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億邦會被做空機構成功狙擊?

買賣虛擬貨幣

北京時間 4 月 6 日晚 20 點,做空機構興登堡研究(Hindenburg)釋出礦機廠商億邦國際(NASDAQ:EBON)的做空報告,導致億邦盤前一度下跌超過 20%;截止發稿前,億邦股價暫報 5.33 美元,跌幅收窄至 15.78%。

2020 年 6 月 26 日,億邦國際在美國納斯達克正式上市,發行價 5.23 美元,成為全球第二家上市的礦機制造商;上市之初,億邦股價曾跌至歷史最低價 3.8 美元(7 月 1 日);而後兩個月迅速反彈,並在 9 月 17 日創下 14.95 美元的歷史最高位,隨後便回撥至發行價附近徘徊。

(億邦國際股價走勢)

縱觀“礦業”,億邦國際並不是第一個遭遇做空的企業,人稱“礦機第一股”的嘉楠也未能倖免。

2020 年 2 月,做空機構 Marcus Aurelius Value 釋出了一份嘉楠科技的做空報告。報告稱嘉楠存在未公開的關聯方交易、涉及許多客戶和分銷商的違規行為。

“與關聯方、虛假實體進行交易是一些中概股公司慣用的手段,以此虛增收入、偽造財務資料。我們懷疑與雄岸科技的虛假關聯交易,很大程度上是用來向投資者炒作公司財務前景的手段。”Marcus Aurelius Value 解釋。

實際上,做空機構成功狙擊加密上市企業,也是意料之中。

一方面,加密領域與傳統股票投資者之間存在較大的資訊橫溝,加之加密市場經常負面新聞纏身,透過做空更容易引起普通投資者恐慌情緒,進而達到獲利目的。

另一方面,部分企業存在漏洞,給做空機構留下了機會。就拿關聯交易來說,做空機構對這套玩法研究得非常深刻,但總有企業自作聰明,渾水摸魚不成,反被渾水做空。

為縷清本次“億邦國際-Hindenburg”案例的起因,Odaily星球日報將Hindenburg 做空報告精華整理如下(點選檢視原文)

一、股份增髮套現

自 2020 年 6 月上市以來,已經透過四次發行從美國投資者手中募資近 3.74 億美元。雖然該公司表示,將大部分募資用來發展其業務運營,但 Hindenburg 卻研究發現億邦透過與內部人員和可疑交易方的一系列不透明交易,將大量現金轉走套現。

(Odaily星球日報注:四次發行分別是 IPO;去年10 月、11月以及今年 2 月的三次股份增發,合記 2300 萬股股票。)

Hindenburg 介紹了具體的可疑交易案例。例如,億邦國際曾將 1.03 億美元(比其全部 IPO 收益多出約 1100 萬美元)用於購買與其承銷商 AMTD(尚城集團)相關的債券,而 AMTD 曾涉嫌欺詐和自我交易指控,並且 AMTD 也與摩貝(MKD.US)進行了類似的債券交易。

此外,2020 年 11 月,億邦國際進行股份增發,募資 2100 萬美元。但根據 Hindenburg 研究,大約在同一時間,該公司撥出了 2100 萬美元償還億邦國際董事長兼執行長 Dong Hu 親屬的關聯方貸款。

二、礦機銷量萎靡

根據億邦國際的網站,就 2019 年的算力銷售而言,它是領先的比特幣礦機制造商,並且超過了位元大陸等知名的行業競爭對手。

然而根據 Hindenburg 的研究,這種說法缺乏證據支援。億邦國際在 2019 年 5 月釋出了其最後一款礦機,此後其銷售量逐漸減少到接近零,2020 年上半年僅交付了 6000 臺礦機的總量。

(億邦ASIC礦機銷售量)

實際上,億邦國際出貨量縮水也有資料支撐。根據億邦國際 2020 年上半年財報,億邦國際營業收入達 1104.23 萬美元,較 2019 年同期的 2235.17 萬美元減少 50.60%;淨虧損為 696.34 萬美元,而去年同期淨虧損為 1907.10 萬美元,虧損收窄 63.38 %。報告稱,營業收入下降主要是受COVID-19和比特幣減半事件的綜合影響,比特幣相關活動(如採礦)的預期收益降低,導致礦機需求和平均售價大大降低。

不過,去年下半年加密市場由熊轉牛,比特幣等加密貨幣迎來飛昇,帶動礦機銷量抬升,按理來說億邦國際收入也會隨之增長。只是目前億邦國際尚未公佈 2020 年下半年財報以及 2021 年一季度收入情況,外界也無從得知具體情況。 

此外,億邦國際曾在招股說明書中指出,從 2015 年到 2019 年,礦機市場的複合年增長率為 61.3%,但 Hindenburg 質疑其增長並未達到這一水平。

三、“啟動交易所只是一個拉盤的幌子”

今年一季度,億邦國際不斷對外發聲,將入局加密交易所。

“我們的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正式推出是我們在研發方面持續投資的結果。近年來,我們在研發人才招聘、產品創新和迭代方面投入了大量資金。我們的加密貨幣交易業務的推出,不僅將擴大我們的加密貨幣業務的收入來源,也將最佳化我們區塊鏈產業鏈的發展。”胡東曾對媒體如是說。

但在 Hindenburg 看來,億邦國際的交易所 Ebonex 只是一個幌子,主要是為了透過利好訊息拉昇股價。

3 月 11 日,億邦國際宣佈將於 3 月 15 日開始 Beta 測試,並在月底前啟動加密貨幣交易所。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億邦國際股價飆升了 77%,市值增加了約 2.927 億美元,從 3 月 10 日的收盤價 6.88 美元升至五天後的 12.25 美元。

但月底交易所並未上線,億邦國際在 4 月 1 日宣佈再次進行股份增發籌集 8540 萬美元;直到 2021 年 4 月 5 日,加密交易所 Ebonex 才正式上線。Hindenburg 調查後發現,Ebonex 的原始碼反覆引用“ Bhex”,所謂的自研交易所,也只是億邦國際從第三方交易所繫統服務商手中購買的一個現成的產品,進行了微小的改動。

更令 Hindenburg 懷疑的是,Ebonex 上線僅僅一天,交易量就媲美頭部頂尖交易所。例如,Ebonex 顯示ETH / BTC 的 24 小時交易量為 2.43 億美元,同期火幣只有 6000 萬美元,Coinbase Pro 僅 2800 萬美元。並且,CoinMarketCap 等加密行情網站也沒有收錄該公司的交易資料。

四、IPO前就已負面纏身

Hindenburg 報告的另一個重點,集中在億邦國際 IPO 之前的一些負面報道。

例如,億邦國際曾兩次申請在港交所上市,募資規模 10 億美元。但當時多家媒體報道稱,因涉嫌與一家名為銀豆網的公司串通銷售,億邦國際在香港的IPO計劃被暫停。

據瞭解,銀豆網是一個龐大的中國 P2P 網路貸款平臺,2018 年該平臺向 2 萬名散戶投資者違約,導致 6.55 億美元資產“化為烏有”。該公司的最終受益所有人逃離中國,而中國檢方一直在對與銀豆網有關的其他嫌疑人提起刑事訴訟。

此外,在 NASDAQ 進行 IPO之前,億邦國際在一份新聞稿中聲稱已從一家名為 Madison Holdings 的公司獲得 1 億美元的訂單,但該公司當時只有大約 590 萬美元的可用現金,主營範圍是酒精產品銷售。並且,該公司後來發文,該交易 "不具有法律約束力",並在 2020 年 1 月就出售了其加密貨幣業務。

(來源:億邦國際網站

“對於沒有加密經驗的散戶投資者來說,億邦國際起到了警示作用。只要投資者願意繼續購買股票,該公司就可能繼續出售股票。我們認為這是一條不歸路,你的資金永遠不會回來。”在做空報告中,Hindenburg 總結說。

在我們看來,打鐵還須自身硬。企業要想擋住做空機構的攻擊,不被當做“做空提款機”,還是在拿出硬實力說話。單就業務營收和股價漲幅,億邦確實沒拼過同期的嘉楠。

而按照“標準劇本”,億邦國際會對 Hindenburg 的種種“批評”做出事實性迴應,Odaily星球日報也將持續跟進此事件。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