,公司在估值範圍內相當靈活,潛在目標在500萬到10億美元之間。

可以預見,此後一段時間FTX將成為加密貨幣的大買家,2020年,FTX 以1.5億美元收購了加密貨幣投資組合管理應用Blockfolio

未來的FTX不單單只是加密貨幣交易所,而是以交易所為基礎業務的金融集團,這一點類似於Coinbase。

當眾多股權投資者湧入,如何退出成為一個現實考量的問題,FTX上市將成為一個可期待的選項。

7月,在接受The Information採訪時,SBF表示會考慮讓 FTX 上市,並且傾向於直接上市。此外,SBF還透露了一個重要的資料資訊,“我們是全球第三大平臺,每天的交易額達到 100 億美元,去年我們的交易量增長了 30 倍左右。”

伴隨著FTX的快速崛起,頭部交易所格局已然開始洗牌。

幣安退出 FTX 股權投資

伴隨著FTX融資訊息一起發酵的還有,幣安已經從FTX股權投資中完全退出。

根據福布斯報道,幣安創始人趙長鵬(CZ)表示,該公司最近放棄了在 FTX 的股權。

“我們看到了他們的巨大增長,對此我們感到非常滿意,但我們已經完全退出了。” CZ將撤資解釋正常投資週期的一部分,並表示“我們仍然是朋友,但我們不再有任何股權關係。”

2019年12月,幣安曾對 FTX 進行過一筆金額未公開的戰略投資。

為何幣安退出了FTX的投資?

在FTX這一輪的投資者名單中,我們發現了幣安曾經的“敵人”紅杉資本的身影。

2017年,紅杉資本因幣安A輪融資中的“排他性條款(Exclusive Clause)”在香港起訴幣安,2018年4月被香港高等法院駁回,隨後幣安創始人趙長鵬起訴紅杉資本損害其名譽。

從此之後,紅杉資本與幣安也成為敵人,趙長鵬曾在社交媒體表示,要求在幣安上線的專案披露其與紅杉的關聯,言下之意要封殺紅杉資本投資的專案。

當FTX拿到紅杉資本的投資,或許註定要與幣安“分手”,或者當FTX與幣安“分手”後,才拿到紅杉資本的投資。

FTX牽手紅杉資本,大概率由Paradigm聯合創始人Matt Huang搭橋引薦,他曾是紅杉資本合夥人,同時Paradigm也是FTX的投資人,並在這輪投資中充當了FA的角色。

FTX\紅杉資本\Paradigm這又將構築起一個新的同盟。

“世界需要一個與監管機構合作的高質量的全球加密貨幣交易所,”紅杉資本合夥人Alfred Lin 接受採訪時給予了FTX高度評價,“FTX 就是那個交易所,有潛力成為所有型別資產的領先金融交易所。”

其次,FTX與幣安雖然此前有股權投資上的往來,但用SBF的話來講,總體上是競爭與合作的關係,既有業務上的合作,也有矛盾與衝突。

2020年3月,幣安下架了FTX的槓桿代幣,公告給出的原因是發現使用者不理解FTX槓桿代幣的運營機制,聽取社群意見後為了保護使用者不得已下架。

這讓SBF一度非常被動與尷尬,不得不快速在FTX上線以USDT計價的槓桿代幣交易對。

5月12日,幣安上架了自己的槓桿代幣,強調幣安的槓桿代幣降低了風險係數和費率,從而更符合加密資產市場的需求,更加安全。

為表達態度,SBF點讚了一條推特,如果幣安在下架 FTX 的槓桿代幣後要推出這類帶有欺詐的雙向期權那會蠻好笑的。

2021年4月,在幣安推出股權代幣後,SBF也在推特發聲。

“幣安也有股權代幣了,FTX的股權代幣玩完了。幣安只有一項股權代幣產品,一個禮拜僅開放交易33個小時,沒有期貨、使用者無法透過CM-Equity贖回標的股票。”

最後,SBF使用了一個高情商的表達:“這只是幣安的測試版本,且只有透過同業競爭、挑戰,才能使加密產業更加進步。”

不過,即使幣安退出了FTX的股權投資,幣安還持有 FTX 代幣(FTT),連線依然存在,競爭與合作依然是常態。

目前,無論是現貨還是合約交易量,幣安都牢據第一的位置,更多的煩惱來自於監管層面,而FTX在現貨交易方面存在短板,尚須補足。

從細節看FTX

SBF如今已經成為加密貨幣行業的一面旗幟。

2017年末,創立Alameda Research;2019年,創立FTX;2020年,發展Solana生態……短短5年時間,SBF躋身加密貨幣首富行列,2年多讓FTX市值高達180億美元,業務版圖覆蓋一級市場投資、二級市場交易、基金LP、交易所、公鏈、挖礦套利、OTC……從而構建起一個龐大的SBF生態帝國。

SBF如何快速崛起,挖塌DeFi專案,控盤Sonala一直是行業內津津樂道的話題,並且有諸多小道訊息在流傳,其他交易所也在內部研究探討,但拋開戰略層面的巨集大敘事,從小人物視角,或許也能窺見FTX的成長之道。

一名行業從業者Erci在得知FTX融資9億美元的訊息後,回憶起了他與FTX之間的小事:

1/ 我們的一家投資組合公司正在與多家交易所進行上幣談判,所有這些交易所都在說技術整合需要4-5個月,並要求支付上幣費用,我向sam提及此事,四天之後,代幣就上線交易了。

2/ 我注意到使用者FTX的UI介面有一個奇怪但不嚴重的錯誤,在電報中提到了這個問題,第二天他們的工程主管就把這個問題解決了。

3/ 我抱怨說,賬戶餘額沒有顯示逗號,使其難以閱讀。他們說:"哦,如果你有大量的餘額,就會有逗號。

4/ 我認識的一個人,差一點就被“史詩級清算”,他能和FTX的OTC達成交易,沒有被清算。(和我一直以來的印象一樣,FTX其實很關心客戶的。)

另外一個從業者russmonk認為歸根結底是因為FTX有出色的領導者和團隊,“從來沒有見過像sam這樣在推特上為一些小賬戶提供使用者支援的大佬。”

前 MakerDAO韓國BD負責人DooWanNam表示,“FTX是我到目前為止最喜歡的CEX,特別喜歡他們靈活的訂單系統,可以在不取消之前的訂單的情況再下訂單,唯一的缺點是某些交易對的流動性很差,如果你主要是交易主流幣和DeFi幣,是完全沒問題的。”

拋開FTX在各家媒體投放的“SBF利他主義”等營銷廣告不談,SBF在行業內的確稱得上是“天才與勤奮”的代表,融資訊息曝光後,關於SBF直接在辦公室地上睡覺的圖片瘋傳。

SBF在該圖片下回複稱,“有趣的事實,箱子頂部的花生醬和果凍絕對令人作嘔,它們已經過期了”,拼命程度可見一斑,不過“副作用”就是,SBF的肚子和他的財富增長速度呈正比。

就人設的打造而言,如今的SBF已經成為加密貨幣美國夢的代表,也激烈著更多名校以及金融行業精英參與到這個行業的建設中來。

想起一件往事,2019年,SBF曾來中國拜訪一位行業大佬,卻被拒之門外,如今看來,有些唏噓。

讓人想起了中國那句老話,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你永遠不知道一個陌生的年輕人未來究竟有多麼大的能量,這或許也是這個行業的魅力所在。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