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比特幣邁向儲備貨幣的道路已經確定

短短12年的比特幣歷史,充滿了激動人心的時刻。從中本聰孕育出的完美無瑕的概念,到急速暴漲、災難性修正、臭名昭著的交易所駭客以及比特幣內部內戰的極端;沒有多少年像2020年這樣讓bitcoiner感到振奮。

就像保羅裡維爾一樣,bitcoiner在多年的努力之後,“機構”似乎終於到來了,而未來幾年的新需求也將推動比特幣成為下一個世界儲備貨幣。 (注: 保羅·列維爾(paul revere,1734年12月21日─1818年5月10日)是美國籍銀匠 、早期實業家,也美國獨立戰爭時期的一名愛國者。他最著名的事蹟是在列剋星敦和康科德戰役前夜警告殖民地民兵英軍即將來襲。)

現代價值儲存的案例

隨著2020年底的臨近,超過5%的比特幣供應被20多家上市和私營公司作為財政儲備資產所持有,而這一趨勢也是在今年開始顯現的。

同期,美元的m1貨幣存量(經濟學家用來量化某個國家流通中的貨幣量的指標)增加了60%以上。美國央行和政府為應對covid-19而制定的不計後果的貨幣和財政政策,將比特幣作為一種潛在的、新的價值儲存推向了聚光燈下。

這種向美國和更廣泛的全球經濟直接注入美元的流動性被稱為量化寬鬆(qe)。美聯儲隨意增加貨幣供應量扭曲了價格訊號,降低了實際工資,加劇了財富的不平等,也最終破壞了自由市場。儲蓄者受到損失,因為他們的時間和財富通通在通脹的毒害過程中被掠奪一空。雖然美元的全球儲備貨幣地位創造了內在需求,但這種貨幣貶值的趨勢似乎不能在未來長期持續下去。建立一種有硬性供給上限、不能被政府和機構隨意操縱的貨幣的理由從未如此強烈。

就像gigachad michael saylor所說,比特幣正在一步步走向牛市。

saylor是上市科技公司microstrategy任職時間最長的執行長之一,他用公司的資產負債表購買了價值近13億美元的比特幣(約7萬枚),成為了今年的比特幣新秀。而且他並不是唯一發現這一趨勢的人。

paul tudor jones、stanley druckenmiller、scott minerd,這些與機構對沖基金相關的名字也都已經開放了他們的思想和投資組合,開始配置比特幣。花旗集團等大型私人銀行也預測了比特幣未來一年將漲到30萬到40萬美元的價格。隨著我們繼續摧毀美元的購買力,這種資產配置稀缺的博弈趨勢在未來只會繼續增長。 

最後,當然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比特幣不可或缺的ngu(number go up數值增長)將繼續推動我們走向新的高點。12月16日,比特幣打破了此前2017年的歷史高點,首次升至20000美元以上。未來十年,比特幣價格的進一步升值,將推動比特幣作為企業理財儲備資產的主流。更高的價格將吸引新的目光,提高認知度,並最終減少波動。在這個建立在貨幣奴役基礎上的世界裡,比特幣仍然是一座閃閃發光的希望燈塔。

協議改進和生態系統創新

作為一個技術專家,對比特幣協議中不同層的改進仍然是2020年最令人興奮的進步。schnorr signatures/taproot/tapscript,透過多層次的比特幣改進提案(bip),在今年早些時候被併入了核心程式碼庫。其中,“taproot“大幅改進了比特幣使用的數字簽名演算法。在鏈上隱私、可擴充套件性和交易效率方面的大規模改進也都被嵌入到了taproot的升級中。而這一系列的升級將進一步提高閃電網路、多重簽名交易和coinjoins的採用,最終帶來更安全、更私密的比特幣體驗。

在對核心協議的改進之外,圍繞比特幣的創新生態系統還在不斷改進bitcoiner可用的工具。我想給以下我最喜歡的一些工具點個贊:

  • swan bitcoin:一種新的購買比特幣的方式,透過美元成本平均法使你採用長期投資思維

  • specter:一個整合了硬體錢包的桌面介面,可以實現簡單易用的多幣種交易

  • strike:一款支付應用,讓使用者能夠使用美元來用比特幣支付發票

  • coldcard:一個在未連線到網際網路裝置上儲存私鑰的安全方法。


在比特幣工具之外,透過企業和非營利實體的開發者資助已經開始在2020年全年常態化。人權基金會、square、kraken等組織已經開始贊助開發者,鼓勵他們全職改進比特幣。bitcoindevlist和bitcoinacks等網站也透過向開發者捐贈以激勵普通bitcoiner為比特幣迴圈經濟做出貢獻。

最後,思想領導力將繼續改善比特幣的教育體驗,也就是俗稱的 “掉進兔子洞”。播客、書籍、文章、會議以及推特上有關比特幣的內容都在繼續用適合預購幣者和比特幣愛好者的,可消化的及娛樂性的內容來消除比特幣的複雜性。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投身於比特幣,湧入的智慧和獨創性將在未來幾十年內把人類推向創新的平流層。而這種思想領導力的協同作用也將改善所有比特幣追求者的生活。

展望未來:未來的戰鬥

當我們臨近新的一年並想象未來的道路時,似乎出現了一些趨勢。首先是央行數字貨幣(cbdcs)的引入,它將尋求透過中央銀行和金融科技的結合來取代私人銀行部門。數字美元等新貨幣正在試圖透過直接徵稅、資本管制、金融監控和全民基本收入,來加速我們向奧威爾式未來的邁進。 (注:奧威爾式未來指的是喬治·奧威爾的文學作品或其反烏托邦小說1984(1949)中描述的極權主義未來)

我想明確說明的是:這些貨幣對比特幣的威脅,並不比今天的任何一種法定貨幣大。超過90%的美元已經是數字貨幣的形式了,而且大多數政府希望在未來幾年內完全淘汰現金。建立cbdc並不能解決貨幣貶值的問題,也不能解決金融監控和審查的問題。比特幣仍然是當今唯一不可腐化的貨幣。

第二個趨勢是試圖對比特幣進行監管。我們已經開始聽到四處流傳的關於自我託管限制的傳聞。全面的自管禁令不太可能,但提款限制和額外的kyc規定幾乎是肯定的。在接下來的幾年裡,任何試圖私自使用比特幣的人都會受到直接攻擊。我們必須對此進行反擊。隱私本身並不違法,它是自由的基石。如果比特幣持有者放棄自我保管比特幣的能力,將比特幣交給機構,那麼這將是比特幣面臨的唯一真正威脅之一。

比特幣協議是在社會共識的約束激勵下設計的。任何選擇使用比特幣的人都必須同意這一系列由網路上的其他人來驗證的規則。當你自我保管比特幣,執行比特幣節點並驗證自己的交易,或者進行比特幣挖礦併為保障網路安全做出貢獻時,你就同意了這些規則。放棄自我保管比特幣和獨立稽覈供應的能力,將使比特幣協議的社會共識失效,並使這些規則被改變。個人必須願意為他們所相信的東西而奮鬥。而我相信比特幣,所以我也準備好了為它而戰。

最後,在所有仿造比特幣的嘗試失敗後,政府將別無選擇地採用比特幣,否則就會面臨被淘汰的風險。這是通往比特幣標準的道路上剩下的最後一個階段。而競爭博弈論也將迫使政府開始透過任何必要的手段來獲取比特幣,即挖礦。在政府所有的“武器”都耗盡之後,一種新的世界儲備貨幣也將出現,而它就是比特幣。

作者:kaz bycko

編譯:公眾號@萌眼財經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