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過了69萬倍的增值,人間再難捨棄 NFT

買賣虛擬貨幣

加密收藏品後,NFT這趟車下個站點可能是遊戲、Metaverse或者金融領域。

作者 |徐文璞

編輯| 楊楊

*感謝清華大學x-lab區塊鏈實驗室研究助理周浩然對本文的貢獻

幣圈經歷了“5·19”洗牌,但NFT的步伐並沒有明顯放慢。NFT(Non Fungible Token),即非同質化代幣。

當前NFT的實踐在各個領域仍在延續。以下僅僅是5月以來NFT的破圈行為:

5月28日,賽季一結束,NBA黃蜂后衛拉梅洛·鮑爾(Lamelo Ball) 就發行了自己的NFT。

5月27日,Gucci 展示了其首個 NFT 藝術品,並將在佳士得拍賣,起拍價為 2 萬美元,6 月 3 日拍賣截止。

5月27日,陳奐仁透過NFT平臺Treasureland(金銀島)發行了第二個NFT《The XXXX Is An NFT》,77張唱片在1 分鐘內售罄,共計售價約19萬美元。今年4月,陳發行了首個華語音樂NFT。

5月26日遊戲驛站GameStop被曝出正在建設基於以太坊的NFT平臺,這一訊息帶動了以遊戲驛站為首的一眾WSB(美國散戶投資者論壇)概念股飆漲。當天收盤時,遊戲驛站漲超15%,AMC院線漲超19%,Express漲超25%。

5月24日,英超聯賽冠軍曼城推出 NFT 紀念奪冠,作品在MakersPlace上發售。

5月21日,中國嘉德首次上拍NFT藝術品《牡丹亭牡丹亭Rêve之標目蝶戀花—資訊科技穿透了「我」》,以66.7萬元成交。

5月20日,淘寶阿里拍賣聚好玩520拍賣節推出NFT數字藝術專場。

5月18日,有訊息稱福克斯娛樂集團成立了NFT工作室“區塊鏈創意實驗室”,策劃和銷售數字商品。福克斯將藉助在區塊鏈上策劃的新動畫系列《Krapoplis》來推動NFT創意銷售。

5月18日,圍棋選手李世乭在OpenSea釋出對戰AlphaGo的圍棋勝局NFT,以60ETH(約21.2萬美元)出售。

5月12日,9 枚CryptoPunk NFT在佳士得以近 1700 萬美元成交。

5月11日,電商巨頭eBay成為第一家利用NFT熱潮的電子商務公司,允許在其平臺上出售交易卡、圖片和影片片段等數字收藏品NFT。

NFT的火爆故事仍在持續,但NFT今年出圈的序曲是從燒畫開始的。李誕曾在某期奇葩說中戲謔道:畫最好的歸屬就是燒了,比蒙拉麗莎更美的是正在燃燒的蒙娜麗莎。到了2021年,燒畫這事真的發生了。

今年3月8日,著名街頭藝術家班克西(Banksy)的作品《白痴》(Morons)被其持有者燒燬並全程影片直播。3月25日,當代中國超寫實畫派的領軍人物冷軍的一件作品也被焚燒。

不過在兩幅畫作燒燬前都已經被數字化了,而且經過區塊鏈技術處理後,這兩件數字作品都擁有了獨一無二的標識,即NFT。燒燬原始畫作的目的是讓NFT對應的數字作品擁有完整權益,否則NFT只能對應作品的數字版權,價值不高。

將實物藝術品燒燬,進而抬高其NFT作品的價值,只是極端情況。雖然燒畫這個行為藝術,讓NFT更大程度上出圈了。當下進行NFT交易的作品中,大部分都是原生的數字作品。

這還只是一個開始,此後NFT不斷打破幣圈的次元壁強勢進入公眾視野,一時間萬物皆可上鍊的說法甚囂塵上。在藝術產業的落地,會是區塊鏈技術在各個產業落地的開始嗎?下一個上車的站點可能在哪裡?

「甲子光年」採訪了區塊鏈從業者、數字藝術創作者、NFT平臺創始人、NFT投資人及數字藝術品牌策劃人,從多方視角觀察當下的NFT狂熱、爭議,並探討NFT可能落地的真實場景。

本文涵蓋的重點如下:

與比特幣等FT不同,NFT帶有“貨”的屬性,它並不直接產生現金流;

疫情導致人們的數字消費增加,虛擬貨幣價格走高,由此催生了NFT的火爆;

因區塊鏈致富的加密階級和數字藝術創作者,是這一波熱潮的重要推手;

NFT目前的爭議包括:價格與價值不相當、合規問題和高耗能等;

萬物上鍊或許是偽命題;

加密藝術成為幣圈新增流量,此外,NFT多重宇宙遊戲及NFT+金融潛力巨大。

1.跟車NFT,最時髦的事?

本輪NFT的引爆點,是一副名叫《每一天:前5000天》的畫。它是數碼藝術家邁克·溫克爾曼(Mike Winkelmann,又名Beeple)從2007年5月1日起,在之後的13年半里,每天都創作並上傳一幅新的數碼作品,共計5000張圖拼接而成的一個316MB的JPG檔案。

2021年3月11日,Beeple這件NFT作品以6934.6萬美元(約合人民幣4.5億元),在佳士得拍賣行成交。一個對比是,2014年法國印象派畫家莫奈在1906年創作的《睡蓮》拍賣價格為3170萬英鎊,約5400萬美元。《每一天》創下了NFT作品拍賣的紀錄,也一舉讓Beeple成為目前健在藝術家拍賣的單個藝術品排行中的第三貴。

Beeple的《每一天》天價成交,成為NFT吸引媒體圍觀並大肆宣傳的起點。不過此次NFT在幣圈內受到的追捧,則可以追溯到去年。

Beeple的另一篇作品《十字路口》(Crossroad),2020年10月就已經在加密藝術品交易平臺Nifty Gateway上以6.6萬美元售出。也是在去年10月,佳士得完成傳統拍賣行第一次NFT作品拍賣——Ben Gentilli的《心靈肖像》(Portrait of a mind:21 block),售價13萬美元。

2021年初,著名動畫《瑞克和莫蒂》的創作者之一Justin Roiland在Nifty Gateway上發售其NFT作品;當時NBA Top Shot(NBA授權的NFT球星卡)的日成交額已達到 100 萬美元。

圖源網路

《每一天》的拍賣定錘則讓NFT正式破圈。今年3月初,美聯社也趕了個時髦,成為了第一家出售NFT作品的新聞機構,並稱還將發行NFT紀念品慶祝建社175週年。

在此之後,馬斯克宣佈發行一首關於NFT的歌的NFT(至今仍沒有後文)。Twitter CEO傑克·多西以290萬美元出售了自己的第一條推文。日本藝術家村上隆推出太陽花與CryptoPunks元素相結合的NFT收藏品。

跟上潮流的名單不僅僅於此。今年4月,著名說唱歌手Eminem在Nifty Gateway上發售NFT收藏品。前美國中央情報局(CIA)職員斯諾登也在NFT交易平臺Foundation上釋出了首個NFT,為新聞自由吶喊,作品以2224枚ETH成交。而姚明創立的葡萄酒莊園也推出限量版NFT收藏品“THE CHOP”。

姚明創立的葡萄酒莊園推出限量版NFT收藏品“THE CHOP”

圖片來源:OpenSea

4月27日,全球領先的區塊鏈生態和加密資產基礎設施提供商幣安宣佈即將上線NFT平臺,目前日子定在了6月24日。其他更多的NFT平臺也趁著這股東風,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世界三大藝術品拍賣行中,除了佳士得計劃針對數字拍賣調整組織架構並專門設立專案,蘇富比也在推進NFT藝術品拍賣。

在名人效應和知名拍賣行的背書下,NFT交易市場的火熱進一步催生萬物皆可NFT化。

德國美容和生活方式工作室Look Labs使用近紅外光譜法提取、推出首款數字香水Cyber Eau de Parfum。加州房地產經紀人Shane Dulgeroff將一套複式公寓及其數字渲染的影片繫結在一起,以NFT的形式在交易平臺OpenSea出售。

據Cabin VC聯合Flow、The Sandbox撰寫併發布的《NFT行業發展報告2021 Q1》,NFT市場一季度交易額達20億美元,超2020全年交易額8倍。CNBC資料顯示,NFT初創企業融資規模在今年大幅增加,2020年全年為3500萬美元,2021年第一季度達到9000萬美元。

2.NFT走熱簡史

實際上Beeple作品帶紅的這一波NFT關注熱潮是歷史上的第二波,第一波關於NFT討論的高潮發生在2017年底,加密遊戲CryptoKitties(加密貓)就是始作俑者。

「甲子光年」梳理了NFT發展的重要節點,NFT的最早雛形是2012年在比特幣區塊鏈上執行的Colored Coins(彩色幣)。但受制於當時比特幣區塊鏈技術架構的侷限和比特幣核心開發團隊的反對,彩色幣專案後期流產。

2014年,在區塊鏈平臺Counterparty上出現了大量卡牌遊戲和Meme(迷因,指突然被人們自覺大量宣傳和傳播的事物,如表情包、段子等)交易。2016年,“Rare Pepes”在Counterparty上流行,“Rare Pepes ”是關於佩佩蛙的Meme。卡牌遊戲和Meme豐富了早期的交易內容,並對NFT的早期形態有普及作用。

2017年初,隨著以太坊的崛起,Meme交易出現在以太坊,很多人由此瞭解到了這個獨特的數字商品。

“Homer Pepe”2021年3月以205 ETH(約32萬美元)的價格售出

2017年,被視為CryptoArt(加密藝術)運動開端的CryptoPunks(加密龐克)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線。CryptoPunks的內容是程式自動生成圖案,其精神內涵正是當下加密藝術的核心。

同年年底,第一個基於ERC721標準的專案CryptoKitties釋出,引發了NFT第一波關注熱潮。這款遊戲的核心是以太坊的智慧合約。每隻貓咪都是以太坊上的一個數字資產,同時每隻貓咪的交易、贈送和繁殖也對應著以太坊上的一個智慧合約。

當時加密貓迅速走紅,受歡迎程度之盛以至於一度引發以太坊擁堵。該遊戲開發工作室Dapper Labs則在2018年兩次獲得千萬級美元融資,公司估值翻倍。

到了2020年下半年,Dapper Labs再次向公眾釋出NFT重磅專案——NBA Top Shot。截止2021年5月初,NBA Top Shot共有26萬多名買家,交易額超過5.6億美元。

截止2021年6月初NFT銷量排名

資料來源:Crypto Slam 網站的Collectible ranking

3.基於區塊鏈、不同於比特幣

NFT已經火了兩波,但NFT是什麼,仍是大多數人的疑惑。

首先,它和比特幣是一回事嗎?

答案是,不。相較於比特幣等FT(Fungible Token,同質化代幣),每個NFT都獨一無二,因為它具有不可分割、不可互換的特徵。

通俗地說,FT就像法定貨幣,並不關注代幣間的區別、只關注使用者賬號的餘額。比如一張5元的人民幣可以用五張1元的人民幣兌換,兩張5元人民幣可以任意互換。NFT則不同,每一個代幣都是完整、獨特的,這就像偶像的To籤、珍惜的兒時玩物等等。

其次,NFT為什麼有投資價值?

與比特幣為代表的FT不同,NFT帶有“貨”的屬性,價值也是基於“貨”的價值基礎而來,而非憑空造幣獲利。所以在有的藏家看來,NFT也代表著作品本身。

NFT作為數字權證,它就像現實生活中的“房產證”,指向的是作品的“唯一性”和“真實性”。它本身不直接產生現金流。

NFT唯一性、真實性的特性和藝術收藏品的特性吻合。這是NFT首先能在加密藝術領域傳來捷報的原因。

數字藝術創作者Ellwood認為,在前NFT時代,數字藝術的創作要麼是以滿足商業目的為主;要麼是創作者的自娛自樂,並不能帶來實際收益。NFT出現後,創作者既可以基於完全的自主性創作,同時可以憑此養活自己,因此“自我表達的空間更大了”。

過往數字藝術創作者在網際網路上釋出一個作品,網友可以迅速複製出成千上萬份。傳統網際網路溯源性差,使用者使用了作品也不易知道出處。對於創作者來說,作品的稀缺性不成立,因此也不能產生價值。這就導致諸如此前彩虹貓(Nyan Cat)在網路被瀏覽了上億次,仍不能給創作者帶來收益的結果。

而NFT賦予了作品歸屬權,當作品的鏈上地址被創造後,每一個NFT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也具有了流轉的潛力。今年4月,彩虹貓的作者Torres將彩虹貓重製為gif,其NFT賣出約56萬美元的高價。

另一方面,NFT底層技術迭代,在保持作品唯一性、真實性的同時,又持續提升了使用的便利性。

NFT的生態可分為底層公鏈、交易平臺、具體專案及生產者三部分。各種公鏈如以太坊(ETH)、Flow和WAX等是NFT的基礎設施。目前,以太坊關於NFT的協議標準已經歷經ERC721到ERC1155、ERC998的更迭發展。

這三者間有什麼不同呢?比如在NFT遊戲中,玩家想交易手中的1000把刀,基於ERC721標準,使用者需要1000次交易才能實現,而ERC1155標準只需要執行一次傳輸操作即可完成,這大大節約了油費、提升了效率,同時促進了NFT的流通。

ERC998(Composable NFTs,CNFT,可組合非同質化代幣)是2019年被提出的一種構想,基於這個標準任何一個CNFT可以擁有其他NFT或FT,轉移CNFT時,就是轉移CNFT所擁有的整個層級結構和所屬關係。

三,NFT的交易如何開展?

目前,NFT主要流通平臺有通用發行和交易平臺Opensea、Rarible,垂類交易平臺如藝術品交易平臺Nifty Gateway、SuperRare等。

以OpenSea交易平臺為例,第一步創作者需要匯入加密貨幣錢包完成賬號註冊,錢包需要支援 ETH(以太坊)。

第二步,賬號註冊好後要對需要交易的作品鑄造(Mint),將其記錄在區塊鏈上,成為一份合約 。這個合約就是 NFT 的“本體”,象徵著作品的數字所有權。

第三步,新增作品的相關描述和屬性資訊,同時可以給作品附加“彩蛋”。只有成功拍下的買家才能看見“彩蛋”,這裡就有無限的想象空間。比如某人拍下一個房屋的數字藝術品,結果驚喜發現附贈了一套真實的House。

作品完成上架後,在OpenSea上出售NFT,有定價、拍賣和打包(針對作品集)三種形式。

首次在該平臺交易NFT需要支付油費 (gas fee),其實就是入場費。費用根據當天以太坊交易量的大小而定,在70~150美元之間,一般工作日交易量大費用就高,週末交易量小費用就低。OpenSea作為平臺方會在商品成交時抽取2.5%的手續費,創作者可對商品的二次銷售自行設定一定比列的版權費,並在每次作品成交後獲得收益。

4.推手:疫情、幣圈和千禧一代

為什麼NFT會在今年再度走紅?

最大的推手是全球性的放水。疫情後,美聯儲實施無限量化寬鬆政策,德國、巴西、日本等多國也採取了類似的經濟刺激計劃,流動性氾濫讓投資者追逐越來越高的收益率,除股市外,加密貨幣市場也被資本瞄中。

2019年6月至2021年6月初比特幣的價格走勢

2019年6月至2021年6月初以太坊的價格走勢

資料來源:TradingView

加密貨幣價值水漲船高,讓買家在交易以美元為單位的高價作品時,顯得財大氣粗。NFT的反身性在一個個高價作品的出售中得以體現:高價交易吸引流量的關注和使用者的入場,導致聲量更大、加入的人更多,作品的價格被炒得更高,如此迴圈。

目前交易的NFT作品,其價值以許多人共同參與的信任機制為基礎。如果將來人們的注意力被新的專案轉移,這些作品的價值可能面臨斷崖式下跌。又或許數字貨幣的價格發生波動,NFT作品價值都將受到波及。

第二,疫情期間全球民眾大量增加的數字消費是NFT近期走紅的另一重主要原因。

此前在幣圈走紅的NFT遊戲或交易,自身或多或少就帶有網路迷因的特質,而在今年3月NFT輿論事件集中爆發期,NFT也化身為一個網路迷因,成為眾多時髦者的追捧物件。由於融合了社交和“梗”文化的屬性,NFT在很短時間內完成了市場教育。

此外,千禧一代網際網路原住民已經有了財富積累,NFT作品正好迎和了他們的價值取向。

在網際網路環境中長大的千禧一代,對於虛擬產品的接受程度遠高於非網際網路原住民,他們早就學會了為虛擬產品買單。21世紀的開頭,他們就開始充鑽裝點QQ秀人物;後來,他們在大型的網路遊戲中買賣裝備;近些年,為了手遊人物購買面板他們也是花錢不眨眼,Statista報告指出2022年年底,“虛擬面板”市場將達到500億美元。那麼,為了喜愛的數字藝術創作者的作品買單也是連貫的邏輯。

區塊鏈投資機構Zonff Partners創始合夥人王翔認為,新一代年輕人的消費邏輯已經發生了變遷,傳統的字畫藝術品消費不符合年輕人的性格,而這正是潮玩和加密藝術的機會。

據統計,參與Beeple《每一天》競拍的買家中,超過一半是千禧一代(1981-1996年生),還有6%屬於Z世代(1997-2012年生)。1946-1964之間出生的競拍者只有3%。

NFT熱得發燙,最激動的是幣圈人士,他們是推動NFT進一步火熱的中堅力量。

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認為,目前現實世界中已經形成了加密階級,一大批以加密技術發明者、工程師、加密基金、交易所以及加密專案的創始人為主的財富階層出現,代表了加密生產力的崛起。透過加密技術獲得財富的群體傾向於選擇加密的方式配置資產。如幣安創始人兼CEO趙長鵬在近期的媒體採訪中稱,自己99%的個人財富都是加密貨幣資產。

加密藝術的出現為這群人的資產配置提供了新的選擇。加密藝術的儲存和流動性優於傳統收藏品,具有很強的金融資產屬性。曹寅曾估計,“以目前(4月中旬)全球加密資產總市值是2萬億美金計算,我覺得(加密收藏品的市場份額)可能會到5%,差不多是1000億美金的市場。”

5.NFT是非多:泡沫、合規和高能耗

NFT火了,圍繞著NFT的爭議也升溫了。

人們最大的疑惑是:以《每一天》為代表的數字作品價格為什麼那麼高?《每一天》的拍賣底價為100美元,最後的成交價是底價的69萬倍。

首先,Beeple的畫值這麼多錢嗎?在出售NFT作品前,Beeple就已經是公認的先鋒數字藝術家。其客戶涵蓋了LV、耐克、蘋果等頂級商業機構和Justin Beiber、One Direction等世界一流明星。

但同時,數字藝術品牌策劃及創作者陳元媛認為Beeple作品能率先出圈有幸運的成分,“從審美角度看,他的作品還不能與這麼高的價格匹配,數字藝術圈內還有非常優秀的創作者和作品。”

就連得利者的代表Beeple自己也說,NFT市場的泡沫太大。他在拍賣結束後,就將交易所得的數字貨幣兌換成了法定貨幣。硬幣的另一面是,目前NFT高價作品大多來自有社群、有粉絲基礎的大V創作者,企圖進軍NFT的新人面臨交易平臺作品過多導致無人問津的困境。

但是泡沫也有雙面性。「甲子光年」的受訪者幾乎都認可,目前NFT市場的泡沫會帶來行業的收益和發展,推動行業內公司的成長;壞的一面是,不可避免的有人在背後操縱市場做投機倒把之事。

這就引出疑問的第二層,Beeple的畫這麼貴,多大程度上是被炒起來的?

3月份在佳士得競拍到《每一天》的買家錢包ID為metakovan。2021年1月,這位metakovan就參與創立NFT基金metapurse,併發行了總量1000萬的B20(The Beeple 20 Collection)代幣,用於將其此前拍賣所得的20件Beeple作品進行所有權分配。在佳士得拍賣結束後,B20的價格從發行價0.36美元衝至最高價28美元,所以metakovan購買《每一天》或許不但沒花錢,反而還賺了一大筆。

泡沫只是NFT面臨的一個質疑。在合規性層面,NFT也面臨爭議,越來越多的聲音提到,NFT與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幣發行)的相似性。由於NFT作品的價值過高,中小投資人集中資源購買NFT零碎權益的現實正在上演。這與過往的ICO十分類似,涉及許多合規問題。

最主要的問題是,NFT是不是證券?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委員Hester Peirce公開警示,“把一堆NFT放在一個籃子裡,分解並出售零碎的利息,或者拿走一部分利息,你不是在創作一個投資產品,這就是證券。”

2020年10月,SEC釋出了針對Ripple(瑞波)公司及其創始人的起訴書,原因就是公司經營證券化的問題。這導致多家交易所下架Ripple發行的代幣XRP,也讓XRP在當時失去了市值第三大加密貨幣的地位。瑞波代理律師則提出了反制動議,要求SEC說明比特幣、以太坊為何不受證券類監管。

為了平衡創新和風險,SEC不斷強調Howey Test【1】,讓人們注意證券的定義。基於Ripple案件,SEC或許將對整個加密貨幣行業給出原則性意見。未來監管走向如何,仍是NFT面臨的一大變數。在國內ICO也並不被允許,因此將ICO的用法套在NFT上的做法十分危險。

能耗則是NFT與各種虛擬代幣共同面臨的第三個爭議,在全球衝刺碳中和的背景下,這個問題尤其扎眼。

數碼藝術家Memo Akten分析了1.8萬個NFT,發現它們的平均碳足跡相當於一個歐盟居民一個多月的用電量。如果倡導萬物上鍊就將面臨:過高的以太坊油費,維護NFT底層網路執行所產生的電力、能源損耗。目前已經有藝術家擱置舉行NFT的拍賣計劃,直到有更可持續及生態健全的NFT運作環境出現為止。

此前,馬斯克曾以比特幣能耗大為藉口,在推特宣佈特斯拉暫停比特幣支付購車。事實上,能耗問題正逐漸被解決。以我國為例,幣印提供的資料顯示,豐水期我國有大約75%的挖礦電力為水電清潔能源,枯水期水電清潔能源佔比為20%。綜合來看,中國挖礦能源約65%來自清潔能源,而這比例將持續提高。

同時,目前全球有超過120個國家、2/3的經濟體加入“碳中和”的大轉型中,可以看到採礦從化石能源向清潔能源的轉移幾乎不可逆。

除了以上提及的三個爭議,「甲子光年」此前釋出的《為什麼一串程式碼能在藝術圈掀起巨浪?|甲子光年》還梳理了目前NFT在現實世界的智慧財產權、版權等法律認定的空白;在技術層面,NFT作品儲存的路徑讓作品面臨丟失的風險;在價值觀層面,NFT襲承區塊鏈去中心化的特質也在受到衝擊。這些問題都還有待於NFT建設者、參與者進一步完善和改良。

6.下個上車點:遊戲、Metaverse還是金融?

對於更多的人來說,NFT作為熱錢所在才是重點。

不光有許多本來就關注該賽道的人選擇在此刻上車,熱度也裹挾許多人和資本以FOMO(Fear of missing out,害怕錯過)的心態加入潮流中。網上有一個段子描述這種盛況:只要你在三藩(San Francisco)街頭仰天大喊三聲NFT,就會召喚出一個投資人,拿著term sheet(投資條款清單)找你簽字。

在這個段子裡,投資人甚至並不在意,NFT到底被用作何處。那麼,它可能會被用來做什麼呢?

藝術收藏品是目前NFT最落地、最接近大眾的應用,未來還可能持續發展。NFT平臺BCA創始人孫博涵認為,加密藝術具有社交、互動的屬性,能夠連線鏈上鍊下生活,延伸人與人、人與作品的關係。“區塊鏈技術之前的應用大多是金融行業,聚焦在大資料、供應鏈、物流等底層部署,人們在生活中並不能感知到。而文娛行業是大眾喜聞樂見的事,加密收藏品在生活中的接受度將很高。”

2018年至2021年6月初加密藝術市場銷售資料

資料來源:CryptoArt.io

區塊鏈投資人、NFT玩家施魯航認為,傳統藝術家要適應NFT應該主動上鍊,改變作品的表現形式。這也是NFT對於區塊鏈生態的真正價值——打通傳統行業和加密行業的隔閡,成為幣圈的新增流量。

Maggie是中央美術學院藝術設計專業的大三學生,她所在的設計學院有藝術與科技方向研究,日常能夠接觸到生物科技、AI等創作方向,但她正在考慮選擇NFT作為創作主題。因為“NFT有更完整的世界體系、更厲害的代表作品、很系統的商業體系、明確的關注群體和相對來說更確定的未來發展前景。”

除了加密收藏品,下一個NFT的爆發點可能在哪裡?

場景涵蓋的NFT特徵越多,含有的虛擬鏈路和區塊鏈鏈路越長,其價值就越大。區塊鏈投資人王翔認為,大部分實物是標品,具有使用價值,上鍊的前置步驟多且價值不大。而IP的NFT衍生能夠有市場,靠的是IP自帶流量,如NBA Top Shot能火仰仗的是NBA,而非它是NFT。

具體來說,NFT具備三個重要特點,即:獨特性,具有收藏價值;本質上是token,可降低交易成本和摩擦;承襲區塊鏈的特徵,防偽溯源。基於此,王翔將目前主流的NFT種類按價值排序,分別是加密收藏品、空間域(如Cryptovoxels)、遊戲道具,以及各類IP和實物上鍊。

空間域、元宇宙(Metaverse)等概念因為去年以來巨頭的加持,目前發展潛力巨大。

去年底馬化騰提出“全真網際網路”的概念;今年3月Roblox在紐交所上市,當天市值逼近400億美元,公司在招股書上強調想做“元宇宙”;4 月份,媒體爆出位元組跳動高額投資“中國版 Roblox”程式碼乾坤;Facebook也在元宇宙賽道發力,此前曾表示2021年將加大在VR、AR等元宇宙技術上的投入。以Cryptovoxels(以太坊虛擬世界)為代表的虛擬世界被認為具有無限的潛力。

區塊鏈技術搭建的虛擬世界具備創造、娛樂、社交和商業的屬性。正如電影《頭號玩家》展示的“綠洲”(Oasis)虛擬世界,不同次元的影視遊戲經典IP共處一堂,社會系統和經濟系統秩序運作,各種數字內容和物品都可以自由流通。NFT在元宇宙的應用上想象空間巨大。

在遊戲場景中,NFT將保證玩家擁有遊戲資產的所有權。Enjin公司正是ERC1155標準的提出者,該公司致力於構建遊戲多重宇宙,實現同一個遊戲道具和角色在不同的遊戲宇宙中互動與交易。相比之下,傳統網際網路遊戲中的資料歸遊戲發行商,是從網遊時代延續至今的遺產。

今年4月,騰訊遊戲狀告網路遊戲交易平臺DD373,主張遊戲賬號和遊戲裡的產品都屬於騰訊所有,玩家只有使用權不能私自買賣,DD373買賣 DNF(騰訊代理的遊戲《地下城與勇士》) 賬號盈利侵犯了騰訊利益。

遊戲玩家對自己的遊戲人物付出了大量的時間、金錢和情感,卻被告之該網路虛擬資產不歸玩家所有,玩家的付出是在給遊戲公司打工,這讓大部分玩家無法接受,也反向凸顯了NFT為遊戲產業帶來的價值。

此外,NFT平臺具有社交潛力,有可能成為抖音一樣的社交平臺。Element聯合創始人、火星區塊鏈合夥人許波描繪了一幅未來NFT開放平臺的景象:產品可以跨鏈和開放鑄造,NFT底層協議會保護創作者和收藏者的權益;在平臺上使用者可以實現UGC(使用者內容生產)、評論、點贊甚至更多的社互動動形式;隨著使用者的增多,NFT平臺也會出現資訊爆炸,個性化推薦將在區塊鏈世界復現。

屆時,NFT維度的引入為所有內容打上唯一標識,增加了內容的流轉價值,也恰恰順應了創作者經濟的發展。但另一方面,我們都能觀察到當下網際網路環境的嘈雜和意義消解,為了營造更美好的鏈上世界,或許還需要建設者做出更多有益探索。

相比以上幾個場景,NFT最大的使用場景或許依然在金融領域。王翔認為,NFT是價值類資產的虛擬對映,從這個角度上講,NFT與金融交易在概念上的間隔並不大。

4月底投資機構USV在其網站釋出了一篇名為《自然資產代幣化》(Tokenized Natural Assets)的文章,對此作出了迴應。作者David Gabeau提出將過去難以量化環保收益的自然資源代幣化的構想,讓區塊鏈技術與合法性社會力量相結合,實現自然資源治理的全球合作並釋放自然資源的真正價值。

文章提到將自然資產轉變為區塊鏈上的加密資產,將賦予自然資產以下重要屬性:

透明的唯一性——解決過往註冊新單位即可重複登記自然資產的問題;

及時進入全球市場——鏈上世界的無邊界與自然資產的全球性相契合;

用作抵押品——發行新的穩定幣與自然資產掛鉤以支援環保;

公開第三方資產質量檢驗——允許任何第三方新增自然資源驗證和質量資料,並對參與者進行激勵。

透過自然資產代幣化,David Gabeau認為可以更好地實現諾貝爾獎得主埃琳諾·奧斯特羅姆(Elinor Ostrom)提出的公共資源可持續管理與共享原則【2】。

*註釋:

【1】如果一個加密數字貨幣或通證符合Howey Test,那麼它就應該被認定為證券型產品,其運作方式也需要按照證券法規來運作。根據Howey Test檢驗,在下列情況下,一項交易就屬於投資合同,需要遵守證券登記要求:(1)這是金錢投資;(2)期望從投資中獲利;(3)金錢投資是在一個普通企業中;(4)任何利潤都來自發起人或第三方的努力。儘管Howey Tset使用“金錢”一詞,但後來的案例將其擴充套件到包括金錢以外的資產投資。簡單說,證券是一種投資合同,包含對未來利潤的期望。

【2】奧斯特羅姆(Ostrom)在世界各地的農業村莊進行研究,得出八項主要原則來管理公共資源:(1)定義明確的組邊界;(2)根據當地需求和條件匹配用於管理普通商品使用的規則;(3)確保受規則影響的人員可以參與修改規則;(4)確保社羣成員的規章制定權得到外部機構的尊重;(5)開發一個由社羣成員執行的系統,以監視成員的行為;(6)對違反規則的人使用分級制裁;(7)提供可解決的低成本解決方案;(8)負責管理從最低層到整個互連繫統的巢狀層中的公共資源。該治理和激勵措施反映了區塊鏈原則,在奧斯特羅姆於2012年去世後成為主流。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