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生於QE、瘋於QE,薩爾瓦多:無奈與野心

買賣虛擬貨幣

▊生於qe▊


2008年,一場以美國房產業為導火索的金融危機襲捲全球。
一個國家的危機,之所以可以殃及世界,皆因美元。
美聯儲透過qe(量化寬鬆),大量印發美元,導致美元貶值。美國國內由於美元數量增多、且價值走低,人們傾向於用美元去消費、減少儲蓄和投資。消費增長從而使美國國內經濟流通增速,美國國內經濟因此而逐漸得到復甦。
雖然很多國家為了減少匯率風險同樣使用qe政策,但世界各國的美元儲備、美元資產仍然集體縮水。
在國際貿易中,出口到美元的企業,即使物價上漲、在持續下跌的美元面前,同樣收入減少。
於是,在qe的背景下,比特幣誕生了——一個點對點現金系統,一個去中心化網路和金融符號。

▊瘋於qe▊


2020年,又一場災難洗劫全球。
世界經濟、健康飽受危害。
那個秉承民主、卻也提倡自由的國度,再次陷入危機。
qe,再次成為了救市的“法寶”。
只是,這一次qe,沒有上限。
2020年至今,美國m2瘋狂的上漲著:
資料來源:https://zh.tradingeconomics.com/united-states/money-supply-m2
2020年1月至今,美國m2增長30%。
與此同時,在又一輪更瘋狂的qe之下,比特幣的價格也從7000美元瘋狂上漲至34000美元,最高點是8.6倍左右。

▊薩爾瓦多的新法幣▊


北京時間2021年6月9日:
華爾街見聞稱——薩爾瓦多透過法案,比特幣成為該國法定貨幣:
新浪財經轉載自金色財經的文章,稱u.today報道,國會尚未透過:
無論該法案目前是否正式透過,我們都不能否認比特幣距離中本聰的理想更近一步了。

◆小國的無奈

有人說,薩爾瓦多也就是個小國云云。
然而重點不是小國大國,要知道比特幣第一次成為支付工具,10000枚比特幣只換了2個披薩。但是這卻是比特幣歷史的重大一步。
薩爾瓦多是個小國不假,但是,要知道只有小國才能率先支援比特幣成為法幣!
央行發行法幣,是國家實力、政府和央行的信用才做背書。比如像中國這樣的實力大國,疫情控制好、經濟穩定、社會進步,人民幣的底氣非常足,我們是不需要比特幣成為法幣的。
但是,薩爾瓦多不同。
薩爾瓦多甚至沒有自己的主權貨幣。在比特幣成為法幣之前,薩爾瓦多的法幣是美元。
問題來了,在當下的這個qe的背景下,美元瘋狂放水。無論是用於基建、補貼個人、扶持企業,幾乎是發不到薩爾瓦多人手中的。
當然,小蜜蜂並不瞭解薩爾瓦多的實際經濟情況。但是,在美元qe環境中薩爾瓦多手中的美元縮水,又不會獲得美國人那麼多的美元福利。在美元qe環境下,薩爾瓦多人大概率是吃虧的。
這就是為什麼,薩爾瓦多新法案將比特幣作為法幣。
細想一下:薩爾瓦多人手中有兩種法幣:比特幣和美元。
前者波動大,但長期來看是稀缺的、通縮的。
後者波動小,但長期來看是通脹的,尤其是當下這兩年。
那麼會有一部分人看多比特幣、看空美元,從而把美元花出去,把比特幣留下。這樣的話,美元仍然可以在國內起到刺激經濟的作用,同時減少了持有美元帶來的減值風險。
有人說“等到這個小國因崩了,利好轉利空”:
我覺得他實在是想多了,比特幣並不是將成為薩爾瓦多的唯一法幣。比特幣和美元都可流通。所以至多是比特幣的流動量減少,是不會讓這個國家崩的。

◆小國的橄欖枝

薩爾瓦多該法案中有兩條重要資訊:
第一是薩爾瓦多將授予3枚比特幣的移動永久居住權。
第二是“在不影響私人部門行動的情況下,國家應提供替代方案,允許使用者用比特幣進行交易,如果他們願意,可以自動即時把比特幣兌換成美元。”。
這兩條連在一起。
擁有3枚比特幣以上的人,就可以成為薩爾瓦多的居民,可以自由的在比特幣和美元間兌換。
顯然這是一個橄欖枝,給幣友更多的空間。在這裡美元與比特幣可以合法的兌換了。
當然這不適用於中國人,中國居民不能同時擁有他國和中國的國籍,但是其他國家的幣友卻有可能獲得這個福利。
當然,小蜜蜂對移民還是不瞭解,不知道此事的可行性有多高。但是對於一些大佬而言,比特幣與美元的兌換還是很重要的。畢竟,薩爾瓦離美國不太遠。

◆小國的野心

薩爾瓦多新法案還規定:“比特幣交易所將和法幣交易所一樣不必支付資本利得稅。”
如果對加密貨幣交易徵收資本利得稅,這個環節只能是透過交易所,只有交易所裡有個人身份資訊。在薩爾瓦多“比特幣交易所將和法幣交易所一樣不必支付資本利得稅。”我們可以猜測一下,會不會有交易平臺和區塊鏈公司在薩爾瓦多註冊呢?
如果是這樣,將會有機構和個人移至薩爾瓦多,薩爾瓦多經濟自然會有一定的增量。
再聯想一下拜登不久前提出的“提高富人的資本利得稅”的計劃,薩爾瓦多此法條的中藏著的不乏野心……
所以,你還覺得一個小國將比特幣作為法幣,沒有什麼影響嗎?
第一個將比特幣作為法幣的小國已經出現,第二也許不遠了。馬拿馬?馬耳他?塞舌耳?
指責、嘲諷薩爾瓦多用比特幣當法幣的,我覺得有點“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意味。人民幣當然好,穩定且強勢。
問題是薩爾瓦多沒有自己的主權貨幣,該國離中國遠,和中國日本這種貿易往來少,所以他們沒有太多獲取人民幣的渠道、所以也不能用人民幣當法幣。
美元放水給美國人美國企業發補貼,又沒發給薩爾瓦多。薩爾瓦多拿著美元可能會持續縮水。
人家也沒說比特幣是唯一法幣,美元還可以用。
這個國家我個人感覺可能總體是國際貿易逆差,這樣的話美元流出、比特幣在國內沉澱,這樣國家的總價值在放水環境我覺得是有利的。
這種嘗試不一定能成功,但是我們不應該簡單的以比特幣波動去討論這個問題,不應該去指責和嘲諷薩爾瓦多。

▊樂觀的意淫與風險提示▊


特朗普在接受採訪時被問及比特幣,特朗普稱其是騙局。這個問題不用問都知道特朗普會怎麼回答。
一方面,特朗普根本沒有從美國總統的角色中抽離出來,他2024年還計劃再次參選。作為美國領袖、美元的利益相關者,他自然是會反對比特幣。如果他仍然是美國總統,或許他不會有如此激化的語言,反而現在的特朗普可以更直白的表達。
所以,當問及比特幣時,特朗普大概率會以極端的語言,來表達對比特幣的反對。
有趣的是,以特朗普的身份,採訪應該經常有,為什麼偏在這一天被問及比特幣?
比特幣大體在一個收斂趨勢中,近幾天有向上突破的趨勢,但是在當天走到了收斂頂點。接下來是漲是跌,比較糾結。就在這時候,媒體採訪特朗普,並被問及比特幣。
比特幣應聲下跌,這裡有樂觀也有風險。
先來說樂觀:比特幣突然下跌,也許是受特朗普言論的影響、也許只是莊家借勢砸盤,無論如何6月8日最低大約下跌了10%。結果是在收盤的時候再次出現回升,6月8日的日線形成了一個樂觀的長下影線,這意味著空頭砸盤失敗。
再來說風險:目前市場看空的情緒仍然比較強烈。否則也不會因特朗普(一個過氣總統、毫無控制力、在共和黨裡也沒有很多影響力)的一句話就出現大跌。

▊寫在最後▊


比特幣的誕生背景是2008年美元qe。
有趣的是,比特幣經歷了三輪牛市,只有2021年的牛市最瘋狂、漲幅最高,而這個瘋狂的背後是比2008年更瘋狂的qe。
瘋狂過後,比特幣進入了糾結的震盪狀態。但是美元的qe似乎並不會停止。
就在這樣的環境下,受到美元qe影響的國家,處於一種被動、且較為無奈的狀況。這就是薩爾瓦多將比特幣作為法幣的背景。
薩爾瓦多並不是僅僅將比特幣作為法幣,美元依舊是法幣。
如果比特幣企穩、那麼相比仍然在qe中的美元,比特幣是良幣、而美元是劣幣。劣幣自然產生驅逐良幣效應。
如果比特幣停止下跌,薩爾瓦多人恐怕會把比特幣收藏起來,把美元花出去。
所以比特幣在薩爾瓦多能否大面積流通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薩爾瓦多的新法中,持有3btc以上可以成為那裡的居民,可以合法、自由的在法幣和比特幣之間進行兌換。
重要的是,在薩爾瓦多交易比特幣、不需要交利資本利得稅。對比拜登提出的對富人提高資本利得稅率,薩爾瓦多的橄欖枝已經不能再明顯了。
而交易所、區塊鏈公司是否會考慮移至薩爾瓦多呢?
當然,關於此,小蜜蜂純屬意淫,至於是否有道理、有多少道理,包括作者小蜜蜂和讀者你在內,都需要深思的。
短期應該不會有實質性的利好,更多的是訊息面的影響。
長期還是有影響的。畢竟比特幣從第一次購買披薩到現在,迎來了又一次的歷史節點。
如果前面對薩爾瓦多的意淫是正確的,那麼比特幣的長期利好將會逐漸釋放……
薩爾瓦多走了一步險棋,但這對於薩爾瓦多本國而言,是挑戰與機遇並存的……
本文純屬意淫,不構成投資意見!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