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追夢再下一站,EOS 何去何從?

買賣虛擬貨幣

文︱艾森斯

就在加密市場牛市正酣之時,作為站在區塊鏈世界最高處的拓荒者之一,原EOS聯合創始人BM(Daniel Larimer)又開啟了新徵程。

3月2日,BM釋出了其新專案 Clarion OS的介紹,並在Github上更新了新專案程式碼。這是繼Bitshares、Steem和EOS之後,BM開發的第四個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創業專案。

不過,這在重倉EOS的投資者李越心裡,可謂五味雜陳。

早在1月10日,當BM宣佈辭去Block.one CTO一職時,多位EOS玩家就對此憤憤不平,認為BM拋棄了EOS,無疑令EOS雪上加霜。分析人士認為,這與他灑脫孤傲、崇尚自由的人設形象如出一轍。

3月12日,BM在其推特上稱,已釋出了一份EOS社羣治理提案的草案。該草稿概述了審查和任命個人以控制EOS代幣分配的過程,以及EOS未來的發展方向。此外,他還表示,自己離開EOS社羣的報道被誇大了,並期待與社羣合作,為EOS實現最初的願景提供幫助。

這似乎說明,BM並沒有與EOS完全切割。而在李越看來,很多投資者已經失去耐心,透支使用者勢必會失去市場。

以“自由”的名義出走

BM是區塊鏈世界的傳奇人物,在幣圈亦有著褒貶不一的極高聲名。

據媒體報道,BM出身於美國“碼農”家庭,其父親是波音公司的高階工程師。BM畢業於弗吉尼亞理工學院暨州立大學計算機專業,是一個具有創新性思維的天才程式設計師。他不僅是一個區塊鏈連續創業者,還把Bitshares、Steemit、EOS三個專案曾帶到了區塊鏈市值排名榜前五而彪炳史冊。

不過,雖然BM主導了這三個專案,但在Bitshares與Steemit開發過程中,BM均選擇中途“下車”了。首個專案Bitshares曾困於資金問題,當時BM曾丟擲了“增發”的解決辦法,招致陷入全社羣反對;在Steemit專案期間,BM喜歡給漂亮妹子點贊,引得社羣一陣嘆息:人性從來就經不起考驗。

鑑於此,在EOS 這幾年的發展之中,總有一個問題縈繞於投資者耳邊:BM是否會離開EOS?每當此時,BM總會親自闢謠說,“我不會離開EOS。”

“今年1月10日,BM終於又走了。”李越表示,這一天還是來了。

關於BM 第三次與合夥人分手,他發文表示,BTC、ETH、EOS都被監管機構盯上,完全喪失隱私。代幣獲得資本收益的最大希望是最大化其作為貨幣的功能,以及其本身做到合規,並努力讓機構採用它。我相信,質押池模式會讓EOS成為一種更好的貨幣。如果目標是獲得鉅額資本收益,那麼用監管機構批准的智慧合約交易監管機構批准的資產的KYC賬戶可能是唯一出路。

BM認為,如果社羣選擇走這條路,那麼Block.one是帶領EOS朝這個方向發展的理想人選。而我不希望自己的創新受到政府監管機構心血來潮的限制。我們這些想要創造工具,將權力交還給人民的人,需要把目光投向別處。我們的“利潤”不是用美元來衡量的,而是用“自由”。

1月16日,BM在推特上為他的新書《More Equal Animals - The Subtle Art of True Democracy》打Call時稱,當前社會系統中的激勵結構已嚴重扭曲,應重新調整,並提出了實現民主的主要原則,即包括權利分治、尊重相對權力規則、合約所有權轉移理論等。這似乎再次向世人表明了他追求“自由”的立場。

BM新書《More Equal Animals》封面。圖片來源:BM推特

與EOS“藕斷絲連”

“BM離開之前,EOS早已收割韭菜完畢,只留下一地雞毛。”李越臉上閃過一絲不悅之色。他表示,重倉EOS讓我錯過了整個牛市。

事實上,自EOS主網上線以來,幣價上一直處於疲軟狀態。火幣全球站資料顯示,EOS價格高點發生在2018年4月29日,為23 USDT。今年EOS的價格高點是2月14日創下的5.6USDT,僅為前者的24.3%。這與屢創新高的BTC、ETH等主流幣相較,EOS的價格表現飽受詬病也就不足為奇了。

而EOS誕生之初,為期一年的全球募資價值達40億美元,成為“史上最大ICO”,其高調宣稱要“打造一款百萬級TPS的區塊鏈作業系統”,風頭一時無兩。接著,EOS超級節點競選與一波三折的主網上線,都將幣圈的聚光燈牢牢地鎖定在EOS身上。

1月11日,或因BM辭職影響,EOS節點票數出現超千萬票下降。據EOS瀏覽器bloks.io顯示,目前排名第一的節點eosnationftw總票數已減少1065萬票,減少2.6%;排名第二的節點atticlabeosb的總票數已減少1881萬票。排名前21名的EOS節點投票數量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如今,EOS不僅被幣圈投資者拋棄,也被BM‘拋棄’了。”李越認為,EOS再難有出頭之日。

儘管BM表示,仍然在尋找為EOS社羣做貢獻的方法,並提供我們許多人想要的自由和去中心化。但多位如李越一般的投資者並不買賬,認為這是對EOS的傷害。他表示,

3月12日,BM在其推特上稱,已釋出了一份EOS社羣治理提案的草案。該草稿概述了審查和任命個人以控制EOS代幣分配的過程,以及EOS未來的發展方向。根據草案,要成為社羣成員,必須請求(或提供)現有會員的邀請,並由另外兩個會員確認。最後,新的成員必須獲得至少一個民選官員的批准。此外,社羣每增長10%,都會自動觸發一次選舉,並且在選舉過程結束之前,任何新成員都無法正式加入。這減輕了選舉遭受女巫攻擊(Sybil Attack)的風險。

BM在推特上稱已釋出了一份EOS社羣治理提案的草案。圖片來源:BM推特

3月9日,BM還在其推特上稱,關於我離開EOS社羣的報道被誇大了。我期待與社羣合作,為EOS建立一條實現我最初願景的道路。

這說明,BM並沒有與EOS完全切割,但此訊息在幣圈並沒有泛起太多聲響。

開啟社交“新賽道”

3月2日,BM在Github更新了新專案Clarion程式碼,並表示Clarion OS剛剛開始,尚處於早期設計階段。

根據介紹,Clarion OS旨在為所有人提供工具,向每個想聽到其訊息的人傳播訊息,而不必依賴於集中式基礎設施。它將透過一個抵制審查的“朋友對朋友”網路來實現,該網路將利用朋友和家人未使用的資源來分發你的內容。Clarion OS的最終目標是提供“集中式服務”具備的效能和可靠性,以及邏輯上去中心化網路的自由和獨立性。

在Clarion社羣的幫助下,人們可以將朋友和家人從Twitter、Facebook、YouTube、亞馬遜、蘋果和谷歌的“暴政”中解放出來,並建立一個沒有操縱和第三方依賴的社交網路。Clarion OS的核心是朋友對朋友的訊息傳播協議,支援加密身份之間的實時影片、聊天等功能。利用Web Assembly外掛,應該可以在Clarion OS上構建不同型別應用程式,包括代幣和智慧合約。如果典型的以太坊和EOS智慧合約被認為是“第1層”,那麼Clarion OS可以被視為“第0層”。

“Clarion OS的抗審查網路特質,印證了BM離開時聲稱將集中精力建立人們可以用來確保自己自由工具的‘理想’”。李越認為,從BM的新創業專案來看,他對搭建社交平臺情有獨鍾。

資料顯示,BM離開Steemit時,認為其只是一個社交應用,功能過於狹窄;在Voice面世之時,BM曾表示,要做到Steemit原本想做但沒有做到的一切事情。

2019年6月2日,在EOS上線一週年到來之際,Voice作為EOS官方出品的社交應用平臺,被認為是EOS深入實踐社交平臺的突破口。其官網描述稱,Voice 將透過 Token 模型設計,激勵創作、分享、發現與推廣優質的內容,建立起一個由真實使用者,而不是機器人或是殭屍賬戶組成的社交媒體平臺。

分析人士認為, Clarion OS似乎是在繼承了Voice社交平臺的基本原理,並再次進行了深加工。

同時,由於EOS頂著“史上最大ICO”的頭銜,一直遭到投資者的詬病。3月3日,BM在其推特上稱,Clarion OS不是區塊鏈,將是免費的開源軟體,不需要任何投資。我沒有要求投資,也沒有計劃在未來要求投資。我正在花很多錢來構建使人們能夠交流的技術。

BM稱Clarion OS不需要任何投資。圖片來源:BM推特

“BM是一個致力於個人隱私與自由的理想主義者,但在其三次與創業專案分道揚鑣後,市場會不會為BM的‘夢想’買單,有待進一步觀察。”不過,李越更希望的是,BM這次能“善始善終”。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