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的“造夢師”:建築設計在 Metaverse 中的作用

買賣虛擬貨幣

在電影《盜夢空間》中,建造夢境的人被稱作建築師(the Architect),建築師可以憑藉自己的想象力,在夢境中自由地構建場景、設計空間,甚至可以擺脫物理規律的束縛。比如影片開頭,在建築師愛麗阿德妮建造的道路盡頭,街道可以向天空轉彎,人們可以擺脫地心引力,在垂直於水平線的地面上行走。3D視覺化技術與Metaverse的互動發展,讓這樣的建築技術可以在虛擬空間中成為可能。

虛擬建築:

早在Metaverse之前就已經存在

建築是Metaverse世界中的基本元素之一,在虛擬世界中,人們可以以數字化的形式身四處走動,並與其他使用者進行聊天和互動,而建築就是這些活動發生的基本場景。

建築本身的立體屬性和設計方式決定了建築與3D視覺化技術的天然連線,也使得建築是最容易從現實世界遷徙到虛擬世界中元素之一。

早在虛擬世界存在之前,虛擬建築就已經存在。建築圖紙呈現的是3D空間,建築行業藉助設計軟體進行三維製圖,並隨著計算機技術的發展,逐漸和CAD、3DMax等軟體相結合。這個過程繪製出的計算機模型,其實就是一種虛擬的建築形式。但設計過程中的虛擬建築與當下Metaverse語境下的虛擬建築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是否有互動性。早期建築設計過程中的虛擬建築是為了輔助在物理世界的施工過程,虛擬建築本身不作為目的,且虛擬建築只是單向存在,無法與其他人形成互動;而在Metaverse中的虛擬建築,則是數字化的使用者進行互動的場景。

虛擬建築:

拓展Metaverse中的沉浸感和空間感

在現實世界中,建築最基本的功能是服務於人類社會活動,包括居住、休閒、社交娛樂等方方面面。技術進步使得在視覺層面上覆制物理空間成為可能,但在虛擬世界中,由於人的虛擬化身不再需要考慮吃飯生存等話題,因此建築的功能也會出現變化。

在虛擬世界中,人物形象並不會疲憊或勞累,因此,建築內的傢俱裝潢的使用功能將被淡化,它們的存在,更多是為使用者提供儘可能真實的體驗和營造場景所需的氛圍感。比如,在天台酒吧中,虛擬的露天桌椅、吊籃對於虛擬人物而言,並不像在現實生活中那般重要,程式碼構成的虛擬人物並不會因為長久站立而勞累,但這些傢俱對於營造輕鬆的聚會氛圍是十分重要的,這些設計會讓虛擬建築更貼近人們在現實生活中獲得的體驗。

對於虛擬世界的建築師而言,他們需要研究和關注的,也更應當聚焦在如何拓展人們在具體空間中獲得的感受。XR沉浸式體驗在一定程度上擴大了這種體驗的範圍和可能性,可以讓建築設計的整個環境、體驗、氛圍和其他複雜因素包括在其中。

Space Popular 的Lara Lesmes認為建築在虛擬空間中創造了一種新的語言。以虛擬人物參與線上活動為例,這些參與者可能並不需要數字桌椅,但“程式碼和氛圍是必要的。這就是建築作為一種語言。虛擬建築和傢俱所做的不僅是讓我們坐下來或保護我們免受天氣影響,它們也傳達了很多環境和氛圍資訊”。

“虛擬環境正在將建築設計帶到建築設計的前沿,真正批判性地思考建築在符號上的作用,”她說。“作為一種真正的語言,而不是隻有建築師會說的建築語言,它在做什麼?”

同時,隨著"其他虛擬技術與其他領域的結合,在虛擬世界中也出現了新的活動,這些活動只能在虛擬世界的場景中進行,或者說在虛擬場景中可以取得更好的效果。以NFT加密藝術展為例,加密藝術難以線上下展出,但線上上,虛擬角色可以在虛擬藝術館中獲得沉浸式的NFT加密藝術展覽體驗。

Metaverse中的建築師:

更復雜的工作屬性和更豐富的人員構成

2021 年可能會成為人類社會轉向虛擬現實的關鍵節點,在未來十年,很有可能越來越多的普通人將開始在多人VR環境中開展工作和互動。虛擬辦公室、藝術畫廊、音樂會、教室、博物館和現實世界空間的掃描可以超連結在一起,形成虛擬城市的開端。而社羣和活動需要空間,這就需要數字建築師,並對建築設計將產生新的需求。

Metaverse中的建築師:

3D思維賦予的強適應力

物理空間和虛擬空間之間存在某種交叉,在這種背景下,人類活動可被建造的場景擴充套件了;建築作為一種職業,其內涵可能會有所擴充套件,建立虛擬環境或許也將成為建築設計師的工作內容之一,建築師的任職資格也將出現新的改變。

對建築師而言,3D視覺化技術與設計過程的融合,使建築師可以參與沉浸式虛擬空間的架構並深入瞭解它們。虛擬現實不僅是對物理世界進行建模、並將其視覺化的工具,隨著XR技術的發展,虛擬現實也將成為建築本身的組成部分之一。

隨著建立在新的3D網際網路基礎上的實時遊戲技術的發展,21世紀的建築師和網頁設計師的邊界將逐漸模糊。在Metaverse中設計房屋時,建築師天然具有3D思維能力的優勢,因為在XR中所有的物件都是3D的,而建築師善於將這些環境保持在自己的想象中,並對其進行處理。

Metaverse中的建築師:

新的職業內涵

在Metaverse中,建築設計師不僅需要畫出建築圖紙,更需要融合多個領域的專業知識,建築師的工作內容將集合使用者介面和互動設計、內容設計、角色設計、遊戲設計為一體。

除此之外,在虛擬世界進行建築設計,也對建築師的知識和能力提出新要求。建築師不僅需要熟知力學公式和房屋尺寸,也需要記住更多的人體測量資訊,使虛擬建築與虛擬人物形象成比例。在虛擬世界中,建築設施師也不能忽視人體工學。

遊戲設計師:

向虛擬建築設計師的無縫轉變

如果說建築師的3D思維賦予其進行虛擬建築設計的天然優勢,那麼遊戲設計師的建模技能則為未來世界提供了新的職業可能。實際上,現有的聯機遊戲都可以看作小型的虛擬世界。比如在我的世界這款遊戲中,玩家可以在三維空間中創造和破壞林林總總的方塊,創造建築物、藝術品和各種創造物。

這就催生出了一種新的職業——虛擬城市建造師。一些擅長搭建虛擬物品的人可以憑藉自己出色的技能,搭建出優秀的作品,而其他玩家則可出錢聘請這些搭建師為自己搭建建築或藝術品。

在國內,國家建築師Cthuwork就是一個典型的虛擬建築搭建團隊。他們目前在B站擁有75萬粉絲,影片獲得超過3000萬的總播放量。國家建築師在我的世界中搭建大型遊戲場景,他們不僅可以復刻九寨溝、紫禁城這些現實世界中的建築,也可以將清明上河圖中的場景3D化,甚至憑藉想象力建立出新的建築形態。

這種職業形態是實現數字資產變現的形式之一——建築師透過創造虛擬物品,在現實世界中換取報酬。這種職業形態在現實世界中並不存在,但虛擬世界的發展創造了新的需求,這種在虛擬世界中提供的建造服務也創造了新的供求關係,使虛擬世界的建築師逐漸成為一種職業。隨著虛擬世界的發展,這種虛擬建築服務訴求將逐漸增加。

在Metaverse中,建築師所從事的工作與現在的遊戲場景設計師幾乎是類似的——透過計算機軟體和數字技術,編寫和渲染出佈景和建築,供虛擬形象活動。因此,在Metaverse到來的時代,虛擬建築師的內涵將大大拓展,不僅是現在的建築師從設計實體建築轉向設計虛擬建築,更廣泛的遊戲設計師、程式設計師都可能成為建築設計團隊的一員。

人人可以參與的建築設計

不僅建築設計師的工作內容將發生變化,建築師的構成也將逐漸拓展,換句話說,更多人可以參與到建築設計的過程中。以電子遊戲為起點,建築藝術的設計將逐漸可以有更多人參與其中。兒童可以建造和朋友一起玩耍的堡壘,隨著虛擬現實的發展,下一代很有可能將成為為自己和線上的部落服務的建築師,而不是僅僅為客戶服務的架構師。

建築學教育體系可能面臨重構

在上文中可以看到,Metaverse的發展將對建築師的能力提出新要求,會有更多新技術出現,來幫助實現和簡化重複性的工具,而建築師將更像是一個能夠將設計工具用到極致的技術人士。

因此,在虛擬時代,建築教育需要更加開拓學生的視野,並培養他們超越建築以外的專業技能,例如數字媒體技術和3D技術的結合。未來的建築學將不再是單純研究建築結構,而是從系統角度出發,建築只是構成系統的維度之一,或者說系統內的一個產品,因此,人們也需要重新思考建築師的工作領域。

Metaverse中的建築:更純粹的藝術

在虛擬世界沒有現實世界中建築行業的條條框框,可以讓建築走向更純粹的藝術。

建築學科跨越數千年,網際網路技術和數字化時代的到來為21世紀的建築思維帶來巨大轉變。雲技術的發展讓建築物和城市被託管在雲中成為可能。這種數字建築也可能創造新的正規化,建築不再需要大量的專業知識、多年的建設週期和鉅額的建設預算。對建築師而言,數字化的設計過程使他們可以不用考慮結構力學和自然物理規律的限制,可以隨心所欲地進行設計創造,也不用考慮節能和是不是防水,不用考慮其他的工藝構造。

此外,與現實建築不同,Metaverse中的虛擬建築也更容易被改造和重建,人們只需要修改電腦中的程式碼,就可以將一座建築推翻重建,而不需要考慮現實世界中的鉅額成本和超長的建設週期。因此,Metaverse中的建築的功能性屬性將被弱化,而審美屬性將逐漸被強化。

拓展虛擬現實的交易物件,

改變人們的資產構成

NFT可以實現對虛擬房產的編碼和追蹤,確保建築的獨特性,並使虛擬建築可以被交易。比如,Krista Kim的虛擬住宅Mars House的出售和Alexis Christodoulou的虛擬建築的NFT的成功拍賣,說明了虛擬產品的概念正在被更多人接受。數字產品有很多可以驗證的品質,例如稀缺性和可追溯性,除此之外,數字房產不會老化折舊,因此具有區別於現實世界房產的價值。虛擬世界中的房產,將成為未來人們資產的新的組成部分。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