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人民幣將如何改變金融生態?

數字人民幣在觀察很多其他的所謂「數字貨幣」和「虛擬貨幣」的沉浮中而生,內聚了大量的前沿技術和治理理念,已經儼然成長為一個智慧化的數字貨幣。

撰文:蘇寧金融研究院 孫揚

數字人民幣(E-CNY)試點是很神秘和低調的,但人們依然能從各種資訊中,感受到數字人民幣的恢弘格局。

數字人民幣作為央行金融科技含量很高的一款產品,將成為實質性推動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和管控金融風險的重量級武器。

下面我們透過初探深圳數字人民幣試點,來窺探數字人民幣影響未來金融生態的天機。

數字政務強勢入局

選擇數字政務推廣試點數字人民幣絕對是神來之筆。

2020 年 10 月,1913847 名在深圳的個人透過「i深圳」系統成功完成“禮享羅湖數字人民幣紅包”試點預約登記,有 5 萬人分享了 1000 萬元的數字人民幣(E-CNY)紅包,中籤率 2.6%。

申請數字人民幣紅包很簡單。只要地理位置在深圳,申請人就可以透過深圳市統一政務服務 APP——「i 深圳」登記身份證號、姓名、手機號、驗證碼,選擇收款銀行,然後就有機會抽中數字人民幣紅包。

獲取數字人民幣紅包很簡單。透過「i 深圳」APP 抽中紅包的人,根據收到簡訊的指引,下載數字人民幣 APP,透過手機號進行註冊賬號和設定登入密碼,就可以領取 200 元數字人民幣紅包,並可以看到轉賬來源為深圳羅湖區工業與資訊化局。數字人民幣紅包如果要用於支付,需要申請人設定支付密碼和錢包名稱。數字人民幣 APP,當前僅有收款、付款功能。

使用數字人民幣支付也很簡單。在開通數字人民幣支付的沃爾瑪超市中,消費者可以在自助收銀臺終端裝置上操作,在四種支付方式——微信刷臉支付、微信支付、電子禮品卡支付和數字人民幣中,選擇數字人民幣支付方式,然後開啟數字人民幣 APP 進行掃碼付款。

在政府協助之下,數字人民幣場景開拓也十分順利。深圳羅湖區有 3389 家商戶支援數字人民幣的支付消費,商戶型別涵蓋商場超市、日用零售、餐飲消費、生活服務等。永珍城、沃爾瑪和 kkmall 等當地老百姓經常去的場所都支援數字人民幣支付消費。

數字政務掌握著當地本土經濟的實名高粘性使用者、高頻交易場景。本次試點的推廣渠道「i 深圳」APP 就是一個強大的數字政務平臺,支援社會保障、醫療健康、交通出行、警務安全、生活繳費、電子證明、遊玩預約、文體資訊等,可以線上辦理 212 項數字政務業務,日活使用者達 60 萬人左右,粘性非常高。

數字人民幣透過各地數字政務推廣,可以讓數字人民幣更加緊密的滲透到老百姓的日常消費中去。一起走,才走的遠。數字人民幣選擇數字政務做為推廣渠道是非常高明的,讓場景開拓變得簡單,獲客也變得簡單,離實體經濟也更近。

除了央行和商業銀行,未來地方政府會不會成為數字人民幣運營的重要實體呢?數字政務的入局,將深刻的改變貨幣執行的生態。

第三方支付凋零

看了深圳試點之後,我們自然而然問一個問題:數字人民幣有沒有可能替換掉第三方支付的服務?還要第三方支付機構做什麼?

首先,數字人民幣的發展有足夠的發展空間。數字人民幣定位為 M0,也就是流通中的貨幣,根據人民銀行資料,2020 年 1 月流通中貨幣餘額 9.32 萬億,數字人民幣如果將流通中的貨幣現金都替換掉,規模十分的龐大。更重要的是,拒收數字人民幣是違法的。拒收人民幣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民銀行法》第三章第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定貨幣是人民幣。以人民幣支付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一切公共的和私人的債務,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拒收。」

其次,數字人民幣線下掃碼支付作為一種和移動支付類似的支付方式,在推廣過程中是不存在障礙的。線下掃碼支付的市場,經過支付寶、微信、銀聯等移動支付機構十餘年的培養和開發之後,已經相當成熟。根據艾瑞諮詢的資料,2019 年 Q4,中國線下掃碼支付交易規模約為 9.6 萬億,老百姓已經相當熟悉掃碼支付。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百年。今日的巨頭有可能成為昨日的黃花,新的力量崛起很可能是摧枯拉朽的,生態在演進中都會自動選擇更先進的事物,更何況這個先進事物帶有國家意志。

數字人民幣錢包是廣義賬戶概念,不鎖定到某個銀行,不需前往銀行開戶,不需要繫結銀行卡,駕照、社保卡、身份證等可以標記身份的都可以成為賬戶,這十分方便使用者使用,有非常強大的普適性特徵。數字人民幣是由央行信用背書,由央行統一管理運營,在可靠性、可信度方面,遠超第三方支付公司。

數字人民幣安全性更強。根據對相關專利檔案的研究,數字人民幣交易的一些使用者資訊在商戶處不可見,全部交易資訊只儲存在中央銀行的數字貨幣系統中,這充分保證了使用者的匿名性,有利於保證個人資訊保安,這在資料隱私高度重要的今天至關重要。另外,數字人民幣從人民銀行到指定的運營機構,再從運營機構到普通民眾的整個發行過程,都是可電子化回溯的,這能夠充分保證資金的定向使用,有助於反恐怖、反洗錢和反詐騙。

根據深圳參與數字人民幣試點商戶的資訊,數字人民幣收單後將免費轉入到商戶在銀行開立的結算戶,而且不收取收單的手續費。這點對於商戶來說,誘惑力很大。要知道,對於一年有幾百萬或者幾千萬交易流水的商戶,如果使用傳統第三方支付的付費提現功能,經營成本增加不少。

值得一說的是,第三方支付有其歷史使命:解決電商時代的交易可信性,提升消費者的支付體驗,幫助產業鏈金融集中對接銀行機構,促進支付和場景的融合。現如今很多背景都發生了變化,第三方擔保交易已經退出了歷史舞臺,銀行卡支付體驗和第三方支付公司已經相差無幾,網聯的出現讓支付匯聚對接銀行機構的必要性蕩然無存。更有甚者,銀行大部分個人業務操作都已經免費了,但是消費者透過第三方支付進行信用卡還款要手續費,商戶收單要手續費,轉賬要手續費,提現要手續費,第三方支付相比銀行支付,在成本上已經毫無優勢。

其實,目前最需要數字人民幣的不是普通消費者,而是被支付收單機構壟斷的零售商戶們,他們透過數字人民幣的收單,可以顯著降低交易手續費成本,獲得和支付機構更多的議價能力。繼備付金利息的取消、斷直連之後,數字人民幣的試點和推廣一定會讓第三方支付市場發生深刻的變化。

第三方支付機構要再次踏上轉型之旅了,但是往哪裡轉型呢?還是直接退出歷史舞臺?

銀行間競爭加劇

在數字人民幣的雙層運營體系下,商業銀行承擔面向消費者的數字人民幣的兌換服務,但是不能向消費者收取兌出兌回的手續費。

商業銀行靠貸款利息、中間業務手續費等賺錢。一些商業銀行也開始考核網際網路渠道會員的發展情況。數字人民幣能給商業銀行帶來什麼好處嗎?

在傳統支付公司掌控的場景下,很多商業銀行的借記卡或者信用卡就是支付賬戶繫結的快捷支付賬戶。用哪張卡付款交易,雖然消費者自己會選擇,但是在支付智慧化之後,支付公司能夠很大程度上左右這種選擇。另外,商業銀行透過支付公司的快捷支付獲得的賬單記錄,都是類似於“消費-XX 支付公司”這樣概略的資訊,根本獲取不到消費訂單的具體資訊。

如果說數字人民幣能帶來什麼好處,有可能就是將使得銀行機構獲取到更多的資料。數字人民幣是和支付並列的一種支付方式,商業銀行的個人和商戶數字人民幣賬戶都可以直接和場景下的交易發生聯絡,而無需支付公司的支付收銀臺進行中介。商業銀行直接殺入場景了,可以獲得場景之下更為豐富和細緻的資料資訊,用於對使用者消費習慣畫像,或者生成對使用者的信用評價。

支付機構都是先用免費將商戶圈進來,然後各種手續費將過去付出的成本都收回來,商業銀行也是商業機構,在發展數字人民幣的長期過程中,能避開這個套路嗎?

數字人民幣錢包是超越商業銀行存在的超級賬戶,它不依賴於某個商業銀行存在,使用者可以選擇繫結某個商業銀行的賬戶,但不是必須的。這就有可能帶來一個非常明顯的競爭機制。如果商業銀行僅僅將自身定位為一種貨幣兌換的中介,那麼就很難形成在數字人民幣時代的比較優勢。數字人民幣將倒逼商業銀行向更高附加值的服務轉型,向產品創新轉型。數字人民幣時代,金融數字化程度進一步加深,馬太效應將更加明顯。跨界優勢大、創新服務多、產品有更多價值的商業銀行將能從數字人民幣生態中攫取更多的使用者,產品創新能力差的商業銀行將更難吸收到資金和客戶。

數字人民幣時代,商業銀行的競爭將加劇。

支付清算系統重平衡

中國人民銀行有五大支付清算系統,它們是中國金融大動脈,數字人民幣是這個大動脈裡面流通的貨幣,也將對這個大動脈的系統有深遠影響。

大額實時支付系統(HVPS)能夠為銀行業金融機構和金融市場提供快速、高效、安全、可靠的清算服務,有力支援了人民幣跨境支付業務,實現了跨行資金清算零在途。

小額批次支付系統(BEPS)為廣大企事業單位和居民個人提供全天候不間斷的支付服務,居民個人可透過該系統進行水費、電費、煤氣費等日常繳費,企事業單位可以委託開戶銀行及時向在不同地區、不同銀行開戶的員工發放工資和養老金等費用。

網上支付跨行清算系統(IBPS)可讓使用者足不出戶辦理跨行賬戶管理、資金匯劃、資金歸集等多項業務,並可實時線上獲取業務的處理結果。

境內外幣支付系統(CXFPS)透過人民銀行指定的代理銀行代理港幣、英鎊、歐元、日元、加拿大元、澳大利亞元、瑞士法郎和美元 8 個幣種的支付業務結算。

中央銀行會計核算資料集中系統(ACS),負責準備金管理、再貸款、再貼現、現金及發行基金等各項中央銀行業務,包含央行會計核算、事後監督、統計分析、會計檔案管理、客戶對賬等功能。金融機構在中央銀行開立的各類賬戶都由中央銀行會計核算資料集中系統負責賬戶管理。

還有人民銀行特許授權的清算機構負責垂直領域的金融清算業務,如城銀清算、農信銀資金清算、網聯清算、銀聯等中間機構。這些中間機構構成了各種金融機構之間的資訊互通的分散式網路。因為數字人民幣的賬戶設立在中央銀行,所以這些機構都要去基於中央銀行的數字人民幣賬戶進行操作和清算,而且是支付即清算的一種模式,退一步講,也是每日清算的模式,總體來說是一種中心化的方式。長此以往,在數字人民幣的業務領域,中間機構的支付清算功能會弱化。未來跨行、跨系統的清算機構的地位將會受到威脅,但是一些行使專門場景支付功能的系統將不會受到影響。

數字人民幣的可回溯性,就要求支付清算系統必須能夠上報數字人民幣在流通清算過程中經過的每一個機構、個人、清算關口,讓數字人民幣在央行清算系統中有一個全程中央記錄、覆蓋數字人民幣全生命週期記錄的日誌體系,這對於支付清算系統挑戰極大,要做很多改造,要建立各支付清算系統和中央銀行數字貨幣系統的連線。尤其是當數字人民幣交易規模達到千億甚至萬億規模的時候,日誌的記錄將遠超全國的電商系統的資料規模。必須要實現支付清算系統的高度自動化才能滿足數字人民幣的可回溯性需求。

數字人民幣的交易對中央銀行披露,意味著未來支付清算系統面向數字人民幣的資訊留存僅限於發行機構級別,個人級別的資料將收歸於央行,貨幣流通訊息進一步上浮。數字貨幣將能夠讓央行更好地執行中央政府的定向貨幣政策,並實現資金精準投放和流向監控。支付清算系統將更聰明地匹配中央政府的貨幣政策。

數字人民幣將推動跨境支付場景的自動化。根據世界銀行資料顯示,全球跨境支付市場的國際匯款規模以每年 5% 的速度持續增長,而且跨境支付的成本又居高不下,達到轉賬金額的 7.68%。基於區塊鏈的跨境支付能夠提供可靠、安全、不間斷服務,減少了人工處理環節,縮短了清結算時間,將會明顯提高交易速度。同時,由於傳統跨境外支付模式中存在支付處理、接收、財務運營和對賬等成本,如果透過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將削弱交易流程中的中介機構作用,提高了資金的流動性,實現了實時確認和監控,能夠有效降低交易環節中的直接成本和間接成本。對銀行來說,可以改善資本結構、增加盈利,對金融消費者來說降低了費用、提升轉賬速度,從而提升了服務滿意度。未來在跨境貿易、跨境轉賬等場景下,預計數字人民幣將有非常大的發展空間。

供應鏈金融資金流再造

現在我們說各種區塊鏈的供應鏈金融,都不如數字人民幣對於供應鏈金融的影響大。數字人民幣將能夠再造資金流,讓資金流具備可信性,具備信用的價值。

數字人民幣的全程可回溯性對於供應鏈金融尤其有用。供應鏈金融最重要的一點是要能夠確認交易背景的真實性,還有交易雙方的真實性。數字人民幣天然具備全程歷史日誌,每次核心企業和供應商或者分銷商進行數字人民幣結算,結算日誌都自動上報和儲存在中央銀行,這個日誌都能用於供應鏈金融各種資產的確權,實現對於供應鏈金融業務核實。

另外,數字人民幣未來可以疊加類似於智慧合約的智慧技術,實現基於場景、特定條件的自動付款結算,比如核心企業和供應商結算應付賬款、不同分銷商之間的資金清算、分銷商和消費者之間的退款、分包商和農民工基於應付賬款的工資結算等。數字人民幣將能夠推動可信的金融網際網路發展。

尾聲

不謀全域性者,不足謀一隅;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

人民銀行投入專門公司研發數字人民幣,建立專門研究機構研究數字人民幣,選擇試點合作機構和場景都是最精良的。人民銀行還表示將制定專門的監管政策對數字人民幣進行監管。

根據央行副行長範一飛在 2020 年 SIBOS 年會上披露的數字人民幣內部測試情況,截至 2020 年 8 月底,數字人民幣全國共落地試點場景 6700 多個,覆蓋生活繳費、餐飲服務、交通出行、購物消費、政務服務等領域;累計開立個人錢包 11.33 萬個、對公錢包 8859 個,交易筆數 312 萬多筆,交易金額超過 11 億元,支援條碼支付、刷臉支付和碰一碰等多元支付方式。

數字人民幣不僅是一個紅包,更不僅是一個支付方式,它在觀察很多其他的所謂「數字貨幣」和「虛擬貨幣」的沉浮中而生,它內聚了大量的前沿技術和治理理念,已經儼然成長為一個智慧化的數字貨幣。

也許,我們未必能看的足夠遠、足夠清楚,但是數字人民幣對未來的影響,已來。

來源連結:mp.weixin.qq.com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