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規模擴大,NFT 狂熱與 ETH 的價值捕獲

買賣虛擬貨幣

撰文:David Hoffman,Bankless 撰稿人

編輯:南風

NFT 的銷售繼續在打破紀錄。

雖然最近的耀眼明星是 Art Blocks(生成藝術品 NFT 的平臺) 和生成藝術 (generative art),但似乎沒有哪個 NFT 專案落在後面。一切都似乎處於上升模式,沒有任何停止的跡象。

昨日,下面這幅 Fidenza (編號#313) NFT 藝術品以 1,000 ETH 的價格被售出 (注:Fidenza 是由生成藝術家 Tyler Hobbs 創作的 NFT 抽象藝術收藏品系列,總共有 999 幅 Fidenza 藝術品)。

目前,Ringers 的底價是大約 100 ETH,相比於幾周之前的價格已經上漲了約 4 倍 (注:Ringers 是有藝術家 Dmitri Cherniak 創作的生成藝術品系列,總共包括 1000 幅 Ringers 生成藝術 NFTs,如下圖所示)。

為了更好地理解,下圖展示了隨著時間的推移 Ringers 的平均售價 (白線,以 ETH 計價) 的變化情況:

上圖:Ringers 生成藝術的日銷售額 (黃色柱狀圖) 及平均 ETH 價格 (白線) 變化情況。

最近,編號為 #4637 的 Chromie Squiggle 塗鴉藝術品 (見下圖),最近這幅 NFT 塗鴉藝術以 27.5 萬美元的售價易手 (注:Chromie Squiggles 是由 Art Blocks 平臺建立者 Snowfro 創作的塗鴉藝術品專案)。

上圖:編號為 #4637 的 Chromie Squiggle 塗鴉藝術品。

在過去的 30 天裡,Chromie Squiggles 的平均售價從 2.5 ETH 上升到了 10 ETH :

上圖:Chromie Squiggles 藝術品的售價增長趨勢。

與此同時,諸如 CryptoPunks (加密朋克)、Bored Apes (無聊猿猴)、Pudgy Penguins (矮胖企鵝)、EtherRocks 等頭像類 NFT 專案的購買需求也增長到新的水平。

當前 CryptoPunk 的底價已經接近 70 ETH,從未如此高過:

上圖:CryptoPunks 頭像的平均 ETH 價格 (紫線) 和平均美元價格 (綠線)

Bored Apes 的底價也一路高漲:

上圖:Bored Apes 在 OpenSea 平臺上的底價增長趨勢。

所有這些圖示都描繪了一個類似的故事,正如 Cooper 所說,我們正處於一個 NFT 帶來的“文化牛市”。

Visa 購買了一個 CryptoPunk

8 月 23 日,支付公司 Visa 宣佈已經購買了一個 CryptoPunk NFT 頭像:

Visa 以大約 15 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了編號為 #7610 的 CryptoPunk 頭像,該頭像是 3840 個女性 CryptoPunks 頭像之一。CryptoPunks 是 Larva Labs 於 2017 年推出的畫素藝術頭像 NFTs,共計有 10,000 個,每個 CryptoPunk 頭像都有其自身的特徵。

當被問及 Visa 為何要購買該 CryptoPunk 時,Visa 加密業務負責人 Cuy Sheffield 在接受採訪時表示,CryptoPunk“引領了 NFT 技術和 NFT 商業浪潮”。

此前,Visa 已經宣佈該公司在以太坊上結算 USDC;而現在,Visa 也正在使新興的 NFTs 世界變得更加為人們所接受。

隨著以太坊和 NFTs 變得越來越主流,關於“這些 NFTs 到底有何價值?”的討論將會越來越少,而諸如“看看這個我剛購買的 NFT!”這樣的行動將會更加普遍。

我們已經穩步地進入了交易 NFT 圖片的時代...而且人們正透過使用 ETH 來做這件事。

NFTs…下一個 1CO 狂熱?

「1CO」(首次代幣發行) 一詞已經嚴重被玷汙了,這是有充分理由的:2017 年的 1CO 狂熱建立在一個個無法實現的野心和誤導人的承諾之上,許多人付出慘重代價。

因此,我提出 NFT 狂熱是下一個 1CO,並不是意味著我們要將所有與 1CO 相關的負面因素都一併帶上。但這也並不意味著 NFT 狂熱沒有任何負面的東西,只是它將與我們在歷史上看到的事物不一樣。如果你想要在 crypto 領域生存,我認為必須要閱讀一下 Edward Chancellor 的著作《金融投機史》(Devil Take the Hindmost: A History of Financial Speculation)。

我想提出書中的兩個重要結論是:

金融泡沫完全是在人類的社會心理層面產生的。

人類幾乎會交易任何東西。

加密經濟革命是一場稀缺性革命。我們已經完全重新設計了稀缺性,包括它意味著什麼,它是如何產生的,以及我們如何應對它。

這就是為什麼加密貨幣領域如此容易產生各種型別和規模的泡沫。

我們在網際網路上創造了稀缺性,這必然會引發各種型別的金融泡沫。“網際網路上的圖片”幾乎與網際網路本身一樣古老。

當圖片遇上稀缺性,讓狂熱再次開始吧。

這本書的另一個結論是,在資產價格方面,人們可能會無視任何基本面或理性。

因為 NFTs 實際上沒有基本基本面!這也是為什麼它們與 1CO 狂熱在意義上有所不同:1CO 狂熱是一連串專案承諾帶來一種新的金融模式;而 NFTs 沒有這樣的承諾,它們實際上只是圖片,它們的吸引力完全取決於模仿遊戲。

“我喜歡它。其他人會喜歡它嗎?我覺得會。那我就買它了。”

如果你認為自己擅長這種模仿遊戲,那祝你好運!

人類文化的復興

由於缺乏任何金融基本面,NFT 市場只能透過它們所代表的形象/圖片來評估。如果我們確實進入了 NFTs 的狂熱期,那麼大量資本將投入到對這些圖片的投機中。

在數十億美元的資本投入給這些競爭性的藝術家和 NFT 藝術專案之後,在這場狂熱的另一面,數字藝術的質量又會如何呢?像 Art Blocks 帶給我們的生成藝術的創新,可能會徹底改變數字藝術的正規化。

由於 NFT 市場是基於人們的藝術品位而非金融基本面,我們可以想象,這場狂熱的另一端出現的藝術將是非常有品位的。

我真的很喜歡藝術,因此我將樂於看到人類能夠在這場藝術投機狂熱中產生什麼!希望我們能夠解鎖個人和社羣的全新表達方式,以及以更加強有力的方式在經濟上激勵藝術!

舒適地坐在旁邊:簡單持有 ETH

對 NFT 進行投機並非易事。大多數時候我甚至都對此不理解。

你不應該因為別人都在做這件事而被迫參與進去;而且無法保證任何型別的狂熱都會有良好的發展,本文字身可能就標誌著 NFT 熱潮“觸及頂峰”。

對於那些謹慎的人來說,要記住,在以太坊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會迴流到 ETH。

有一群傻傻的 ETH 鯨魚和 Z 時代年輕人正對 NFT 圖片進行賭博?

好吧,如果你是一名 ETH 持有者,尤其是一名 ETH 質押者 (驗證者),那麼你對於 NFT 狂熱也有著間接的敞口,尤其是當 Visa 這樣的公司正在將 ETH 合法化為資產,並將其用作購買 NFTs 的資金。最終,ETH 應該能夠從發生在以太坊上的任何投機狂熱中獲益。

任何市場的狂熱都會帶來贏家和輸家,贏家從輸家手中贏錢。如果你厭惡風險,想要確保自己仍然是贏家,你可以選擇簡單地持有 ETH。

如果 NFT 狂熱確實發展成為一個 1CO 規模的市場,你可以預計,ETH 將與這場狂熱齊頭並進。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