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脫虛向實 市場教育基本完成


2020年12月26日,“風向2021何寶巨集思享會”在北京舉辦。中國資訊通訊研究院(以下簡稱“中國信通院”)雲端計算與大資料研究所所長何寶巨集基於20餘年的網際網路技術研究經驗,深入剖析資料中心、區塊鏈、大資料等現狀,並對未來幾年的發展趨勢作出展望。

新解“新型基礎設施” 突出技術社會屬性

  “從技術的角度看,新基建是新技術發展從技術產品化到產品服務化之後,第三個發展階段的產物,這也是技術發展重要性逐步提升的一個過程。” 何寶巨集說。

在何寶巨集看來,與以往技術發展階段強調商業屬性不同的是新型基礎設施首先要強調社會屬性,要體現社會責任。新型基礎設施是開放的生態,要特別注重合規性,保持中立性,此外,還有注重標準化。新型基礎設施由於需要給第三方提供服務的,因此需要可解釋、可審計、可追溯,與此同時,還要注重普惠性,不能讓新基建只惠及一線城市,發達地區,高階人群,需要惠及所有的人群。所以,普惠、數字鴻溝的問題是新基建必須要關注的,不能簡單地認為服務就是基礎設施,它們之間有關係,但是升級以後才是新型基礎設施。同時,新基建的發展過程還有很多問題要警惕,如重複建設、廢棄資料中心、碳排放等方面的問題。

  何寶巨集強調,新基建與服務,基礎設施與服務是兩個概念,不能簡單地理解成服務就是基礎設施。新基建一直在路上,一定要踏準節奏,穩步前行。

資料中心是下一波技術創新的制高點

  當前,全球資料中心以每年10%增速發展,“市場增長及未來的確定性非常明顯,任何技術與業務的發展,必然會拉動對資料中心的需求。資料中心持續穩定的增長,未來確定性非常明確。資料中心要從面向網際網路的資料中心升級到面向全社會的,面向數字社會,面向新基建的,社會型的基礎設施。”何寶巨集表示。

  他認為,過去,計算機的歷史就是資料中心的未來;現在,網際網路的歷史就是新基建時代資料中心的未來。隨著“新基建”概念的提出,第三方運營商崛起,資料中心會越來越多。同時,資料中心正在從一個資金密集型和勞動密集型產業,變成一個技術密集型行業。

  “儘管資料中心之前在標準化、預置化、工程化、模組化方面取得了非常大的進步,但與高度標準化、流程化以及並行化還有很大的距離,發展空間非常大。未來資料中心不僅要為網際網路服務,要為工業等眾多的行業領域服務。”何寶巨集說。

區塊鏈脫虛向實 市場教育基本完成

資料顯示,目前用區塊鏈應用主要在存證領域,區塊鏈已進入瞭如何從工程角度把它做得更好,更可信、更穩定,擴充套件性更好,能夠容納更多的節點。何寶巨集認為,這一過程還會持續一段或更長時間,下一步區塊鏈技術性競爭由工程性的最佳化改良轉向技術生態和商業生態。

  “2020年是產業區塊鏈的元年。一方面,解決了去理想化、汙名化兩個核心問題,另一方面,區塊鏈業內的市場教育基本完成,但是對大眾的市場教育還遠遠不夠。未來區塊鏈全球性的價值,基於區塊鏈的價值或者架構一定會像網際網路,區域性自治,彼此協調,它是分層、分級的,與網際網路的架構相似。”何寶巨集說。

大資料創業窗基本關閉 開源主導技術生態

據中國信通院的統計資料顯示,大資料產業穩步增長,市場規模五年以來保持在30%左右的水平。大資料的創業視窗基本關閉,近幾年圍繞大資料創業的新增企業數量越來越少,但是資料市場還在持續高速的增長。當前,大資料應用最多的是金融、醫療和政務三大版塊。

  何寶巨集認為,商業模式越來越多從賣硬體設施到軟服務的轉變。客戶對大資料方面服務的需求明顯上升,需要的是資料方面的軟性服務,而不僅僅是硬體設施。

何寶巨集分析稱,近幾年來,資料內涵發生了新的變化,之前,資料僅代表資訊,如今資料代表了資產。為了資料更好地流通和交易,需要新的技術手段:發展基於限制釋出地技術、基於失真資料的技術、基於資料加密的技術以及基於區塊鏈的技術。經過五年的發展,資料流通和交易的法律法規環境正在發生變化,在新的法律框架、技術支援下,資料的流通和交易迎來發展期。

  “資料帶來的負面問題越來越需注意,個人從演算法退化成資料集。資訊要傳播,資產要保護,價值要確權,專有、防篡改。”何寶巨集說。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