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未來在崛起中分化

買賣虛擬貨幣

著名的 NFT 收藏家 Whaleshark 在今年 3 月接受媒體採訪時論斷:隨著新的專案進入 NFT 領域併成為主流,目前 99.99% 的專案都會失敗。為了更深入地與大家探討行業熱點,預約影片號:海哥區塊談,參與本週日直播。

NFT:未來在崛起中分化(一)提到,NFT 市場強勢崛,仍屬長期賽道,有專案將成為耀眼明星,而大部分終將隕落,本文延續上一篇文章,繼續探討 NFT 的分化問題。

本文重點講述兩個章節:一、NFT 專案分化的現象;二、部分 NFT 專案爆紅原因分析。下一篇文章,我們繼續講述後兩章節:三、NFT 專案分化的原因;四、當前 NFT 專案成功捕獲價值因素總結。落於文字,以饗讀者。

一、NFT 專案分化的現象

(一)NFT 交易平臺的不同成交量昭示著 NFT 專案的分化

NFT 專案的分化已經出現苗頭,從 NFT 交易平臺的表現可以窺見一斑。

NFT的交易平臺眾多,最受歡迎的交易平臺包括:OpenSeaRaribleSuperRareFoundation、AtomicMarket、KnownOrigin、Enjin Market、BakerySwapPortion、VIV3、Async Art 等,每個交易平臺都有自己的特色。

其中,最大平臺是 OpenSea,其次是 Rarible。數字資產研究公司 Messari 在今年第二季度的 Web3 和 NFT 報告中,對比了 OpenSea 和 Rarible 的交易情況,這兩個市場在過去的幾個月中的表現差別巨大,其發展的差距正反映出近幾個月 NFT 專案的分化。

圖表來源:MESSARI—2021 年第二季度 Web3 和 NFT 報告

進入 8 月後,Opensea 與 Rarible 差距依然很大。據 DappRadar 的統計,截至 9 月 3 日,OpenSea 平臺 30 天的成交量為 37.2 億美元,超過 32.9 萬個錢包進行過互動。Rarible 平臺同期交易金額為 2100 萬美元,約 1 萬個錢包進行過互動。

兩者差距拉大部分原因在於 OpenSea 自 2020 年底不斷最佳化使用者體驗,包括創作者免費鑄造 NFT 等,以及整合公鏈 Flow,整合以太坊側鏈 Polygon 和二層擴容方案 Immutable X 等。當然更為重要的原因在於,正如 Messari 分析認為的,OpenSea 平臺上交易的 NFT 頭像、Art blocks、體育收藏品和元宇宙等專案快速發展,而 Rarible 平臺恰恰缺乏這些 NFT 專案。

(二)NFT 專案的交易排名情況

NFT 市場的火熱主要依靠部分熱門專案帶動起來。排名靠前的專案包括 Axie Infinity、CryptoPunks、Art Blocks、Bored Ape Yacht Club、Intertial Moment、Mutant Ape Yacht Clud、Loot(for Adventurers)、0N1 Force、Meebits、Pudgy Penguins等。

根據 DappRadar 資料,截至北京時間 2021 年 9 月 3 日,NFT 專案中 30 天內交易金額,Axie Infinity 排名第一,超過 8.18 億美元;其後依次是 CryptoPunks 約 6.45 億美元;Art Blocks 約 5.28 億美元;Bored Ape Yacht Club 約 2.95億美元。

資料來源:dappradar,截至 2021 年 9 月 3 日

(三)NFT 不同賽道發展情況

據 FBG Capital 的 Bochun Chien、Jingcheng Li 分析,從發展速度來看,不同類別 NFT 增長速度不同。收集類 NFT 佔據超過 2/3 的市場份額,遊戲類 NFT 市場也大幅增長,超越加密藝術板塊。

從市場分佈來看,其中主要因素為 CryptoPunks 市場逐漸火熱,以及 Meebits 的高成長。收集類 NFT 中有代表性的專案包括 CryptoPunks、Meebits、Sorare、Avastars、CryptoKitties、Bored Ape Yacht Club、NBA top shot、Bored Ape Kennel Club、Zed Run、Vee Friend 等。

遊戲類佔比也大幅提升,超越藝術板塊來到第二。NFT 遊戲賽道在第二季度開始爆火,使用者數及交易量增長率都高於其他 NFT 賽道,走出了自己的獨立行情。最高單日交易量甚至超過 40 億美元。除了Axie Infinity 外,NFT 遊戲賽道從二月初至 8 月,使用者數量成長了 1500%,約 44 萬名日活躍使用者,交易量成長了 5000%。代表性的專案包括 Axie Infinity,Alien World,CryptoBlades,My Defi Pet,Mobox,Aavegotchi,TT Guess 等。

元宇宙 Metaverse 系列大部分專案處於早期階段,且這個賽道很多專案也遊戲賽道也有重複,比如 Axie Infinity。這個賽道比較突出的專案包括 Decentraland,The Sandbox,此外,還有 CryptoVoxels 及 Somnium Space 等專案。

二、部分NFT專案爆紅原因分析

NFT 可以是數字藝術藏品,也可以是頭像類收藏品,或者收集類卡牌,還可以是遊戲道具或增值工具。NFT 的品類和內涵已經極其豐富。

無論是遊戲類、頭像類、收集類,或者是元宇宙類的NFT,幾個賽道都有表現極其突出的專案,各有自己成功的邏輯,我們對這幾個專案分別進行了總結。

(一)Axie Infinity:“Play-to-Earn”+經濟體系+遊戲公會+元宇宙+高效能

Axie Infinity 是目前排名第一的 NFT 遊戲,也是以太坊上流量最多的應用程式之一。專案大火是 Play-to-Earn,經濟體系,遊戲公會,社羣,元宇宙多方共同作用的結果。

Play-to-Earn 是一種新模式,該模式獎勵玩家在玩遊戲和發展遊戲生態系統方面所花費的時間和精力。Axie 的經濟體系核心是戰鬥和繁殖,並形成了一個由玩家,Axies(NFTs),和AXS/SLP(原生代幣)組成的迴圈閉環。而 Axie 的經濟體系是Play-to-Earn 的基礎。

在遊戲戰鬥時,玩家可以用自己的精靈團隊與其他精靈團隊戰鬥,贏得 SLP(小型愛情藥水)作為獎勵。在繁殖時每隻 Axie 精靈都可以培育出新的後代,繁殖將花費 SLP 和 AXS 代幣作為費用,新的後代可以在市場上出售以獲得收入。據業內分析師 JX 測算,單單考慮戰鬥系統,以 7 月 22 日左右的 SLP 價格水平(當時價格約 0.32 美元)一個普通玩家每月都可以賺到 2000 美元以上。

圖表來源:JX 推特 @jx_block

遊戲公會 Yield Guild Games 是 Axie Infinity 爆火背後關鍵原因

Yield Guild Games 是一家成立於菲律賓的遊戲公會,yi 情的影響,造成了菲律賓當地失業率飆升,Yield Guild Games 看到了 Axie Infinity 中 Play-to-Earn 的機會。

一方面,該公會幫助 Axie Infinity 招募並培訓玩家,另一方面,Yield Guild Games 向無力承擔早期起步成本的玩家們租賃遊戲內的角色,繼而再從玩家的收益中抽成。

此舉形成了“三贏”的結果。Yield Guild Games 可以幫助遊戲快速引流,降低了玩家的入場成本,公會自身也受益於這種正向模式,快速成為 Axie Infinity 內,規模最大的遊戲公會。

Axie Infinity 還是一款元宇宙範疇的遊戲。沉浸式體驗,以及虛擬土地買賣經營也吸引了更多的玩家。

Axie Infinity 遊戲中,土地是稀缺資源叫做 Lunacia 大陸。Lunacia 大陸上的土地可用於精靈 Axies 居住,可以優先採集 AXS 代幣和其他資源和裝備道具,也可以用來經營比如託管店鋪/市場、出租、放置召喚 Chimera 怪獸的信標,用作地下城的訪問入口(即 Chimera 對戰入口),甚至允許第三方在上面開發自己的遊戲等,透過這些經營賺取收益。

Axie Infinity 透過開發專屬的以太坊側鏈 Ronin,高效能、低成本也成為吸引使用者的重要原因。而且 Ronin 錢包整合了支付閘道器,大幅降低了入金門檻。這些部署完成後,使用者數量出現爆炸式的增長。

(二)CryptoPunks:稀缺+朋克文化+敘事+新商業價值+社羣作用+創新玩法+金融工具

CryptoPunks 是作為以太坊上第一批具有驗證所有權內建方法的數字藝術品。2017 年 6 月,軟體公司 Larva Labs 推出了 CryptoPunks。稀缺性+朋克文化+敘事+社羣+新商業價值的代表+創新玩法是 CryptoPunks 持續受歡迎的因素。

稀缺性:CryptoPunks 是由 24x24、8bit 樣式的不規則畫素組成的藝術影象集合。只發行了 10,000 個,每個都有自己隨機生成的獨特外觀和特徵。

CryptoPunks 的外觀是朋克文化的一種代表

對 Larva Labs 的創始人 Matt Hall 和 John Watkinson 而言,在區塊鏈運動的早期,存在著一種喧鬧的,反建制的精神,他們在 Punk 的外觀設計中反映了這種氛圍,即“他們需要成為一群不合群和不墨守成規的人”。以電影《銀翼殺手》和威廉·吉布森的小說《神經漫遊者》為代表的賽博朋克反烏托邦式的勇氣,也產生了影響。

業內專家 Ben Roy 認為,CryptoPunks 是一種富有敘事性的反身性資產(reflexive asset)

反身性資產是指一旦形成價格向上的預期,投資者進行購買的行為就可以推動資產價格上升,反過來又加強了價格向上的預期。

CryptoPunks 有非常良好的敘事性,專案發行公平,任何人都可以在當天免費領取;專案背後的創始人非常出色,是 NFT 的新秀等,給了其價格上漲一個良好的預期。

CryptoPunks 是新商業價值的代表

在新商業價值中,社羣影響力尤為重要。CryptoPunks 頭像被重要人物用作社交媒體中個人資料圖片,能增強其在社羣和業內的影響力。

8月23日,美國信用卡公司 VISA 宣佈,正式進入 NFT 領域,以約 15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了一個 CryptoPunks 編號為 7610 的 NFT。VISA 認為 CryptoPunks 開創了 NFT 技術和 NFT 商業浪潮,所以 VISA 想擁有一個 Punk。

CryptoPunks 正是社羣影響力的象徵。擁有一個 Punk 既是加密市場資深人士身份的象徵, 更是一張高階投資者的通行證。CryptoPunks 逐漸成為以太坊文化層面的代表,成為一個更緊密且內部認同度高的一個社群。高價格不是收集類 NFT 專案發展的限制,反而是加入這個菁英社群的一個門坎。

增值玩法的加持

Cryptopunks 開發團隊 Larva Labs 就推出了 3D 虛擬世界遊戲 Meebits,Cryptopunks 持有者將可免費獲得 Meebits,彌補了自身在遊戲領域的空白。

金融工具幫助增加了 CryptoPunks 的流動性和可獲得性,便於中小投資者或者藏家進行購買。

CryptoPunks 價格昂貴參與門檻高,但是透過類似 NFTX 和 Niftex 的協議能夠便於小型投資者參與。NFTX 和 Niftex 協議機制不同,讓參與者透過一組由真實Cryptopunks(NFTX)支援的指數基金、或是單個 Cryptopunks(Niftex)獲得部分所有權來擁有一小部分 CryptoPunks。在這些協議的共同支援下,CryptoPunks 的所有權分散了。NFTX 和 Niftex 的代幣在二級市場流動性強,更有利於中小投資者的參與 CryptoPunks 的投資。

(三)Art Blocks:生成藝術+藝術家影響力+社羣作用

Art Blocks 是在以太坊上按需程式設計生成並儲存作品的平臺,作品內容包括靜態影象、3D 模型以及互動式體驗等多種型別。Art Blocks 由 Erick Snowfro 在 2020年 11 月推出,在市場上受到廣泛歡迎,進入 8 月後,多個 NFT 交易交個都超過價值 100 萬美元ETH。根據 DappRadar 資料,截至 9 月 3 日,Art Blocks 30 天交易金額已經超過 5.27 億美元。

截至 9 月 3 日,Art Blocks 在 NFT 專案 30 天交易金額中排名第三,並且專案中還出現了天價 NFT 交易。8 月 27 日,Art Blocks 中 Ringers#879 以 1800 個以太坊(當時價值約 566 萬美元)的天價成交。

Art Blocks:Ringers#879

Art Blocks 的大火的原因可以大致總結為:生成藝術+藝術家影響力+社羣

生成藝術獨具加密原生與藝術的魅力

生成藝術本身並不是新現象,它始於 1960 年代。1984 年現代藝術博物館首次認可了生成藝術,2018 年,18 歲的藝術家、斯坦福大學學生 Robbie Barat 使用 GAN 在以太坊上鑄造了第一件生成藝術作品“AI Generated Nude Portrait #1”。

在 Art Blocks 平臺上,藝術家建立一個演算法或指令碼,並將其部署到以太坊上,在鎖定程式碼之前,嘗試組合元素來開發專案的獨特風格。在建立過程中,透過 Token 提供的雜湊字串或“種子”從指令碼生成最終影象。每一個最終的影象都是在現場創作的,買家看不到,但有一致的元素和重複的主題,將它們連線成一個連貫的專案。

這是傳統藝術美學和區塊鏈資料的結合,產生了一些不可否認的加密原生的東西。

NFT 領域知名專家 William M. Peaster 認為,像 Art Blocks 這樣的 Dapp 正在以太坊上迎來一種生成藝術的“黃金時代”。

藝術家影響力

Art Blocks 平臺由三個內部平臺組成:

1. Curated:主平臺,Art Blocks團隊在此對每位候選人進行徹底審查

2. Artist Playground:一個次要的平臺,為那些以前在Curated上推出過作品集並希望推出後續作品的藝術家提供服務

3. Factory:一個更開放的平臺,審查和准入要求不那麼嚴格。

Art Blocks 由一些 NFT 領域最有才華的人領導,例如 Snowfro 和 Jeff Davis。該平臺還引進了最具標誌性的生成藝術家,包括 Dmitri Cherniak 和 Tyler Hobbs 等。

火熱的社羣建設。截至 8 月 27 日,Art Blocks 推特已經累計了近 5 萬粉絲,社交軟體 Discord 超過 2.4 萬名會員。一個充滿激情的社羣正在圍繞著這個專案迅速發展起來。

(三)Bored Ape Yacht Club: 巧妙敘事+社羣(社交)+名人效應+身份歸屬+版權歸屬

Bored Ape Yacht Club 簡稱 BAYC,是由一萬個猿猴 NFT 組成的收藏品,包括了帽子,眼睛,神態,服裝,背景等 170 個稀有度不同的屬性。透過程式設計方式隨機組合生成了 1 萬個獨一無二的猿猴,每個猿猴表情神態穿著各異。Bored Ape Yacht Club 在 30 天 NFT 專案成交中位居第四。NFT Labs 進行了總結,認為巧妙敘事+社羣(社交)+名人效應+身份歸屬+版權歸屬等構建了BAYC的特殊價值。

巧妙敘事:BAYC 首次發售每一隻猿猴的售價都是 0.08 ETH,入門成本低,使所有使用者站在同一起跑線,公平公正的發行方式吸引了不少投資者。

社羣氛圍+社交資本:自 4 月份發行以來,BAYC 社羣在短時間內迅速成長成了一個龐大的社羣。對於持有 BAYC 的玩家來說,這不僅是收藏品,更是一個俱樂部。

名人效應:包括 NBA 球員 LaMelo ball、NBA 主席 Daryl Morey、DJ 二人組 Bassjackers、DJ 3lau 和陳柏霖、吳建豪、余文樂在內的多位名人紛紛使用 BAYC 的作品作為社交媒體的頭像,激發了大眾對 NFT 和BAYC的興趣。

身份歸屬:BYAC 的 NFT 更像是社交時的身份卡,當使用者使用 NFT 作為社交頭像,有助於持有人獲得額外的社交資本,與同樣是 BAYC 的成員產生共鳴。

社羣福利:擁有一隻 Bored Ape NFT 將享受俱樂部成員獨有的福利。比如,擁有Bored Ape NFT 的使用者可以進入 BAYC 官網的協作塗鴉板“浴室”功能,這是一個可以繪畫或隨意創作的地方。每個俱樂部成員都可以從 Bored Ape Kennel Club 領養一隻 Club Dog NFT,領養是免費的,只需要支付 Gas 費即可。BAYC 還購買了一片 The Sandbox 遊戲中的土地,在這片土地上,專案方將建立僅面向俱樂部成員的場所等。

版權歸屬:通常來說,NFT 的版權不屬於買家。而 BAYC 的所有權和商業使用權,在發生交易時,都會被授予給買家。BAYC 向 Bored Ape NFT 持有人授予使用、複製和展示所購買的收藏品的完整商業使用權,以及使用它製作創意衍生作品。

此外,專案還有一套良好的互動體系。專案方還有一整套對未來的規劃,增加了BAYC 的社會影響力或擁有者的收益來源。比如尋寶活動,將 DeFi 元素加入NFT中,社羣Grant專案等等。

結語

NFT市場的快速崛起,既可能成長為萬億美元市場體量的巨無霸,更能彰顯出極具個性的文化、身份和社羣。

NFT市場既有非常受歡迎的專案,還存在大量被忽視的角落。透過總結,可以發現NFT價值捕獲的6個源泉,擁有部分或者全部這些特徵的專案,再加上優秀的團隊和資本的價值捕獲能力,能成長為非常優秀的NFT專案。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