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華爾街量化分析師在加密期權熱潮中獲得78%的淨回報

買賣虛擬貨幣

忘記馬斯克的推文、監管新聞和比特幣的能源消耗。

對於對沖基金經理 Shiliang Tang 來說,今年最大的加密貨幣事件正在角落裡發生:數字貨幣期權市場蓬勃發展並已經開始震動整個數字貨幣交易市場。

透過他的 1.3 億美元基金 LedgerPrime ,Tang 正在用數字貨幣衍生品交易印錢。LedgerPrime中充滿了來自 Virtu Financial Inc. 和 Cantor Fitzgerald LP 等前華爾街大佬。

美國銀行和瑞銀集團 AG alum 也正同樣在期權市場做市,並在多個數字貨幣交易所執行量化策略,如價格套利和趨勢策略。回報:他的旗艦基金今年的回報率為 78%。

“鑑於市場效率低下,機會似乎更大,”首席投資官在邁阿密接受採訪時表示。“加密領域有很多創新和新產品正在推出。”

衍生品繁榮

今年加密貨幣期權市場出現爆炸式增長

月期權交易量(美金)

由於對槓桿和對沖策略的巨大需求,加密衍生品綜合市場變得越來越大,流動性越來越強,影響力越來越大。儘管近期出現了令人心碎的波動和下跌,但比特幣仍然在過去一年中上漲了約 250%,從DEFI到期貨的新交易場所激增,用來填補永不滿足的交易需求。

僅參考期權市場。上個月,最大的期權交易所 Deribit 每天平均交易額為 14 億美元,比 2020 年增長了近 13 倍。比特幣合約的持倉額總計 70 億美元。

越來越多的資金經理和散戶正在賣加密貨幣期權來獲取收益——這是主流資產的常見策略,也是該行業快速發展的標誌。

除了幣安、火幣和 LedgerPrime 的姊妹公司 LedgerX 等更專業的交易場所外,全球最大的衍生品交易所 CME也有活躍的加密貨幣期權交易。甚至高盛集團也在考慮進軍以太衍生品領域。

狂野西部

對於批評者來說,這完全是一個被美化的、基本上不受監管的市場,幾乎沒有現實世界的效用,很容易崩潰——中國監管機構積極遏制這個新威脅。

然而,在Tang的講述中,這個行業與華爾街有很多相似之處。在股票和債券領域久經考驗的交易策略在加密貨幣領域越來越受歡迎。與傳統做市商一樣,Tang的公司在期權交易所釋出買賣報價,並從價差中獲利,而在波動較大的資產中(比如BTC或者ETH),價差往往更大。

當然,這仍然是加密貨幣——狂野的西部。 交易員可能在被強平前根本無法及時補充保證金。而且沒有中央清算所,因此 LedgerPrime 需要單獨管理其在每個交易所的頭寸。所有這些都有助於解釋為什麼比特幣上個月急劇下滑。

“他們不會慢慢清算你的頭寸——他們基本上就是按市價賣出或買入你的槓桿頭寸,直接衝擊整個訂單簿。”Tang如是評價加密貨幣交易所。

Deribit比特幣IV隱含波動率

對許多人來說,狂熱是加密貨幣吸引力的一部分。新產品出現得如此之快,以至於即使一個產品的低效率的問題慢慢被最佳化,另一個很快就會在數百個交易所中又出現。所有這些機會都吸引了更專業的人群,機構投資者有時候代表了 Deribit 大約 80% 的流量。

目前的一個熱門趨勢是賣期權,押注加密貨幣的實現波動將低於市場定價。由於這類似於賺取保險訂單的保費,因此它可以帶來巨大的利潤 - 但也意味著巨大的風險 - 對於比特幣這樣的資產來說。

Deribit 表示,BTC的30天隱含波動率是期權定價的一個關鍵變數,當下約為 100,並在上個月的下跌中飆升至 165。標準普爾 500 指數當下的隱含波動率呢?18 左右。

事實證明,隨著現貨期貨等交易的回報減少,出售加密貨幣期權尤其有利可圖。

Deribit 首席商務官 Luuk Strijers 表示:“在這些替代品(現貨期貨)缺乏有趣的收益時,期權策略變得更加重要。”

所有這一切的結果是,期權交易量越來越大,足以影響現貨價格。像 LedgerPrime 這樣的交易商也會購買加密貨幣對沖他們自己的(期權頭寸)風險——進一步為市場的暴漲和暴跌增加動能,造成Gamma擠壓。

Tang 的提示:紐約每週五凌晨 4 點左右,大多數期權合約到期時,密切關注現貨的價格波動。

“期權流動肯定會推動一些短期價格走勢,”Tang說。“但從長遠來看,價格仍然在於供需關係。”

來源:https://cointelegraphcn.com/news/a-130-million-crypto-quant-nets-big-returns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