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ermen: 中國風如何領跑元宇宙IP新賽道?

買賣虛擬貨幣

以《體素版清明上河圖》作為創作題材,從中提取具有戲劇性和特色的人物,基於區塊鏈技術,傾力打造出了一款濃厚中國美術風格與現代元素強烈碰撞的 NFT 產品——“河裡人Rivermen”。

以下是直播實錄(內容稍有調整):

小黃:首先 我想請 Nova 簡單的做一個自我介紹,以及給我們介紹一下Riverman專案特點

Nova:河裡人是一個3D模型形式發售的Avatar類資產,這些Avatar都是外觀隨機生成的帶有骨骼繫結的模型資產。

Rivermen本身帶有豐富的附加機制與玩法,會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逐步開放。同時也將會成為我們探索建立更大規模的元宇宙的第一步。

小黃:眾所周知Rivermen現在非常火熱。那我想問一下你們接下來的計劃是什麼?我們這些對河裡人感興趣的小夥伴可以怎樣參與到你們的活動中來?

Nova:接下來馬上要上線的是合成機制,玩家們可以透過猜測手中的河裡人在原捲上的位置,和角色尋找與他共做一件事的其他河裡人,來完成河裡人的拼合與對上級資產的獲取。

透過多輪拼合機制的執行,使用者將有機會獲得提速版清明上河圖的殘卷甚至全卷。

而接下來,河裡人作為更大的元宇宙的身份證可以參與進市集、住宅、劇院等多種玩法中,這些玩法尚在更細節的策劃階段,我們也會在這個期間更多聽取社羣一件對玩法進行改進。

小黃:自2020年10月以來,Axie 市場一直在增長,令人印象深刻。目前,以Axie Infinity 為首的 GameFi 領域走出獨立行情,市場高度聚焦。

那我想問一下Nova 你是如何看待以Axie為代表的鏈遊的興起? 對於play to earn這種遊戲模式你們怎麼看?國建未來也會在自己的遊戲中採用這種模式嗎?

Nova:鏈遊確實是個大趨勢,我身邊的一些傳統遊戲老炮兒最近也在來找我問問“有沒有門路”,可以預見未來在鏈遊領域會有大量高質量的產品出現。

至於play to earn,恕我直言,我不認同,甚至有些反感。

我自己是遊戲策劃,我做了5年遊戲,我內心裡認為遊戲是一個向內的自我滿足過程,而不是一個向外的輸出價值過程。

後者更適合叫做Work,或許work for pay是更佳的稱呼。但並不意味著work是一個枯燥乏味的過程,實際上富有創意而又被廣泛認可的工作能給人比遊戲更加強烈的成就感和經濟回報。

play to earn實際上是在矮化一些在我們的共識體系下的“新勞動”,對,他們應該被認為是“勞動”而不是“玩樂”。

河裡人會直擊這個核心!

我們期望在我們的社羣共識中提高對創造性勞動的評價,甚至一些原本自娛自樂的小型創作勞動也能被認可成為新的就業形式,從根本上講,我們的社羣渴望讓更多人產生價值,是內部的價值豐盈,甚至外溢。

勞動的方式實際上是多種多樣的,我相信隨著技術的革新,生產力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們將有機會從事新的,創造性的勞動。哪個1000年前的人能想到當今的職業足球運動員成了超高薪酬職業的。

在河裡人的社群裡,我想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小黃:說完了鏈遊,我們來談談元宇宙。 

國建如何理解元宇宙?你們覺得元宇宙和我們平時所玩的遊戲有什麼區別?你們會怎樣把這些想法結合到自己的專案中?

Nova:我其實也說不清楚,元宇宙是什麼具體是樣子。夏蟲不可語冰。

但是我有幾個基本判斷。

首先,元宇宙不會是遊戲。

其次,如果metaverse是我們脫離或是逃離這個universe的手段,那麼這東西不要也罷。

由此我想到的是另一種可能性!

我期待的是透過更廣泛的共識的力量將虛擬與現實之間的屏障打破,架設起更多兩邊溝通和價值互動的橋樑,讓虛擬成為現實的一部分。不僅是增強現實技術的那種角度,而是更廣泛的角度。

我昨晚還在跟人聊一個小想法:有沒有可能,你操控河裡人在元宇宙中參加一個主題尋寶小活動,然後突然找到了一張你家樓下便利商店的10元代金券呢?而在你線上下使用代金券後,再回到河裡人視角時會獲得這個商家的線上主題活動的邀請函呢?

一旦這種橋樑足夠多之後,元宇宙就不再會是遊戲的奴隸而我們也終於能將實現從螢幕移回這個需要我們讓他變得更好的現實世界了。

我們活在這裡,我們有責任讓他變得更好。

小黃:你們如何看待CryptoPunk和BAYC這樣的Avatar專案?又是如何看待Decentraland和Crypto Voxels這樣的元宇宙遊戲的?汴河宇宙和他們有什麼不同?

Nova:我尊重cp和bayc,我也欣賞dcl和cv的大膽創舉。但是他們不會是河裡人的終點,或者說,河裡人的終點從不在虛擬空間,而是現實世界。

河裡人會變成一種更大規模的共識社羣的身份認同,它代表了一種共同的價值認同和審美偏好。這種影響不僅會在虛擬空間內形成潮流,進一步的也應該影響到現實社會與傳統經濟。

我們期待的是無論在哪裡,只要付出了社群認可的勞動,就能創造豐盈自身與社群的價值。就比如說我們計劃推出的河裡劇院,我們希望每個人都有能力用河裡人演繹自己心中的故事,取悅自己也服務大眾,並在這個過程裡收穫名利,也在這個過程裡豐富社羣。

河裡人的外觀設計會過時,fomo情緒也有終結的一天,那麼在那之後我們還有什麼,我相信就是這個健壯的共識社群和內迴圈的經濟體系

小黃:最後一個問題 

當前,中國的NFT行業和國外還有較大的差距。主要的交易平臺和專案基本都在國外。你對此怎麼看?

Nova:一個挺嚴峻的事實,我們確實落後了。但是事情不是沒有轉機。

首先,疫情之下,我們的國民經濟最先完成復甦。其次我們依然擁有著全世界範圍內最大的市場和勞動消費群體。

這麼看下來,我們既不缺錢,也不缺人。我們缺的僅僅是自信!

我們想讓海外社群加入我們的共識,前提是我們對自己的共識有自信,我們自己都不相信,還想讓老外相信,這不是痴人說夢麼?

沒有自信,就用好專案建立自信,這事我相信總有人做,至少我就要做。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