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pple遭遇SEC“狙擊”,瑞波幣XRP會歸零嗎?

ripple發行的數字資產——瑞波幣xrp自11月下旬至今經歷了大起大落,當其幣價好不容易一飛沖天時,就被曝出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對ripple及其兩名高管提起訴訟的訊息,成為幣圈人熱議的話題。


受此利空訊息影響,xrp價格大跌。過去3天,xrp從0.58美元一度下跌至0.27美元,累計最大跌幅53.4%。


從主宰市場到跌落神壇


檢視近幾年的加密貨幣市值排行榜,你會發現,能多年穩居前十的幣種屈指可數,但xrp算其中之一。“市值第三”、“跨境支付”是xrp最亮眼的標籤,它致力於成為金融機構用來解決全球跨境支付的“中間橋接貨幣”,以構建轉賬更便捷、成本更低廉的全球支付網路。為了更快的支付體驗,ripple採用了一種全新的共識演算法,每秒可以處理1500多筆交易,確認時間只需要4秒,每筆手續費低至0.00001 xrp(不到1美分,幾乎為零)。


今年大部分時間,xrp價格一直保持相對穩定,在0.2-0.3美元之間徘徊。然而,從11月19日開始,xrp一路走牛,從0.288美元飆升至0.567美元(截至12月10日),漲幅近97%。


此次上漲,主要受ripple labs蓄勢已久的幾大利好訊息影響。一是12月上旬與flare network合作進行的spark空投。flare network作為一個高度可擴充套件的分散式區塊鏈網路,是ripple最值得期待的合作伙伴之一,其巨大的潛力使ripple社羣成員對參與spark空投表現出極大的熱情。二是ripple labs從2020年第二季度就開始回購xrp。加密貨幣回購是限制通貨膨脹和維持價格穩定的一種方式,據公司2020年第三季度報告顯示,ripple回購了價值4555萬美元的xrp,這對其價格產生了積極影響。三是xrp提供了新服務。ripple在ripplenet上推出了一項“信用額度”服務,允許使用者使用xrp支援的跨境支付平臺on-demand liquidity立即獲取資金並使用xrp進行付款。


然而好景不長。12月23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對ripple及其ceo brad garlinghouse和聯合創始人chris larsen提起訴訟,指控被告從2013年開始透過未經註冊的證券發行籌集超過13億美元資金,紐約曼哈頓聯邦地區法院已正式受理該案。


xrp的潛在風險


sec長達71頁的起訴書中指出,ripple宣稱xrp的潛在用途之一是作為"通用數字資產"用於銀行跨境轉賬,但這從未真正實現。


據瞭解,ripple公司旗下主要有三款產品:xcurrent,xrapid 和 xvia,而xrp只是xrapid產品中的一小部分。縱觀ripple過去兩年的發展,雖然公司積極在和各大銀行及金融機構進行跨境轉賬和支付方面的合作,但絕大多數都使用的是ripple labs的其它技術,真正用到瑞波幣的情形極少,所以ripple在實際中的應用並不明顯。


而且很多人詬病“xrp非常中心化,公司高度控盤”。這是因為xrp在上線之初,總量1000億枚就已經全部釋放,其中20%歸創始人所有,80%由公司運營出售。因此市場上的流通量,主要來源於創始人和公司的拋售,拋售xrp是公司獲利的主要途徑之一。


這一點在起訴書中也有披露:2013年至今的7年時間裡,瑞波公司一共出售了146億枚xrp,獲利13.8億美元。在xrp的對外銷售中,ripple透過以低於市場價格的折扣拉攏機構,激勵這些買家將xrp賣到公開市場,以實現確定性的利潤。此外,起訴書還指出,ripple透過配合利好訊息拉盤等手段干預xrp二級市場,在上文提到的11月上漲行情中,ripple ceo和聯合創始人依靠兜售xrp共獲利約6億美元。


針對ripple遭遇sec起訴,加密市場反應不一。但筆者認為,xrp的使用場景比較單一,而且背靠中心化的公司運營,其發展和走勢受背後公司的影響極大。既缺乏應用落地和想象空間,又不具備像btc那樣的超級共識,因此xrp需要投資者警惕。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