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嘉明:算力產業正面臨著一個十年的長週期

買賣虛擬貨幣

4月17日,“超算·融合,2021全球區塊鏈算力大會”在四川成都正式開幕。本屆大會由巴位元、鏈節點、幣印聯合主辦,吳說區塊鏈協辦,算力360總冠名。

經濟學家、數字資產研究院學術與技術委員會主席朱嘉明出席大會並發表主題演講《算力產業化的基本特徵》,他表示,算力已經構成了一個完整的產業鏈,並且形成了一個趨於成熟的產業體系、產業生態,這種情況在人類經濟發展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那麼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可以清晰的預見,算力產業正在面臨著一個長週期,去年以前都是一個早期階段,那麼應該說從去年以後,我們看到了一個長週期,這個長週期究竟有多長,在很大程度上和它緊密相連的數字經濟的週期結合在一起,至少應該是十年左右一個週期。

以下是朱嘉明演講全文:

大家上午好,去年8月我也應邀發表了我對算力的一些基本看法,今天我講的題目是《算力產業化的基本特徵》。

首先需要破解這個會議的題目,這個會議的題目是“超算”+“融合”。那麼我們把它做一個分解,就等於“算力產業化”,“算力生態化”。超算是代表算力從非常小的行業變成一個產業鏈條,進入到一個產業部門,那麼融合代表了算力的生態體系的形成。

一、重新認識算力的歷史:“礦圈”從封閉到開放

第一個問題,要重新認識算力的歷史,“礦圈”從封閉走向開放,我們非常有必要重新認識一下算力的歷史。

簡而言之,從2009年到現在不過12年的時間,那麼12年的時間分成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從2009年一直到2020年,然後是第二個階段,就是從2020年到現在。

那麼我們去年8月份開這個會議的時候還處於第一個階段的後期,現在進入了新的階段,上個階段和這個階段的交界點在哪裡,為什麼我們把2020年作為一個新的節點?

這是因為以太坊,因為以太坊去年提出要做業務分叉,4月14號大家可能看到分叉已經走到了非常重要的歷史時刻,那麼我們就要理解為什麼以太坊的業務分叉具有如此重大的業務,在我看來可以成為算力產業分水嶺的事件。有一個概念,今天吃早餐的時候還在討論,就是我們說的經濟抽象。

當我們在前進的時候要注意到危機的存在,從傳統算力到現有算力高歌猛進的時候,我們也要看到危機所在,最大的危機就是大家最支援的,抱以希望的,而且以它為平臺,每天有創新的以太坊,它有可能價值歸零,如果歸零,那麼現在所構造的算力體系可能只剩下比特幣,整個算力體系,或者這個產業形態就可能崩塌。那麼這個就叫做“經濟抽象”,這個定義是在以太坊網路上使用以太幣支付交易費用,然後這種情況被其他的代幣所代替,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應該看到確實存在著這樣的威脅。

那麼因此從去年開始,以太幣和以太坊的業務分叉的領域,所謂的EIP-2315就是要避免經濟出現問題。這是一個里程碑的事情,是這個領域當中開始注意危機,而且注意到結構性的、系統性的危機,看到儘管今天有這樣的局面,以太幣的價值存在著歸零的可能性。那麼這樣的做法,這樣的努力是一個非常健康的指標,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就會看到,過去我們說的礦圈,因為從去年開始全方位的走向開放階段,我把這個開放階段歸納成以下這幾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就是實現過去我們說的狹義的礦圈、幣圈和鏈圈的大面積的除別的增加,今天 離開礦圈和鏈圈沒有辦法談幣圈,其他的推論都是一樣的,互為依存的前提。

第二,挖礦產業分佈全球化,尤其是向北美分佈的轉移。

第三,以太幣節點超過比特幣節點形成的新的結構性的變化,新興的產業形態將全面形成,這也是第四點。

第五,以算力為核心的產業群體形成第六點是財富分配製度發生了根本的改變,因為礦圈所代表的這種勞動力參與利潤分配的形態,對其他所有傳統產業和新興產業產生了巨大的溢位和示範作用。

第七點,大範圍的應用,包括我們剛才討論的DeFi和NFT,這些新的工具與算力發生了直接和間接的結合。那麼我們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看到的是今天的礦圈已經不是去年定義的礦圈,它是走向了全方位的開放。

二、算力產業化的基本特徵

那麼我們現在討論的第一個大問題,算力產業化究竟有哪些基本特徵。我後來又補充了一點,這個PPT上我講了5個特徵:

第一個特徵就是算力技術體系走向成熟,我們知道算力是從CPU開始的,經過GPU,現在已經達到專業積體電路的階段,這個技術一路走來是相當快的,我們不可能在人類歷史上發現一個產業的技術基礎在十年之內發生如此高速度的升級換代,包括我們看到的顯示卡到礦機,然後到它的更迭,礦機今天供給不足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對滿足這樣高技術的要求的礦機的供給不足。

第二個問題是算力規模的持續增長,那麼這裡當然是指全網算力,第三是算力的價值和算力市場的擴充套件。我們看到今天飯桌上大家在討論這個,那麼在這樣的情況的背後,我們看到它現在基於挖礦所推動的算力的進展,所形成的財富溢位效應,以及對市場的擴張,完全超出人們的預期和想象。我現在做了一個調整,這個PPT上面沒有寫,算力的三組共識機制,PoW、PoS和PoC,成為了它的三種形態,這個變化是非常明顯的,我們今天講的本質實際上是談PoC,還看到一個趨勢,就是PoW的影響相對弱化,那是因為PoS和PoC的比重在上升。那麼現在的2.4變成了2.5,就是算力生產者的收入,利潤分成普遍提高,這是一個大事,這是現在顯現出算力產業它帶有的共享經濟的特徵,是和直接投入算力產業做有效工作的群體的收入增加,和參與分配的話語權和能力的提高緊密結合在一起的。2.6是算力形成產業區塊鏈,算力形成的產業區塊鏈的整個區域趨向穩定。

三、影響算力產業的幾大因素

如果作為一個產業來講,我們看影響算力產業的到底有哪些基本因素?

我想大概是這樣四條,第一個是幣價,幣價和算力毫無疑問是相互的,應該來講算力是滯後的,幣價是領先的,但是當算力產生之後,又反過來來影響幣價,這種互動性是在其他的產業當中是不存在的,這也就是為什麼說算力產業是一個新興產業的特徵所在。

第二點就是半導體供應,核心是晶片,第三個是能源,特別是電價,那麼第四個,我加了一點就是它用什麼樣的方式,這個問題始終是存在的,就是以太坊提出的EIP-1559到底是一個暫時的方案還是一個長遠的方案,或者說如果不是長遠的方案,那麼什麼是長遠的方案,當然最後一點就是說制度、法律和政策環境,特別是全球數字經濟發展的整個態勢會產生重大的影響。

四、算力產業的未來選擇

最後一個問題,怎樣來看待算力產業的未來選擇?

今天應該這樣理解,算力產業是橫跨數字經濟和實體和傳統經濟的重要基礎,它一方面具備所有數字經濟的特徵,另一方面,它具備傳統產業中的重資產的產業的特徵。那麼這就是我們看到的,算力產業在數字經濟中的重大位置。比如說我們今天來講,因為算力的介入,我們如何來評價在算力經濟中的先進國家和相對落後的國家呢,那麼現在應該有一個指標,至少我這樣認為,就是以算力分佈,特別以百萬人擁有的算力節點作為重要的指標,那麼按照這樣的指標,很多大國就沒有優勢了。比如說我們就看到中國香港地區、新加坡、芬蘭、荷蘭這樣的國家和地區他們在算力上其實是相對領先的,因為他們每百萬人擁有的算力節點大於我們理解的在絕對量的有限的價格。

第二點我們看到的是基於計算儲存網路共識的選擇,將是未來算力在數字經濟中最核心的貢獻。那麼還有一點,就是算力產業正在和人工智慧緊密結合,正在接受量子技術的影響和輸入。還有一點就是算力產業和綠色能源的關係,必須解決算力產業目前如碳零碳排放融合的問題,這是對算力產業相當緊迫和嚴重的條件,將成為下一輪非常重要的一個方向所在。

五、結論

我最後做一個結論,開始我就說了,12年左右的時間,大概十年的光景,發源於比特幣的PoW到今天,算力已經構成了一個完整的產業鏈,並且形成了一個趨於成熟的產業體系、產業生態,這種情況在人類經濟發展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那麼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可以清晰的預見,算力產業正在面臨著一個長週期,去年以前都是一個早期階段,那麼應該說從去年以後,我們看到了一個長週期,這個長週期究竟有多長,在很大程度上和它緊密相連的數字經濟的週期結合在一起,數字經濟的週期和傳統產業週期是不一樣的,至少應該是十年左右一個週期。那麼我們應該看到在未來的十年,特別是在未來的一兩年間,算力產業還會有超出我們想象力的創新和超出我們想象的爆發力,謝謝大家。


本公眾號所載文章中觀點僅代表原作者個人立場,不代表巴位元資訊立場。投資者不應將文中觀點、結論為作出投資決策的惟一參考因素,亦不應認為文中觀點可以取代自己的判斷。在決定投資前,如有需要,投資者務必向專業人士諮詢並謹慎決策。

作者:朱嘉明,來源:巴位元資訊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