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交易量力壓 NBA Top Shot,這些猿猴成了 NFT 新貴

買賣虛擬貨幣

你覺得現在最火的 NFT 專案是哪個?

是長期雄霸各個榜單、登陸佳士得拍賣行的 CryptoPunks,還是推動 NFT 走入主流視野、被各大 NBA 球星追捧的 NBA Top Shot,又或者是 CryptoPunks 製作團隊 Larva Labs 的最新力作 Meebits

答案是:「都不是。」

當你開啟 NFT 資料統計網站 CryptoSlam 時你會驚訝的發現,在 24 小時排行榜中,有一個專案異軍突起,力壓 CryptoPunks、NBA Top Shot、Meebits,登上冠軍寶座,它就是 Bored Ape Yacht Club。

截至發稿時,Bored Ape Yacht Club 24 小時銷售額達 160 萬美元,幾乎是排名第二的 NBA Top Shot 的兩倍、CryptoPunks 的四倍。

一般來說,一個剛剛誕生的專案往往容易憑藉其新鮮感趕超各個老牌專案,銷售額在短期可以名列前茅,但是 Bored Ape Yacht Club 並不算是一名「新生兒」。它誕生於 5 月初,那時正值 NFT 狂熱的最高潮,而隨後,NFT 市場整體迅速降溫,Bored Ape Yacht Club 也一度在排行榜中不見蹤跡。但如今,強勢迴歸的 Bored Ape Yacht Club 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這個經歷了一輪短暫的 NFT 市場牛熊轉換的專案再一次迸發出了強大的生命力。

當你帶著好奇心前往 OpenSea 搜尋 Bored Ape Yacht Club 時,映入你眼簾的便是這一個個表情憂鬱的猿猴,而它們的地板價是 1.1 ETH,約合 2800 美元。

而再當你看到 Bored Ape Yacht Club 的歷史記錄時便會發現,這個專案的流動性遠遠超乎你的想象,幾乎每隔幾分鐘就有一隻猿猴轉手。

看到如此火爆的場面,很多人便開始發問:「這些猿猴到底是個什麼來頭?」

這些猿猴,都是財富自由猴

Bored Ape Yacht Club 的創始團隊只有四個人,其中 Gordon 是一名加密貨幣交易員,Garga 是媒體從業者同時也持有了一些加密貨幣,而 Tomato 和 Sass 是軟體工程師。他們四人在現實生活中就是好朋友,同時也都對加密世界有所瞭解。

Gordon 和 Garga 早在 2017 年便進入了加密世界中,目睹了 NFT 一路發展至今的歷程,他們見證了 CryptoPunks、CryptoKitties 等經典專案的誕生,但是直到 Hashmasks 的出現才讓他們意識到儘管自己不懂技術,但也仍舊可以做出一些可以為加密世界增加價值的東西。

於是四人一合計,決定搞出一點大動靜。

他們首先設定好了故事背景。故事發生在十年後,每一個投身於加密領域的猿猴們都將會財富自由,但是那時所有流動性挖礦都已無礦可挖,於是猿猴們開始變得無聊起來。那麼猿猴們每天都在幹什麼呢?他們四人給出的回答是:在沼澤地的一個秘密俱樂部裡與猿猴夥伴們一起玩耍。

而他們四人為這些財富自由猴設計的娛樂方式,便是「在 Bored Ape Yacht Club Bathroom 的牆壁上塗鴉」。每一個猿猴 NFT 的持有者都可以在畫布上隨心所欲地畫畫,每隔 15 分鐘便可繪製一個畫素點。

 這是發稿時由所有猿猴 NFT 持有者共同完成的作品

時間來到 5 月 1 日,「蓄謀已久」的無聊猿猴 NFT 正式發售。與當時幾乎所有 NFT 專案發售都不同的是,Bored Ape Yacht Club NFT 的發售並沒有採用聯合曲線的形式,而是將 1 萬枚 NFT 全部定價 0.08ETH,更有趣的是,在發售頁面赫然寫著:「聯合曲線是龐氏騙局(BONDING CURVES ARE A PONZI)。」在 Bored Ape Yacht Club 團隊看來,給每一隻猿猴都定價 0.08ETH 是促進社羣成員公平、平等的最好方式。

發售 20 分鐘後,著名 NFT 收藏品專案 Avastars 創始人 J1mmy.eth 發推表示他買入了超過 100 只猿猴。

緊接著,著名 NFT 收藏家 Pranksy 也加入了進來,一下子買入了 250 只。

得到 NFT 巨鯨的力薦,這些猿猴們在不到兩小時便銷售一空,總收入高達 800ETH,約合 280 萬美元。

截至發稿時,Bored Ape Yacht Club NFT 的持有者達 3600 人,總交易額達 6400ETH,每隻猿猴的平均成交高達 0.72ETH,一個月的時間,價格漲幅高達 900%。

這些猿猴為什麼這麼火?

這些看起來表情很喪的猿猴為什麼會這麼火?它們為什麼會如此受歡迎呢?我們不妨從以下三個角度深入探究一番。

財富效應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買一件潮玩時往往不會考慮到將其轉手可以賺到多少錢,但是在加密領域截然相反,人們在購買 NFT 時會非常關注它能不能讓自己賺到錢,有時候這個想法甚至蓋過了自己的喜好。而若是一個 NFT 專案有著巨大的財富效應,誕生出無數投入很少卻賺到大錢的故事,勢必會引起加密世界人們的關注。比如 NBA Top Shot 就是在一張勒布朗·詹姆斯的 NFT 卡牌賣出了 10 萬美元的天價後開始爆火,Hashmasks 也在誕生之初靠著二級市場優異的表現及 NCT 代幣飛漲的價格被人們瘋狂地炒作。

那 Bored Ape Yacht Club 呢?

讓我們開啟 Bored Ape Yacht Club 在 OpenSea 頁面,並選擇按照上一次成交價由高至低排列。

我們會發現,相比於 CryptoPunks、Hashmasks 動輒上百 ETH 的成交價,這些猿猴的成交價很低,最高的一隻只賣出了 49.99ETH 的價格,而排在第二位的僅為 21ETH,不到第一名的二分之一,這個價格在 NFT 歷史最高成交價的榜單上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我們也必須考慮到它們的發售價。僅有 0.08ETH 的發售價,雖然成交價較低,但是從漲幅來看仍然是無比驚人的。賣出 49.99ETH 的猿猴相比發售價翻了 600 多倍,賣出 21ETH 的猿猴相比發售價翻了 260 多倍。

那在二級市場買入的投資者利潤空間還有多大?

CryptoPunks 的最高成交價高達 4200ETH,而猿猴的最高成交價僅約為其百分之一,雖然 CryptoPunks 的地位並非容易撼動,但是相差的這一百倍仍留給了人們很大的想象空間,而且也並非是毫無依據。

編號為 4882 的猿猴被收藏家 Pranksy 以 5ETH 的價格出售給 CK_1337,據以太坊瀏覽器顯示,在不到 24 小時的時間裡,CK_1337 就將該 NFT 以 20ETH 的價格二次轉售出去,收益率高達 400%。

名人效應

如果有一天當你開啟推特時發現,你關注的很多個 KOL 都在聊這些猿猴,或者是把他們的頭像都換成了這些猿猴,你會不會對這些猿猴產生極大的興趣,想要去仔細瞭解一下或者是購買一隻呢?

上文提到,J1mmy.eth 和 Pranksy 都買了一大批猿猴並且在推特上不停地向其他人分享著,那除了他們還有那些名人也在談論著這些猿猴呢?

關注加密藝術和 NFT 收藏品的人一定會對一個名字很熟悉,他就是 888,一位喜歡用數字 8 為作品出價的收藏家,888 不僅僅在二級市場大量收購猿猴並將它們放在了自己的 888 金庫中,甚至還發起了一項投票,讓大家在猿猴、CryptoPunks、Meebits 中三選一,最終兩千多人參與投票,猿猴們得到了 55.5% 的支援,CryptoPunks 收穫了 35.4% 的票數,而 Meebits 的得票比還不到 10%。

而另一位 NFT 收藏家 DANNY 似乎也要購買他的第一隻猿猴,他發推求助希望買到一隻具備稀有屬性的猿猴。

更有趣的是,DANNY 也發起了一個投票,只不過他仍舊最偏愛 CryptoPunks,於是他問道:「如果 CryptoPunks 是黃金,那白銀是什麼?」,在投票結果中,猿猴們依舊位列第一。

而著名加密藝術家、每天創作一幅作品的 Beeple 自然也不會放過這個熱點事件,他先是創作了《MEEBITS VS. BAYC》,描繪了一隻 Meebits 擊敗一隻猿猴的畫面,而當這幅作品被髮布出來後,立刻遭到了大量的批評與吐槽,猿猴們的持有者紛紛表達了對 Beeple 作品的不滿。

而 24 小時後,Beeple 釋出了下一幅作品,引起了更大的討論。畫面中描繪了幾隻猿猴一起打敗了一隻 Meebits 的畫面,在這條推特的評論區,一眾猿猴的持有者紛紛發問:「這幅作品我可以在那裡購買?」

在上圖釋出的第二天,一張其他藝術家創作的作品備受好評,猿猴們和 Meebits 儘管打得頭破血流,但仍舊成為了好朋友,肩並肩坐在了一起。

除此之外,還有如 Dapper Labs、Flow 創始人 Roham 等人也換上了猿猴頭像,麻吉兄弟黃立成等人收藏了大批猿猴,這些名人的推波助瀾讓這些猿猴變得更加受人追捧。

社羣效應

這些天,當我們開啟推特、Discord、甚至一些 ClubHouse 房間時,無數猿猴頭像會充滿我們的電腦螢幕,而也正是由於社羣效應才讓這些猿猴擁有了長期生命力。

在此之前,你很難看到有這麼一個 NFT 收藏品專案會讓上千人自發地將如此便宜的 NFT 用作自己的頭像,Bored Ape 不像 CryptoPunks 和 Hashmasks,後兩者由於其高昂的價格所以當人們將其用作頭像時實際上是被炫耀心理所推動;另一件你肯定也沒有見過的事情是,一些猿猴頭像的推特使用者會發推宣稱:「我會關注所有使用猿猴頭像的人。」,更有人甚至會將使用猿猴頭像的使用者全部羅列成一個清單供其他「猿猴」關注,於是當你把頭像換成一隻 Bored Ape,過上一段時間後開啟粉絲列表,便會見到如此光景。

除此之外,擁有不同性狀的猿猴們也都組成了自己的「小團體」,在 Bored Ape Yacht Club 的 Discord 社羣裡面有著眾多不同分類的頻道。

而且也有很多分類不只在官方群組中開設了頻道,他們也會自己建立一個社羣,以豹紋猿猴為例,所有豹紋猿猴的持有者可以選擇加入「BAYC Cheetah Gang」社羣。

社羣的建立者會建議大家將自己的猿猴掛出極高的價格、不要輕易賣出去,以此來為大家的 NFT 抬價,同時,管理者也表示會組織 Cheetah Gang 的成員們在賣出自己豹紋猿猴的使用者推特下方留言取笑,巴掌和蜜棗已經同時為這個「幫派(Cheetah Gang)」準備好了。

而早期加入者還會有一個專屬的身份標籤,更進一步加強了集體榮譽感及社羣凝聚力。

生命力如此旺盛的社羣在 NFT 領域並不多見,而當你在推特、Discord、ClubHouse 甚至微信群、朋友圈中看到這些成群結隊的猿猴時,你能夠按耐住心中的好奇、不想去探究一二嗎?

當我們買這些猿猴時,到底買到了什麼?

這個問題乍一看像是一句廢話,我們買到的當然是一個 NFT。但是在這枚 NFT 背後,你能看到什麼呢?

有人買它們是衝著它們未來的升值潛力。他們看到這些猿猴在社交媒體上被討論得熱火朝天、各大 KOL 也紛紛換上了猿猴頭像,於是他們認為這些猿猴可能成為下一個 CryptoPunks,而相比如今 CryptoPunks 動輒數十 ETH 的價格,這些猴子價格實在太低了,不妨買一個賭一賭,成功了會賺到數十 ETH,而即使失敗了自己也能承受得起。

也有人是出於對 Bored Ape Yacht Club 社羣的好奇。一個活躍的、旺盛的社羣是每一個加密世界居民都夢寐以求的,而 Bored Ape 社羣幾乎能滿足人們對於社羣所有的幻想,尤其是在 NFT 領域。社羣的活躍以及凝聚力無需多言,在其他方面,這個社羣也做到了很多社羣做不到的事情。社羣成員在積極參與活動,專案方也在用心運營著社羣。

你見過哪個專案方願意將版權全部交給社羣成員嗎?Bored Ape 的持有者可以用自己的猿猴創作各種周邊,比如二次創作的藝術品、衣服甚至是撲克牌,而且銷售收入完全歸本人所有,無需分配回專案方。

圖片來源:BAYC中國社羣發起人Kimi

而 Bored Ape Yacht Club 官方也為社羣成員準備了專屬福利,只有 NFT 持有者才有資格參與官方周邊服飾的發售,而這些服飾發售價依舊很低,每個人都能支付得起,總共 520 件商品在 6 分鐘售罄,而這些商品價格在二級市場的漲幅同樣讓人咋舌。

誰不想加入一個活躍的、有凝聚力的、經常發放福利的社羣呢?

那你有沒有想過,是什麼在推動著 Bored Ape Yacht Club 價值的不斷提高呢?

對於 CryptoPunks、Hashmasks 等專案,人們對於新世代數字身份產生過很多討論,總結下來就是,我們生活在下一代網際網路,也就是元宇宙當中,在這樣一個平行宇宙中我們需要一個數字身份,而這些 NFT 專案由於總量有限、社羣共識等原因可以體現出一個人的社會地位與身份,所以這些可以用作頭像、3D 化身等身份象徵的 NFT 專案很容易火起來,其中 CryptoPunks、Hashmasks 是最具代表性的。

但是,與 Bored Ape Yacht Club 同期出現的 Meebits 卻沒能續寫 CryptoPunks 的神話,並沒有獲得預期中的好評。

NFT 收藏家 Pranksy 對於這兩個專案的看法引人深思。

在 Pranksy 看來,這兩個專案就好像是加密世界與傳統金融世界的對比。Meebits 免費發放給花費數十 ETH 購買 CryptoPunks、花費上百 ETH 購買 Autoglyph 的有錢人,而沒有這兩類 NFT 的使用者需要花近 8000 美元搶購;Bored Ape Yacht Club 的一萬隻猿猴每一隻僅需 0.08ETH,約合 200 美元。

一個瞄準的是有錢人,成為富翁的玩偶;另一個瞄準平民百姓,成為普通人的徽章。徽章可能不像玩偶那樣值錢,但在背後支撐著它的是一個蓬勃的社羣,是去中心化精神,是每個普通人在財富與資本面前仍舊選擇堅持自己信仰的權利。

大城市的精英階層也許不喜歡看一些快手帶貨主播,他們可能不太習慣三四線小鎮、農村的風情,主播帶貨可能存在著太多劣質產品、貼牌產品,但是也必須要承認,快手主播們粉絲的凝聚力是遠遠超出他們想象的。每一個主播都有著自己的鐵桿粉絲團隊,這些粉絲們也許每個人都來自普通家庭,但是每次主播帶貨時他們貢獻的銷售額也令人震驚。

不妨想象一下,當這些快手主播有更高的綜合素質,每一次活動都有著精心的策劃,每一件商品都是優質的、精心挑選或打造的,再加上凝聚力極強的粉絲社羣會變成什麼樣子。

這就像是 Bored Ape Yacht Club 在做的事情,這個四個人的小團隊集結了一個數千人的社羣,在加密世界中開闢了一條「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