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為什麼說比特幣已成為一種巨集觀資產

買賣虛擬貨幣

文 | Zach Pandl, Global FX聯合主席

譯 | [email protected]火星財經

雖然比特幣被許多投資機構接納,但很多傳統老派投資者仍然很難理解為什麼數字資產具有價值。由於比特幣價格增長速度快,大量的散戶參與其中,許多人把加密貨幣擁簇現象視為典型的投機狂熱或“泡沫”。隨著時間推移,比特幣是否會是一項優秀的投資標的,這種看法都過於狹隘。但從某種程度上說,比特幣可以視作為一種“價值儲存”媒介,一種服務於貨幣功能。隨著機構參與度的增加,加密貨幣已經成為一種巨集觀資產。

價值儲存的需要

要理解比特幣,最好從黃金開始。黃金在全球金融體系中具有獨特的功能,它既是一種商品,也是一種類似貨幣的“價值儲存”資產。然而,與傳統的貨幣媒介不同,它不是由政府發行的,也不對任何商品或資產進行計價。實際上,當投資者對傳統資產或一般法定貨幣的安全性不確定時(例如,由於通貨膨脹或沒收的風險),黃金可以作為世界上一種替代性貨幣工具。在外匯市場中,黃金類似於“反向貨幣”,當主權貨幣基本面改善時,黃金價格會有下降趨勢;而主權貨幣基本面惡化時,黃金價格有上升趨勢。隨著時間推移,名義匯率的最重要驅動力是兩個經濟體之間的相對通貨膨脹率。黃金有一個準固定的供應量,價值往往會隨著市場通貨膨脹率而上升。黃金的相關性和價值儲存特性使在投資組合中發揮著多樣化作用。

起初,黃金可能是由於其基本特性而被視為貨幣媒介。金和銅是唯一在自然狀態下不呈灰色的金屬,自古以來一直吸引著人類。黃金密度相對較高、可塑性和延展性較強,而且與其他金屬不同,黃金不會變色、生鏽或腐蝕。黃金這些特點都是支撐著在整歷史中充當貨幣工具的角色。

今天黃金的使用與習慣有很大關係,但也與金屬的物理特性有關。畢竟,美元也是一種價值儲存手段,而且是由紙製成。貨幣和語言一樣,是一種社會手段,它更接近於一種概念,而不是一種東西。貨幣是一種促進商業的社會裝置,就像語言是一種促進我們生活的裝置一樣。對社會來說,擁有一種不是由主權政府發行的貨幣是有用的。

縱觀歷史,正如比特幣玩家和貨幣歷史學家喜歡指出的那樣,不同的物品都曾作為貨幣使用,這是由地方和時間的要求決定的。比如包括早期美國殖民地以菸草為基礎的貨幣標準,以及整個非洲經常使用的手機通話時間作為貨幣。今天,黃金的貨幣功能主要是作為一個歷史文物,不是因為它是社會價值儲存需求的最佳媒介。

當通貨膨脹在20世紀中期加速,投資者尋求保護其資產實際價值的選擇時,黃金當然是不二之選。當時,貨幣透過佈雷頓森林體系的黃金兌換標準將美元與黃金掛鉤,在大蕭條之前,大多數貨幣以及美國國庫券都直接由黃金支援。美國政府提供了一個以美元為單位的官方黃金價格,在1790年代到1970年代的近兩個世紀裡,這個價格只改變了兩次。在20世紀60年代,在金匯兌標準下,黃金交易高於其官方標價是觀察美元貶值的最明顯方式。簡而言之,在二戰後的大部分時間裡,黃金價格、貨幣穩定性和貨幣的實際價值之間存在著密切的聯絡,這使得它成為投資組合中明顯的通貨膨脹對沖。但50年前,當尼克松總統在1971年8月終止美元與黃金的可兌換性時,美元與黃金價格之間的官方聯絡被切斷了。因此,資產持有者在沒有黃金和貨幣之間緊密聯絡的世界中成長起來。因此,當對價值儲存資產的需求出現時,他們會不會去找別的東西?

數字時代的黃金 這就是比特幣的作用。任何替代媒介都必須具有安全性,去中心化,有固定或準固定的供應,並且可以轉讓,最好遊離於傳統支付系統之外。在現代全球化社會中,大量社會互動和商業活動發生在網際網路上(特別是在年輕人中)。但最重要的是,它需要有被社會廣泛採用的潛力。因此,比特幣作為一個可信替代黃金的價值媒介是最佳候選者。

在平衡狀態下,像比特幣這樣不穩定的價值儲存將不會有很大的作用。但加密貨幣正處於起步階段,最好把今天的價格看作是某種概率反映,即比特幣或其它代幣可能在未來獲得更大規模的接納,那時它的價格可能會非常高。因此,這些概率的微小變化會導致今天的價格高度波動。比特幣投資者猜測,它最終會作為一種非主權貨幣獲得近乎普遍接受,並在此過程中獲得高回報,當然也具有高波動性。

另外,比特幣成功的關鍵因素贏得了社會廣泛採用。特斯拉是標準普爾500指數中的第六大企業,在其資產負債表上攜帶比特幣;著名的對沖基金Brevan Howard已經開始投資於加密貨幣;Coinbase現在在納斯達克上市。其它區塊鏈網路,特別是以太坊,正在開發去中心化的銀行平臺,Facebook預計將在今年晚些時候推出其穩定幣Diem,許多中央銀行正在為自己的數字貨幣探索分散式賬本技術。從長遠來看,比特幣作為一種價值儲存手段是否會成功,仍然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隨著時間的推移,比特幣對資源的消耗可能會成為阻力,但就目前而言,社會對加密貨幣的接納和應用正向前發展。

比特幣作為一種巨集觀資產

比特幣已經足夠成熟,其價格行為與其他巨集觀資產相似。例如,在3月17日的會議上,美聯儲表示,大多數政策制定者預計在2023年之後才會加息,比金融市場的預期要晚。巨集觀資產以傳統的方式對“鴿派政策衝擊”作出反應:較短期限的國債收益率下降,收益率曲線變陡,美元下跌,股票價格上漲。比特幣上漲,就像黃金一樣,但波動性大約是黃金的四倍。投資者應該以這種方式對待比特幣。黃金是一種商品,具有貨幣功能,表現得像貨幣。

儘管比特幣不是在地殼中發現的實物商品,而是一種透過密碼學創造的數字商品,但比特幣依然具有黃金所承擔的屬性。從市場角度來看,這兩種資產的主要區別在於,比特幣正在經歷一個一次性的社會採用階段,它可能成功,也可能失敗。當社會採用率上升時,比特幣應該提供比黃金更高的回報。當社會採用率下降時(例如,由於不利的監管變化),比特幣將可能提供比黃金更差的回報。由於資產類別的投機性質和圍繞估值的高度不確定性,投資者應該準備好價格在兩個方向上超標的基本面。雖然隨著時間的推移,比特幣普遍升值,但已經出現了幾波投機性的超額收益,隨後又出現了大幅下跌。

撇開技術問題不談,目前的巨集觀經濟前景似乎對價值儲存資產有利,無論是實物還是數字。美聯儲已經採取了一個更加雄心勃勃的勞動力市場目標,即廣泛和包容性充分就業,並且似乎比過去更容忍高於目標的通貨膨脹。經濟學家預計,在未來的若干年裡,整個發達市場經濟體的實際現金收益率將保持為負值,股票市場的倍數正處於歷史高位。許多發展中國家將在未來數年內與19世紀經濟危機帶來的財政遺留問題作鬥爭。在這種環境下,除非投資者能夠找到其他的實際回報來源,否則對保護購買力的資產的需求應該保持高位。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